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无惧港警镇压 六四烛光照亮香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05日讯】6月4日晚,是《港版国安法》实施后第一个六四纪念日。香港警方出动数千警力封锁了维园,但香港民众无惧警方镇压,继续采用各种方式悼念六四32周年。大批民众走上港九新界大街小巷,举起烛光或开启手机灯光悼念,让全香港都变成了“维园”。

香港男士蔡先生身穿黑衣、带着黄色口罩来到维园外围,他随身播放纪念六四歌曲《民主会战胜归来》。他对媒体表示,喜欢这首歌,“好听”,每年都会到维园听。

被问到是否觉得香港民主越来越远,蔡先生说:“我觉得越来越近,从来都未试过那么近”。对于为何心存希望,他耸耸肩,说:“无破不立,我们破了局了。”

穿着黑衣,手持电子烛光的邵先生表示,“如果这样(一点烛光)可以颠覆政权的话,只是证明这个政权有多脆弱。”

6月4日下午,警方为了防止市民进入,安排警员“占领”了维园。(大纪元合成图)
6月4日晚,一名香港女孩手持8964的横幅,悼念六四受难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民众上街悼念六四受难者,香港警察威胁市民。(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民众上街悼念六四受难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锁了维园,禁止民众入内举行悼念六四受难者的活动。(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锁了维园,但大批民众手持蜡烛或打开手机灯光,绕维园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难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锁了维园,但大批民众手持蜡烛或打开手机灯光,绕维园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难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锁了维园,禁止民众入内举行悼念六四受难者的活动。(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锁了维园,但大批民众手持蜡烛或打开手机灯光,绕维园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难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锁了维园,但大批民众手持蜡烛或打开手机灯光,绕维园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难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锁了维园,但大批民众手持蜡烛或打开手机灯光,绕维园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难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锁了维园,但大批民众手持蜡烛或打开手机灯光,绕维园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难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锁了维园,但大批民众手持蜡烛或打开手机灯光,绕维园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难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锁了维园,但大批民众手持蜡烛或打开手机灯光,绕维园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难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锁了维园,但大批民众手持蜡烛或打开手机灯光,绕维园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难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香港人手持电蜡烛,悼念六四。(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锁了维园,但大批民众手持蜡烛或打开手机灯光,绕维园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难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警察封锁了维园,但大批民众手持蜡烛或打开手机灯光,绕维园行走,以此悼念六四受难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一名香港女孩手持8964的横幅,悼念六四受难者。(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6月4日晚,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在追思亡者弥撒讲道中讲到:“我们拒绝悲观,我们不会失望。”(陈日君枢机Facebook)
一名女子手持蜡烛在石硖尾圣方济各天主教堂门外悼念。(麦碧/大纪元)
香港的美国领事馆窗口铺满蜡烛悼念“六四”。(余钢/大纪元)
社民连在铜锣湾附近设置六四街站,播放BBC制作的六四专题影片,提供少量的电子蜡烛让市民自行悼念六四,呼吁市民签名支持社民连在囚人士。(宋碧龙/大纪元)
6月4日,警方以大量人手于各区巡逻及截查市民。图为铜锣湾时代广场有多名身穿黑衣的市民被截查及记录个人资料。(宋碧龙/大纪元)
警方在六月四日晚多次举紫旗警告市民可能违反《港版国安法》。(大纪元)
社民连展示中共喉舌《文汇报》在1989年6月4日与5日对六四屠杀的报导,质问亲共人士“六四”是否假新闻?(宋碧龙/大纪元)

另一位到维园外手持烛光拍照的女士表示,政府能够阻止她进入维园,但打压不了她的内心,她直言,政权“做错事就心虚,越虚就越害怕”。

在北京中央政府大院长大、目前在香港工作的一位美国律师说,“如果政府禁了(维园)大家就不来了,那香港就真的死掉了”,但“还是很多人在这(维园),有上千的警察在这,说明(集会)还在这里”。

他还笑言,“从公众守夜变成了警察守夜”,“他们(警察)虽然没有举蜡烛,但他们(身上的)牌子可都在闪”。“他们这样做反而让大家关注这件事、记得这件事”,他形容这是“会载入史册的事”。

截至当晚10时,警方拘捕了至少6人,涉“煽动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另至少12人被控违反“限聚令”。

天主教堂外摆放电蜡烛,悼念六四。(大纪元)
天主教堂外摆放了蜡烛,悼念六四。(大纪元)
6月4日晚,香港民众打开手机灯光悼念六四。(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6月4日晚,香港各地都有人点燃蜡烛,或打开手机灯光悼念六四。(大纪元)
6月4日晚,香港各地都有人点燃蜡烛,或打开手机灯光悼念六四。(大纪元)
6月4日晚,香港各地都有人点燃蜡烛,或打开手机灯光悼念六四。(大纪元)
6月4日晚,香港女孩打开手机灯光悼念六四。(大纪元)
6月4日晚,香港各地都有人点燃蜡烛,或打开手机灯光悼念六四。(大纪元)
6月4日晚,香港各地都有人点燃蜡烛,或点亮电蜡烛悼念六四。(大纪元)
6月4日晚,香港女孩打开手机灯光悼念六四。(大纪元)
6月4日晚,香港各地都有人点燃蜡烛,或点亮电蜡烛悼念六四。(大纪元)
6月4日晚,香港各地都有人点燃蜡烛,或点亮电蜡烛悼念六四。(大纪元)
6月4日晚,香港各地都有人点燃蜡烛,或点亮电蜡烛悼念六四。(大纪元)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舒静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