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中国科学家起义?3篇论文打脸石正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5月29日讯】  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美东时间的5月28日,北京港台时间的5月29日。今天我和Iris一起来为大家做这一期节目。

今天焦点:中国科学家起义?武汉病毒所内部3篇论文曝光,揭石正丽最大谎言!美国会索命二法案出台,成立9‧11式调查组和允许起诉中共。

在全球关注重新调查武汉实验室泄漏的关键时刻,武汉病毒所内部3篇研究生之前发表的论文被曝光,揭露了石正丽最大的谎言,也更进一步增加了实验室泄漏的疑点。有理由怀疑,这些论文是中国的科学家曝光出来的。

美国政坛和新闻界继续因为《华尔街日报》报导、福西讲话和拜登命令进一步发酵,美国会更是酝酿两个追索中共性命的重大法案,其中一个要求成立9‧11式调查组,另一个要求去除中共豁免权,允许对其起诉。

开头讲一讲神韵作品(Shen Yun Creations)
中文:https://www.shenyuncreations.com/zh_tw/
英文:https://www.shenyuncreations.com/

中国科学家起义? 武毒所3篇论文揭穿石正丽谎言

秦鹏:我注意到这几天关于调查武汉病毒所(WIV)病毒泄漏的消息,把整个世界搅动得简直天翻地覆了。我不知道你观察到哪些变化?

Irsi:对,过去一年多,甚至就在几个月前,这个方面的看法,还被左派媒体、政治人物看作是一个阴谋论,是川普(特朗普)政府为了推卸责任的一个骗局,没想到现在几天时间就完全变了,甚至让人感觉有点像给川普和蓬佩奥昭雪洗冤一样。

1)《科学》18个科学家的联署:其中有一个和WIV科学家,当时一起做功能增强。
2)《华尔街日报》的那个报导:2019年11月3个武毒所人染疫。
3)福西的转向。
4)拜登本人的命令:90天调查。

主流媒体转向、Fcebook转向、政界转向。世界也是跟着沸腾。

秦鹏:对,我看到最有意思的是,中共这边也乱套了,赵立坚是拚命在辩解说应该调查美国才对,《环球时报》批福西博士叛变了,《环球》主编胡锡进则叫嚣准备打核战。感觉真的慌了。

Irsi:我觉得可能是美国国会这边对拜登不放心,怕他做好了报告但是不公开,美国国会参议院周三通过了参议员霍利的一个法案,要求拜登政府必须公布调查和相关信息给大众,让民众自己去判断。

结果,可能是受这个法案影响,昨天也就是周四,拜登表态说会公开。

秦鹏:这一阵,我感到科学界有点像吹起号角、准备科学大探险、地理大发现一样,不光是很多科学家联署,要绕过WHO查找病毒来源,而且还有一些科学家有了更多发现。

很多科学家瞄准了云南的一个神秘的矿坑,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等人在那里找到了一些新型冠状病毒,包括神秘的中华菊头蝠病毒RaTG13,科学家们希望通过这个揭开谜团的钥匙。我们周一的时候,还做了一期节目。

石正丽2013年收集病毒RaTG13的地方 死了3个工人

Irsi:石正丽她们在2013年收集到中华菊头蝠病毒RaTG13的地方,是云南墨江的一个废弃的矿场。在这个蝙蝠群经常出没的矿场,2012年春天有六名工人感染了一种肺病,其症状与SARS或COVID-19类似,六人中有三人死亡。

不过,我看到中共这方面也没有闲着。石正丽他们前几天发表了一个论文,进行反驳。

他们说,尽管此前有推测称,可能是实验室的RaTG13泄漏导致了SARS-CoV-2,但现有的实验证据并不支持这一推测。

主要原因是:

第一,虽然矿坑发现的中华菊头蝠的病毒RaTG13和这一次引发武汉肺炎(中共病毒)的病毒(SARS-CoV-2)的相似度高达96.2%,但是,还是有很大距离。

第二,这种差异,即使这种病毒从实验室跑出来,也不能有效感染ACE-2,也就是没有办法很好地感染人。他们还说,如果没有进一步的适应,蝙蝠来源的RaTG13、RaTG15以及其它可能的SARSr-CoV-2病毒,它们的人畜共患潜力尚有限。

