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冲突升高 分析:符合内塔尼亚胡个人利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17日讯】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为保住大位两年内4度试图组阁仍失利,若下台恐面临重刑。分析说,他放手让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升高,破坏在野阵营组成政府拉他下马,近日的战事符合他的个人利益,让他又获一线生机。

中央社报导,以色列一周以来与控制加沙走廊(Gaza Strip)的巴勒斯坦伊斯兰激进运动哈玛斯组织(Hamas)暴力对抗,加沙武装组织向以色列发射火箭,据报造成10名以色列人死亡;以色列空袭加沙则已造成至少192名巴人丧生,包括58名儿童、34名妇女。

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15日说:“军事行动将会继续,需要多久就持续多久。”分析认为,升高的冲突持续符合他的个人利益。

以色列“国土报”(Haaretz)评论员维特(Yossi Verter)表示,中间派未来党(Yesh Atid)领导人拉皮德(Yair Lapid)于3月23日大选后不久曾与国防部长、蓝白联盟(Blue and White)领导人甘茨(Benny Gantz)见面。

在内塔尼亚胡两年内4度试图组阁失利后,总统李佛林(Reuven Rivlin)5日指定拉皮德筹组政府。未来党于以色列第4场无定论大选后成为国会第2大党,拉皮德被寄予“变天”厚望。

根据维特,拉皮德当时告诉甘茨:“如果内塔尼亚胡感觉政权就要从手底下脱滑而去,他将试图在加沙或北部边境制造安全事件。如果他认为这是挽救自己的唯一办法,那么他一刻也不会迟疑。”

右派前国防部长雅隆(Moshe Ya’alon)在推文中也将源自东耶路撒冷,扩及加沙走廊、约旦河西岸(West Bank)占领区和以色列境内的暴力冲突与内塔尼亚胡个人利益挂钩。他推文说:“安全戒备升级对内塔尼亚胡和哈玛斯组织而言都是助力,那是基于各自内部政治理由。”

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网站刊登中东议题专家艾尔达(Akiva Eldar)的评论文章说,内塔尼亚胡上个月就可以下令警方移除耶路撒冷旧城大马士革门(Damascus Gate)的路障,为何他放任当地成为警方和巴人的战场、为何准许警察于伊斯兰教斋戒月礼拜之际在艾格撒清真寺(Al-Aqsa Mosque)内投掷闪光弹?

遭依收贿、诈欺及背信罪名起诉的内塔尼亚胡一旦失势恐面临重刑,他已竭尽所能地为延续政治生命奋战两年。

分析指出,他对拉皮德、甘茨等可能拉他下马的“变天集团”(change bloc)心怀戒惧。

集团成员还包括前国防部长李柏曼(Avigdor Lieberman)、鹰派政党联盟右倾(Yamina)领导人班奈特(Naftali Bennett)、新希望党(New Hope)党魁萨尔(Gideon Sa’ar)、工党(Labor Party)党主席米夏埃莉(Merav Michaeli)、左翼梅瑞兹党(Meretz)党魁霍洛维兹(Nitzan Horowitz)等。

来自政治光谱不同波段、合作基础相当薄弱的此一联盟唯一目标无非要组成一个摒除内塔尼亚胡的政府。

拉皮德的未来党在120席以色列国会(Knesset)中握有17席,是“变天集团”中最大党。以、巴冲突升高之际,他还在跟其他政党进行最后谈判,一度距离组阁所需的61席只差4席,还需仰赖伊斯兰主义政党联合阿拉伯民主党(United Arab List)领导人阿巴斯(Mansour Abbas)支持。

阿巴斯曾经承诺加入任何可能组成政府的阵营。雅隆日前敦促“变天集团”各阵营加快脚步,然而此一忠告似乎来得稍嫌晚了。

报导中东新闻的Al-Monitor网站指出,以、巴这一波冲突升高后,班奈特13日告诉拉皮德,本来几乎谈定的组阁协议一笔勾消,他将与内塔尼亚胡恢复谈判。

“将比比(Bibi)拉下马”本来是双方可能结合唯一的基础,但是多个犹太与阿拉伯人混居城镇上周暴力相向的结果,已经直接造成“变天”可能破功。比比是内塔尼亚胡的小名。

拉皮德仍可于6月2日之前组成政府,如果他失败了,相关程序将由国会接手。倘若国会还是无法作出决定,以色列人就得进行第5次大选。而在此之前,比比可以续任总理数个月,同时任命会设法中止继续审理他官司的检察总长。

在加沙冲突升高前,班奈特的右翼支持者就对与拉皮德结盟抱持怀疑态度,这特别是因为联盟必须仰赖伊斯兰主义政党领导人阿巴斯支持。

许多人认为阿巴斯是哈玛斯和伊斯兰主义运动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的“远亲”。以、巴近日冲突爆发,班奈特取消共组政府协议后,拉皮德成功“登基”的希望虽然没有完全破灭,但已因选项急剧缩小而更加渺茫。

还有另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必须抑赖巴勒斯坦政治势力相挺才能出头的“变天集团”如果成功组成政府,未来有没有能力避免以、巴新一轮对抗?

阿巴斯和其他巴勒斯坦裔国会议员必须让可能的新政治伙伴后退一步,但是犹太复国主义派领导人如何对他们选民的呼声充耳不闻?哈玛斯火箭密集攻势和多个犹太—阿拉伯人混居城镇的族群暴力令他们胆战心惊。

萨尔就已紧急呼吁内塔尼亚胡和甘茨针对以色列民众遭遇攻击一事作出强烈回应。拉皮德也表明支持政府“对以色列敌人开战”的行动。没有任何一位中间偏右领导人对升高冲突表达异议,也没有人建议与巴勒斯坦达成政治和解。

艾尔达认为,以、巴冲突像是一部只有“开车”和“后退”两个档的汽车,不进则退,没有“停车”或“打空档”的可能。而内塔尼亚胡将致命暴力玩弄于股掌之间,运用升高的冲突来破坏在野阵营将他拉下马的组阁努力。截至目前,新一波以、巴战事已经让这位行将卸任但四面楚歌的总理又获得一线生机。

(责任编辑:卢勇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