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警深夜破门抓人 孙大午5孙饱受惊吓心理受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12日讯】被称为“良心企业家”的河北民企大午集团创办人孙大午全家及下属,已被捕7个多月。消息称,孙大午的5名孙子、孙女,及许多下属的子女,由于父母被羁押而缺乏照顾。孩子们亲历目睹数百警察深夜砸破门窗而入,父母被暴力拘捕,他们饱受惊吓,受到严重的心理创伤。

据维权网消息,6月11日,“大午案”部分辩护人,就该案中未成年人保护问题,给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共青团中央和全国妇联等发布紧急求救信。

公开信中称,“大午案”在办理过程中,严重侵犯了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而这种情况至今仍未得到丝毫改善。

2020年11月10日深夜,河北保定市公安部门出动数百名警察,突击大午集团及管理人员住所地,将孙大午等30余人从睡梦中抓捕带走。

被抓捕者包括孙大午和妻子刘会茹、弟弟孙德华、孙志华、孙大午的两个儿子孙萌、孙福硕,及两个儿媳张媛、马晓晨。上述人员全部被羁押至今。

其中孙萌、张媛夫妇育有两个孩子,大的12岁,小的7岁;孙福硕、马晓晨夫妇育有三个孩子,分别是3岁、8岁、9岁。大午集团还有其他夫妇双方都被抓捕并羁押至今的,柏雪松、李大红夫妇育有两子,大的19岁,刚刚考入大学,小的5岁。

信中披露,孩子们亲眼目睹犹如警匪电影般的抓捕场景,深夜突然被破门而入的大批警察惊吓而醒,看着父母双亲被戴上手铐押走,这些恐怖经历给孩子们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创伤。

更为严重的是,当局对这些孩子的父母双亲无差别地、甚至是报复性、羞辱性、胁迫性的羁押,让这些孩子的生活一下子掉进了恐怖黑暗的冰窟窿中。在和平年代,他们一下子失掉了整个家庭,尤其让这些孩子感受到被整个社会所抛弃。

截止6月10日,已经整整7个月,对这些孩子来说,每一天都似在地狱里煎熬。他们有的学业一落千丈,有的无法再上学,有的差点流落街头,大部分都产生了严重的心理疾病

图为2019年9月24日,孙大午和员工检查饲料仓库。( 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大午案”的一位要求匿名的辩护人对自由亚洲电台说,父母都被羁押的主要是孙大午的5个孙子、孙女,他们虽然还在上学,现在主要是外公外婆等亲属在照顾。有好几个孩子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应激性心理障碍。

比如说,孙大午的小儿子孙福硕,当晚被抓的时候,公安从卧室破窗而入,他小孩受到很大惊吓。还有大午集团副总经理李大红的孩子,也是亲眼目睹自己父母被抓走,现在经常喊着要爸爸妈妈。

5月17日起开始的“大午案”庭前会议上,孙大午的大儿子孙萌哭着说:“我夫妻两个在押,还把我们的工资扣押了。孩子在家生活费都没有啊!我觉得应该把我的工资解除扣押,交给岳父母帮我养孩子!”

李大红也当庭申请法院调取抓捕当晚的全部录音录像视频,他表示,他的孩子被交给了陌生的执法人员,现在孩子心理非常不健康。

而孙大午在庭前会议上也说:“我的家人都在看守所,5个孙子在家,我心急如焚……我宁愿承担所有的责任。我死都可以。只要把大家放了……”。

据悉,“大午案”的辩护人一直在为被告争取取保候审,要求当局至少释放父母一方回家照顾孩子,但并未有任何进展。

上述匿名辩护人说:“侦查阶段开始我们就向办案机关反映这个案子里相关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问题,提出了取保候审的申请,希望父亲或母亲其中一个先行保出来,但是都是石沉大海。”

比如说,孙大午的儿媳只提供了自己名下的银行卡给集团使用,就被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关押至今。姑且先不说构不构成犯罪,这种情况完全可以采取非羁押式的强制措施。

但自“大午案”发案至今,国家有关部门和保护未成年人权益的社会组织并未对这些缺少监护的未成年人提供任何帮助。

(记者李韵综合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相关链接:孙大午庭上哭诉:全家被关 生不如死 咸菜都吃不上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