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的真诚打动港人 梁珍获赞正义守护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19日讯】《大纪元》资深记者梁珍5月11日遇袭后,收到许多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民众的关心和慰问。特别是香港的网民表示,外表柔弱的梁珍面对暴力展示出的勇气和善良,令人感动,称赞梁珍是女中豪杰,更是“正义守护者”。

二十年来,梁珍的真诚打动了香港人,他们透过梁珍改变了对大陆人的偏见,喜爱上了《大纪元》,并且认识到了法轮功的美好。

香港国际关系学者沈旭晖,过去曾经多次拒绝梁珍的采访邀请,15日也一改常态,主动邀请梁珍,在自己节目中的采访嘉宾。

沈旭晖表示,二十年来梁珍在香港的社会运动中,冲跑在第一线的身影,逐渐被香港人所熟悉,而且还“令我们改变了很多对大纪元、新唐人的看法。这是个事实”。

梁珍在采访中表示,她在大陆出生和成长,从小被洗脑成一名小粉红,到后来改变成一名有神论者,也因为信仰“真、善、忍”的基础是要善待他人,因此她很愿意采访不同政治光谱的人物,倾听他们的故事。

梁珍是美国公民,但她表示自己同时也是中国人和香港人,二十年来亲眼见证了港人从对法轮功的不理解,到现在变成了支持法轮功,她认为香港依然拥有希望,因此她会继续留在香港。

“应该恐惧的是中共而不是我”

梁珍在14日贴出照片,显示她的两条大腿和小腿布满了大片深浅不一的暗红色淤血伤痕。不过镜头前的梁珍,依然是招牌式的开朗笑容和甜美的嗓音。

“我觉得,身体的伤痛是会有,对我来讲是难忘的。我相信很快都会过去的。所以大家不要担心我。我不会害怕的,我会站在这里。”

同时她也呼吁所有关心她的读者和网民,不要担心未来会发生什么。

她说:“大家不要担心下一步对我会怎么样。大家都不要去想,这才是对我最大的保护。我们最重要的就是要曝光。因为我没有做错事,从头到尾我自己觉得,它是想吓唬我。恐惧的应该是他们,不是我。”

梁珍认为,修炼法轮功的学员都是一群善良的人,没有金钱纠纷,更没有感情纠纷,唯一能解释的就是中共的迫害,中共利用黑社会打手进行了这次袭击。

她表示:“如果说有人打我们,就一定是中共特务,因为它不是只针对我一个。你看到我们在街头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袭击,不会有其它原因的。就是中共在后面买通了烂仔来打人。我觉得我这次的case案件都是这样。”

虽然有目击证人向警方提供了很详细的资料,包括凶手的车牌,但是,“我相信这些就算是抓到人,也抓不到幕后的元凶。”

网民yeechap mak认同梁珍的观点:“对方当然是恐惧,如果对方不是恐惧,就不会雇用流氓袭击记者。”

网民艾草表示:“暴徒以为打美女可灭声,但效果就是越打压越强劲。珍姐好人一定平安。”

许多网民在跟帖中,称赞梁珍的坚强和勇敢,他们表示,面对李慧玲封麦、852邮报暂别、苹果停印纸版……如此大的压力之下,梁珍遇袭后依然不被吓倒,纷纷竖起大拇指说“珍姐是女中豪杰!”、“神奇女侠”、“劲呀!”、“香港人都以珍姐为荣!”

“珍姊的坚持令我得感动。”“支持珍姐,欣赏你的坚毅和勇敢!有你是香港人的福气,祝你身体健康! ”

“港版国安法”与法轮功无关

中共在香港强行实施“港版国安法”以后,许多香港的民主人士和敢言媒体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严厉打压,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空间受到挤压,恐怖的气氛弥漫在香港的各个行业之中,还有很多关键意见人物不再轻易接受采访,甚至移民其它国家。

沈旭晖作为一名定期参与大陆交流合作项目的学者,也看到了现在的香港不是“依法治港”,而是“依‘港版国安法’治港”,他问梁珍,是否担心法轮功学员在街头举办真相点的自由会受到影响?

梁珍强调,“港版国安法”与法轮功无关。“我们讲的是国家的安全,不等于党的安全。我们讲的是一个事实。如果它要用所谓的‘港版国安法’来对付法轮功,它不用等到今天了,不需要现在去制定一条法律,专门针对法轮功去打压。”

“我们觉得最重要的是我们不会害怕。我们都会坚守。大陆法轮功学员在没有法律、在中共这种残酷的迫害下都仍然坚守,就不要说海外了,还有香港,我们还有一点自由的空间。我们更加不会放弃的。这是我们信仰的巨大力量的支持,”梁珍说。

此外,“中共想做,跟能不能做到是两回事。因为现在各方面的人都知道真相。他们都会站在法轮功这边的。就像我们的街道真相点,以前人们看到我们被袭击都是很冷漠的,甚至装看不见,甚至是站在中共的那一边,‘这些人最好是让他们消失’。”

