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王沪宁可能被取代的六个信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意识形态总管王沪宁,是近几年中共急剧向左转、回归文革的关键人物。各种迹象表明:王的许多做法非常不得人心,在中共二十大人事布局中,其地位可能被其他人取代。

王沪宁是1995年被江泽民曾庆红从上海复旦大学提拔到北京中南海工作的。当时,江是中共党魁,曾是中央办公厅主任。

1995年至2021年,26年间,王沪宁历经三任中共党魁——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2002年至2012年,胡铁涛任中共党魁10年,但只是一个傀儡,重大问题仍是江、曾说了算。因此,1995年至2012年的17年,王沪宁实际上是在为江、曾服务,是江、曾最重要的“笔杆子”。

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上,习成为中共党魁。2013年到2017年,习主要致力从江、曾手中夺取最高权力。期间,王沪宁以低调、帮习包装“习思想”,获习信任,终于在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上成为中共政治局常委

王沪宁主管中共意识形态三年多,不断给习灌马列主义迷魂汤,把习捧上天、摔下地,来来回回地折腾,在2018年中美贸易战、2019年镇压香港反送中运动、2020年隐瞒疫情导致瘟疫全球大蔓延的过程中,不断给习挖坑。结果,促使习快速将一手好牌打成烂牌。

明年中共将召开二十大,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政治局委员等都将换届。

习上台八年多以反腐名义抓捕江、曾提拔重用的许多党政军高官,得罪了替江、曾掌管“枪杆子”(军权)、“刀把子”(政法大权)、“钱袋子”(财经大权)的众多高官。这些人对习恨之入骨,一直千方百计想把习赶下台。现在,他们正在国内外合力造势,将身处悬崖边的习往下推。

习已意识到危险就在眼前,正竭力谋求三连任,确保习的亲信在二十大人事布局中占据关键岗位。从海内外媒体报道看,至少有六个迹象表明,王沪宁意识形态总管的地位可能被取代。

第一,习最大的政敌江泽民“被归零”

6月 7日,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署名“宣言”的文章《社会主义没有辜负中国》,被各大党媒转载。文中,习近平的名字出现四次,毛泽东三次,邓小平一次,江泽民0 次。6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署名“宣言”的文章《中国没有辜负社会主义》,习近平的名字出现六次,毛泽东一次,邓小平一次,江泽民0次。

5月1日,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发表中共全国政协副主席张庆黎的文章《维护党的团结和集中统一事关党的兴衰成败》,也被党媒大量转发。其中谈到中共领导人时,只提到毛泽东、习近平,江泽民的名字没有出现。

中共早就计划在纪念建党百年时颁发党内最高荣誉——“七一勋章“。5月31日,新华社公布“七一勋章”提名建议人名单,共29人,没有江泽民。

王沪宁的真正主子江泽民“被归零”,王的处境可能大不妙。

第二,习不满王操控的大外宣

5月31日,中共政治局集体学习时,习就中共大外宣发表讲话称:“要注重把握好基调,既开放自信也谦逊谦和,努力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

这显然是习对王沪宁主管的中共大外宣,“棍子”满天飞,“帽子”胡乱戴,污言秽语到处喷的不满。

中共央视曾经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是“流氓赌徒”、“人类公敌”。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外办主任杨洁篪痛斥美国“没有资格居高临下同中国说话”,“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不承认美国倡导的普世价值”,“中国人不吃这一套”等。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称,“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武汉”;警告美、英、加、澳、新西兰“五眼联盟”,“小心他们的眼睛被戳瞎”;骂“美日狼狈为奸”,日本“背信弃义”,“引狼入室”,“甘愿充当美国的战略附庸”等。

中共驻法国大使馆骂法国学者邦达兹是“小混混”、“小流氓”、“疯狗”、“喷子”等。中共驻巴西里约热内卢总领事李杨,骂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为“美国走狗”丶“败家子”。

5月1日,中央政法委官网“中国长安网”发布一张合成图,对比中共火箭点火和印度火化尸体点火,并加上“中国点火VS印度点火”字样,对印度疫情恶化,死人很多进行嘲讽。

这些充满火药味的“战狼”语言和毫无人性的图文展示,让中共在全世界颜面扫地,招致极大的反感与厌恶,效果适得其反。

第三,刘鹤否定文革的旧文再发表

5月5日,大陆网易发表现任国务院副总理刘鹤2008年的一篇旧文,但把标题改为《没有对文革灾难的反思,就不可能有今天中国经济的增长》。

文章第一段写道:“改革初期,邓小平决然否定了‘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结束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政治路线,国家的工作重点转移到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在那时,世界上的大部分人没有意识到这项历史性决策的非凡意义,甚至到了今天,还有人怀念‘文化大革命’带来的平均主义贫困和那时享有的精神特权,但是中国已经向前迈出了不可逆转的一大步。”

刘鹤认为,“在反思文化革命教训基础上形成的发展共识”,是过去30年中国创造经济奇迹的首要原因。“没有对‘文化大革命’灾难的反思,就不可能有今天中国的经济增长。正是‘文化大革命’的反面教育作用,中国人认识到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理论的错误和荒谬,认识到了闭关锁国的严重恶果和悲剧结局,也认识到了作为一个人所经历的可怕危机和噩梦”,中国人才有了摆脱贫困、结束动乱、推动改革和开放的强烈愿望。