看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

武汉病毒所三篇研究生论文 证石正丽说谎

秦鹏:我们先说他们把这个论文弄得很学术和高深的样子,我来解释一下什么叫适应,就是说需要进一步和其它动物进行感染、发生变异,才能变成现在的这种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结构。石正丽的论文还说,在新冠病毒来源于动物的这一背景下,可能存在一种比RaTG13更有效使用HuACE2的蝙蝠病毒,或者有一种具备更高基因序列一致性的穿山甲冠状病毒。

不过,这个方面,最新被披露的武汉病毒所自己的3篇研究生论文揭露了这一点,说石正丽她们的这个说法实际上是一个谎言。法国《世界报》还找专家进行了分析。

Irsi:拿3篇武汉病毒所自己研究生的论文,来打脸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她们的辩解,这个操作有点意思。

秦鹏:是。因为这些论文分别是一篇博士论文,二篇硕士论文,分别在2014年、2017年和2019年答辩。因为都是中文发表的,所以,给我的感觉,这些论文是中国国内的科学家曝光出来的。就是因为气愤中共掩盖和撒谎。

Irsi:这个很热闹。你给大家解释一下,说的通俗一点,让大家好理解。

石正丽去年发表的RaTG13病毒序列涉嫌造假

秦鹏:其实特别简单,就是论文里面提供了一个叫Ra4991的病毒的基因序列,这个病毒实际上和石正丽2020年大瘟疫爆发之后,2月3日和其他武汉武毒所研究人员在《自然》杂志上发的中华菊头蝠的病毒RaTG13,是同一个病毒。但是,两者的基因序列的数据差别很大。论文分析表明,主要的差异位于基因组中与穗状物相对应的部分,即允许病毒进入其宿主细胞的蛋白质,有1%到1.5%的变化。

科学家说:“这代表着基因组的这一段有1%到1.5%的变化,这很重要,相当于在一个对病毒的感染性起关键作用的领域有10到15个变异。”

然后,这些科学家要求武汉病毒所给出解释,没有人回复他们。

Irsi:就是说,石正丽她们说这是同一种病毒,但是关键部位竟然有10-15个变异,这就是两个病毒好不好?!

秦鹏:对啊。

Irsi:不过,有没有可能,实际上这本来就是另外一个病毒。武汉病毒所当时从矿洞中发现了8种病毒。

秦鹏:这是一个悖论。如果他们另外还有一个病毒,与COVID-19的病毒相似度也非常高,石正丽她们在2020年《科学》杂志上没有披露另一种高相似度病毒,那么涉嫌隐瞒。但是,实际上,2020年石正丽答《科学》杂志问答,亲口承认BtCoV/4991就是RaTG13。

Irsi:也就是,武汉病毒所自己的研究生论文显示,石正丽2020年发表的所谓的RaTG13病毒序列涉嫌造假。这是一个重磅发现。

法国科学家发现:论文里面的和石正丽2020年《科学》杂志发表的不一样。

秦鹏老师,你怎么解释这种差异?

秦鹏:我认为唯一的一个推理就是:这证明,武汉病毒所发现的病毒的真实序列,不是石正丽发表的那样,在2013年发现,隐藏了7年之后,2020年2月3日,大瘟疫爆发之后,中共为了欺骗世界,而编造了一个假序列。

石正丽还撒了几个谎

而且,我们之前那一期节目中还解释过,石正丽还撒了几个谎,比如,第一,她说那些矿坑死亡的病人是真菌感染,但是被另一篇国内学生论文打脸,也被中国CDC主任高福带的一个研究生的论文打脸,这两篇论文都说了这是冠状病毒导致的。

第二,正常科学家都会及时发布病毒和发表论文,但是他们在矿坑发现了8种新病毒藏了7年多,这也无法用正常逻辑解释,除非是他们和中共军方合作,要寻找生化武器的理想病毒,所以才会秘而不宣。而我们也确实发现他们有和军方合作。