“但是现在不是这样了,现在我们被袭击,很多市民来帮忙看护,我觉得这是民心的转变。我对香港还是觉得有希望。”她进一步指出,中共并非想做什么就能做成什么。

她举例说,20年前,1999年中共打压法轮功,也想在香港取缔法轮功。2003年,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搞出了“二十三条”恶法,目的是企图取缔法轮功和“支联会”等组织。结果引发了香港50万人上街游行的抗议事件,因此“二十三条”恶法就做不成。

“他们这样都做不成了,就不要说20年之后,香港或者是全世界的人更加知道法轮功的真相。我觉得中共想做什么不是那么容易的。”梁珍说。

锲而不舍用诚意打动香港人

许多Youtube、FB和香港的网民纷纷表示,他们过去看不起大陆人,对大陆人有偏见,对《大纪元》也不接受,同时也因为中共的造谣宣传,对法轮功学员有误解。

但是因为透过梁珍和《大纪元》的前线记者们二十年来锲而不舍的努力,还有在现场报导中展现的专业精神,以及真诚、亲切的态度,慢慢感动了香港人,喜欢上了《大纪元》。

他们从最初受不了梁珍的北方腔粤语,到现在变得喜欢听她讲话,很多网民甚至每天都会听她的采访节目,“不听都不行”。尤其目前香港的新闻自由受到中共打压之际,《大纪元》依然坚持报导真相,坚持为香港人发声,令许多香港人成为《大纪元》的忠实读者。

网民Sashar st发帖说:“好钟意听珍姐讲话,她令我对大陆人改观,当今生活在香港好压抑,珍姐的做人、生活态度令我觉得好舒服。”

谭炳文:“你系上天派下来的正义守护者。”

sun A表示:“感谢珍姐,一生平安。强大正能量,是我们香港人真正需要的。”

miu ma也跟帖说:“珍姐面对人前都带着笑容,乐观面对困难,香港人人赞扬你……身体力行、多谢你呀”

paklam ng:“珍姐,你的广东话,内容重要过发音。”

Ryan Walker:“珍姐的广东话好搅笑,但是听惯了,亲切到不听不行。珍姐已经成为当代香港的代表性人物。她的工作热诚真是令人感动。珍姐,努力加油,永远支持你! ”

梁珍来自大陆,她回忆起自己最初开始担当《大纪元时报》的记者时,对香港还不够了解,什么都不懂,“因为我的北方口音,你们一听就已经转头走了。我觉得什么事情都是要用诚意去打动人。”

梁珍说:“我不怕别人拒绝,因为我很理解他们的处境。我自己的信仰基础都是要善待他人。就算你今天不接受我,我觉得你会看到我不是恶意的。某一天可能他会觉得,也许接受采访也是OK的。所以我就觉得这已经是我的bonus(奖赏)了。”

梁珍也谈到,大家都感到《大纪元时报》越来越丰富,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香港读者。

梁珍说:“第一,就是我们的实力越来越强。以前人手很少,比如我一个人要做很多事情,要兼做报纸又要做电视,所以只能做一些大的新闻或者大家关注的,做不了那么多本地的或者是香港人喜欢的新闻。但是我们现在人手多一些,就可以多几条线去跑一跑,甚至可以加一些本地香港人的口味。”

另外,《大纪元》是一个国际性的媒体,“我们讲的东西和香港本地的媒体角度不同,还有我们有很多东西比较有前瞻性,其实能读懂我们文章的人不是一般的,很多都是有知识,或者比较高阶层的人士,他觉得我们讲的东西,确实真的是在发生了,慢慢地香港人能够接受大纪元了。”

梁珍还用“谈恋爱”来比喻香港读者和《大纪元时报》,她说:“大家双方就好像谈恋爱那样,你与他之间也有一个认识的过程。”我们都是大陆出来的,我们写的东西,香港人真的觉得是有些距离,但现在慢慢接受了,就好像变成他们都听得明白珍姐的广东话是一个道理。

当然她也谈到,她在大陆出生长大,从小被洗脑成一个小粉红,但是今天她却是180度大转弯,因此她认为任何人也都可能像她一样,即使今天不接受她的采访邀请,但也许某一天会突然改变想法。所以呢,她不会根据人的政治光谱或者立场来看人,不管对方来自中资集团或者是建制派,她都乐意去采访,倾听对方的故事。

“在大纪元,我们除了做新闻报导之外,包括我自己都很喜欢去讲一些传统文化的东西,或者是一些令大家对生活方方面面,其实生活是多姿多彩的,所以我会在不同的地方找一些不同的人去采访,包括不同的政治光谱,希望他们可以讲出自己真心的话。这个就是我自己的想法。”

香港有找到家的感觉

梁珍在四川出生,她的父亲是广州人,她是来到香港以后才开始学习粤语。她喜欢四处旅游,以增广见识,她到过很多国家,北美、欧洲、澳洲都去过,但是最喜欢的还是香港,因为她在香港找到了能够令人感到温暖的浓浓的人情味,找到了家的感觉。

