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瑞秋:躺平人的出路在哪里,我给大家想好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最近躺平挺火的,源起于贴吧一位叫“好奇的旅行家”的老哥发了篇《躺平即是正义》的帖子,还分享了他的躺平生活:

一天只吃两顿饭,早上鸡蛋面条,晚上米饭蔬菜,每月开销200以内,一年工作1-2个月。

像闲散的猫猫狗狗一样,日常就是家里躺、外面躺,就连去横店打工也是演躺尸。

还说了一句颇有古希腊哲学智慧的话:

躺平就是我的智者运动,只有躺平,人才是万物的尺度。

帖子一出,被卷到的年轻人惊为天人,纷纷表示自己也要效仿这位躺平大师。

然而我们年轻人还没来得及躺好,各大媒体先急了,一会儿说我们对不起父母,一会儿说我们对不起纳税人的。

一向紧跟热点时事的《环球时报》就发话了:

年轻人是这个国家的希望,无论是他们的个人境遇还是这个国家的境遇都不会允许他们集体躺平。

中肯,中肯。

但我寻思着,按贵报胡主编的经典理论,人人发钱就等于没发钱;

那么人人躺平,不就等于大家都没躺平嘛!

作为90后资深躺平宅女,我瑞秋今天必须站出来,给大家掰扯掰扯躺平的贡献。

我们躺平人的一天,一般是从中午开始的。

睁眼三连,我是谁?几点了?中午吃什么?

做饭是不可能做饭的,永远都不可能做饭的,一天两顿外卖是躺平人的刚需,我们立志做年轻人里的躺·格瓦拉。

据说去年疫情严重的两个月,人们不得不宅家躺平的时候,全国新增了58万外卖骑手,其中有40%都是原来制造业的工人。

虽然购买力有限,但只要我们躺平人多点一分外卖,或许就多拦下一个打算跳楼的富士康员工,为建设和谐社会添砖加瓦。当然,还有不少年过35的程序员。

吃着外卖,刷着网剧和综艺下饭,是我们躺平人生活中的仪式感,各大平台热播剧如数家珍,豪华会员包月毫不手软。

现在明星日子这么好过,爽子的208万日薪里,有我们躺平人出一份力。

还有浓眉大眼的Bilibili,从二次元聚集地发展到后浪大本营,更是我们躺平人一手养大的。不在家躺着,谁有空给你发弹幕?谁有空剪视频用爱发电?

给心爱的UP主一键三连后,我这顿外卖也吃得差不多了。有些发饭困,躺回床上不知不觉就刷起了短视频。

某音某手的世界里,东北经济急需我们躺平人去振兴。

重工业烧烤,轻工业直播,以前的街溜子,都成了带货达人了,创业失败的罗老师,也实现下岗再就业了。

别说,自从罗老师开始带货,这个行业就卷了起来。我现在用的卫生纸、洗衣粉,还有最爱的肥宅快乐水,都是从各大“全网最低价”的直播间里,薅羊毛薅来的。

人民法院夸罗老师《真还传》遵纪守法,那6个亿也是我们躺平人帮忙一起还的呀!

罗老师直播间里几千块的电子产品买不起,9块9的小米中性笔还是不错的呀!

至少我不会像锤粉一样,说下次一定。

由我们无数躺平人组成的短视频看客,让多少网红找到财富密码,脱贫致富,咸鱼翻身。

也让老工业基地重振雄风,赶英超美指日可待。

一想到这里,我点赞的手速不禁又加快了一些。

本着能不动就不动、能躺着就不站起来的原则,人工智障能也在我的躺平生活里发挥了重要作用。

想煲剧了,喊小A同学开电视;衣服臭了,喊小A同学洗衣服;天气冷暖,一喊小A同学,就能在家感受春天。

雷总,智能生态产业链这么红火,贴个牌就能卖出去,您知道该感谢谁吗?

看看,看看,我躺平一天,拉动了多少内需?保障了多少就业?推动了多少行业的蓬勃发展?

说躺平人对社会没用的,都是一派胡言!

你问我们为什么要躺平?还不是因为996实在是太苦了。

躺平人的618,是躺在床上等着零点付尾款,还要抱怨商家么蛾子太多。但对于我一个在某东工作的朋友来说,618是他长达半个月加班噩梦。

早几年东哥还没折戟明尼苏达,还会在618当天晒全公司的小龙虾夜宵福利,并热泪盈眶地喊话兄弟们:

昨天夜里,全体总部人几乎都是整夜未睡!令人感动的是还有5000名合作伙伴陪伴我们整夜加班战斗。我们感谢全体合作伙伴们!

