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徒有其表的大陆儿童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今天是2021年6月1日,一年一度的儿童节

如同往年一样,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大陆的幼儿园和学校都会热火朝天的举办各种各样的庆祝活动,微信上更是满屏的“节日快乐”。不过,尽管这些活动看上去五花八门,喜庆花哨的很,或许还博得了一些平日里连起码的快乐都缺乏的可怜的孩子们的欢心,但却令人倍感荒诞与讽刺。为什么?因为童年在中国早就死去了,多年来中国一直是一个没有童年的国家!童年都没了,这样的儿童节岂不是徒有其表。

童年固然是一个年龄和生物学的概念,但绝不止是一个年龄和生物学概念,它同时也是一个文化和心理概念。换句话说,童年跟童乐童趣童心童贞从来都是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的,一旦这些元素丢失了,童年也就成了一个徒有其表的躯壳,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童年了。而中国孩子的童年不正是这样一个躯壳吗!

不用说,那种真正意义上的纯真无邪的童年我们的祖先曾经是拥有过的。

“篱落疏疏小径深,树头花落未成阴。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这是古时候的童年。

“星期天,天气晴,大家去游春。过了一村又一村,到处好风景。桃花红,杨柳青,菜花似黄金。唱歌声里拍手声,一阵又一阵。”这是民国时的童年。

可是今天中国孩子的所谓童年还有多少这样的影子?

为了不输在起跑线上,早在母腹中他们就开始接受教育,刚开始牙牙学语父母就急着教他们识字学外语,上幼儿园后,他们不仅要完成每星期六天的学习内容,回到家后还要参加各种培训班、兴趣班,忙得不亦乐乎。

进了小学就更可怕了。平时每天要上6到7小时的课,放学后还要到校外补习语数外,然后回家花3个小时做作业,基本不锻炼和娱乐,也没有时间和父母一起交流,晚上10点左右上床睡觉。即使在节假日,也没有多少娱乐时间。一句话,中国孩子活得实在是忒累了!

而当他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被关在教室和家里苦读时,门外的世界也变得面目全非。

他们生活的这个国家早就成了一个巨大的工地,无处不在圈划开发工业区,无时不在圈划建筑别墅豪宅,无人不在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几十年间,草原变成了沙漠,森林变成了荒地,山坡变成了秃岭,河流变成了脏水沟。在这样的自然环境里,他们被无知无觉地剥夺了追蝶捕蝇的有趣经历,无知于“飞鸟相与还”的温馨,无明于“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活力。对于他们来说,“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的天真华美已成广陵绝响,“蓬头稚子学垂纶,侧坐莓苔草映身。路人借问遥招手,怕得鱼惊不应人”的纯净朴素更是前尘旧梦。

变化更大的是他们将要进入的社会。历经半个多世纪的大动荡,老祖宗传给我们的文化如今已被中共毁坏殆尽,国人对任何事物都不再有敬畏心,绝大多数人不以追求权钱色为耻,反以此为荣,世风日下道德沦丧斯文扫地,贪污腐败泛滥成灾,甚至连笑贫不笑娼都成了时尚。即便是孩子们身边的世界——学校和家庭也没有一处是没被污染的。从老师到家长,有几个人脑子里不在盘算如何捞取现世的功名利禄?生活在这种环境里,孩子们耳濡目染,早早就变得世俗而世故。谁都没有想到,“长大了我要当贪官”,竟然成了一些中国孩子如今的人生理想!

童乐没了,童趣没了,童心童贞也没了。童年的魂都丢了,中国孩子还可能有真正的童年吗?而一个没有童年的民族和国家会有美好的未来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