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宽:集权路上险象环生 习近平凶吉何所趋

——“6月10日”之特别启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过去几年里,习近平不仅抓牢了军权,还收编了武警和预备役,而且在将近一年 “刀刃向内,刮骨疗毒”对政法系统的整顿中,逐步将中共的“刀把子”握到了手中。

不仅如此,习的各路嫡系人马也逐步占据了从地方到中央的多个要职,包括习的浙江旧部“之江新军”中的李强(上海市委书记)、陈敏尔(重庆市委书记)、蔡奇(北京市委书记)、黄坤明(中宣部长)、唐一军(司法部长)、应勇(湖北省委书记)、楼阳生(河南省委书记)等等;还有习的福建旧部“闽江新军”、 上海旧部“浦江新军”、陕西旧部“新西北军”,就不一一赘述。

尽管习在通往集权的路上看似捷报频传,但其红色座椅下的火山口也越来越滚烫了。伴随着中共处心积虑炮制“百年党庆”的是,史上最高级别中共官员之投诚美国、愈发高涨的国际疫情追责声浪、持续下滑的国内经济和“躺平”族的崛起、日趋频发的国内恶性事件、愈演愈烈的中共内斗、以及再度回首却传染力爆增的瘟疫……这一切无不令习感到焦灼。

国际疫情溯源变风向 习讲话透焦虑

当然,习之所以千方百计要将“党天下”变为“习天下”,正是因其在政治上的极度不安全感,欲通过抓住更多的权力,来维护手中愈发“力不从心”的权力。然而,自从瘟疫爆发以来,越来越多的事情完全超乎了习所能掌控的范围。目前,国际病毒溯源或许当属最令习焦虑的外部挑战了。

中共以为川普总统被整下台,其称霸世界的幻想就会实现,从“东升西降”、“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等说法中,不难看出中共在干预美国大选得手后有多窃喜。然而,中南海哪能预料到,今年5月下旬,拜登一改往日对病毒溯源的冷淡态度,认真质疑起世卫之前的调查、倾向“实验室病毒泄漏”的说法,并下令美国情报机关在3个月之内提交病毒起源报告。6月上旬,曾对美国媒体表示不会查办中共疫情罪责的布林肯也突然发力,宣布将“彻查”中共病毒起源,并明确表示将追究中共的责任。一时间,美国朝野上下风向全变了,彻查中共病毒实验室病毒泄漏的呼声不断高涨。而这一切也反过来佐证了投诚美国的“中共最高级别官员”或确实向美方透露了中共的“生物武器计划”。

由于中共隐瞒疫情导致病毒扩散,已经重创了整个世界,截止目前,且不算独裁政权的隐瞒,全球确诊感染人数超过1.7亿,染疫死亡人数超过380万。

一旦“病毒从武汉实验室外泄”的说法被证实,届时,全球受疫情重创的国家都将向中共追责、索赔,这对中共将是致命的打击,而“定于一尊”的习恐怕难辞其咎。

6月9日,习近平在听取了青海省委和省政府的汇报后说,“党员、干部永远不能忘记入党时所作的对党忠诚、永不叛党的誓言,做到始终忠于党、忠于党的事业,做到铁心跟党走、九死而不悔。”个中的担忧与不安暴露无遗,听话听音儿,将党话翻译过来,就是“尽管中共已经到了九死的悬崖边上,党员干部也不许叛党(比如投诚美国)”。

6月10日带给习近平何启示?

习“永不叛党”的话音刚落,第二天的6月10日,国内外令习忧心的事便排山倒海般接踵而至。

第一,6月10日,美英领导人在会谈后,联合声明支持独立的疫情起源调查,并在当日签署了极具“对抗邪恶势力”战时精神的《新大西洋宪章》。同日,英国卫生大臣汉考克(Hancock)也表示,由于中共掩盖疫情,导致英国早期对疫情应对失措,损失惨重,必须对病毒起源进行“完全独立的调查”。

第二,6月10日,美国六位共和党联邦参议员联手重提立法,要求追究中共压制瘟疫扩散的信息、歪曲事实真相的责任,并将法案命名为“李文亮全球公共卫生责任法案”。

第三,6月10日,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在新闻发布会上,非常确定的表达出“我们需要完全的透明,以便从冠状病毒大流行中吸取教训。”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则表示,调查中共病毒的具体起源“尤为重要”、“调查人员需要完全接触到、真正找到大流行病源所需的一切。”

第四,6月10日,英国政府发布了《香港问题半年报告》,揭露中共大肆抓捕政治异见人士,破坏香港的选举制度,压制港人行使权利和自由的空间。

第五,6月10日,具有江泽民派系色彩的中共大外宣网站发表一篇文章,题为《谁来监督党中央》,直接将监督的对象指向习近平,“中共中央和总书记是否也会被监督、又接受怎样的监督?”外界多认为这是江泽民派系在向习近平发难。

上述的一系列事件,牵扯到国际社会对中共隐瞒疫情、压制信息、扭曲真相,实验室外泄病毒,以及侵犯香港人权的谴责、彻查和追究责任,同时也涉及到江派血债帮对习近平的反扑。这一切对于习不能不说是一个个梦魇。究其原因,却是由于习近平执意保党,因此自然而然要承受中共解体中所带来的一切灾难。而习在2018年所言“未来可能遇到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也一语成谶,确实,一切都在兑现之中。

可是,为什么这么多事偏偏都发生在6月10日呢?这一切难道都只是一个巧合吗?历史总是在不经意间,给人留下洞察过去与未来的契机。

22年前的6月10日,正是江泽民成立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中央610领导小组(下设“610办公室”)”的日子。20多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包括活摘器官等罪恶,大多由“610”直接部署、实施、推动和监督。习近平上台后,中共时局的核心问题一直是法轮功问题,而所谓的“内斗”、“政变”、“搅局”等等都只是表象。不知习是否意识到了这一点?

就在6月10日同一天,陈一新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了“刀刃向内”对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取得的“四个阶段性成效”,其中处分了违纪违法的干警7万多人、立案审查并调查涉嫌违纪违法的干警有近3万人。而20多年来,“刀把子”系统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直接帮凶。这一切看似巧合,却暗含玄机。正所谓“天道好还”。

结语

顺天者昌,逆天者亡。自古以来,逆天的帝王都是以小丑的形象留在了历史中。恶贯满盈的中共几乎成为人人唾弃与痛骂的对象。复旦大学血案事发后,网络几乎是一边倒的支持青年教师,而身为“党委书记”的死者并为获得多少同情,可以看出中共民心尽失、公信力无存。

6月13日,湖北十堰市(音同“湖北实验室”)一个菜市场发生燃气爆炸,死伤人数过百,多栋建筑遭到损毁,现场惨烈如战场。该事件直触中共敏感神经,习第一时间作出反应,并罕见承认“近期全国多地发生生产安全事故、校园安全事件”。此次爆炸是否是在提前警示当权者,湖北武汉病毒实验室将引爆中共新的危机、乃至崩亡?“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不知中共的当局者以及追随者们是否能够感受到,中共的灭亡是天意,而且是“正在进行时”与“分秒倒计时”。是继续接过中共历史上犯下的更多罪恶,还是丢掉“魔戒”自救,到了今天恐怕没有太多犹豫的余地了。天若要变,谁能挡得住?局中人能做的只是选择,而这个选择却需要智慧,更需要良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