人所为上天皆记录在案 善报不期而至

文/周晓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15日讯】生活中,有些人常慨叹“好心没好报”,那是因为还不那么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不相信人的所为都被上天记录在案,无论是善行还是恶行。事实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从来不虚,只是在不期而至的果报面前,很多人没有悟到罢了。今天再举清朝几个善行得善报的例子。

因乐善好施躲过海难

光绪元年,有个近五十岁名叫张少渠的人被县丞征召,去负责海运工作。当时,从事海运之人都要先到沪渎(今黄埔江下游)乘坐火轮船(今称汽船)前往目的地。当时有一艘船名叫福星号,江苏从事海运的大半官员都预订此船,张少渠也订了位子。不过刚好有另外一艘轮船比福星号提早两日出发,张少渠就决定搭乘这艘船先行,他的同袍好友都劝他还是等两天再说,张少渠最终没有听从。

张少渠平安到达目的地,才听说福星号已然在海中沉没,船上所有人都死了。而张少渠之所以能逃脱厄运,是因为他平时乐善好施。

进士行善 儿子得福报

浙江仁和县一个叫钟古春的人,是受皇帝特招的明经科进士,平生颇多善行。咸丰辛酉政变时,太平天国军攻陷杭州,钟古春死,他的次子钟登甫只有十二岁,在乱军之中落了单,不知该何去何从。

当晚,精疲力尽的他睡在邮亭中。熟睡中,有人用力推他的背并说:“速行!速行!”钟登甫惊醒后,慌不择路就逃。行走间见前边有灯光,遂朝着灯光处前行。一路走来,直到天明,才发现到了北新关。彷徨之际,遇到了一位姓吴之人,吴生得知钟登甫是进士之子,遂将其收留在家。

待社会安定后,钟登甫于光绪元年中举人副榜,次年登举荐之榜。杭州人都说善人有后也。

示意图,图为南京江南贡院。(shutterstock)

无心之善 上天记录在案

同治乙丑年(1865),浙江补行乡试。这年夏天,浙江嵊县有一个人梦中到了一座庙,庙中央有神面南背北坐着,旁边有胥吏各执一牌,之后呈到神的面前,神执笔在牌子上圈点后,胥吏执牌而出。

梦者问“这是什么牌子”,胥吏说牌子上的姓名就是今年中乡试之人。梦者看到一个牌子上写着“裘治成”三个字,名字旁边还有数行小字,但看不太清楚,便问小字写的是什么。答曰:“是他行的阴德也。”

梦者醒来后,遍寻乡邑,果然诸生中有一个叫裘治成的,便找到他将自己所梦告诉了他。裘治成笑着说:“我已经考了十几年都没有考中,如今已是精力不济、学问荒芜,不会再参加考试了,大概没办法实现你所梦的了。”

坚信自己梦中所见为实的梦者遍告裘治成的亲属,大家因此都鼓动他再参加一次。在大家的鼓动下,裘治成参加了乡试,果然高中。

有人问裘治成积了什么阴德,他说自己也并不知晓。在人们的再三询问下,他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前年有个族人有一婢女,族人想要打死她,他竭尽全力救下婢女,并为她找了一户人家嫁过去。他觉得大概是这件事吧。

虽然是无心之善,裘治成并不自知,但上天早已将其记录在案啊。

救人危困得善报中举

浙江会稽有个叫王济泰的人,一向乐善好施。一天,乡里有个人拿着一块砚台想换一千文钱。王济泰看那块砚台不过是普通石头制的,不值那么多钱,就婉拒了。那个人听罢面露凄然之色,王济泰忙问何故。那人说自己的妻子将要生产,看样子很危险,所以想换些钱请白洋接生婆。白洋接生婆是当地最有名、最有经验的接生婆,因此费用比较高。

一天,乡里有个人拿着一块砚台想换一千文钱。示意图。(HelloRF Zcool/shutterstock)

热心肠的王济泰马上毫不犹豫地留下了砚台,给了那个人一千文钱。过了一段时间,他不清楚产妇是否一切顺利,就托人询问,得知产妇在生产时还是死去了,家中情况很不好。家中婆婆也疾病缠身,每日哭泣想要自尽。

王济泰听到后,心中不忍,马上找出家中数件衣服、十块银币,亲自送到其家,希望可以解其困境。

咸丰乙卯年(1855)元旦早上,王济泰梦见一个妇人向他叩首并说:“妾身就是之前那个因难产而死的妇人。”她还展示了手中的一张黄色的字条,上边用朱笔写着“臣十七”。王济泰醒来后并不解其意。

这年秋天,王济泰参加科举考试。明清时科举考试排号舍用《千字文》编列。等他进入考场中,发现自己的座位号正是臣字十七,应了其梦中所见。

等到拿到题目,王济泰是文思泉涌。待发榜后,果然中了举人。

建育婴堂后哑儿开口

清朝唐西镇劳氏家很富有,生了一个儿子,长到七八岁,还不会说话、不能走路。后来,他们家建了一座育婴堂,建成那日,孩子就能开口说话了,过了两年又可以行走,之后入学读书游玩,与别的孩子无异。报应不爽的确如此。

看到这些真实发生的事情,我们难道还不相信好人有好报吗?@*#

参考资料:《右台仙馆笔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