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5)略施薄惩

作者:戟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21日讯】第五章:略施薄惩

雷诺带着两辆武装巡逻车,满车荷枪实弹的特警,还有一位当地警官风驰电掣赶到别墅门前。

一位中情局便衣从路旁树林迎了出来。

“怎样?”雷诺焦急地询问。

“进去一个小时了,红外线观察里边三男一女,现在在地下室里。拿到法官搜查证了?”

“拿到了,全体注意!强攻,目标地下室。”雷诺一声令下,早已下车等待的特警撬开大门,分成几个小队,前后包围了别墅。

雷诺带领五六个特警一路冲向地下室门口,爆破组迅速安装爆破炸药,“轰隆”一声巨响,门被打开了。

不等硝烟散去,雷诺领头冲了进去,一声大呵:“不准动!”几只黑洞洞枪口对准了两位满脸惊愕、黑西装华人男子,站在简易床边的吴老看到眼前情景,浑身筛糠一样发抖。

几个特警上前迅速控制住两位男子,搜身缴获两把手枪和护照,将两人用尼龙手铐锁住手,押解出去。

那位警官则面对吴老宣读米兰达敕令:“吴平章,你涉嫌非法拘役他人,勾结中国情报组织从事间谍活动,现在依法将你拘押。”

吴平章带着哭腔喊道:“冤枉啊!冤枉啊!我是著名的反共组织领导人,这点小吴可以作证啊。”

吴平章求援地望着已经坐起来满脸愕然的吴怡青。

“这是咋回事?雷诺探员。”吴怡青不解地询问领头的雷诺。

“你被人家下毒了,差点被人诱供。”雷诺指著简易床边的记录仪,和挂在床头依然左右摇摆的圆球对吴怡青解释到。

“那吴老怎么是间谍啊?”

“别吴老了,他十几年前就被收买了。”雷诺恼怒地瞪了吴怡青一眼,然后厉声命令特警:“押下去!”

吴平章绝望地冲着吴怡青喊著:“小吴,你要替我作证,他们冤枉我了。”仍然被两位黑衣特警拖曳著拉了出去。

经过几个小时的询问笔录,吴怡青已经筋疲力尽了。

吴平章是出不去了,下毒茶杯、地下室发生的一切,让他无可辩驳,中情局还有他和中国大使馆人员的通讯记录,证明他早已经被收买了。

吴怡青只能恼恨自己的有眼无珠,雷诺安慰她:这个吴平章是很深的暗线,平时是没有表现的,所以没必要抱怨自己。

不过这次中国方面启动这样深的暗线,只为获得吴伟光的资讯,可见确实是急于抓获吴伟光,吴伟光所掌握的情报让他们惊慌。

驾驶着自己的宾士车返回家里,一路不远不近地有一个便衣驾车跟随着。经过这次事件,吴怡青已经默认了中情局安排的跟踪保护。如果不是这个便衣及时报警,雷诺他们也不可能迅速出击,擒获几个中国的特务。

如果诱供成功,表哥的处境将会很危险,自己也可能性命不保。吴怡青恨恨地嘀咕著,心想应该做些什么了。

雷诺最近心花怒放,擒获中国方面五个派遣特工人员,挖出几个深藏暗线。只是吴伟光不合作,偷偷开溜,让他想起来就恨。但是可以想见未来通过吴怡青这条线,可以和吴伟光沟通联系,完成总部劝降的指令还是期期可待的。

在蒙特里科海滩的那个下午,雷诺和薇拉等了四个小时,也不见那个浑身黝黑的睡觉人起身。

终于忍不住上前掀开了遮阳帽,却发现睡觉的人不是吴伟光,而是一个身材和吴伟光相似的本地青年,满脸不解地看着雷诺。

雷诺气不打一处来,揪起这位就想一顿暴打,被薇拉拉住。详细审问之下,才知道他是别墅的清洁工,被吴伟光雇佣顶替他到晚上七点,一共一千美金,已经领了五百美金。

黑人青年躺到七点钟准备收摊,回到别墅要钱呢!被雷诺一顿训斥,还被踢了一脚,嘟嘟地离去。

雷诺气得脑袋发昏,这吴伟光太不上道了,看不出中情局是在帮他啊!?这跑什么啊?跑到别处,中国方面能饶恕你啊!?

