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美机密报告曝光 蓬佩奥呼吁冻结中共官员海外财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09日讯】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6月8日晚上6:30,北京时间6月9日。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江浙爆发学潮,铁拳惊醒小粉红?两省被迫叫停并校,恐秋后算账;美机密报告称“武汉实验室泄漏”可信;蓬佩奥呼吁美政府联合盟友,做好清算和冻结中共官员海外资产准备。

《华尔街日报》再曝光重大内幕,称早在2020年5月,就有美国国家实验室出台报告,认为武汉实验室泄漏的假说可信,值得进一步调查。5个月后,报告提交给了川普(特朗普)政府。清算在即,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呼吁美国联合盟友做好正面对抗中共准备,并提出冻结中共官员海外财产等解决方案。

“六四”至今,中共教育部一纸公文,把江苏浙江一些要合并到职业高校的名校独立学院学生逼上了反抗之路,多校爆发了新“学潮”,但多遭到了警方弹压,暴力、失踪事件频传。新“学潮”震惊全国,江苏、山东暂停学院合并。但事件会就此平息吗?江苏曝出“罗生门”。

机密报告再曝光 直指实验室泄漏

秦鹏:周一,《华尔街日报》曝光了一份美国机密报告的内幕。其实这报告的一部分内容,媒体之前提到过,现在是在陆续把更多的细节公布出来。

Sydney:是,1月15日,蓬佩奥时期的国务院发表了一份事实清单(fact sheet),列出了认为疫情可能源于实验室事故的一系列间接理由。其中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内部的数名研究人员早在2019年秋天生病”,症状与2019冠状病毒病或季节性流感相符。

从这一次《华尔街日报》的报导看,之前国务院发布的这份事实清单,或称备忘录,援引的就是这个报告。

秦鹏:上个月《华尔街日报》已经爆出更多细节,也就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内部的三名研究人员是在早在2019年11月生病甚至送医。而6月3日,美国媒体《名利场》则进一步证实,这三名研究人员是做“功能获得性”研究。这就让中共武汉病毒所进一步被锁定在标靶中。

当然,这份报告,目前仍然是机密。周一,《华尔街日报》报导说,熟悉这份机密文件的人士表示,这份报告证明了,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漏的假设是可信的,对进一步探究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提供了有力证据。

Sydney:《华尔街日报》这次公布的细节,说这份机密报告的落款日期为2020年5月27日,表示至少去年5月,就在筹备这个报告了。报告的研究是由美国加州劳伦斯‧利佛摩尔国家实验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的情报部门“Z部门”做的。还说这个实验室在生物问题上专业性非常强。

《华尔街日报》还曝光,实验室当时的评估借鉴了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的基因组分析。那就是这个病毒引起了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还说科学家通过分析病毒的基因构成,来确定它们如何在人群中进化和传播。

秦鹏:报导还说,美国国务院是在2020年10月底收到了这份研究报告。

Sydney:所以蓬佩奥卸任前,1月15日把它发表了一部分出来,据他说,他当时发表受到了很多政府内部的阻力。现在《华尔街日报》公布了越来越多细节出来。

不过今天(6月8日),现任国务卿布林肯在参议院就国务院预算接受听证的时候,被问及《华尔街日报》的文章时表示对报告存疑。

他说:“我看到了这篇报导。我认为它在好几个层面都是不正确的。”他说研究工作已经完成了,他们有被告知过结论,且当时川普政府人员也告知他们,担心研究的方法、分析的质量和这种扭曲证据以适应先入为主的叙事。

布林肯还说,那份报告只是几位人员进行的研究,不是拜登政府已下令的以情报界主导的病毒溯源调查的这种“全政府的努力”。

秦鹏,您怎么看布林肯对这个报告的否定?因为布林肯周日才刚誓言要追查病毒真相,追究中共责任,批评中共不透明。而且很多人说,拜登政府现在要彻查病毒源头,就是因为这个报告。

秦鹏:我理解,从布林肯的讲话来说,他并没有完全否定这个报告,也并没有否定这个报告的结论,路透社对今天布林肯的说法报导的时候,就用了一个题目叫做“布林肯对‘冠状病毒实验室泄漏’报告的方法论表示怀疑(Blinken casts doubt on methodology of coronavirus lab-leak report)”。

可以看出,布林肯是想强调两点,第一,这个报告的方法论存在一些问题,川普政府也表达过类似的看法,所以需要进一步改善方法论、充实论据;第二,他想强调,这个报告不是拜登政府的“全政府的努力”,不是最终的结果,他们不希望媒体或其他人把那份报告视为拜登政府的全部工作。

