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马拉松21死事件,牧羊人为何改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马拉松21死事件发生后,舆论一直在争论这起事件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而判断这个问题的关键则在于事件发生当天的恶劣天气到底是常见的还是罕见的。

如果这种恶劣天气在当地很常见,那就证明当地不适合搞野外长跑比赛,频繁举办这种比赛死人是迟早的事,前三次没死人,只能说是侥幸。这次死了人,当然是人祸。反之,如果这种恶劣天气在当地很罕见,这次死人就是偶然的意外,当然属于天灾。

而说到当地的恶劣天气究竟是很常见还是很罕见,那连救6名选手的牧羊人的说法可以说就至关重要了。可是人们发现,在媒体的报道中,牧羊人的说法却是前后矛盾的。

24日的《新京报》在题为“这名牧羊人,连救六名山地越野赛选手”的报导中披露:牧羊人介绍,当天的天气很不好,下雨下冰雹,可见度不高,穿着棉袄也不管用,还是很冷,“这种恶劣天气还挺常见”。

可仅仅时隔一天,25日早上,在央视《朝闻天下》的报导中,牧羊人却改口了。这一次他说的是:“像出事那天的天气也是不经常见的”,“这种天气真的非常稀罕、非常罕见……”

难道是新京报的记者报导错了?

不可能。因为牧羊人23日、24日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说的跟他对《新京报》说的完全一样。比如《西安商报》采访他时,他说的也是当天的恶劣天气很常见,这有录音视频为证。

那么牧羊人是在撒谎吗?

也不可能。媒体报导说,牧羊人觉得自己救人是随手一救,网络上小题大做了,这事很普通,是他应该做的。试想,如此淳朴善良的牧羊人,怎么会公然改口撒谎?再则,也有其他当地农民告诉其他媒体,当日的天气在当地很常见。

那么牧羊人的说法为何会前后矛盾,截然相反呢?

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前《南方周末》记者褚朝新在“白银书记市长应引咎辞职等待法纪问责”一文中披露的内情让我恍然大悟。

原来,5月25日凌晨,白银市官员在景泰县黄河石林景区黄河石林大酒店四楼会议室内连夜召开了一场紧急会议。会上,有官员明确提出:要安排人确定参赛人员和伤员,请他们实事求是的讲,也要或多或少替我们政府讲一些客观的话。

出了这么大的事故,死了21个人,当然应该实事求是和客观。这位官员的这些话并没有问题。

但随后,他的话风变了。他又说:要讲一些对我们有利的话,牧羊人千万不能再像今天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这种天气经常有,因为经常有的话还了得,你怎么能举办这个赛事呢?

接着,这名官员指示:今天或者明天一大早就要去跟他沟通聊一聊,如果央视记者来采访要怎么说,主要说他怎么救援的,突然降了暴雨,可不能说是这种天气经常都有啊,那就坏了事了。

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操作的,总之动作很迅速,天亮后央视《朝闻天下》里牧羊人就按照这位领导的指示改口了,说这种天气很罕见、很稀罕、不常见……

可见,牧羊人的改口并非出于他本人的意愿,而是当地官员的旨意。而当地官员之所以要逼迫牧羊人改口,无非是为了掩耳盗铃,掩人耳目,把一场地地道道的人祸伪造成天灾,以此逃避自己应付的责任。

按说死一两个人就已经是严重事故了,可这次的白银马拉松比赛死的远不是一两个人,而是21条鲜活的生命!事件发生后,当地政府不但不正视自身问题,反而防民之口,竭力掩盖事件的真相,再次让世人见识了共产党谎言治国的本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