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纵横】美通过抗共一揽子法案 中共人大叫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10日讯】今天关注的焦点:美通过抗共一揽子法案,中共人大叫嚣;官媒热炒43年前旧文,中共党内自由派反扑?失踪三个月,王沪宁失势?反送中百万游行两周年,港人今流亡。

美通过抗共一揽子法案 中共人大叫嚣

6月8日,美国发生了一件大事:国会参议院以68票对32票,通过了耗资大约2,500亿美元的《美国创新与竞争法》(USICA),希望加大对科技领域的投资,与中共展开对抗。

接下来,法案将等待在众议院通过,然后送交白宫,由拜登签署成为法律。

在媒体报导中,这项法案经常被描述为“史上最全面”、“史上最大额科技法案”,或“一揽子法案”,听起来威力十足。我们就来和大家盘点一下,它的五个最大看点。

第一大看点,正如路透社形容的,法案反映出美国国会虽然“深度分裂”,但两党在对华的强硬路线上,“情绪罕见一致”。

对于这项由参议院多数党领袖主导的法案,共和党有不同意见,但没有激烈反对,更没有破坏它的通过,只是部分人认为,在对抗北京方面,民主党人做得还不够。比如,国会中最大的共和党核心小组——共和党研究委员会批评说,法案在解决中共盗窃知识产权方面存在不足。

第二个看点,法案要推动5G,奖励中立宽带技术的建设,进一步拦截中国通信公司华为和中兴的5G网络。有一项条款还规定:美国商务部长在没有证明华为不再构成威胁的情况下,不得将其从“实体名单”中删除。看来,华为想从黑名单中走脱的可能性更小了。

第三个看点,在关键研发上投入大量资金,帮助美国在技术和创新研发上超越中国。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战略技术项目主任刘易斯(Jim Lewis)对《国会山报》表示,“中国比美国有优势的一个地方是中方政府(中共)愿意花钱。”“如果要与他们竞争,我们将不得不配套投入。”

因此,法案授权美国政府向国家科学基金会投资约810亿美元,重点关注领域包括:超级计算和机器人、先进通信技术、生物和医疗技术等等。

第四个看点,这项法案标志着全球芯片荒或迎来转折点。法案将向芯片生产投资大约520亿美元,让美国或全球的芯片生产迈出一大步,并有望让陷入停滞的汽车制造业等部分行业重新恢复活力。由于芯片严重短缺,通用和福特等汽车企业的一些工厂都已经被迫暂时关闭了。

那么最后一个看点是,法案凸显了美国对不断升级的外国网络攻击的态度,将建立一个基金,使国土安全部能够向遭受网络攻击的公司提供支持。

参议院通过法案后,中共立即做出反应。

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抨击法案“涉华内容歪曲事实”、“充斥着冷战零和思维”、“把中国当‘假想敌’”等等。

此外,中共人大外事委员会也在同一天出战了。

他们发表声明“表达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称法案“干涉中国内政”、“妄图遏制中国发展”、“有违世界大势”、“注定失败”,还敦促美国国会立即停止推进审议。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表示,美国通过法案提升自己的高科技产业,这是地地道道的内政,中共来指手画脚,他们才是干涉美国内政。中共的一大惯伎,就是把自己干的罪恶扣到别人头上,这样即便自己的罪行被揭露了,也会造成一种天下乌鸦一般黑的假相,为自己减压开脱。

官媒热炒43年前旧文 中共党内自由派反扑?

美国的强劲对抗令中共恐慌,同时有迹象显示,中共党内斗争激烈,已经出现了空前的分裂。

近期,中共从中央到地方的官方媒体忽然集体刊登一篇43年前的旧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比如,4月22日,中共官媒中新网就发布了一篇对这篇文章的作者胡福明的专访文章;5月11日,中共央广网介绍了这篇文章出炉的过程;6月4日,新华网再发表对胡福明的专访文章;6月5日,中共央视“新闻联播”以“胡福明:实践出真知”为题对他进行报导。

稍微上年纪的朋友可能有印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于1978年5月11日刊登在中共党媒《光明日报》的头版,之后在全中国引发了一场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

当时,以时任中共国家主席华国锋为首的一方坚持实行“两个凡是”理论,全力拥护毛泽东;另一边,邓小平、胡耀邦等人想推动改革,于是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理论来突破意识防线。最后,华国锋失势,邓小平一方得势。

中共称,这场讨论冲破了“两个凡是”的严重束缚,为其之后的统治路线充当了重要的理论依据。

有这样背景的一篇文章,现在被官媒热炒,分析普遍认为背后大有深意。

旅美中国问题专家季达向大纪元表示,“这个言论提出来,最起码是对现实不满、对中国现状极度不满。这种不满甚至在当局的新华社这种党媒上放出来,说明它党内的斗争已非常激烈,是中共内部的分裂已到白热化程度。”

资深媒体人石山指出,前一段时间,中共宣传吹捧毛泽东、出现文革复辟的现象,向左转得非常厉害。而中共官媒集体宣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说明中共的宣传口或党内比较靠自由派的那一批人现在正在反扑。

石山说,“这是中共党内的一个很重要的迹象,说明一个很大的问题——中宣部的核心现在肯定是换人了,也就是说王沪宁估计已经失势,这已经传了很长的时间。”

失踪三个月 王沪宁失势?