换句话说吧,我理解,其实布林肯代表拜登政府还想表明,他们还会做更多调查,不是简单地继承川普政府的资料和一年多前就做的报告,何况川普政府当时也认为这个报告不完善。

他们这样做,当然是对的。虽然我们现在还没有看到这个完整报告,但是根据我对病毒溯源一年半以来的追踪,确实这一年多来发生了更多的事,中共掩盖等的更多的证据也是在陆陆续续地被曝光出来,所以现在确实应该做更加全面和详细的调查。这无关党派,只关乎正义。

Sydney:嗯,我们注意到美国国会也在继续盯着美国现任政府对事件真相的调查。其中,一参议院的共和党人还担心拜登政府的调查敷衍了事,所以提出法案,要求解密全部相关资料。现在法案被参议院全票通过。

另外,众议院能源和商务委员会的共和党人也已经致信给劳伦斯‧利佛摩尔国家实验室的主任Kimberly Budil,要求就这个问题听取机密通报。委员会自己也正就病毒起源进行调查。所以我们拭目以待。

秦鹏:是。在这个问题上破除党派障碍之后,我们希望对病毒溯源的调查会尽快取得突破。

蓬佩奥吁美国领导追责中共 没收中共官员海外财产

Sydney:最知情这个报告的人之一,当然包括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此前媒体也报导,当时国务院还有一个独立的调查病毒来源的团队。6月7日,蓬佩奥在《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个联合评论,表示,中共政权犯下了“足以引起民主国家强烈回击的渎职行为”,呼吁拜登政府必须领导国际社会来抵抗中共。

秦鹏:蓬佩奥这个文章很及时,他主要在提醒拜登政府和美国民众,必须做好充分准备来对中共追责。

在文章中,蓬佩奥提到,不管病毒是从海鲜市场出来的,还是来自武汉实验室泄漏,都表现岀中共的极端不负责任。他还提到中共让不知情人到疫区访问,并放感染者到海外旅行。

Sydney:他说,“正如民主国家领导人们私下所说的一样,没有一个负责任的国家会表现得如此糟糕。”也就是批评中共不负责任,还爆料很多民主国家元首们其实私底下都在批评中共。

秦鹏:蓬佩奥还直接点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无论对病毒来源的调查结果如何,其政权“已经犯下了足够多的渎职行为,需要全世界的民主国家做出强而有力的回应”。

Sydney:蓬佩奥还呼吁,“拜登领导的国际联盟必须通过单边或多边行动,对中共领导层和实体进行制裁。如果中共不对世界负责,世界就不应该保护中共领导人藏在国外的资产。世界应该对中共国有企业和不当商业活动提出索赔,并减少对中共实体的优惠待遇。这些措施可以分阶段实施,以给外交时间。可能需要新政策、新协议甚至新法律。”

他说,“这样的措施公平吗?在美国,我们惩罚销毁证据的行为,并认为掩盖隐瞒事实表明有罪…..中共在这几点上明显有罪。”因为中共明明可以透明坦承,并开放国际调查的。

我觉得他说“世界不应该保护中共领导人藏在国外的资产”这话很有意思。

秦鹏:是啊。我看到很多网友在说,蓬佩奥的这篇文章,其实表明,美国等民主国家很清楚,中共高级官员们都把很多财产转移到了欧美澳日等民主国家。蓬佩奥这句话“世界不应该保护中共领导人藏在国外的资产”,其实是想说美国和盟友们应该没收这些中共领导人的海外财产。

对那些“领导冒号”们来说,蓬佩奥这个提议可真够吓人的。哈。

Sydney:当然,蓬佩奥还提到,中共肯定会强烈报复,可能扰乱供应链或是惩罚个人和公司,就为了要打乱民主阵营。他提到,拜登政府面临的外交挑战,就是要找方法转移中共报复带来的打击。

秦鹏:确实,美国政府和民主国家,应该在这些方面做好充分准备。蓬佩奥这个文章很及时。

Sydney:蓬佩奥还警告说,如果中共在疫情上也逃脱了惩罚,它会“变得更加肆无忌惮”,而且以后它“几乎没有什么不敢跨越的界限”了。

他说,拜登必须组建一个民主国家联盟来针对中共,“阻止中共,停止其危险的病毒研究,配合对冠状病毒起源的调查,并对其它受害的国家支付一定程度的赔偿。”

秦鹏:是。如果中共这一次逃避了处罚,下一次它也一定不仅是伤害国外的人,第一个首先伤害的实际上还是中国人和海外华人,就跟这一次它在武汉进行长达几个月的隐瞒和对李文亮、艾芬等吹哨人实施打击那样。所以,这一次中共的血债必须偿还。

江浙爆发新学潮,铁拳惊醒小粉红?