Irsi:确实疑点重重。而且,他们还一直不敢让外界去查。出事儿之后,立即派了一个军方少将陈薇接管了武汉病毒所。2月14日,就在病毒肆虐的时候,习近平还非常奇怪地紧急下令加速推动《生物安全立法》,并将生物安全纳入国安体系,这让外界进一步质疑这是想堵上实验室漏洞。

秦鹏:是。确实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这一系列做法,更让人怀疑,这个病毒与中国武汉P4病毒实验室有关系。

美两党议员又推2新法案 加速追责中共

Irsi:而随着病毒实验室论越发甚嚣尘上,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对中共在导致疫情蔓延全球的追责也在这两天出现了局势的猛进。周三,拜登刚下令情报界对病毒起源进行进一步调查,并要在90天内出报告,当天,参议院就一致通过了法案,要求国家情报总监在90天内,解密(declassify)所有关于武汉实验室,以及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起源的情报。

激流猛进到今天周五,美国众议院又马上提出两项针对中共病毒的法案,可为紧接着对中共又连降两道“催命符”。

“美国制造紧急准备法”

秦鹏:没错。第一项法案由五位民主党议员和五位共和党议员共同提出,叫做“美国制造紧急准备法”(Made in America Emergency Preparedness Act)。根据法案,美国将建立一个“9‧11式”的两党委员会,来彻查病毒起源。

Irsi:什么叫做“9‧11式”的调查呢?我们知道,“9‧11”恐袭事件,是美国现代史中受到的最惨重的袭击事件之一。2002年,“9‧11”委员会正式成立,任务为“全面完整地说明”9·11袭击事件的有关情况、准备并立即回应攻击、并提供防止未来袭击的建议。

换句话说,对中共病毒成立“9‧11”式的委员会,有两个含义。一,是要像对“9‧11”恐袭一样,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始作俑者,查个水落石出。二,是要为以后此类的紧急状况,未雨绸缪,所以法案中也提到,美国政府和私营部门要保证个人防护设备和重要物资必须在美国制造,绝对不可以外包给外国。

秦鹏:其实我觉得,还有另一层含义。其实Iris你刚刚用的那几词,已经很说明问题:“始作俑者”、对疫情展开“9‧11”阵仗的调查,这两者很明确的一点共通性,就是像调查恐怖袭击一样,要查清背后的始作俑者,和它做的一举一动。说白一点,其实是直指中共,要查清出中共在病毒蔓延中所扮演的角色。

Irsi:是,其实早在上一年,川普总统就曾经公开把中共病毒与“珍珠港袭击”和“9·11”事件划等号,称这是“最恶劣的攻击”(worst attack),直言“这是一场战争”。

秦鹏:所以这份法案,除了调查疫情起源,还要求保证关键物资在以后必须要在美国生产之外,更像是针对中共的,因为我们知道去年大瘟疫开始之后,中共一方面掩盖疫情信息,导致世界各地疏于防范、后来纷纷中招,另一方面下令全球各地的国有企业和大使馆加紧搜集防疫物资。

而且,中共还不允许美国的3M和霍尼韦尔两家厂商生产的N95口罩等出口到美国,中共自己把这些防疫物资拿去做疫情外交,真的像打了一场不对称的信息战和物资战。这就让欧美日等民主国家,痛下决心,要建立自己的关键产业链。

像这一次制定这个法案的时候,两党问题解决者核心小组共同主席菲茨帕特里克(Brian Fitzpatrick)就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根本不能将公共安全和国家安全(产品)外包给外国。”“我们必须将医疗保健和公共安全供应链重新在美国构建。医疗产品、防护设备、药品、应急设备以及应对国家紧急情况所需的所有其它关键物品和材料,都必须在国内生产供国内消费。”

“国际疫情永不再发生预防法”

