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美华裔母亲痛斥校董会视频走红!教育界上演“美版文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12日讯】美华裔母亲痛斥校董会视频走红!教育界上演“美国版文革”,华人如何应对?纽约社区领袖分享抗争成功经验  | 热点互动 方菲 06/11/2021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6月11号星期五。一位华裔母亲痛斥学校董事会批判性种族理论的视频,迅速走红,她将其称为美国版的文革。日前在美国越来越多的家长发现,并开始抵制学校推行的渲染种族理论的课程,其中包括华裔家长。不少华裔家长将这一套理论和作法,与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相比。许多华裔也开始积极投身社区活动和竞选,希望用自己的努力,来扭转这一危险的趋势。

本期节目我们请来两位纽约华人社区的领军人物,来讨论美国教育和华人参政。两位都在线上,一位是纽约同源会的主席黄友兴先生,黄先生您好。

黄友兴:大家好,你好。

主持人:谢谢。好的,另外一位是纽约市议会29区的候选人臧东慧先生,臧东慧先生您好。

臧东慧:你好,方菲小姐,很荣幸得到你的信任。

主持人:谢谢。知道二位在社区都是非常繁忙,感谢你们在繁忙之余,能够上我们的节目来讨论这样一个重要的话题。今天刚才在开场白中,我提到了这位华人母亲的视频,这两天正好是非常的广传,在网络上,想先请二位谈一下对这个视频的想法。但是在谈之前,我想请二位很快简单介绍一下,你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所以我想先请臧东慧先生谈一下。臧东慧先生我知道您现在是在竞选纽约市议员,6月22号就是初选日了是吧?

臧东慧:6月22号初选,然后明天12号就开始提前投票,一直到20号。

主持人:我看媒体介绍您,其实是1995年来到美国的。来到美国以后,在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读博士,之后就进入公司,银行、金融机构工作。所以实际上和很多华人一样,到这边留学之后就工作,其实一开始并没有参与政治。但是直到三年前,才开始投身政治的,是吗?

臧东慧:对,是的。

主持人:跟我们讲讲为什么?

臧东慧:大家好,我叫东慧,我现在在竞选市议会第29选区的市议员。29选区包括森林小丘(Forest Hills)、雷哥公园(Rego Park)、秋园(Kew Gardens)跟Richmond Hill。我们这边有很多华人都住在这里,所以希望大家关注。我竞选的原因就是两个,一个是要为了维护纽约市的安全。现在纽约市近两年,近18个月已经变得很不安全了。枪击、谋杀、强奸、汽车盗窃两位数上升,包括华人在内的这些老年人、妇女受到随机的攻击。

那么我决定竞选,就是要来帮助纽约市恢复安全,然后再一个就是为了我们的教育,就是您说的,现在美国的教育整体质量下降,因为什么原因呢?因为现在教育里面到处是在搞政治,就像您刚才说的critical race theory(批判种族理论)是当中的一个。学生不好好上学,学校这边不以教学,或者体育、音乐各种课外活动为主,把这种像中国文革一样的阶级斗争的观念,实际就是种族斗争,引入这个学校,并且把整个国家会分裂,会误导我们的青年学生,会让美国整个国内衰败,我很痛心看到这种局面,所以我希望竞选,能够做一点微薄的贡献。

主持人:是,而且我知道三年前,您是因为纽约要取消特殊高中的入学考试,当时触发了您投入这样的一个家长的抗议,所以也是因为教育的原因促使很多华人,其实一直以来就是关心家庭、事业,现在发现说一定也得关心教育,一定也得关心政治,不然的话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臧东慧:是的。三年之前,白斯豪宣布要准备废除特殊高中的考试,特殊高中是什么呢?是包括史岱文森高中(Stuyvesant HS),包括布朗士科技高中(Bronx HS of Science),包括布鲁克林科技高中(Brooklyn Tech HS)在内的一共有8所学校,实际上就是相当于我们国内的重点高中。大家都知道国内很有名的,有衡水中学,有景山中学,有华师大附中、复旦附中,这些就是学生完全是凭通过考试,你只要考试成绩优良,就可以进去。

