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敏感时刻 中国多地闹学潮 当局被迫让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08日讯】正值六四敏感时期,江苏、浙江两省多所学校闹学潮,学生们举行大规模集会,抗议学院改制降级,令学生学历贬值。当局出动大批警力,镇压学生。不过,当局最终被迫让步,两省均宣布暂停改制。

近年来,中国教育部加快推动“独立学院”改制,要求将“独立学院”转设为民办、公办学校,或终止办学。还有一些“独立学院”被要求和职业院校合并成为“职业技术大学”。

6月7日,江苏教育机构发表声明,称根据国家教育局5月发布的“独立学院转设方案”,要对“校中校”独立学院(没有社会合作方,仅由高校举办)探索“省内高职高专教育资源合并转设”,亦即将独立学院和高职学校或高等专科学校合并成为“本科层次职业学校”。

当天,江苏5所学校学生即发表联合声明,抗议学校改制降级,造成文凭被“降格”,并在校园内发起大规模维权活动。

江苏5所学校学生发表联合声明抗议。(微博截图)

网传视频显示,学生们高举标语、横幅,群情激愤,集体呼喊抗议口号。晚间,学生们打开手机灯光,高举手臂,齐声高喊口号,校园内一片灯海,人声沸腾,场景与香港青年抗争的画面极为相似。

当局则出动大量警车和警察镇压,并暴力抓捕多人,有学生被警察强行抬走,有学生被殴打,头部受伤流血。一些学生见状高声呵斥警察,“为什么打人!不许打人!”

7日晚间,江苏省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女生吴华(化名)向大纪元介绍,抗议行动是从6日晚开始的,很多学生聚集在教学楼门口,要求校领导给说法,并在抗议现场高喊“拒绝职本,还我普本”等口号。抗议行动一直持续到6月7日。

她说,学校学生总数八九千人,现场估计有三四千人。学生们还在学校的北门和图书馆两个地方进行和平抗议。

吴同学还介绍,6日晚间,学校来了很多警察,分驻在校内外,大概有200人。“今天早上封的校门,不让我们出去,然后学生跟辅警还有保安,开始推搡起来。”

“辅警很暴力地对待个别学生,向我们学生泼水,还把我们推倒在地上,然后,好多辅警把一个人拖到一个地方,有学生擦伤,头部流血。没有学生被抓走,但是有被关在教室的。”

江苏抗议学生遭警方殴打。(受访者提供/大纪元合成)

除了江苏,浙江多所院校也爆出抗议事件。据香港众新闻报导,浙江工业大学之江学院和浙江财经大学东方学院的学生和家长自6月4日起,因为抗议院校改制和警方发生冲突。

6月4日是“六四天安门大屠杀事件”32周年,浙江工业大学之江学院的学生在校园内集体拉横幅抗议。

横幅上写着“公办普本,别的免谈”、“之江学子绝不低头,改名换姓不能接受”、“三万的学费,550的分数线,不是为了本转专”、“转设可以,公办普本,拒绝职本”。

(网络截图)

当天,学生家长们则集体前往浙江教育局,表达跟学生相同的诉求。

6月5日,浙江工商大学杭州商学院的学生也在校园内举行游行抗争,他们一人举一把伞,一边走一边高喊口号“拒绝职本,还我普本”等,游行队伍浩浩荡荡。

学院调动警察,将学生堵在校内不让出校门,并禁止家长们入校,很多学生家长在校园大门外抗议。

6日,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信息工程学院、浙江财政大学东方学院、浙江工商大学杭州商学院、中国计量大学现代科技学院的学生也加入抗议活动。

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李同学向大纪元表示,“身为一个参加过高考的学生,我完全可以理解这些独立院校同学的心情,毕竟他们考到了相应的分数,还交了比一般公立学校学生更多的学费,学位却由本科降级为职业本科,考公不行、考研受限、找工作会被人当作职校生而受到歧视。现在工作、升学压力这么大,又出这种事情,可以说对他们来讲是雪上加霜,换我我也会拼尽全力抗争的。”

他还表示:“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根本原因在于中共统治下的这个行政和教育体制习惯于朝令夕改、搞一刀切,而目前社会上工作、考研等都是和学历高度挂钩的,动学生的学历就是踩到了学生的底线,这种矛盾是不可调和的。”

目前,这波学生抗议浪潮已迫使当局让步。浙江省教育厅6月5日发出通告:“浙江省全面暂停独立学院与职业院校合并转设为职业技术大学的工作。”

6月7日,江苏省教育厅也发布公告,江苏省暂停独立学院与高职院校合并转设工作。”

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的吴同学表示,“浙江的抗争已经成功了,学校已经终止转设了。但是我们这个学校还没有红头文件下来,只是口头保证。”

(记者罗婷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