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出败类 张三丰出手示警

文/洪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17日讯】明朝崇道之风盛行,有不少人修得了高深境界,却隐于世间或山林。也有人学点方术皮毛,即阿谀权贵,以换取荣华。对那些道门败类,大道真人张三丰也会出手“棒喝”示警。由清朝道士李涵虚所编的《张三丰先生全集》就记载了这么几件故事。

太行西山有一位马仙翁,能以神箭射击鬼魅,因而吸引很多人慕名前来,寻求帮助,结果都没有不应验的。当时有个道士,名叫邓常恩,后来官至太常卿(掌宗庙陵园、祭祀礼乐、天文术数、学校等)。然而此人阴险恶毒,曾经杀害一人,后来这被害的冤魂常到邓府中作怪。于是邓常恩就命他的徒弟陈歪儿,前往太行山寻求马仙翁的道术帮忙。

道士害人 欲用神箭射冤魂 结果害了自己

陈某即刻前往,路途中遇到一名道人,其人风骨昂昂。图为明 吴伟《刘海蟾》。(公有领域)

陈某即刻前往,路途中遇到一名道人,其人风骨昂昂,手里还拿着一把长弓,腰里插著七支箭。道人自称,射鬼能百发百中。

其实,“长弓”意即为“张”,“七箭”比喻“三丰”二字共七划。当年张三丰行于世间,常向人隐去真实姓名,他或自称七针先生,或以藏头诗“一张、三丰”相称,亦或以“长弓、七箭”表示自己的姓名。

陈某半信半疑,就和道人一起同行到晚上,并同在一座破庙中休息。山里的夜晚,林深月黑,竹丛与古木间,传来阵阵啾啾鬼叫声。陈某听着,感到非常恐惧。张三丰对他说:“你可以看我射鬼。”随即从窗隙内,张弓射击,那鬼便哀号著离去。陈某深感折服,次日一早便乞求道人教他箭艺。张三丰慷慨同意,还把弓箭送给了他。

陈歪儿回到京师,向邓常恩讲述途中所见所闻,并奸猾地对邓常恩说:“马仙翁外出,找不到他了。如今幸运地得到神箭,这都是大人之福啊。”邓常恩听完非常高兴,准备在夜里试一下神箭。

这天夜里昏月濛濛,邓府花园又开始闹鬼了。但听鬼声一起,邓常恩就命陈某一展箭技。随后邓常恩转过回廊,走到对面的楼窗上察看。此时陈某忽然见到鬼魅飞入楼里,于是挽起强弓,射出一箭,即刻听到一声大叫声,有人中箭倒地。陈某秉烛前去一看,原来射中了邓常恩。所幸射中邓常恩的左臂,不致于陨命。陈某因此吓得仓皇逃窜。

圆通子评价此事说:“杀人之罪已经很大了,还想着诛杀被害者的魂魄,真是残忍太甚!西山之行,即使真的得到马仙翁的神箭,又怎知不会转而射向邓常恩呢?”

方士心术不正 阁臣为官不法 遭高人“棒喝”

明宪宗时期,万贞儿(1430年—1487年)宠冠后宫,生下皇子后,被册立为贵妃。有一大臣名叫万安(约1417年—1488年),此人不学无术,通过宦官向万贵妃献殷勤,自称是万家子侄。他倚仗万贵妃的权势,得以平步青云,进入内阁作首辅。

万安向方士寻求房中术,想要献给后宫。方士路逢渊,自称法师,准备将此术传给万安,便命万安往西山受道。路逢渊先上路,在中途等待万安,但是一连等了几天,都没有见到万安的影子。百般无聊中,他就到郊外的废墟散步,忽然遇见一位道叟。

道叟鹤发童颜,犹如赤松子、黄石公之辈。路逢渊问他姓名,所修何道?老人都没有回答,只是笑着吟唱道:“路逢冤,路逢冤,今日何缘遇万安?”说罢,飘然而去。路逢渊一听,大为吃惊,道叟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他站在原地徘徊不前,准备返回去,却见日落西山,林木森森,乌鸦呱噪。他环望四周,心中茫然,顿时迷失了去向。

老樵夫指著青灯处,原来不远处有座旅店。明 文伯仁《圆峤书屋图》局部。(国立故宫博物院提供)

这时,路逢渊又看见一名砍柴的老樵夫,背着柴薪经过,问其姓名,樵夫说“姓张”,却不说名字。路逢渊乞求樵夫指路。老樵夫指著青灯处,原来不远处有座旅店。路逢渊辞别樵夫,前去投宿旅店。一到旅店却发现是个破烂的小屋,夜里他听到从隔壁传来叹息声,隔着缝隙一看,正是万安。于是就破开破烂的墙壁,以便和万安叙旧。

当时,万安巳经准备睡觉了,忽然听到一阵声响,以为是窃贼,举起凳子就把那人打趴下了。万安呼随侍一看,原来是自称法师的路逢渊。

万安赶紧趴在地上请罪,路逢渊也只好忍痛回礼,接着问万安说:“相公不走大道,怎么住进了这么破烂的客店呢?”万安说:“我奉师命准备前往西山,夜里梦到一位老神仙,对我指示,说‘万安万安,访道西山。西山大路,不逢缘。’所以我就驱车走小道来了,不料竟与法师相遇,竟发生了这场恶作剧。”

《明史》载,有一天明孝宗(明宪宗皇三子)在宫中得到一个小盒奏疏,发现里面的内容不是论国家大事,竟然是论房中术,末尾署名“臣安进”。孝宗命太监怀恩拿着它到内阁,质问道:“这是大臣该做的吗?”万安羞愧得汗流浃背,趴在地上不敢出声。

大臣们呈上弹劾万安的奏章,明孝宗命怀恩对着万安诵读。万安多次跪起哀求天子赦罪,全然没有辞官的意思。怀恩直接走上前,摘下他的牙牌(象牙质,上刻官衔官职),勒令他:“你可以出去了。”

万安慌忙回到家,自请辞去官职回家。尽管他已经七十多岁了,行路途中还在望着天上的三台星(主官禄之星),还希望能得到朝廷的重用。但一年后,他就去世了。他死后不久,他的儿子和孙子竟也相继去世,万家由此绝了后嗣。@*#

事据《张三丰先生全集》卷1、《明史》卷168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