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风险陡增 原料涨价 工厂停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04日讯】中国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已冲击到下游企业。受成本上升的打击,一些中国制造商拒绝接受新订单,甚至被迫关厂、减产,令疫情后急需复苏的中国经济面临新一轮风险。

2021年以来,铜和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一路上扬,涨幅达到20%以上。尤其进入5月份,中国钢材价格直逼每吨6,000元(人民币,下同)。钢材价格已突破2008年的前期高点,创下历史新高。

大宗商品的价格不断上涨,但消费者支出表现不佳,导致中国制造商的生产能力受到制约,各地掀起关厂、减产、减薪潮,并引发通货膨胀危机的疑虑,中共高层对此密切关注。

中共官媒6月1日称,中共国务院召开会议,指出大宗商品价格在短期内快速上涨使得企业生产经营面临困难,要求帮助企业应对原材料涨价。

这已是国务院常务会议连续第三次关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问题。李克强也多次呼吁进一步加大大宗商品进口、仓储和运输,以稳定国内价格。

5月23日,中共发改委、工信部、国资委、市场监管总局和证监会5大政府部门,联合出手,紧急约谈铁矿石、钢材、铜、铝等大宗商品重点企业高管,维稳市场。

中共上海和唐山市场监管局等监管部门,5月14日也出面约谈了当地的部分钢铁企业,称当地钢铁企业若有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囤积居奇、哄抬价格等行为将被查处,情节严重的将停业整顿,或者被吊销营业执照。

约谈后,国内钢材价格应声下跌,但钢企的原材料价格却居高不下。

钢铁是原材料工业重要领域,建房、汽车制造、家电产品、机械等,均是钢铁下游行业。面对钢材价格不断上涨,已冲击到下游企业

钢材价格上涨冲击到下游企业

据21世纪经济报导,苏州一家机械企业负责人表示,今年以来,钢材、铜铝等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企业已经是微利运营。

深圳宏昌金属铸造厂负责人肖先生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一些企业已经暂停生产,“有的工厂已经给员工放假了”。

南华早报称,广东江门市最大的一家铁钢铸件公司“现代铸造”,最近向客户发声明说,因为缺少原材料,以及原料价格暴涨,无法为收到的订单制造产品。声明说,铸造材料的成本已远超过公司毛利,并已达到他们无法承担任何损失的程度。

另一家规模较小的铸造厂“江新铸造厂”,也因原材料涨价,被迫减产。公司霍经理说,最近几周废钢价格暴涨到1公吨4500元人民币,“我们制造越多,损失越多,我们每生产1吨就亏损1500元人民币”。公司别无选择只能减产。有时1周上班仅4天。

总部位于广东中山市的厨房通风设备生产商吸力王电器有限公司,在5月中旬时,就告诉客户,公司将暂停接受新的订单,并敦促客户等两周后再议价,因为价格波动较大。

也有评论认为中共当局只管打压钢企的价格,而原材料铁矿石和煤炭价格上涨中共却不管不顾,钢企只能停产关门。

2018年5月19日,江苏省南通某造船厂,用起重机吊起一卷钢铁。(AFP via Getty Images)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贸易专家哈夫鲍尔(Gary Hufbauer)对美国之音表示, 受大宗商品价格高涨的拖累,中国2021年经济增长速度可能会减少0.3%。

同时,债务的膨胀、对房地产融资的限制,以及随着外国生产力的恢复,对中国消费品需求的回落,都将令中国经济在下半年承压。

最近公布的多项经济数据证实了经济疲软的趋势。据中共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5月官方制造业采购人指数(PMI)降至51,比上月回落0.1个百分点,不及预期;价格指数升至近年高点,主要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和出厂价格指数环比大幅上涨。

财新PMI也显示,5月制造业购进价格指数,升至2017年以来最高点。调查企业均反映,原材料成本上扬,增加了制造业成本。然而,家庭支出仍然疲软,生产商难以转嫁原材料上涨的压力,抑制了企业的未来生产,经济增长的前景受到威胁。

由于成本上涨,制造商对招募新工人保持更谨慎的态度。5月,官方PMI中的从业人员指数环比下降0.7个百分点至48.9,低于荣枯分界线以下,说明企业裁员的数量超过了他们招聘数量。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贸易专家哈夫鲍尔(Gary Hufbauer)对美国之音表示, 受大宗商品价格高涨的拖累,中国2021年经济增长速度可能会减少0.3%。

同时,债务的膨胀、对房地产融资的限制,以及随着外国生产力的恢复,对中国消费品需求的回落,都将令中国经济在下半年承压。

(记者李芸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