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黄衣人的神秘歌谣

文/宋宝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17日讯】朱元璋洪武五年(1372年),中书右丞王溥奉命到建昌督工取材一事。到了蛇舌岩,众人看见岩石上有个穿着黄色衣服的人在那里唱歌,歌词曰:“龙蟠虎踞势岧尧(峣),赤帝重兴胜六朝。八百年终王气复,重华从此继唐尧。”歌声犹如洪钟,黄衣人唱完就消失了踪影。王溥派人向朱元璋奏报这条消息。但天子认为这事涉及妖妄,不可采信。这件事,官方记录上就只有这么一段短短的描述。

明朝万历至崇祯年间,有一大臣名叫沈德符(1578年-1642年)。他阅读史书,重温洪武年间旧闻,仔细地品味黄衣人的歌词,发觉另有奇妙。

沈德符认为,“龙蟠虎踞势岧尧”本意是地势雄伟险要,以往“龙蟠虎踞”这个形容词指的都是金陵(今南京市)。唐朝诗仙李白于《永王东巡歌》曰:“龙蟠虎踞帝王州,帝子金陵访古丘。”《英烈传》第一三回曰:“我看金陵乃龙蟠虎踞,真圣主之都。”均以“龙蟠虎踞”称金陵是帝王之都。

古时,称汉朝以火德王,火是赤色。刘邦还是泗水亭长时,曾因赶不上规定押解囚犯到达的日期,干脆放走了他所押解的一干囚犯。当时,有些人就逃亡了,有些人则选择留下来追随刘邦。当天晚上,众人酣畅豪饮,有人告诉刘邦说路边有条白蟒蛇当道,人们吓得都不敢赶路。刘邦已经喝得酣醉,他提着剑来到路中间,挥剑斩杀了白蟒。

众人继续赶路,看到路边有位老妇在痛哭,声称自己的儿子是“白帝之子”,因为贪玩,化成一条白蛇在大路上休息,却被喝醉酒的“赤帝之子”斩杀了。根据《史记》记载,秦始皇的先祖秦襄公说自己是白帝的后裔,而众人都认为刘邦就是“赤帝子”,有取代秦朝的天命。后来刘邦从沛县起兵反秦,被萧何、曹参等人拥立,人称沛公。

公元前206年(乙未年),项羽分封入关诸侯有功者,他违背怀王所定“先入定关中者王之”之约,没有把关中给刘邦,改立刘邦为汉王。刘邦任用萧何、曹参为僚属。巧合的是,朱元璋也是在乙未年(至正十五年,1355年)渡江,成为都元帅,建立了元帅府,任用李善长、汪广洋等为僚属。两个人都是乙未年走上了称王之路。

所谓“赤帝重兴胜六朝”,中国历史上,六朝指在金陵建都的东吴、晋、刘宋、南齐、梁朝、陈朝等六朝。到了陈后主贞(祯)明己酉年以后的朝代,金陵不再是正统都城,一直到明太祖朱元璋才再次定鼎金陵。

燕王朱棣率军靖难,进入金陵城,时间距离陈朝灭亡为八百十三年,正所谓“八百终而王气复”。此句一语双关,即指朱元璋称帝,恢复了金陵的王气;也指金陵作为帝都的命运,到了燕王朱棣时就会结束,后燕王登基称帝,是为明成祖,永乐十九年(1421年)正式迁都到北京。

“重华从此继唐尧”一句中的“重华”指舜的名讳。上古时期,唐尧即位,国号陶唐氏。帝尧年老时,知道自己的儿子丹朱不肖,无法主掌天下,就将帝位传给了德行美好的舜。

据唐代孔颖达《毛诗正义》引皇甫谧所说:“舜所营都,或云蒲坂。”“蒲坂”在唐代是河东县(现山西永济县),是舜的帝都,也是故乡。燕王朱棣即位后,也决议迁都到他原本的封地燕京(北京),重振燕京帝都,两人不约而同都回到了自己的原处。

大臣沈德符从歌词所述历史轨迹中,试着为黄衣人的歌找到了注解,他认为那位唱预言歌的黄衣人,是像相士陈希彝、易学家邵雍、僧人刘秉忠那类的在尘世修行之人,将来或许会如周颠、张三丰那样得道吧。

(据《万历野获编‧补遗四》)@*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