这对我们很重视教育的华人家庭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资源。每年我们华人通过家庭的省吃俭用,通过父母的重视教育,通过学生的努力,每年就是有三千多个华人子弟,能上升到这个高中里边。三年之前,白斯豪宣布准备把这个考试废除,要用种族配合来代替,我们华人绝不答应,我是从当时才开始关注纽约市的地方政治,然后才投入到这个里面,一直到现在。

主持人:是的,确实是这样。我想下面请黄先生来谈一谈。黄先生我知道您是很早小时候,说您7岁就来到美国。您现在是做同源会的主席,跟我们谈一谈,您什么时候加入同源会?为什么加入同源会?

黄友兴:这个要回到2016年同源会的纽约分会创立,其实我们总会是在旧金山San Francisco,1895年已经那边了。我们纽约的同源会到70、80年代还有纽约分会还在的,但是后来的成员、会员退休、去世,慢慢地会员就没有了。2016年6月4号,那时候陈慧华会长就重新起动纽约分会。那个时候我住在皇后区的Amherst(艾姆赫斯特),那个时候就看到白斯豪开了好几家收容所,越开越多,没有订过Community Board的集训。

一个晚上就开了几部巴士来,就在我家街口的旅馆,放游民七百多人,差不多八百人,光是小孩子是69人。第二天,六十几个小孩就到我女儿的那个小学,说要报名,报名要读书。校长、家长都吓一跳,一下子怎么哪有位子给他,不要说位子,连教材、连吃午餐,午餐也没有。所以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呢?开始就跟我们其他的家长一同去参加公听会,觉得这个市长没有通过应有的渠道,然后去安放收容所的游民。

后来抗争时候,过了两年多之后,2018年4月白斯豪就宣布,要废除特殊高中,就是那个时候我参加抗争,就认识同源会其他的会员,就是这样去参加同源会的。

主持人:所以实际上您二位都是很类似,就是看不去,可以说是左派的政策带来的这种社会上各种各样的,可以说是不make sense(合理)的这些现象。

黄友兴:对,真的。

主持人:真的是看不下去,所以就投入了政治,我想很多华人可能都会有同感。其实说到这里,我想放一下,刚才我开场中提到的,这两天在社交媒体上传得非常广的一个视频。是一个华人的母亲,她在维吉尼亚Loudoun County(劳登县)的一个学校校董事会上,一段很简短的发言。但是这个可以说是让很多中国人非常有共鸣,我想二位先看一下我们这个视频。

维吉尼亚州华裔家长 Xi Van Fleet:“我对学校发生的事情感到很震惊,你们正在教育训练孩子成为‘社会公义战士’,同时憎恨我们的国家和历史。我在毛泽东统治的中国长大,我对这些作法很熟悉,共产政权用的是同样的批判理论来分化人民,唯一的区别是,它们用的是阶级,而不是种族。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我目睹师生反目。我们因为政治正确更改学校的名字,我们被教育谴责我们的文化遗产,红卫兵摧毁一切不是共产党的东西,雕像、书籍等等。

我们还被鼓励互相举报,就像‘学生平等代表计划’和‘偏见报告系统’一样,这简直就像美国版的‘中国文革’,批判种族理论根植于文化马克思主义,不该在我们的学校有容身之所。”

(播放视频结束)

主持人:这个家长发言之后,下面就很多掌声。我想先请臧东慧先生来谈一谈,这位妈妈应该是从中国大陆来的,她说她经历了文革,她说现在她看到的其实就是个美国版的文化大革命,我想您也是从大陆来的,您看了她这段话是不是很有共鸣呢?

