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三孩政策”背后数据有多么怵目惊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国第7次(普查时间2020年四季度)人口普查报告官方结果人口不减反增,中共当局却急不可待推出“三孩政策”,只因“稳中向好”的总增长率实际不敌目前的生育危机

中共卫健委有关负责人5月31日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曾透露了三组数据。第一组数据显示“结婚人数不断下降”,而且是连续7年走低,2020年同比2013年减少了40%。其中,2020年,登记新结婚的813万对,就算全部初婚,仍意味着一胎新生儿降生数量会低于800万。第二组数据显示“生育意愿非常低迷”,90后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数仅为1.66个,就算这一数字未经美化,统计常识表明,届时实际能生育的子女数将会小于打算生育的子女数。而与这两组数据也对得上的一个社会现象,即当前绝大多数的90后们相比结婚生子,似乎更加流行“躺平”。

第三组数据显示“育龄女性减少速度惊人”,十三五时期,20至34岁生育旺盛期妇女规模年均减少340万人,2020年同比减少366万人。按年均减少340万人,即2016年以来五年育龄女性减少达1700万人,据此合理质疑公布的七普报告有关新生儿出生率不是完全真实的数据。此外,80后的末段已经过了生三孩的年龄了,根据官方统计2000年后生育率开始阶梯状下滑来推算,2002年以后的新生儿,比推出的1987年以后的新生儿,每年要减少几百万人,换言之接下来十几年育龄女性仍将每年大幅下跌。

因而,关键还是育龄女性规模减少,才是中国目前的生育危机的首要原因,就像无米之炊,即使现在完全放开生育,甚至育儿成本、教育和住房等难题由国家统统买单,也是恐难有多大的改观。

育龄女性减少比表面统计更加怵目惊心的是背后的数据。5月31日“三孩政策”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掀起反弹巨浪,但次日成千上万讨论帖子都被删除。宣传口特别恐惧的是,在各种各样极尽讽刺挖苦的留言当中,有人碰触了敏感话题,且从隐喻到明言:“为什么少那么多女性?”“问问当年被堕的女胎吧。”“现在该有的育龄妇女,当年就没能出生。”“这波少了的适龄生育的女性,就是计划生育被强迫打掉的那一批啊。”

尤其是,在年轻人群聚的豆瓣网站旗下论坛“豆瓣小组”一则帖子提到了届满30周年的“百日无孩”运动。1991年山东冠县等地开展“百日无孩”运动,连新婚夫妻头胎都不放过,引产下来的孩子还是活的,则被活活掐死。豆瓣小组相关话题有评论直言“计划生育是一代女孩的屠杀史”。

评论区相关留言还显示,90后也知悉曾经那些计生“狠”口号:“宁肯断子绝孙,也要让党放心”、“上吊给根绳,喝药给一瓶”、“打出来!堕出来!流出来!就是不能生下来!”“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而这些标语条幅背后,是母婴血流成河,也是冒死超生民众被罚款罚到倾家荡产。

《南方周末》2013年刊登有关“公开社会抚养费”文章,作者社科院副研究员支振锋在文章中披露,如果算上社会抚养费的前身(如超生罚款、计划外生育费等),三十多年以来总额可能高达至少1.5万亿元;即便单算社会抚养费,每年估计也超过200亿。虽然估算资料肯定不准确,但毫无疑问的是,社会抚养费数目早已超出了“钜款”的概念,极为惊人。更重要的问题是,从2002年8月起,相关部门却从未向社会详细地公开过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数额和最终流向。

这篇文章还指出,仅在亚洲,就有包括日本、韩国、以色列在内的18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口密度比中国大;而在欧洲,三分之一的国家和地区人口密度超过中国大陆。可见人口不是负担。文章还提到,山西翼城从1985年7月开始实施二胎试点,至2013年经过了整整28年的试验,实际情况表明放开二胎不仅未导致人口暴增,其人口增长率反而低于全国平均水准,以性别比例为代表的各项人口指标均优于全国水准。但是中国“人口特区”只有一个山西翼城。

“宁肯断子绝孙,也要让党放心”的计划生育政策,源于1980年9月25日中共中央《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信中明确表示:“到三十年以后,目前特别紧张的人口增长问题就可以缓和,也就可以采取不同的人口政策了。”

也就是说,中共政府这个政治承诺在2010年就已经破产。至今,中共没有承认错误,没有向当初受害的母亲、孩子道歉,现在开放三胎还以为民众会“感恩戴德”,其厚颜无耻的程度也是怵目惊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