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人大代表为黑老大 获杰出青年等多个称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15日讯】黑龙江省鸡西市公安局日前发通告,打掉了翟友财为首的黑社会组织,翟友财为中共人大代表,并曾获得黑龙江省“十大杰出青年农民”等多个奖章。

综合陆媒报导,黑龙江省鸡西市公安局11日发布《通告》,提到鸡西市公安局打掉了以翟友财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为彻查该涉黑犯罪组织违法犯罪全部事实,自即日起向社会公开收集当地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主要犯罪嫌疑人线索。

《通告》中发布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有12名,翟友财排在第一位。

公开资料显示,翟友财户籍地为黑龙江省密山市柳毛乡,是黑龙江省东粮集团实际控制人。同时也是密山市柳毛乡团结村党支部书记。

此外,翟友财还是中共第十二、十三届人大代表,并曾获得黑龙江省“五一”劳动奖章、“十大杰出青年农民”“农民创业之星”等荣誉称号。

近年来,有关中共基层官员成为黑社会老大的报导层出不穷。中共党媒承认黑恶势力侵蚀基层政权。

早在2019年,中共党媒侠客岛的评论文章强调说,许多基层黑恶势力都嵌入地方权力精英网络,又有组织为其利益保驾护航。扫黑除恶十分有必要。如果不是扫黑除恶,像湖南操场埋尸、云南恶霸孙小果等陈年旧案,不会被翻出来。

文章认为,黑恶势力最可怕的,不仅在于灰色利益的攫取及暴力行为。更关键的危害在于,它侵蚀了基层政治和社会秩序,让基层社会“灰化”,成为权钱勾结的平台。

文章最后说,像反腐一样,扫黑除恶也得有“永远在路上”的决心。

舆论对中共的所谓“扫黑除恶”一直以来也不看好,自2018年1月,中共发起的“扫黑除恶专项”运动,2020年是该项活动的所谓收官之年。

据中共中新网1月10日报导,截至2020年11月底,全国摧毁涉黑组织3,584个、涉恶犯罪集团1.1万个,摧毁的涉黑组织相当于前10年总和。

报导还称,在惩治“保护伞”方面,配合中央查处涉黑恶涉腐败和“保护伞”问题8.1万宗,给予党纪政务处分6.8万人,移送司法机关9,220人。整顿软弱涣散村党组织10余万个,查处以贿选等手段干扰村委换届选举问题400余宗。

事实上,“扫黑除恶专项”运动真正的对象却未被触及。由于该行动没有具体的界定标准,以致有些地区将“失独家庭”、“精神病患”也列入“扫黑除恶”的对象。访民、维权人士和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等成了打压对像。

有大陆民众表示,中共不需要界定“扫黑”“恶势力”的标准。在中共制下到底谁黑,大家都心里有数。

自中共开展扫黑除恶以来,各地公安系统官员纷纷落马,不少地方的公、检、法更是被一锅端。

公开报导显示,湖北武汉市公、检、法“一把手”,因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悉数落马;江西公安系统官员,多因涉贪、充当“保护伞”而倒台。

再以广东省为例,广东省扫黑除恶领导小组去年11月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截至同年10月,全省共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7299人,其中厅局级干部11人、县处级干部205人,给予党纪政务处分4749人,移送司法机关处理1172人。

根据中共新华社去年12月报导,截至同年11月底,全国共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及“保护伞”案件81366起,处理97802人,其中厅级干部315人、处级干部4913人。

前陕西电视台记者马晓明向新唐人表示,根据当局公开数据,到底谁是黑社会?谁是黑社会保护伞?一目了然。

马晓明表示,中共这个统治集团才是最大的黑恶势力,真要“扫黑除恶”就必须要打掉中共这个黑恶势力、黑恶集团,因为中共政权是其它的大大小小黑恶势力的典范,是它们的保护伞。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