臧东慧:是的,我觉得这位家长很勇敢,她讲得也很准确。这个critical race theory就是美国版的文化大革命。那么中国的文化大革命里面呢,就是尽管我当时还小,但是我知道当时所有的人,就说一生下来就有“成分”。因为就是你父亲,甚至你祖父是做什么的,他们就是说,我们知道你家里是地主还是资本家,还是工、农、兵的孩子,还是贫下中农的孩子,因为这样“成分”的不一样,当时呢就是在升学、就业,甚至很多的生活各个方面,会给你有不同的选择,那这个是非常非常不正确的。

小孩儿生下来,每一个小孩儿生下来是平等的,不光中国讲这个,美国更讲这个。那么就说他的父亲、他的爷爷是什么样的背景,跟他又有什么关系?他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他们生活在这个国家里,他们凭他们自己的努力去学习、去工作,他们都应该给平等的机会,而不应该说因为他的出身怎么样,就是把他的一切机会否定掉。

那么我们现在在美国看到正在发生的事,exactly完完全全同样的事情。就说这些左派的理论家、活动家,他们就是人为的,本来美国是一个很多元化的社会,那么美国在任何一个学校、一个工作场所,都明文写了,不能够因为你的种族、不因为你的皮肤、不应该因为你的性别、不应该因为你的年龄、不应该因为你来自哪个国家,而在招工、就业、上学当中受到歧视。

但现在美国呢,实际上所有这些左派的做法,就是违背美国的宪法,违背美国的宗旨,来把我们的下一代,把我们自己人为的分成几类。就是因为种族,就需要有不同的政策来对待;因为种族就是因为我们是华人,所以就是我们的小孩要上堂校呢,要比其他种族的小孩,就是要高出几百分,还不够,要所有的课外活动都优越,还不能上同样的学校。这些东西一开始是在大学,2018年就发生在我们的纽约市。

白思豪说,这个特殊高中里边,你们华人小孩太多了,这个不公平,这个特殊高中被你们整个华人占了。那么我想问,我们华人的小孩难道就不是美国的小孩吗?他生出来什么颜色,跟他自己有什么关系?你把这个小孩,不是说因为他的家庭收入,不是说因为他的个人品质,不是说因为他的成绩好坏,而只因为他出生的肤色,就这样就给不同的标准,这样实际上就是要限制我们华人在特殊高中的数量。

就是说我们华人小孩即便你怎么优秀,怎么加强努力,家庭怎么贫穷,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种族。然后,如果这样的政策开始了,必然导致美国社会的不公平竞争,不公平竞争会导致这些学生也好、家长也好,丧失这种去竞争的热情,这样会降低,不但会降低这个学校整体的学术质量,也会让很多人对美国整个社会失去信心。所以呢这个华人家长真是讲得太好了,就是很少有人像她这么勇敢地讲出来,所以我非常佩服她。

主持人:是,而且我记得之前您在接受别的媒体采访的时候也提到过,像这种美国的现在,有的时候是因为你的种族,就人为地压低分数,或者是因为配额你就可以进去。有的地方它是提高分数,有的它就是降低。所以呢这样的话有点像不按照这种meritocracy,就是不择优录取的话,您当时说,有点像……也是像毛泽东时候的,那时候不是交白卷儿嘛,都可以上大学嘛,是吧?

臧东慧:对,完全不讲meritocracy。就是说现在实际上就是已经发生了,这个特殊高中我们抗争了三年,很艰苦地抗争了三年,得以保存这个考试,因为这个受州法保护,但是美国呢,就是纽约市还有其他很多的学校,譬如说在布鲁克林有个 Mark Twain 学校,然后在Queens有个 Townsend Harris 高中,这两个都是纽约市教育的明珠。那么现在这两个学校就是因为不受州法保护,他们的招生录取已经变成lottery,变成抽签录取了,我觉得这个简直是荒唐,就是我们纽约市、我们美国这种做法在成为全世界的笑话。

就说包括中国、包括俄罗斯,他们不管什么制度也好,他们现在用考试,他们在教这些小孩儿教微积分,教这种高等物理。但是我们的学校呢,我们美国的学校,我们纽约很多地方的学校,已经把这个学术标准压得再低再低。为什么呢?就是说因为有些种族的学生不能考过,考试的成绩为什么这么低?所以说这个考试歧视。不单单说是考试歧视,现在甚至说这个教育内容本身歧视。

主持人:数学!

