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美间仍是“旧冷战”的延续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Clyde Prestowitz撰文/云川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过去的两年里,有很多关于美国中共之间可能正在爆发“新冷战”的讨论。然而事实上,这不是“新”冷战,而是“旧冷战”的延续,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而已。

现在普遍认为新冷战的概念源于1991年苏联的解体,即冷战以自由世界赢得胜利告终。1979年美国中共正式建交,以及北京的经济政策在外界看来是转向走资本主义道路,都加强了这种观点。事实上,在毛执政期间,许多中国人因“走资本主义道路”而被监禁甚至处决。现在看来,整个政权都在“走资本主义道路”,至少大多数西方世界都是这种印象。

这些事件让美国和其它自由世界感到欣喜。著名政治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甚至专门出书《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他用这个标题是说,马克思主义教义预示着无产阶级专政的建立是辩证法的最后阶段。但福山这里所指的结局是民主和人权,而不是任何阶级的独裁统治。

美国和其它自由世界备感欣慰和轻松。事实上,随着中国欢迎外国投资,逐步开放市场,进口外国产品。自由世界开始变得乐观,认为自由贸易和市场力量对中国的影响,最终一定会促成其政治民主化。当听说中共正试图审查互联网时,克林顿总统大笑起来,并说这好比“试图把果冻钉在墙上”。小布什总统也说,自由贸易势必会播下民主的种子。事实上,正是由于期望全球化进程能使中共实现政治自由化和民主化,自由世界2001年同意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但是,美国和其它自由世界看清现实了吗?是被中共欺骗了,还是他们在自欺欺人?

毛死后,中国经济荒废,几乎无法养活人民。邓小平和其他领导人商讨对策。邓力推开放市场,他有一句名言:“发财是好事。”但李鹏等其他领导人反对引入市场机制,因为他们担心这将导致有钱的资产阶级复兴。对此,邓小平说过另一句名言:“当然,如果我们打开窗户,会放进几只苍蝇。”但他相信,中共可以控制这些苍蝇,并最终消灭它们。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记住,在过去的150年里,推动中国前进的主要力量是,不再重蹈鸦片战争和20世纪初日本侵华战争耻辱的覆辙。

孙中山曾表达过这种无助感,他说:“中国(虽四万万之众,)实等于一盘散沙。”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和毛泽东领导的中共都曾试图恢复中国历史上的辉煌。当毛1949年发表著名的“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讲话时,人们不禁要问,当时撤退至台湾的蒋是否会对他的老对手产生共鸣。

西方人似乎难以理解中国人的这种深刻的屈辱感。毕竟,中国最伟大的两个朝代——元朝和清朝,都不是汉人而是蒙古人和满洲人建立的。西方国家从来没有像蒙古人和满洲人那样占领和直接统治过中国。他们想知道,为什么中国人对彻底的征服比西方国家偶尔的外来干涉更加臣服?他们没有意识到的是,虽然蒙古人和满族人统治了中国,但他们反过来也被中国文明所同化,并沿用先前以科举制度为基础的官僚结构。因此,与长期尊崇中国古代文明的亚洲国家不同,后来的西方诸国不仅把中国视为弱国,而且认为其在技术和文化上也很落后。这种对整个民族的贬低是需要纠正的。

中共从开始就想要恢复当年称霸世界中心之国的辉煌。在使用手段和经济政策方面,邓可能比毛更灵活,但他和中共的目标并无不同。的确,在屠杀天安门广场示威学生的六四事件后,邓在讨论国际形势时谈到了“新冷战”。

1989年6月2日,尽管北京实行戒严,数十万中国人仍然聚集在天安门广场10米高的民主女神——自由女神像复制品的周围,发出要求民主的呼声。这场发生在中国政治中心的空前民主抗议活动持续了6周,被中共领导人下令镇压。6月3日和4日,数百名,甚至可能是数千名抗议者被中国军队杀害。(Catherine Henriette/AFP via Getty Images)

在这种情况下,很显然中共长期以来的目标是实现最大限度的自给自足和全球领导地位。早在1993年,中共就开始建造北斗导航卫星系统(BeiDou Navigation Satellite System),这是美国全球定位系统(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GPS)和欧洲伽利略系统的复制版,尽管中共完全可以访问以上两个系统。1997年建造的长城防火墙(Great Firewall),将中国的互联网与万维网(World Wide Web)分开,并禁止谷歌、亚马逊和脸书等公司进入中国市场,这些都是明确的冷战宣言。尽管中共不断在达沃斯(Davos)年会上表示接受全球化,但它并没有真正做到这一点。事实上,北京创建了博鳌论坛(Boao Forum)与达沃斯抗衡。

中共2015年宣布的“中国制造2025”政策(Made in China 2025 Policy)实际上是中共作为成员国,对世贸组织原则和自由世界高技术产业的冷战宣言。伴随而来的是南海的准军事化,中共军事力量的迅速扩张,以及对自由世界各国政府和企业的广泛黑客攻击。还有对美国职业篮球教练施加压力,不许他们谈论香港问题,以及任意地、非法地禁止从要求国际调查COVID-19病毒(中共病毒)起源的澳大利亚等国进口商品。

在过去的40年,美国和其它自由世界国家一直谈论让中共成为“基于规则的全球秩序中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2018年3月,《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杂志封面故事宣布,自由世界“在中共身上押错了赌注”。它不想成为别人建立的全球秩序中的利益相关者。它想建立自己的威权世界秩序。

事实是,世界并没有陷入新的冷战。旧的冷战实际上从未结束。

原文New or Old Cold Wa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克莱德‧普雷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是亚洲问题和全球化问题专家,资深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和总统顾问。1982年他率领美国贸易代表团首次赴华谈判,曾担任里根总统、布什总统、克林顿总统和奥巴马总统的顾问。作为里根政府的商务部长顾问,普雷斯托维茨负责与日本、韩国和中国的谈判。他2021年出版新书《颠覆的世界:美中和全球领导权之争》(The World Turned Upside Down: China, America and the Struggle for Global Leadership)。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