文章还强调了“对外开放”的重要作用和“坚持市场化的改革方向”的重大意义。

刘鹤的这篇文章曾被收录于2008年出版的《中国经济50人看30年》中,原标题是《中国经济三十年与未来长期问题》。

刘鹤有“中共体制内改革派”的名声。习近平曾向来访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多尼隆介绍说:“这是刘鹤,他对我非常重要。”在中美贸易谈判中,刘鹤是中方首席谈判代表,有时直接挂着“习近平特使”的头衔。

刘鹤是习最重要的经济决策顾问,无论习外访还是在国内视察,刘常伴左右。最近的例子是,6月7日至9日,习在青海考察时,刘也陪同在侧。

上述刘鹤旧文的基本观点与王沪宁主导的回归文革的极左说法是完全不同的。网易发表此文,且用了一个异常响亮的标题,大有与王沪宁唱对台戏之意。网易发此文,背后可能有中共高官支持。

第四,赵紫阳与美国经济学家对话被高调发表

5月27日,网易发表题为《一份罕见的高层谈话记录,信息量巨大(高手对决,没有废话)》的文章,全文转载1989年香港出版的《弗里德曼在中国》一书中的对话实录,还配发了赵紫阳的彩色照片。

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是中共体制内改革派代表人物之一,因反对邓小平1989年“六四”屠杀被邓赶下台。弗里德曼以主张自由巿场经济闻名于世,曾获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这两个人的对话,涉及当时中国最敏感的价格改革问题。

对话一开始,赵紫阳说:“今天机会难得,主要是想听听你的意见,你对我们的改革很关心。在经济学方面,你是个大教授,我是个小学生。你从远道而来,话应该是由你多说,我多听。”

弗里德曼表示,中央权力下放是个关键,下放得越多越好。抑制通货膨胀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约束货币供应量,在中国就是要少印钞票。他认为中国的通胀问题,不在于投资或消费,而是钱印得太多了。

弗里德曼认为放开价格,实行价格改革,并不会引起通货膨胀。如果官价低但买不到东西,实际不是低价。他还表示,改革的最关键问题,就是不要半途而“胶”,不进不退。

对话结束时,赵紫阳说:“我再次对你提出的有益建议表示感谢,我和我的同事们会很好研究你的建议的。总之,中国的改革是不会变的。我完全同意你所说的,中国的发展完全符合美利坚合众国人民的利益。”

跟刘鹤的旧文一样,这篇重要访谈,也是由网易发表的。标题同样醒目、大胆、尖锐,所谈内容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赵紫阳虚心听取专家意见、从善如流的态度,也跃然纸上。

这篇对话跟王沪宁主导的那些充满马列教条、好勇斗狠、僵化刻板的说教与报导,形成强烈对比。网易发表此文,背后可能也有中共高官支持。

第五,《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被重炒

1978年5月10日,中共中央党校内部刊物《理论动态》刊发经胡耀邦审定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11日,《光明日报》以“本报特约评论员”名义在头版公开发表,新华社当天发了通稿。12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等全文转载;13日,又有多家省报转载。此文在当时引发巨大反响,在全国引发一场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

今年3月至6月,大陆各大媒体不断发表文章,高调宣传上述文章出炉的过程及重大意义。

比如,3月24日,《光明日报》发文,特别谈到邓小平对上述文章的肯定和支持。当时,邓借助这篇文章的发表,号召“拨乱反正,打破精神枷锁,使我们的思想来个大解放”。

又比如,5月31日,封面新闻发表文章,特别谈到上述文章经时任中央党校副校长胡耀邦审定并发表的情况。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要害在于:否定文革,否定当时的中共党魁华国锋坚持的“两个凡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

邓小平在支持真理标准大讨论的过程中,取代华国锋成为中共真正的领导核心。之后,以逐步削权的方式,剥夺华国锋担任的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国务院总理职务,并将华身边一批副国级高官全部撤职。

近期,大陆媒体围绕《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发表系列文章,代表了中共体制内改革派的心声,是对王沪宁主导的文革回潮的回击。

第六,某些中共大外宣媒体倒习之声不断

6月10日,有江泽民派系色彩的海外媒体发表《谁来监督党中央》,矛头直指习近平。

6月11日,上述海外媒体发表《俄媒聚焦习近平对青海藏民讲话:有斯大林风格》,借俄罗斯媒体之口,暗批习近平是“斯大林”。

6月8号,上述海外媒体报道《人民日报》6月7日、8日发表的两篇提到“江泽民”的次数皆为0的评论时,特地配发一张照片,排列顺序为毛、邓、江、胡、习,将江泽民放在最中间,习靠边站,真是煞费苦心!

5月28日,上述海外媒体发表文章,对中共动员全社会学习新“四史”进行炮轰,直指习近平“功利地以一种历史虚无主义代替另一种历史虚无主义”。文章最后质问道:“以此信条所建构出来的‘历史’究竟是学习还是精神控制?”

早在2018年12月3日,上述海外媒体发表《极左撕裂中国 习近平应负责任》,要求习全面检讨。

结语
其实,王沪宁祸害习的手法非常拙劣。比如,2020年3月大瘟疫从武汉蔓延全世界给各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时,王沪宁竟然主导以最快的速度出版《大国战“疫”》。新华社的报道称,该书“集中反映习近平总书记作为大国领袖的为民情怀、使命担当、战略远见和卓越领导力”。这与其说是在歌颂习,无异于在骂习。此消息一出,网上立即炸了锅似的,恶评如潮,骂声震天。

但是,习因被王沪宁灌的马列主义迷魂汤所惑,长期听不到、看不到真实情况,一个误判接一个误判,以至于内政外交许多大事都办砸了,骂习、反习、倒习之声,遍及海内外。

时至今日,习处境危殆,对王沪宁的问题有所认识,可能安排其亲信取而代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