臧东慧:数学是歧视。说数学,因为有些种族的,譬如说有些人群的小孩就是说,为什么就是总是去学习这些高等数学,学习这种比较高级的数学课程的比例太低,所以说这也是种族歧视。任何问题,这些左派不从根本上去找原因,而是考试不好,取消考试。甚至要取消这个教学,啊,真的是,美国这个教育界,所以呢就是巴不得他们让小孩,最后这样结果就是孩子学得东西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主持人:是,等一下我们稍微探讨一下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我想先请黄先生谈一下,您对这位家长这个视频很直观的一个感受,好吗?

黄友兴:我觉得她说得非常准确,我们同源会今年2月已经发过一个声明,对这个理论呢是荒唐的、是歧视的、是不公平的,已经收到很多人的回应,很多人的认同。连俄罗斯、连亚洲的记者的报纸都有报导,都有跟我们联系要访问我们。这个根源就是从马克思理论那边演变过来的,就是你一出生,就从你的种族来确定你未来能够去哪儿上学、去哪儿工作,那都是要Equal outcome,结果就是平等的。

那有一个数字,就是我这个24选区的主席,就是说亚裔是占全纽约市学生15%(fifteen percent)。那这个 Carranza(人名)   这个 chncellor (校长),现在这个chncellor每一个学校要搞这个种族分配,要每一个学校的亚裔学生要15%,这个非常不公平。在纽约市很多地方,没有亚裔住在那边,我们这个学区在east amherst,在cornona全部都是西班牙的、latino的,去哪儿找亚裔?在比如East New York,在Bushwick 95%是黑人学生,去哪里找亚裔?根本就是把学生奔来奔去,从东边奔到西边,这个包袱给了家长,因为他们接送学生,变成非常非常地不方便。

他的目的只有盖住他们办学校办得差劲的结果。那学校差了,不用把学校关掉,就把学生奔来奔去。其实我们纽约市公立学校长期有这个资源不够的问题,很多学校从教材,从老师的数量,辅导员、护士很多都不够,这个是多年来经费的减少,也有政治的因素,就很多很多原因。你要是修好要改好这个学校,你要一家一家来看,哪儿的教材要改良?哪儿的老师不够?你就要请。哪儿的护士不够,你要打疫苗等等,你一定要请回来,那你九月开学没有护士怎么行?这个事你不做,就去搞这个学生这个配额,奔来奔去,这个非常非常就是颠倒,是非颠倒。

主持人:是,我觉得您举了一个非常非常实际的例子,而且我看到您这个公开信里面写的内容很好,就是他特别提到了就是这种CRT批判性种族理论,有七个非常不合理的地方。您刚才提到了一个,就是说用这个讲究平等结果而不是机会的均等,因为我们都知道equal opportunity,结果它现在变成了一个平等结果。

另外呢,就是您这个公开信中还提到说,传统是要求你考察一个人特质,而不是看你的肤色,但是CRT就是用种族来区分。那传统的,就是还有就是说他这个CRT讲到说,所有的黑人是受迫害者,所有的白人是压迫者,这个也是刚才像您说的马克思主义的一个。然后里面就说:“就算你不承认是种族主义者,你也必须自我批判,坦白道歉。”然后“如果你相信成绩先苦后甜有上进心,追求事实和客观性等等,这些是白人至上主义的表现。”这简直是匪夷所思,这些CRT的这些理论。

黄友兴:还要跟这些黑人道歉呀,你要看apologize,不管你有没有做过,有没有歧视,你也要爱我,要跟白人道歉,apologize。那我提过,开会的时候我提过,那我们华人呢?我们是Asian,那你们黑人跟白人不关我们的事啊。他们就说黑人的这个,就说你们算是白人you are consider white。

主持人:所以实际上就是这个种族被用来作为一个棍子啊,我觉得在用棍子在打人,所以在您看来,就是现在这种有多普遍呢?这个对学校教育的影响,对学生的影响有多大?