抱怨归抱怨,还得继续寻找他的踪迹,一个下午瓜地马拉国际机场几十条航班起飞,需要一条条查询,没有找到确切的消息,雷诺和薇拉暂时返回美国。

雷诺躺在沙发椅上仔细回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电脑发出“唧唧”的邮件提醒声,雷诺低头一看,傍晚给吴怡青留下的那个邮箱来了邮件,雷诺抿嘴一笑。

中情局总部一声令下,美国各个州十几处地方被查封,相应银行账户被冻结,抓获十几家公司的员工,接近上百名人员。雷诺风尘仆仆赶往各地封存资料,审讯重点抓获物件。

那封邮件提供了详细的财务资料、人员名单,以及所涉及各种洗钱、非法转移资金的犯罪证据,让中情局能够及时获得当地法官的搜查令、逮捕令,逮捕几十名中国派遣特务,和当地收买的人员,缴获资金十几亿美金。

这次行动可以说是对中国间谍网、周边虚假公司的一次沉重打击,是中情局最近几年来收获最丰的一次行动。

雷诺受到总部的表扬、嘉奖,整个团队也欢欣鼓舞。

谭鑫在自己的办公室快被气疯了,那十几亿资金里有一半是自己的私藏钱,这次被美国方面全部冻结,自己打拼这么多年的成果付之东流。心里咒骂著吴伟光,手里摔打着茶壶、茶杯,满地狼藉。

发了一阵疯,谭鑫冷静思索吴伟光什么时候掌握了他的“公司”资料啊?而且这么详细。这些都是他亲自掌管,根本没有其他人插手啊!这孙子这几年就一直在琢磨他啊!看来下了不少功夫,一直隐忍不发,够阴险狠毒了!

想着事,秘书轻手轻脚地敲门进来,告诉他乔副部长有请,谭鑫头皮一阵发麻。

在乔副部长的临时办公室内,回到广州的许青平坐在一旁,老头低头看着资料,脸色铁青。

“乔叔,您来了?”谭鑫心虚地问候道。

“让你每次行动先汇报我知道,你他妈听不明白啊!?”老头抬头就是一顿臭骂。

“乔叔,那是早已经安排的行动啊。”谭鑫狡辩道。

“别叫乔叔了,我担不起你的叔叔。你还私藏了五亿多美金的资金,胆子肥得快上天了。”

谭鑫脸上冷汗直冒,其他都可以当做工作失误,这个私藏资金的罪名确实,自己就是贪污罪名了。

“乔叔,都只是代管啊,你知道我们工作的性质。”

“滚你丫的蛋吧!老子干这行,你还穿着开膛裤呢。”老头破口大骂,显然气得不轻。

谭鑫不敢吭声了。

沉默了许久,老头再次开口:“你停职反省吧!把工作移交给许青平,没有我的命令不准离开广州。”

“好的,好的,我听您的,乔叔!”谭鑫唯唯诺诺地点头。

“滚吧!”谭鑫闻言,转头恨恨地看了旁边一声不响的许青平一眼,扭转身走了出去。

看到谭鑫出去了,老头转向许青平:“青平,你看下边怎么办?”

许青平抬起头来沉吟一阵说道:“这次损失是很惨重,几乎一般周边公司都被掀起。但最重要的一些资料似乎还没被泄露,说明吴伟光留了一手。”

“嗯!小吴看来是对谭鑫动他表妹不满,大半公司是谭鑫的,资金是谭鑫的私藏钱。说明我们还可以争取他保持沉默,能不能劝他回来另说了。”老头叹了口气说道。

“是的!看来他表妹已经和吴伟光联系上了,但我们无法再靠近她了。”许青平轻轻地说道。

“嗯!你判断是准确的,多方面寻找他的下落,另外从他母亲那里入手。不能再刺激他,第一原则,让他保持沉默,而不是继续反叛。”

“好的!我这就去办。”许青平答应着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

老头冷冷地看着许青平出去,想了一会,又拿起电话拨打起来。

一抹彩虹在天边渐渐形成,清晨的海滩游客稀少,只有几位善游者下水在深水里畅游。

微咸的海风吹拂著海面,不时掀起浪花拍打着沙滩。

海边一长条木椅上,坐着一个老人、一个中年人,掰开手里的面包揉碎,向地下抛洒。一群鸽子、乌鸦、麻雀欢快地在地下争食。

老人有点浑浊的眼睛望着沉默不语的中年人:“John,这次回来准备住多久?”

中年人没有吭声,只是专心地喂著鸽子。一只调皮的鸽子飞起来落在他的膝盖上,啄食着他手里的面包。

中年人黝黑的面庞露出了笑容:“Mark, 是不是嫌我碍眼了,你和玛丽阿姨不方便了?”

“哈哈!你小子还会笑啊!”老人拿胳膊肘轻轻捅了一下中年人。

“我也不知道啊!”中年人忧伤地望着已经形成的彩虹,像一道巨大的国门守候在海湾。

Mark沉默了,有点后悔提起这个话题。两人不再说话,静静地撕碎著面包,向地下抛洒。

待续@*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