Sydney:我们来看中国国内消息。从6月4日至今,中国大陆江苏、浙江多地高校,爆发了一波新“学潮”,是因为江、浙多间大学的独立学院被要求与职业学校合并成“职业技术大学”,学生不满,在“六四”前后发起示威及到省教育部请愿,期间被警察暴力对待,有人被打得头破血流,还有学生被带走后失联。

学潮爆发后,当地教育部门喊停合并工作。直至周二(8日),仍有学生在校内挂抗议横幅。口号包括“公办普本,别的免谈”“之江学子绝不低头,改名换姓不能接受”“三万的学费,550的分数线,不是为了本转专”等,他们要求“转设可以,公办普本,拒绝职本”。

秦鹏:我们也看到了很多从微博、微信和推特上传出来的影片,显示学生们的诉求多被粗暴对待,大批警察包围校园,有学生被警察抬走或者围殴,还有一些学生被打到头破血流。

尽管学生们的维权遭到了警方武力对待,但是学生们大多没退让,最终浙江、江苏的校方和省政府做出了妥协。山东省政府也闻风而动,对本省的高校合并做出停止决定。这让一些人看到希望,但是很多人却依然不满和担忧。

Sydney:其中,我们在网上看到,6月7日,江苏南通大学杏林学院学生们在晚上举起手机、打开闪光灯抗争的视频,让很多网友想起了香港人反送中时候的照片。

秦鹏:在这个过程中,江苏省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的数千名学生坚持得最久和最坚决。6月8日凌晨4时,大批特警冲进中北学院,进行了暴力镇压,殴打、抓捕学生,还使用了辣椒水。目前多名学生处于失联状态。来看视频。

据学校的学生透露,江苏警方以有人吸毒对学生进行镇压,还以视频流向外网为由对学生进行威胁,但是该校的同学表示,他们没有人吸毒,也没有任何境外势力介入。

Sydney:学生们的抗议和警民冲突,使得江苏和浙江两省政府,被迫做出了让步。

6月5日,浙江省教育厅发布通告,称全面暂停独立学院与职业院校合并。

6月7日,江苏省教育厅也发布公告,暂停独立学院与高职院校合并转设工作。

不过说到这里,我们可能需要给一些观众朋友们回答一下,这一波的独立学院抗议事件,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以及为什么发生。学生们又为什么这么愤怒?

秦鹏:事情的缘起,应该是中共教育部去年5月18日发布的《关于加快推进独立学院转设工作的实施方案》显示,要求去年年底前各大学的独立学院制定转设工作方案,并提到三种转设路径包括转为民办、转为公办,与终止办学。其中转设分独立学院跟高职、高专进行结对、合并,转设成为职业技术大学。

现在看起来,这个工作去年因为疫情或其它原因没有完成,很可能前几天中共教育部又催了一下,结果就出问题了。

其中,最后这种,意味着学生们以高分入校,却最终要变成职业技术大学,也让学生和家长们非常不满。有学生就在网上发文说,他们并非拒绝改组或合拼,只是拒绝学校降级,表示自己高考进了普通本科,交了昂贵的学费,到毕业时学校却变成职业学院,“考研考公考编全都有影响”。

他还批评说 “校领导为了钱,卖掉几万人的前途”,更讽刺说在他步入社会前,学校给他上了一课,让他知道什么是“官官相护”。

Sydney:也就是说,这些独立学院原本是挂名一些名牌大学,和大学共享资源,加上毕业证书会写有大学的名字,因而颇受学生欢迎。但是,现在并入职业学院之后,就彷佛跌入了人生谷底。

难怪上海退休教师顾国平对自由亚洲电台说,“职业学校比学院还要差,也就是说,如果你是职业学校的学生,相当于一个中专生的水平,但他们要求是本科学历的,你现在给他的是专科或者职业学校的学历,人家还不出来造反、拚命?”

也有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李同学向大纪元表示,他完全可以理解这些独立院校同学的心情,“毕竟他们考到了相应的分数,还交了比一般公立学校学生更多的学费,学位却由本科降级为职业本科,考公不行、考研受限、找工作会被人当作职校生而受到歧视。现在工作、升学压力这么大,又出这种事情,可以说对他们来讲是雪上加霜。”他说,“换我,我也会拼尽全力抗争的。”

秦鹏:是的。也因此,浙江、江苏学生现在对省教育厅给出的“暂停”的说法不满,比如,6月7日,江苏省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就发起了请愿书,提出永久解决原大学的文凭有效性和学院不取消的二大问题,而且还要省级及以上教育部门为他们开具红头文件证实他们请求的效力。

学生们的继续坚持也引起中共当局不满,这应该是6月8日凌晨警察冲入校园打人的真正原因。

Sydney:我们看到这次因独立学院并转引发的新“学潮”,在网上引发很多热议,比如,诗人歌手红柳就在推特上说“谁说抗争没有用”。

她认为,山东省教育厅6月8日也跟进停止了独立学院和高职院的合并,这预示着其它省市也不会傻乎乎地非得用维稳来解决问题。

秦鹏:我们注意到,虽然江苏省教育厅发布的是暂停通告,但是6月8日,南京师范大学发的公文却是:“经学校研究决定,终止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与高职院校的合并转设工作,不再转设为职教本科。”