黄友兴:非常非常普遍的,我记得去年年中已经有教材送到每一个学区superintendent office,他们要推广这个教材,叫ethnic studies,有一课叫ethnic studies,就是研究种族歧视,美国种族歧视的这一课。我们两天前已经也要发过,要大家反对加州最近有一个法案,就是说AB 101。他就说在加州如果你上中学毕业了,你必须要修这个ethnic studies,必须要修这个Critical race theory,不然你就拿不到这个毕业证书,那是非常非常的荒唐,当时呢我也觉得这个风吹慢慢地吹到纽约来,所以他们纽约学校已经去推广这这一门课,我觉得很快这也有同样的法案在纽约州state of senate会讨论这个事情,一定要修这门课。

主持人:你有没有听说就是我看您的公开信,有给出了一些案例,就是说比如说就是让学生,或者是甚至老师来教这些课,然后老师如果说敢于说话,就把老师开除,或者是对家长有报复,你有听到过类似的案例吗?

黄友兴:有,过去自从疫情的问题,去年三月到现在学生远程授课,我们的这一个ethnic studies课程还没有remote,但是我收到资料就是九月就是全面推广的,有家长已经在我们学区委员会就反对,你这个教材我们是不能接受,我们的孩子不要学这个的东西,我们也要通知华人要站出来,要对这一门课,对indoctrination头脑灌输这个要反对,也不能不要送孩子去学这个的东西,你要在家里要学的这个是其次的,这是discrimination。

主持人:那臧东慧先生也请您谈一谈,就是说我觉得很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些老师也好,还是学校的也好,还是官员也好,他们要推行这个明明听上去很荒唐的这些东西,您觉得是不是就像这位家长视频中的家长说,这个其实CRT是根植于这种马克思主义,是不是这些美国很多人他们不知不觉中,因为什么原因,受到了马克思主义的很深的影响呢?

臧东慧:这个我不太清楚,但我感觉在纽约的根本原因,就是这些市政府教育局市长这些官员的无能。像刚才黄先生讲的一样,纽约市实际上是每年的公立学校的学生的经费是2万5千美元,每一个公立学校的学生。那么纽约市每年只有40%的学生能够达到就是说数学,或者英文的及格,不是两门及格,只有一门及格。

所以呢这是很惊人惊人的数字,这个2万5千是纽约市花费是全美的两倍,那么这个及格率不是说考80分以上,是考及格只有40%。并且特别的是呢,就是大家可以到网上随便查一查,那么就是说每年纽约市有周考,那么周考考的成绩呢,基本上就是像这样,就是说比如说华人学生如果平均是90分的话,那么白人学生差不多平均是80、85,然后西裔的差不多就是60,比如说黑人小孩呢是40分、30分。

实际上,为什么呢?有很多种原因,但是就是不管什么原因,那么我们这个时候就是应该去,就是…

主持人:找出原因。

臧东慧:就是应该一个家庭一个家庭的去找,这个学生他为什么他考不上及格,是因为他的父母没有给他足够的care,还是这个学校没有足够的老师,还是说这个学校里,就是他根本就买不起教材,还是说他根本就没有上学,或者是上学十天里边,因为种种原因就是他只去了五天,然后另外五天因为就是缺乏这种社会的关怀,缺乏家庭的关怀,他没有上学。

但是纽约市的官员,他们没有精力,也没有兴趣去做这种事情,所以他们简单的来说,他们就是说黑人小孩考得太低,那一定是这个歧视,把考试取消。这样就看不到了,考试取消的话,因为没有了考试,那这样的话就是大家也就看不到他这个教育失败。所以呢我们现在知道纽约市有个Regents,就是高中的毕业考试这个已经取消了,为什么呢?因为就是说黑人和西班牙人通过这个redance,通过高中毕业考试的这个比例,远远低于华人和白人小孩,所以呢这个取消掉。