Irsi:而第二份法案,我觉得甚至更重磅,它叫做“国际疫情永不再发生预防法”(Never Again International Outbreak Prevention Act)。这份法案呼吁剥夺中共的主权豁免(sovereign immunity),允许疫情受害者家属起诉中共或其它“故意在疫情上误导国际社会的国家”。

秦鹏:这份法案是由一名共和党和一名民主党议员共同提出,同样跨越了党派。这也让我们看到,在两党政治议程分裂的大气候中,却纷纷在追索中共上,难得的达成共识。众议员华尔兹(Rep. Michael Waltz)站出来力挺这份法案,他直言,他其实不太喜欢搞诉讼,但面对“将病毒释放到全世界,还噤声记者、医生的中国政府”,只有剥夺不让他们受到起诉的主权豁免,才能对他们管用。

Irsi:华尔兹还将剥夺中共的主权豁免,形容成“Unleash the hounds. China needs to pay.”“放出猎狗吧,中国(共)需要付出代价。”

秦鹏:的确,自从全球爆发中共病毒以来,国际社会对中共的起诉其实一直没有断过。美国的密苏里州、密西西比州,都作为正式的州政府,向中共提出诉讼和赔偿。在佛州、加州、内华达州、宾州和德州,也有民间人士对中国提起至少五项集体诉讼。那Iris,你能否给我们观众朋友们讲讲,什么是“外国豁免主权”?这道护身符有可能被打破吗?

Irsi:美国在1976年设立《外国主权豁免条例》,给予外国政府广泛的豁免权。因此,法律人士普遍认为,类似诉讼无法、很难取得实际成效。

但是,为了扫除起诉中共的法律道路障碍,美国国会已经动作频频。去年4月,美国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和众议员克伦肖(Dan Crenshaw)推出法案,意欲修正《外国主权豁免法案》,剥夺中共在此次瘟疫当中的司法豁免权,允许美国人在联邦法庭起诉中共,寻求赔偿中共病毒造成的死亡、伤害和经济损害。

那秦鹏老师,您觉得,美国有可能把中共吿上法庭吗?

秦鹏:这实际上是一个比较困难的问题。

首先,我们说,美国可能将中共告上国际法庭吗?如果美国或其它国家对中共发起国际诉讼,双方可能在海牙国际法庭或其它国际仲裁场合对峙。

不过要在国际法框架内对中共追责,还会遇上重重阻碍。北京可拒绝提交证据和证人,不配合调查。亦有国际法专家指出,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拥有否决权,在统领全球疫情应对的国际卫生组织(WHO)中的影响力颇大,类似案件交由国际仲裁的可能性低。

所以,专家说:“在法理上要求中国负责的难度很高,更不必说在财务上要求其赔偿。”他们认为,中共将面临来自各国“海啸般的追责声浪”,但争端将通过外交而非法律的方式解决。

不过,其实我们从中美贸易战中,就知道美国其实有很多工具,包括金融、贸易、技术等等很多重磅武器,如果真想追责中共,其实并不难。问题的关键是,美国新政府是不是下定决心要追究中共的责任,并且不惜对中共发动猛烈的出击。

当然,第一个法案,就是成立9‧11式调查组,我觉得通过的可能性非常大。

Irsi:没错,……就在今天,美国众议院共和党党鞭斯卡利斯(Steve Scalise)和二百多名共和党议员,联名呼吁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指示各委员会主席,调查中共在导致疫情上的罪责。这位议员说:如果病毒真的源自于实验室,而中共掩盖了它,那“中共要为近六十万美国人以及全球数百万人的死亡负责”。

秦鹏:是。我们也看到了,拜登下令90天调查之后,共和党议员霍利发起了一个法案要求必须公布各种资讯,而且在参议院全票通过。这实际上是美国国会达成共识,即必须要求彻底调查。

在目前的美国民间和国会对中共反击达成共识的大背景下,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调查,那个时候,美国舆论压力,也会逼迫现政府对中共进行制裁。我觉得今年接下去的会很热闹。中共现在虽然看似那么狂妄地不可一世,但是在全世界对大瘟疫追责的声浪中,恐怕在劫难逃。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