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深圳大厦晃动与摩天大楼诅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深圳赛格大厦震颤事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接二连三发生的“高楼惊魂”牵动着无数读者的神经,激起了人们对现代高层建筑的种种疑虑,中国的摩天大厦到底有多少豆腐渣工程?有不少人揶揄,是不是因为深圳房价太高,房产税即将出台而让大楼不寒而栗?还有人嘲笑,大楼每天中午晃动,难道是百年红朝根基已经不稳的信号?!

“三天一层楼”的神话,成为“三天抖三抖”的笑话

5月18日13时30分,原本风和日丽,既没有台风也没有地震的赛格大厦,突然“扭起了秧歌”。

“在北京碰上沙尘暴,在武汉和苏州遭受龙卷风,在深圳遇见不明原因晃动……”像灾难片一样,在大楼现场上班的15,000名人群顿时陷入恐慌,纷纷逃散。平常上五层楼都气喘吁吁,居然一口气从五十楼跑到了一楼,那只跑断的拖鞋也成了当日最大“网红”。

当天夜里,政府相关部门和专家迅速对外解释和辟谣说:这是风、地铁运行、温度等因素耦合所造成;大厦主体结构安全,内部结构坚固,各种附属设施完好。总之,大楼安全无恙。

然而,“砖家”的话音未落,5月19日下午1点30到2点之间,赛格大厦又开始瑟瑟发抖。被官方“维稳”通报忽悠、继续留在大楼办公的业主、商户、租户再次吓得半死。

大家惊魂未定,5月20日12时30分左右,赛格大厦犹如罹患帕金森综合症,一发不可收拾,连抖3天。

其实,早在5月13日,一名在赛格大厦57楼工作的徐女士便感受到了晃动,之后的几天大楼也曾出现晃动,但一直未引起大家的注意。于是有网友形容,高层感到了危机,都在逃命;底层还在按部就班的干活,麻木不仁。

公开资料显示,位于深圳市繁华交通干道深南中路与华强北路交汇处的赛格大厦,是惟一由中国自行设计和总承包施工的高智能超高层大楼。总高355.8米,总建筑层79层,地上75层,地下4层,总建筑面积达17万平方米。登高临望,深圳和香港的都市风貌尽收眼底,犹如一幅美丽的画卷。

赛格大厦于1996年动工兴建,1999年9月党国五十周岁前完工,2000年新世纪来临之际全面落成。既是目前世界最高的钢管混凝土结构大厦,也是深圳市跨世纪的标志性建筑。不仅被评为深圳市优质工程,还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更加引人注目的是,赛格大厦还创造了举世闻名的“深圳速度”, 三天一层楼的神话并被写进大陆初中历史课本,没想到最终还是现出了原形。

优质工程变“凶楼”,中共“砖家”被打脸

一篇20年前的硕士论文《深圳赛格广场建设项目评析》指出,当年作为深圳地标建筑的赛格大厦,存在边施工边修改设计,先施工后设计,设计图没做完就开始施工等问题。并指出,大厦封顶后发现楼顶天线震荡,于是把天线锯掉一截又补上一截。

据说,1999年5月的一天,赛格广场已主体封顶,一大块白云飘至广场上空,华强北路上,突然有人大喊,“赛格广场要倒啦!”人们抬头看去,大楼好像真的在歪斜。一时之间,华强北大乱,所有车辆不能通行,有人弃车而逃,有人从车窗爬出,鞋子遗失满地,商场顾不上关门便人去楼空。后来才弄明白,是云朵飘移和楼的相对运动,使人产生错觉。这则22年前的笑话,真的变成现实的“楼晃晃”。

2013年的央视315,专门打假深圳的建筑行业,由于使用大量海沙致使楼盘寿命减半。当时中国最高楼——平安金融中心就因此陷入了一场巨大的风波之中。

2014年5月,深圳“官员名流村”鹿丹村的斑马楼拆除重建,它成为危楼是因为使用了海沙建造,出现钢筋腐蚀、墙体脱落等诸多质量问题。

2015年,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对海沙楼排查,公布潜龙曼海宁二期、金亨利都荟首府、美佳华首寓、水榭春天等48个楼盘使用过海沙。