然后呢就是说入学考试,我刚才说的在Townsend Harris这个已经取消了。所以呢,我感觉第一个原因,从比较浅的原因来说,比较简单的原因来说,就说这个纽约市甚至可能就是推广到全美,有没有种族问题,一定有种族问题,就是种族问题是什么?就是说黑人社区的普遍贫穷,和这个犯罪率高和这个单亲率太高,这些原因就是导致很多黑人小孩没有得到足够的照顾,导致了他们这个整个社区里边,就是这个对教育重视不够。

所以不是说黑人小孩不聪明,黑人小孩我相信跟白人小孩跟华人小孩一样聪明,每个小孩都是天才,但是他们没有接受到这种资源,所以但是这些政府官员他们没有精力,没有兴趣去解决这种问题,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是来claim这个theory,哦你们华人,你们华人就说有资源。

我们华人真的很有资源吗?Stuyvesant 高中60%都是低收入家庭,华人很多我知道华人很多移民来到这里,他们不但没有资源,他们有很大的劣势,像这种打餐馆的,做洗容的,就是做指甲店的,这些父母他们有什么资源,他们连英文都不会讲,他们对这些申请什么这些东西,完全帮不了小孩,完全是就是通过自己的care,通过对小孩的付出,通过省吃俭用、不去餐馆、不去旅游,省出钱来这样重视教育,那么这样的结果才有的就是我们华人在教育上的成功。

那么这种成功,应该是被整个社会来效仿、来学习,这样的话大家都去学习,大家都去冲着这个高的目标去竞争,这样是促使整个社会进步的源泉。但是很遗憾地是,纽约市甚至美国有很多官员他们不去做这种努力,他们简单地说你们有优势,就是一棒打死。就是不但不鼓励还惩罚这种东西,为的是什么?为的是掩盖他们过去的失判,为的是拉他们的选票。因为越不受教育的群众,越容易被忽悠,我们说对不对?

主持人:是。

臧东慧:那么这是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从深层上原因来讲,就是有些极左的高层人物,他们实际上就是希望美国有一部分群众永远不受教育,因为只有不受教育,他们才容易控制。稍微给你一点福利,稍微就是给你一张free的地铁票,或者现在包括纽约州大麻也开放了,甚至就是以后可以说你们吸大麻的多,我大麻不用抓了,这样好吧。因为不受教育的就容易被忽悠,或者说救济了,就是你们没钱我多给你们一点救济。

主持人:得到选票。

臧东慧:这样来得了选票,这样永远世世代代把一部分贫困阶层,永远让他们贫困下去,依靠一点点福利,依靠一点点施舍来把这些人养起来。当然我不是说所有的左派这种政客、左派活动家都是这么想的,都是这么恶意地想的,但是我相信一定有一些左派是在这么想,通过让他们不受教育,然后来维护自己的统治。

主持人:那您觉得从您自身的经历来看,因为现在华人很多都很担心这个问题,很忧虑。那您觉得华人应该怎么做呢?他们可以做些什么呢?

臧东慧:华人应该抗争,应该起来发声、起来抗争。我们华人尽管在纽约只有15%的人口,但是我们团结起来的力量是无限大的,就是说我们这三年的特殊高中考试,2018年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想到过,我们居然能够维护了三年,我们去组织抗议,我们组织签名,我们去找到各个议员去发声,然后通过这样我们这三年的特殊高中考试被保留了,不但保留三年的特殊高中考试,我们还阻挡了2019年的纽约州的大麻合法化。

不但这样我们还在这个28学期,就是我所在的选区,森林小丘雷哥公园。2019年的时候,这个市长就准备把我们的学生跟 Jamaica的学生,中学南北对调,理由就是南边 Jamaica的学校表现不好,并且那边黑人多,我们这边华人多,那么我们起来发声,我们起来教育家长,我们告诉家长在发生的一切,这样就导致了我们在12月5日2019年跟1月2日2021年我们组织了两次特别成功的CEC meeting,就是教育理事会会议。