王沪宁被称为中共“三朝帝师”,是江泽民、曾庆红赏识、提拔、重用的笔杆子。

2012年习近平成为中共总书记后,王帮他包装所谓的“习思想”,获得信任。到2017年中共十九大时,“习思想”被写进中共党章,王成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意识形态的总管。

旅美政论家陈破空认为,所谓习近平思想,其实就是王沪宁思想。习近平的极左,很大程度上来自王沪宁的极左。

大纪元专栏作家王友群也撰文表示,中共的集体领导变成个人集权;解放思想变成思想僵化;香港的“一国两制”变成了“一国一制”等,王沪宁在其中起了关键作用。他不停地给习近平挖坑,因为他真正的后台老板是江泽民、曾庆红。

但是近三个月,王沪宁失踪了。

新华网上有一个领导人栏目,里面汇集了所有领导人的讲话。我们查看发现,王沪宁最后一次露面讲话,是3月10日的两会上,之后再没有任何有关他的出访、会议或讲话。而其他六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距现在最远的,是汪洋在5月29日的一次讲话。

资深媒体人石山说,这样一对比,大概可以知道,王沪宁出事了。至于说出了什么事情,无非是两种可能,一个是身体健康问题,另一个就是和习近平闹翻了,而后者的可能性相当大。

石山分析,习近平最近对宣传口讲话,谈到要宣传“可信、可爱”的中国,要摆脱给人非常强硬的印象,这和过去一些年中共的宣传不太一样,也和王沪宁的地位变化有直接关系。

他表示,王沪宁的极左,可以预期遭到党内普遍反对。当然,反对王沪宁真正的目标,是反对习近平,尤其反对他强横的内政和外交政策。所以,王沪宁出事,必然和习近平本人在党内受到的各种非议有关系。

反送中百万游行两周年 港人今流亡

下面,我们再来一起纪念一个被历史铭记的日子——今年6月9日是香港“反送中百万游行”两周年纪念日。

2019年2月13日,香港政府宣布修订《逃犯条例》,也就是俗称的“反送中条例”,引发港人强烈反弹。同年6月9日,民阵发起第三次“反修例”游行,有多达100万港人参加,是截至当时,香港规模最大的一次游行。

那天上街后,港警暴力镇压手段急遽升温,并勾结黑社会对普通市民进行攻击:7月,元朗出现疑似黑社会的大批白衣人对手无寸铁的市民展开无差别攻击;之后,香港警察又在港铁“太子站”无差别攻击乘客,有亲历者表示,有人被警察打死。十一期间,港警更是大开杀戒,对示威的黑衣青年发射真枪实弹。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直言,“(这是)天安门广场2.0版——这不是警队,而是镇压自由、反民主的部队。”

警方数据显示,自2019年6月9日至12月5日半年间,港警共发射近1万6,000枚催泪弹、超过1万枚橡胶子弹,布袋弹、海绵弹也分别近2,000枚和1,900枚及19发实弹,并多次出动水炮车。

但是,即使警方血腥镇压,港人依然不屈地抗争,震撼了全世界。

很多人都还记得,2019年11月,香港理工大学、香港大学及香港中文大学发起“全港三罢”的“黎明行动”,多少学生以死抗争;中秋之夜,狮子山亮起“人链”,多少年轻人举起手机,照亮“香港之路”;白天的商场,多少港人自发“和你唱”、“愿荣光归香港”;街道路口,多少黑衣青年人,挥汗躲避布袋弹、扑灭催泪弹,喊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而这些画面,又让全世界的多少人,潸然泪下。

香港警方公布的最新统计数字显示,从2019年6月9日到2021年4月30日,警方一共拘捕10,260人,当中2,608人遭检控,涉嫌参与“暴动、非法集结、袭击致造成身体伤害”等罪,715人被定罪。相较去年12月公布的数字,今年4个月内警方再拘捕了89人。

但是至今,各地香港人仍不忘在各种场合伸出双手,喊出“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口号。

今年6月9日,台湾公民团体和流亡海外的罗冠聪、张崑阳等人举行了线上直播。香港前立法会议员罗冠聪提醒,大家要铭记6月9日这天。

香港前民间外交网络发言人张崑阳呼吁各位海外的香港人、手足,和其它国家的盟友联合起来,政治上不要放过中共,在不同的事件上要围堵中共,让他们知道要付出代价。

新闻系出身的香港资深评论员,同时也是前亚洲电视监制的沈四海,在接受本台节目“珍言珍语”的采访时,鼓励港人要继续“Be Water”,也就是透明、无形,可以柔软、也可以坚硬,随机应变。

他还说,香港人要是可以运用如今大陆人热捧的“躺平主义”就更厉害了,因为港人见多识广,知道什么是良知。

好的,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下期节目,我们不见不散。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孟心琪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