2019年11月,深圳第二医院门诊大楼因为使用海沙成为危楼,不得不进行改建。深圳盐田区海涛花园因为使用海沙成为危楼被拆除。

除此之外,去年举世闻名的三峡大坝位移,广东虎门大桥摇晃,武汉鹦鹉洲大桥起伏波动等等异常现象,官方至今都未给出令人满意的答复。更何况向来注重风水的深圳,早就盛传有“十大鬼楼”和“四大邪地”之说。

比如,网络流传深圳“十大鬼楼”之一的中银大厦,经常出现洗手间无人却响起水声、白衣男子幽灵出现、电梯莫名其妙的忽开忽关、电梯逢21楼必停、在大楼上班的人都经历过鬼压身等等“闹鬼”之事。

据说这里以前是靶场和刑场,文革时期有很多人冤死在这里。为了镇住煞气,开发商请风水大师将大楼的外观设计为紫红色,并将房子的形状修建成红蜡烛的奇特模样。

又如,深圳大学作为深圳的一张高等学府名片,因为园内建筑布局特殊长期以来被认为是深圳“四大邪地”之首。

“深大这块地以前是一片乱葬岗,留下许多当年香港偷渡者的尸体”、“我听说这里阴气很重,因为年轻人血气方刚,才选择在这里建学校,想克住邪气”、“深圳大学校园建筑从高空看下去就是一个十分明显的八卦”…… 而这些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传闻来源却非常统一:网络论坛和师兄师姐的口耳相传。

改革开放的窗口陨落,取代香港的梦想破灭

“北有中关村,南有华强北”。靠走私、偷窃技术和强大的山寨能力,逐渐发展成为全球电子产品制造中心和世界最大的电子元器件集散中心的华强北,曾经走出了50多个亿万富翁。也孕育了华为、腾讯、神舟电脑、普联、同洲电子、大疆等一批知名企业。

有媒体报道,苹果正版AirPods Pro发布仅一周,华强北就有供应商表示第一批山寨款已经发货,甚至有人评论“质量比正品还好一些”,“没有华强北不能造的”。

正因为如此,邓小平当年提出开办的四个经济特区,除了与香港仅一河之隔的深圳,靠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独特地理和区位优势,靠早先承接香港转移的产业,后来又借鉴香港经济发展模式,近年再通过强制技术转让和侵犯知识产权,从而“一枝独秀”之外。当时在同一起跑线的厦门到如今,连“新一线”城市的名头都没了,而珠海和汕头则一直不进则退。

但随着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爆发,港版国安法的推行,“一国两制”的破产,香港的世界金融中心和全球贸易中心地位的逐步丧失。背靠香港起家的深圳也将失去往日的辉煌,更遑论取代香港的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的国际地位。

美中贸易战对垒,欧中投资协定泡汤,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暂停,第二波全球疫情冲击,其中遭受打击最大的很多都是深圳的企业。虽然越南、印度开放比中国晚,人均收入比中国低,但是它们在全球吸引投资和产业方面,已经后来居上,形成了非常有竞争力、吸引力的优势。

尤其是钢筋水泥已经透支了三十年的成果,高房价让年轻人正在逃离深圳。过高的楼市还导致内外资企业经营成本过高,不得已而撤离深圳。这一点从华为搬迁松山湖就可以看出。如今市值60亿的深圳华强北赛格广场大厦一颤抖,将令P2P清零过后,写字楼空置率越来越高的深圳,更加雪上加霜。可谓徒有广厦千万间,不见百姓俱欢颜。

总而言之,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大陆拥有全世界40%高层建筑。150米以上的建筑达到2,395座,200米以上建筑达823座,300米以上达95座,三项指标均居全球第一。不知屡屡应验的“摩天大楼诅咒”,会不会再次在中国大陆重演?

大纪元首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