每次会议上这个场面爆满,几百个家长不单单是华人家长、白人家长、犹太人家长、甚至包括黑人家长都勇敢起来发声。就是他们都一致反对南北对调,一致要求说你们教育局如果哪个学校不好,你们来Fix我们的school,你们来拯救我们的学校,就说我们不要Boxing,我们黑人的小孩也不要被你们强制Boxin到这种森林小丘,我们这种亚裔的小孩也不要被你们强制到Jamaica,因为这样,不解决任何问题。

但是我们通过这个发声,我们就争取到了我们周围八位官员对我们的支持,包括我们的孟昭文议员跟刘醇逸议员,他们都对我们强烈的支持,然后我们就迫使教育局改变了它的进程,教育局本来准备在2020年秋季,就准备实施我们学期的南北对调,那么我们起码阻止它的两年。当然这个发声、抗议是最重要的,那么再更加重要的是拿起选票,就是选出能够替我们发声的官员,这个力量将是更加更加巨大。

那么我们华人在我这个区里面有大概几万个华人,但是公民首先就不是很多,那么选民更少只有4千个,但是哪怕就是这4千个选民如果都出来投票的话,我可以说我选上去的可能性有99%。即便有一半投票的话,我选上去的可能性也会很大很大。所以如果我们有了在市议会、在州议会里面能够真正代表我们的官员,我们就不必要这样每次被动地去抗议、去游行。我们在议会里面我们就直接有最能代表我们的官员,我们直接可以改变、可以影响这个游戏的规则。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臧先生。黄先生也请您谈一谈,从您自己的经历您会给华人提出什么样的建议呢?

黄友兴:第一就是我现在每一个学区都在搞种族的配额,这一个败坏的风气,学校不去受理,你申请读书就派你去很远很远的学校,可以说很多都是不在华人住的地方,是在离区,离开家里很远的地方。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搞这个叫equalty,每一个学校的配额,就是亚裔每一个学校的percentage要一样,他们就是搞这个。很多家长不明白,但是你做家长了,你家里几个小孩不能够每一个人都派到不同的学校嘛,现在目前就有这个问题,一个家庭两个、三个小孩每一个都派到不同的学校,对家长是非常非常不方便。

主持人:简直荒唐。

黄友兴:非常荒唐也非常不方便。所以第一我要叫家长提出来,对教育局说我不能接受这个安排,我送学生、接学生办不到,除了你让我的孩子全部要就读一个学校,我有权我在这附近的学校读书,你派我这么远我不接受,这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让37:11去教育委员会开会的时候,发声你们这样的政策不是叫搞平等,是搞分裂。

主持人:真的是。

黄友兴:搞分裂,还在搞斗,黑人跟其他的族裔的学生来斗。好的学校,okay你管的好,办得不好的学校你不受理,你不去改正,就把学生抽调奔来奔去,you not fix anything,你不是在受理,你都是在掩盖你这个失败,你掩盖你学校办得不好,你没有解决37:49原来的问题,you not fix anything。

主持人:您刚才说就是要发声,这个家长去哪里发声?他跟学校反映吗?还是他去什么什么?

黄友兴:去superintendent学监的office。你派到我这么远的学校,我不能接受。原因很简单,Hardship,就是我一家两个孩子、三个孩子全部要go to same school,这个非常合理的要求。如果全部家长都出来发声的话,它这个政策就要废掉了。

主持人:那他还可以参加什么样的活动呢?您刚才说的这个教育局的活动还有什么别的活动吗?