永谦卑!不作恶!求共赢!

后来他就安静多了。我想有一个重要的客观原因,现在的电商公司,能把每个日子都卷成促销季。

于是互联网打工人加的班,也越卷越多。

再引用一下胡编的理论,大家都促销,就等于没促销;大家都加班,就等于没加班。

前两年某东实行995还要被骂,现在某里996、某跳动大小周、某多多每月工作时间不低于400小时,也没多少人大惊小怪了。

底线低到什么程度了呢?前几天某跳动一个实习生,因为“竟然”敢在12点前睡觉,导致没有参加一个会,被正式员工们嘲笑了。

字节和心脏,果真只能有一个跳动。

之前有个37岁某东程序员的简历在网上火了,里面写了这么一句话:

我知道自己年纪大了,上升空间小了,不过我还有体力,还能加班。

可能是简历写得卑微到尘埃里,后来这哥们就被传在工位上猝死了,他不得不亲自出来辟谣:

活着,还在某东写代码。

东哥的兄弟运气好啊,不像某22岁的本分员工就突然倒下了,猝死后还要被本分公关judge一嘴:

你们看看底层的人民,哪一个不是用命换钱……

好家伙,这是来索命的。

一想到这个22岁猝死的年轻人,本躺平人收起移动电话,头一次萌生了走出家门去小商贩那里买菜的冲动。

你当然可以说,那不是因为互联网大厂工资高,年轻人心甘情愿被异化吗?

但其他行业也没好到哪里去啊。

不想996,那就搞点创作吧。行,千字8元稿费一口价,爱来不来。

公众号《跳海大院》曾经卧底一个网文约稿群,发现:

就算在价格如此低的情况下,工作室还要求作者至少压稿2w,才能正常结算。

甚至在千8之下,还有许多老板开出的价格是千6、千4,群里一个老哥为了一个月赚够3k多的生活费,每天至少要对着电脑不停工作10小时。

这哪是作家梦,简直是新时代的活雷锋。

在卷而再卷的世界里,人是维护服务器的工具,是写代码的机器,是码字的奴隶。

总之,不咋像个人。

每一个躺平人的过去,都可能曾是一个卷到凌晨的奋斗逼。

没有人生来躺平,我们只是——真的卷不动了。

话说回来,咱们要是一直躺下去,未来会怎样呢?

隔壁躺平大户日本,就给出了标准答案。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经济泡沫被戳破,失业率上升,因为生存压力太大,日本诞生了第一批躺平人。

三十多年过去,日本的失业率虽然下去了,但躺平人数只增不减,现在最少有一百万躺平一族。

日本卫生部给过一个定义,只要超过半年不接触社会、不上学、不上班,不与外人交往,生活自我封闭,就算躺平。

蛰居者、茧居族、隐蔽人士、关门族、家里蹲……这么多名词,都是用来形容日本躺平人的。

那么问题来了,日本年轻人凭什么能心安理得躺这么久?

说来说去,还是因为人家躺平的成本低啊。

拿最大的支出住房来说。《低欲望社会》这本书里说,现在90%六十岁以上的日本人都拥有一套住房,也就意味着,这些人的子女们有地方免费住;而即使是三十多岁的日本年轻人,也有超过50%的人有房。

不追求地段和品质的话,在小城市租个单间才1.5万日元。

在便利店打工的最低时薪是800日元左右,按健康的8小时工作制,打三天工就交得起一个月的房租。

吃的方面,如果不追求大吃大喝,在便利店买点东西吃,1000日元就可以解决一天伙食。

即使躺平完全不工作,每个月领6万-8万日元不等的低保,维持饿不死的状态绰绰有余。

停,先别收拾行李,这个钱外国人领不到。

俗话说得好,昭和男儿,平成废宅,令和伪娘。

日本年轻人躺平的底气,是来自上一代人奋斗积累的家底。

所以,现在日本社会诞生了一种奇异的大和谐局面:

这边84岁的老人还在加班加点组织东京奥运会,那边年轻人从16岁开始彻底躺平,靠低保和老母亲的退休金过活。

日本的今天,是否就是我们的明天?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躺着也不慌了。

反正只要按贴吧躺平大神的教学来,每年打两三个月的零工,再找一个有外卖、房租低的小城市呆着,就能过上足不出户的神仙日子。

只要我不结婚,不买房,不买名牌,镰刀再快,也割不到躺平的韭菜。

图片

正当我美滋滋畅想未来,甚至连十八般躺姿都想好了,突然移动电话一震,把我从梦里惊醒:

好消息!三胎生育政策来了!

你,准备好了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山河路人/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