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肉身成佛?慧能真身千年不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17日讯】大家好,我是扶摇

深山藏古寺,古寺留圣迹。信仰神佛的人们,大多有过进寺庙、拜佛像的经历。不过,寺庙里供奉的佛像,除了那些木石雕塑或金属铸造的像外,还有极少数高僧大德圆寂后留下的肉身,也叫真身。

高僧真身最奇特的地方,是他们千年不腐不坏,皮肤、肌骨、内脏,甚至是头发、指甲,几乎和活着的时候没有差别。有人把这种不腐的肉身,比作中国的“木乃伊”。但是,木乃伊是经过多重处理、并在埃及那样干燥酷热的气候下形成的“干尸”,本质上属于人工制品。高僧们的真身,却不经人工处理天然形成,完全颠覆了尸身会腐化消失的固有认识,堪称人体的一大奇迹。

在中华历史上,出现过许多僧人肉身不腐的事例,也有少部分幸运地保存至今,向世人开示佛法的神奇。而现存最早的肉身,则是禅宗六祖慧能的真身,目前供养在广东曲江的南华寺六祖殿内。公元713年,慧能禅师圆寂,一千三百多年过去了,他依旧保持着打坐姿势,面容庄严而祥和,仿佛处于长久的入定状态。慧能真身,是佛教至宝,吸引了无数僧侣和善男信女的顶礼膜拜。

在当今社会,民间也有许多高僧真身不腐的奇闻广为流传。可能有人要问了,人体真的可以超越自然规律,永久保存吗?这样的身体,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佛体——金刚不坏之身吗?慧能的真身,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佛典《六祖坛经》,记载了慧能一生得法传法的事迹,其中的《嘱咐品》一篇讲述了他圆寂前后的情形,成为后世研究慧能真身的宝贵资料。

据佛典记载,713年的7月8日,慧能召集弟子,告知圆寂时间,并为他们作最后讲法:“汝众近前,吾至八月欲离世间,汝等有疑早问,为汝破疑,当令迷尽,使汝安乐。”8月3日,慧能用斋后,再次召集弟子:“汝等着位坐,吾今共汝等别。”他讲罢偈语,嘱咐弟子们莫作“世情悲泣”。

三更时分,慧能道一句“吾行矣!”遂安然坐化,入塔龛收葬,时年76岁。当时,禅房内异香满室,屋外白虹坠地,林木变白,禽兽哀鸣,天地万物似乎都在为慧能的离去而悲痛。11月,僧众焚香祷告,得到禅师指引,将安放真身的神龛送往曹溪。次年7月25日,弟子们开龛,方辩禅师以“香泥”涂抹真身。由于慧能生前提及,自己坐化后会有首级被盗的劫难,弟子们又用铁叶、漆布保护其颈部,这才重新葬回塔中。神奇的事情又发生了,塔中突然出现白光万丈,直冲云霄,三日后才散去。

从文字记载中可知,慧能圆寂前,神智清醒,正常饮食和言语,并没有普通人弥留之际那种虚弱、衰亡的迹象。而且慧能居住在广东,那里炎热潮湿,物质极容易变质、腐烂,而慧能真身却在没有防腐措施的条件下,依然保持完好,这不是相当神奇吗?

对于这种不腐的真身古书上还有什么描述呢?北宋彭乘的《墨客挥犀》记载,有一个叫无梦的和尚坐化后,头发每个月都要长一、二寸,需要定期剃发;他的身子保存完整,面色红润,一看便知是位得道高僧。明朝张岱的《陶庵梦忆》也记载,明太祖朱元璋见识了南北朝的志公和尚真身仍然不坏,而且指甲长得特别长,已经绕身体好几圈了。

第12世寒波喇嘛的传奇

当今之世,俄罗斯《真理报》也报导了藏传佛教的首领——第12世寒波喇嘛的传奇。

1927年,九十多岁的寒波圆寂,生前嘱咐弟子三十年后,开棺取出他的遗体。1955年和1973年,弟子们打开寒波的石棺,发现他肉身不坏,保持着打坐的姿势。那时俄罗斯被苏共统治,宗教信仰遭到镇压, 直到2002年,寒波的秘密才公布于世。他的真身被挖出后,看上去就像刚过世一样,立刻震惊世界。科学家和病理学家,也纷纷展开寒波肉身的研究。

俄罗斯国立人文大学的教授叶尔绍娃(Galina Yershova)介绍,他们打开喇嘛长眠的石棺时,闻到了一股芳香的味道。他们还发现,寒波的关节很容易弯曲,肌肉组织也像活着的人一样富有弹性。

病理学家尤里‧坦伯列夫(Yuriy Tampereyev)对其肉身进行检查、研究,发现寒波从头到脚,没有任何切口、缝合、注射等人工处理的痕迹。这具真身,除体温低于20°C外,未出现僵硬、尸斑、腐烂、尸臭等寻常尸体的特征。

俄罗斯联邦法医学中心专家维克托‧兹维亚金(Viktor Zvyagin),经佛院同意,他们取走上少量的头发、皮肤和指甲样本进行研究,竟然发现肉身的蛋白组织还有活动的特征。原来,寒波的皮肤、头发、指甲及其它组织都与活人没有差别。

而就在2017年,河北曾对邯郸定慧寺内供奉的一尊高僧的金身塑像做了一次X光检测,结果也是相当惊人。这位高僧是辽宋时期的慈贤法师,距今已有一千年的历史。然而检测人员发现,塑像里的肋骨、脊椎、肋、牙齿、眼眶骨等人体组织都清晰可见,包括每一个关节也都清清楚楚,甚至还能看到大脑组织,就和正常人一样。没有专家可以对此作出合理解释,毕竟外在的皮肤或许可以各种防腐措施来加以保存,但内在的各种器官却很难做到千年不腐的。

也就是说,古今中外的高僧肉身,都具备完好无损、犹如生时的神奇特点。

文革时期慧能真身受难

不过,今天我们走进南华寺,瞻仰慧能真身,可能会感到意外。他的皮肤,已经变成浓郁的紫褐色。坊间还有传闻,说慧能真身曾被挖出一个洞,可看到内部有一根铁枝作为支撑,还塞满了泥巴和稻草;真身的表面,是经过多次上漆形成的硬壳。难道慧能真身只是一个空壳?真相究竟是什么样呢?