黄友兴:我觉得就是要到他学校跟校长说,你学校这样搞我们也不能接受,去家长会投诉。以前我就跑过去walk to school,你现在要我坐巴士、坐地铁。现在外面对亚裔不是很安全的,很多亚裔都是莫名其妙地给人打,给人打劫,给刀捅,学生也同样危险,所以你要开学九月份开学的时候,我现在可以对你说很多亚裔学生也会视为目标,也会受到莫名其妙没有理由地给人打、给人抢等等这样的歧视。

主持人:我还想问一下,就是同源会在这方面你们有什么样的一个计划或者打算做什么样的工作吗?对教育方面。

黄友兴:我们除了发了声明,也跟纽约市assembly说我们不接受这个,因为法律规定要学生去受这个critical race theory 的ethnic study这个课,那是第一,纳第二我们也要鼓励家长通过教育委员会去参选这个教育委员会,两天前这个选举的结果出来了,我们对这个结果也是很满意,很多很多华人的学区都有很多很多华人选出来当上了这个教育委员会的委员,所以对我们的权利来说是好事。

主持人:就是华人可以去参选教育委员会的委员,就自己区的。

黄友兴:对。

主持人:好的,正好我想问一下臧先生,就说因为您本身是参政,就是从三年前开始参加这样一个政治的竞选还有这方面的事,所以对于很多华人来说他们可能也希望有些借鉴,所以对于华人参政您有什么样的建议或者意见吗?

臧东慧:我觉得华人就是想要参与到政治当中去有很多种途径,就是美国这个社会它提供了很多很多渠道让你去发声。比如说刚才黄先生讲的学区委员会是一个,就是这个学区委员会是每个学区里面,就是一个来负责教育局跟家长之间沟通的这么一个结构,这个是家长们选出来的。你是不是公民?是不是绿卡?你只要住在这里,你只要有小孩上学,你就能够参加这个选举,那么今年就是一下子选出来了很多华人的代表,在各个学区都有。

黄先生,实际上他是最早的学区委员会,并且他是华人唯一的一个学区委员会主席,是这个。那么再一个是像我现在选的市议会,那么我建议就是说大家一定要放弃这种过客的心态,以为政治是肮脏的,以为政治跟你无关,以为政治只是别人的事情,以为我不需要参与政治。那么我们说政治实际上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就是我们并没有去讲这种高大上的这种,我们也并没有去讲这种远离天边的,就是说是不是要跟伊拉克打仗这些东西。

我们关心的是我们房产税,我们关心的是我们孩子能不能上就近的学校,我们关心的是如果有人欺负了我们被抓起来之后,他是会马上放掉还是接受这种法律应该有的惩罚,那难道你说这些东西与你无关吗?所以有时候参与这些东西是需要很低很低的成本的,我们经常在微信群里面发各种消息,有时候只是需要大家就是进去点击两三下,大家都参与了就会给我们带来很多很多的power很多很多的力量。

但是我知道到目前为止,大部分华人还是觉得这个东西跟自己一点没有关系的,所以我们希望更多的家长参与进来,就是参与各个身边的政治,包括就是你住在哪里,每个地区都有警民会议,这个警民会议也是你去发声的时候,你可以说你当这个治安有什么问题,如果你不去说,如果不去发声,那你的权益得不到保证,这个东西你怪谁呢?所以希望大家一定要参与。

参与就是有些人肯定问这些信息从哪来?那么我说媒体上、社交媒体上有各种很多,大家不要看到这种东西就略过去。像各大媒体《世界日报》、《大纪元》、《新唐人》他们都有纽约时事版,希望大家关注这个纽约时事版,这里面会告诉你们所有很多信息。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虽然我们今天节目主要谈的纽约,但实际上对全美各地各城市,甚至对其他的国家我觉得都有很多的借鉴,所以非常感谢今天二位跟我们来交流这些经验,和你们的这样的一个经历。那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所以我们现在只能先说再见,那非常感谢二位今天这样一个时间,那我们下次再跟您二位再见了。

黄友兴:感谢。

臧东慧:感谢方菲,感谢新唐人。

主持人:好的,谢谢。观众朋友我们也非常感谢您收看我们这期的节目,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嘉宾:

纽约市议会29区候选人:臧东慧
纽约同源会主席:黄友兴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订阅优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关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