特别是这次遇袭以后,她得到很多人的关心,每天都常常感动到哭。因此,即使她是美国公民,遇袭之后她依然还是会选择继续留在香港,因为在香港她有一种找到根的感觉。

梁珍说:“我真的是喜欢香港,我觉得我与香港是有缘分的,就是因为觉得这里有我想要的东西,中西文化聚集,有我们喜欢的美食,人们还很有人情味,而且是华人的地方。在香港这里始终感觉到自己是一个中国人,可以在这里找回自己的根的感觉,可能有些老土,但是不管如何,这是我自己的感受。”

“好像这几天我都很容易哭,我试过我的WhatsApp整天都停了,原来是太多的人发信息给我,过了一天后全部出来了,很多人都会来慰问我,今天早上也听了一些电话,我觉得这个东西在其它国家是找不到的,”梁珍表示。

当然,她也会因为现在不能回大陆而伤感,也因为亲人对她担心劝她离开香港而伤感,她更因为香港很多记者无奈的离开香港而伤感。如果将来只能选择一个护照的话,“我就选择香港,你觉得哪里是你的家,那里就是你喜欢的地方。”

梁珍表示,就她个人的感受而言,“不希望变成香港都没有了《大纪元》,这才是香港的悲哀,或者香港没有了法轮功。但是我也觉得不会发生到这一步的。

因为第一,我们不会放弃;第二,我们没有做错;第三,这个社会已经和20年前,就是中共镇压法轮功那个时候,想一手遮天的时候已经是不同的了,大家没有将中共想像得那么强大。我觉得很多事情呢,你受了苦以后,很快会有一些Bonus(奖励)给回你。

梁珍说:“就好像今天我被袭击,但是很快,我看到美国刚刚制裁了一个(中共官员),是中共前610办公室的,四川成都的一个主任,这就是一个很明显的态度。所以我觉得有些事情,大家一定要坚守,因为如果你不坚持,就没有人会帮你的,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我们不是指望谁来帮我们,是我们自己够不够Strong(坚强)。”

不明白的人需要时间去明白

沈旭晖在采访中提了一个看似很辣的问题:在“港版国安法”中的那条线,已经越画越过,比如“支联会”说结束“一党专政”,这个口号本身都已经是属于颠覆政权了等等。但是你们的口号比“结束一党专政”会更加Provacative(挑衅)。

虽然沈旭晖没有亲口说出更具有“挑衅”的口号是什么,但是梁珍很清楚沈旭晖所指的是什么。她回答说:我觉得这是信仰的问题。其实我们讲“天灭中共”,其实这是一个“有神论”和“无神论”的分别。

因为中共是“无神论”的,那么我们“有神论”的人,我相信老天爷会做一个公道的事情。“有神论”的人肯定是不会支持“无神论”的,所以“天灭中共”是一个历史的必然,对于我们有信仰的人来说。

那么它(中共)如果觉得这个有问题的话,那我觉得它们不够……我觉得,这是一个对所有有信仰的人的挑战,所以我觉得一点问题都没有。

她还补充说,做采访,其实我们不需要谈那么多政治,因为政治的事情,明白的人就明白,不明白的人他就是要时间去明白,也不需要在这一刻去明白很多事情。

因为我们做记者就是这样,觉得每一个人都很精彩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所以我最喜欢听一听不同的人的那些不同的故事。

梁珍的回答获得许多网民的支持点赞。

网民Tom Wong发帖说:“珍姐,讲得正确。面对世界,你们不要以为中共有多强大,其实一直靠恐吓,整个都是谎言。”

网民Mo Dau说:“珍珍比好多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更明白香港的核心价值,更愿意捍卫这种价值,多谢你。”

Gi Ji:“以前对法轮功半信半疑,现在绝对相信。珍姐,幸苦了。”

nm sl:“我也做了十几年小粉红,现在才开始关心政治,才知道以前说话多么露怯。”

martin woo:“大纪元珍珍,内心强大,实在值得真香港人学习及尊重。”

Davidlupino Lee:“伤在你身,痛在香港人的心!我们不会被鼠辈行恶的人所吓倒的。”

Rumi Leung:“小时候经过法轮功街站(街道真相点)都好怕,走快2步不敢望。(但是)2019年(清)醒了啦!知道你们是被迫害的。珍姐加油!我们一家人都撑你!”

李明:“珍姐真正言行一致!善良勇敢!正义!多谢珍姐为中国为香港为正义的付出与承担!”

网民们说,“中共本身就是邪教,所以‘天灭中共’”、“我们需要真相”、“感谢你为香港讲了很多良心话”、“珍珍,好勇敢,真女神”、“很佩服珍珍,有坚毅,勇气,不屈的精神”、“香港需要更多像你这样无畏无惧的人”、“香港人应向珍姐学习,坚持再坚持!”

Aurea Mediocritas:“天佑珍姐天佑香港。”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文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