回溯历史,我们会发现,真身上面那些类似人工的痕迹,并非造假,而是在慧能真身多次遭到破坏后,后人不得已做出的各种补救方式。慧能圆寂以来,真身经历了一次断首、两次断指、三次剖腹等等劫难,能够保存至今实属不易。

最严重的当然是三次剖腹。第一次发生在南宋末年,名臣文天祥有《南华山》一诗,末尾附记中提到,慧能真身曾惨遭乱军剖心挖肝,感慨地说:“乃知有患难,佛不能免,况人乎。”

第二次是在清朝咸丰年间,慧能真身再遭兵劫和剖腹之灾。流窜的乱兵曾到庙里,打开过慧能真身。慧能真身因此受到极大损毁,这才有了后人的修复,留下许多人工痕迹。有学者猜想,真身中填入的稻草、泥巴,极有可能来自清代的修复。然而,这千百年来慧能真身所承受的灾难,都不及中共篡政后的“文革”浩劫带来的伤害,几乎遭到灭顶之灾。

说到这儿,有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高僧佛源。他是民国著名禅师虚云的弟子,在诸多名寺中担任过主持。在日军侵华时期,佛源奉虚云之命,和几位同门暗中将南华寺的慧能与憨山、丹田和尚的真身暂时迁到云门寺秘藏。

然而到了文革时期,慧能真身却未能幸免于难。《新编曹溪通志》记载,那些“造反派”野蛮地取出慧能等三尊真身,像折磨活人一样将他们游街、批斗,甚至准备将其烧毁。

造反派更把慧能和丹田真身的胸背洞穿,留下一个大若碗口的伤口。他们又掏出脏腑、灵骨,丢弃在地上。佛源和尚目睹了所有惨状,万分悲恸却不敢落泪,只能趁无人注意时,冒死将二位真身的灵骨收集,埋藏在九龙泉的巨树下。后来他考虑到自己命运未卜,又请香港的圣一法师拍照记录,以待太平之时再将灵骨取出。

1979年,佛源被“平反”,才敢公布收藏灵骨一事,使慧能和丹田的灵骨得以重见天日。可惜的是,丹田的灵骨早已腐化无踪;慧能的灵骨也染上霉斑,经处理后才能放回真身内部。就这样,千年真身在浩劫之后得以完聚,成了我们今天在寺院中看到的样子。

在佛教的某些法门中,肉身不腐者,即是修成了“全身舍利”,其肉身也被尊为“肉身菩萨”加以供奉。因而肉身不腐,反映了修行者达到的高深境界,相当于“功成圆满”。

在佛源禅师偷偷收集慧能真身的灵骨时,还有一个意外发现。“六祖骨色如金,坚沉亦如金;丹田灵骨色黑而轻,其有金铜之别乎!”从侧面印证了不同层次的修行人,具备不同的神异表现。

佛教产生之初,僧侣大多采取火化方式,焚烧后也会留下神奇的舍利子。汉代以来,佛教逐渐传入中土,和中华风俗相结合,僧人圆寂后也增加土葬方式。人们这才逐渐发现修行人肉身不腐的神奇现象。那么,这些已经成神、得道的高僧,为何要给人类展现这种神迹呢?

寒波喇嘛在世时,曾经说过:“当到了人们都丧失信仰的时候,那时我会现身,使人们思考生存的意义!”或许,肉身不腐的现象,正是在社会道德下滑时,显现佛法的力量,重新归正世人的观念和信仰。

大家知道,除了舍利子和肉身不腐,佛道两家在人圆满时,都有极为壮观、殊胜的现象。比如密宗有“虹化”,即高僧的肉身会化作一道彩虹而去。道家中有“尸解”,也就是道士将一个物件变化成尸身,自己则修成仙体。还有一种是“白日飞升”,也就是修道者在光天化日下飞升天界。

不过,这些方式太过虚幻,只留存于文字记载和人们的口耳相传中。肉身不腐却是实实在在的人间神迹,即使是不信神佛之人,面对这看得见、摸得着的真身,也不由得产生震撼和敬畏之心,随之产生对生命、对宇宙空间的思考。

千百年来,慧能的真身遭遇种种劫难,与早期相比,已经面目皆非。但是这尊真身即使残损,依然端坐佛殿,印证佛法、鼓舞信众。《坛经》有言,禅宗祖传衣钵至六祖为止,今天的我们又生活在佛教所说的“末法时期”,普渡众生的佛法在何方?慧能没有告诉后人,为何要留下这具千年不朽的真身,但他一直在用这种无声的方式引导众生:人生如寄,追寻正法大道,才是脱离苦海、回归天国的生命归途。

未解之谜】节目组制作

欢迎订阅Youmaker频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订阅频道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订阅未解之谜telegram群组:https://t.me/wjzmchannel

(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