这应该意味着,中北学院的学生们的抗争取得了胜利。

Sydney:也有很多人很担心中共会秋后算账,比如,中北学院所在地的一个公安局,就在6月8日,爆出了一个“罗生门”,称学生不听劝阻,还非法扣留了前来劝说的中北学院的院长,30个小时后被警察救出。但是,该校的学生们却在网上说,院长是来和学生们沟通的,并一起等待结果。他/她们还公布了大量该院长与学生们“谈笑风生”的照片与视频。

秦鹏,您认为警方真的会秋后算账吗?

秦鹏:我觉得这一次不会善作罢休。

因为中共很害怕引起效仿,所以一般这种情况都会在事后对那些他们认为是领头的,或者所谓的向海外和网上传递消息的人,进行抓捕甚至判刑。

中共最害怕的是年轻学生的热情被其它学校效仿,所以会加大打击。

Sydney:还有学校的学生透露,学校领导们给学生扣上了暴动、非法囚禁、勾结境外势力等帽子,使用各种下三滥手段威胁学生签字同意转设,甚至警告学生“别闹得最后和几十年前一样下场”。

秦鹏:几十年前,是指中共镇压“六四”学生动用了坦克吧?我觉得它们这一次可能会处罚那些领头学生,但是不一定会做得更加暴力。不过,有时候我们还是很难想像中共的邪恶,因为我们经常是正常人的思维,而中共是一个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的魔鬼,它为了保自己的权力什么都可能做得出来。这一次,有的学校就有特警防爆装甲车入驻校园。所以,我们会继续关注。

Sydney:这次多校大学生的学潮,让很多网友注意到一个现象,就是有的家长和学生,曾经是支持中共镇压香港学生抗争的小粉红,但是这一次也在网上奋起直呼,不要暴力镇压。

秦鹏:是,很多网友就说:“没有暴民,只有暴政!江苏省的学生们,你们被警棍砸醒了吗?”还有人说:“相信共产党,跑进火葬场。”

当然,我也看到有一些网友就嘲讽这些遭到中共铁拳打击的学生和家长,说香港打学生的警察是警察,江苏的警察就不是警察了吗?

Sydney:可能是对这些学生和家长有一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吧,没有恶意,不过语气和方式有点冷嘲热讽。我就看到也有当年“六四”的学生领袖赵昕劝这些网友说,他不太赞同这种灾乐祸的言论,他说,“每个人,几乎都是从不同程度的粉红觉醒的,不要五十笑一百。更何况,自由派如果要从事学运工作,就必须同情理解甚至帮助学生们维权,而不是嘲笑他们。爱才能使我们联合,恨只会让我们彼此伤害。”

秦鹏:说的很好,我也觉得中国大陆的人甚至出国多年的人,都受中国共产党的思想毒害很深,所以我们还是要多帮助他们,爱能够改变他们,而像共产党那样灌输仇恨,只能继续毒害这个世界。

Sydney:但是我们也还是看到,很多人在微博中,把警察暴力殴打学生的场面和香港对立,说“不知道还以为hk(香港)废青闹事的场面”,还有的一方面说要把警察打人的证据拿在手里面,同时却说“不要恨国恨政府啊”;也有的说不要给外国媒体“递刀子”,“我们始终相信党”,“相信国家的”。

秦鹏:其实,这些网友真的是不了解中国共产党的邪恶本质,中共一次次镇压民众的时候,都是把被迫害者扣上一个大帽子,它们不是不了解他们是冤枉的,但是党为了自己的统治,根本不会在乎民众的生命。这些网友的措辞,也显示出,他们还留下了很多党媒长期宣传的痕迹。香港学生爱国,但是不爱共产党。

而共产党,也不根本不会管你爱不爱它,它迫害死的很多人,都是爱党的。中国人要想真正的自由,必须彻底认清和抛弃共产党,就像东欧当年的其它共产党政权一样,现在包括波兰等国家都是发达国家了,但是共产党不会告诉你真实的历史。

Sydney:也有网友说这是资本的力量。

秦鹏:资本和学校,哪有本事出台教育部的文件?哪有本事出动警察?现在那些大的民营企业家,都在党的淫威下,瑟瑟发抖呢,不知道哪一天大刀落下来,不仅被以“国进民退”、“公私合营”或打击“黑社会”、“反垄断”的名义共产了,真正的资本家是共产党官员呢,包括住在中南海的中共政治局常委里面的那些人。

Sydney:是。中国人还是要认清爱国不等于爱党,建议网友们看看《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和视频。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