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疫情追责再上弦 中共甩锅难脱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5月26日,美国总统拜登下令情报部门90天内提交中共病毒(COVID-19)起源报告。同时,美国参议院也一致同意通过了《COVID-19起源2021年法案》(COVID-19 Origin Act of 2021),要求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90天内向国会提交病毒起源的解密报告。中共担心被追责,马上再度甩锅,不过中共刻意隐瞒疫情导致全球瘟疫大流行,早已难逃罪责。

参议员霍利说,“这届政府,应为人民向导致疫情爆发的国家究责”,“这个国家对病毒的谎言,使该疾病变成全球大流行病,使我国和许多其它国家无法及时有效地应对它”,“当然我指的是中国(中共)”。

5月27日,拜登再度表示,很可能会发布一份完整调查报告。5月23日有媒体报导,武汉病毒研究所三名研究人员曾于2019年11月住院,症状可能与COVID-19一致。这再次引发了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的推测,此前尚未关注疫情追责的美国新任总统拜登或许感到了压力。美国疫情渐趋稳定,疫情追责再度提上日程,本就应该是美国政府的职责。

目前舆论的焦点,似乎更关注病毒起源于自然界,还是来自实验室。中共自然否定试验室泄漏的可能性,甚至否认病毒起源于中国,此前还试图利用世卫组织遮掩。如今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却看到风头不对,不愿再替中共背书,还称准备再次赴中国调查

无论医学专家、政客还是普通老百姓,确实应该知道事情的真相。遗憾的是,瘟疫全球大流行已经一年多,病毒来自何处、人传人何时开始发生的真相,至今仍被中共掩盖。

无论病毒来自实验室还是自然界,中共都隐瞒了疫情。世卫组织专家组3个多月前离开中国后,专家组首席专家恩巴瑞克(Peter Ben Embarek)透露,中共展示了2019年12月在武汉及周边地区发现的174个病例,他认为这些病例很可能仅是重症病例,当时可能在武汉已感染了一千多人。他说,“在感染人群中,大约15%的人最终成为重症病例,而绝大多数是轻症病例”,他担忧中共病毒很可能早在12月中旬之前,就已经在中国传播了。

恩巴雷克还表示,2019年12月,武汉当地已出现13种不同的病毒株,发现这么多不同的变种,可能表明它已传播了更长的时间。他还接触了第一个病例,并说“他与(华南海鲜)市场没有联系”。

不管病毒来自何处,2019年12月,武汉已经发生了人传人的事实都无可辩驳。12月30日,武汉中心医院急诊主任艾芬、李文亮等8名医生吹哨,遭中共警方训诫、封口。直到2020年1月20日,中共才被迫承认人传人,1月23日就封城武汉。

2020年1月18日,武汉市政府仍允许举办4万多个家庭参加的庆祝新年的万家宴。武汉被迫封城后,1月28日,武汉市卫健委网站称,“发热门诊就诊人数逐日增多,高峰时段超过1.5万人”,“1月22日至27日,全市发热门诊共接诊发热病人75,221人”。

美国当时立刻从武汉撤侨;1月31日,美国宣布对中国封关。但武汉封城前,已经有500万人离开了武汉。有媒体统计,2020年1月份,至少有43万人从中国搭飞机抵达美国。

中共刻意隐瞒疫情,造成全球瘟疫大流行,中共就是罪魁祸首,对中共追责的证据已经确凿,无论病毒来自何处,全世界都有充分的理由追究中共隐瞒疫情的罪责。

全世界应该都在看美国,真正有实力掌握最多证据的,当然是美国的情报部门。俄罗斯、朝鲜最早对中国封关,或许他们更早知道真相,也可能在某些方面了解更多的事实,其它国家的情报部门也会努力搜集证据,但美国情报部门无疑应该掌握最全面的资料。

情报之外,美国也最有实力发起和组织各国对中共的追责,或者说,中共最忌惮的就是美国。5月27日的中共外交部记者会上,发言人赵立坚回应时再次抵赖,仍然试图甩锅美国,新华社也马上附和。

美国新政府上任四个多月来,始终没有针对中共隐瞒疫情明确表示追责,也是令中共高层误判、不断与美国公开对抗的主要原因之一。

如今,面对中共咄咄逼人的对抗姿态,美国新政府终于开始关注病毒来源的调查,应该算一个好的开始。调查病毒来源的同时,美国和世界各国也不应忽略,中共隐瞒疫情才是瘟疫扩散的关键。西方各国正在联合对抗中共,疫情追责应尽早列入日程。

美国政府不但需要给美国人民一个交代,美国若还想领导世界,也需要给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一个交代。全世界192个国家瘟疫流行,超过1.69亿人被感染,超过352万人被夺去了生命,不能再让罪恶的中共政权逍遥法外。

调查病毒起源是为了避免不再发生类似的惨剧。瘟疫还没有过去,中共还在不断散布谎言,还摆出对抗姿态,甚至企图把全体中国人绑上战车,要替中共续命。时至今日,各国应该看到,避免隐瞒疫情的再度出现,唯有解体中共政权。如此,中国人才能不再受害,美国人和全世界的人才能真正获得安宁!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