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北约开始走向反制中共的前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现拥有30个成员国的北约,是今日世界上最强大的政治军事联盟。长期以来,中共一直恐惧与北约直接军事对抗,但又驾驭不住自己的全球野心,因此难免与北约迎面相撞。6月14日的北约峰会,在美国的推动下,在公报中首次剑指中共;同时,美国又在策划其“印太战略”与北约的互动,一个全球范围内反制中共的政治军事联盟隐隐成形。这是对中共全球野心的强大反制,中共的噩梦就要开始了。

关于中共问题的三个重点

北约峰会公报指出,要“在我们面临的安全环境日益复杂的时候,开启跨大西洋关系的新篇章”。新篇章的重点之一是中共。公报第55条和第56条集中提及了中共问题,具体提出三点。

第一,中共反对北约之所以存在所基于的价值观。公报称:“中国(中共)公开的野心和自信的行为对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和与联盟安全相关的领域构成了系统性的挑战。我们对那些与《华盛顿条约》所载的基本价值观相反的胁迫性政策表示关切。”这表明中共与北约的根本性对立。

第二,中共军事扩张及其不透明性。公报称:“中国(中共)正在迅速扩大其核武库,拥有更多的弹头和更多的先进运载系统,以建立一个核三位一体。它在实施其军事现代化和公开宣布的军民融合战略方面是不透明的。”以及,“我们仍然对中国(中共)经常缺乏透明度和使用虚假信息表示关切。我们呼吁中国(中共)坚持其国际承诺,在国际体系中负责任地行事,包括在太空、网络和海洋领域,以符合其作为大国的角色”。这表明中共已经具备并在日益增长威胁北约的能力。

第三,警惕中俄军事合作。公报称:“中国还在与俄罗斯进行军事合作,包括参加俄罗斯在欧洲-大西洋地区的演习。”虽然中俄宣称“不结盟”,但中俄抱团取暖,其走向并不确定。这是北约的心腹大患。

总之,北约认为,“中国(中共)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和国际政策会带来挑战,我们需要作为一个联盟来共同应对。我们将与中国(中共)接触,以捍卫联盟的安全利益。我们越来越多地面临着网络、混合和其它不对称的威胁,包括虚假信息运动,以及恶意使用日益复杂的新兴和破坏性技术。”

针对中共,北约现阶段的政策框架是:“北约在可能的情况下与中国(中共)保持建设性的对话。基于我们的利益,我们欢迎有机会与中国(中共)就与联盟相关的领域以及气候变化等共同挑战进行接触。就各自的政策和活动进行信息交流是有价值的,以提高认识并讨论潜在的分歧。盟国敦促中国(中共)就其核能力和核理论有意义地参与对话、建立信任和透明措施。对等的透明度和理解将使北约和中国(中共)都受益。”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出,美国反制中共的“联盟战略”已初见成效。鉴于北约特殊的军事政治联盟性质,中共已被隐隐战略包围,其国际处境已是上世纪70年代初尼克松访华以来最糟糕的了。

其实,北约正式考虑中共问题,只是最近今年的事情。那么,中共又是怎样走进北约议程的呢?

中共走入北约议程

本来,北约针对的是(前苏联)俄罗斯,重心在欧洲-大西洋。但是,中共在欧洲周边和本土越来越多的行动,将中共推上了北约的议程(美国川普政府的推动是另一个主因)。

例如,华为对欧洲和北美电子基础设施造成的隐患、中共通过“一带一路”全球战略在欧洲及其周边进行的掠夺性经济活动、大规模的网络间谍和盗窃西方知识产权活动、在北极的日渐增长的活动以及在北约边界的活动、在意大利的里雅斯特等欧洲重要港口日渐增加的所有权、对北约和美国海军的非常关键的海事设施的投资;以及中共与俄罗斯军队在太平洋、中亚以及北欧和波罗的海地区的联合军演,等等。

凡此种种,促使欧洲国家逐渐意识到了中共的战略威胁。2019年3月22日,欧盟委员会发布的政策文件《欧中战略前景》,将中共定位为“系统性竞争对手”。欧盟开始采用欧盟共同的5G网络安全措施,提高对关键资产、技术和基础设施的外国投资的风险意识,并“迅速、全面和有效地实施‘外国直接投资审查制度’”。

因此,当2019年4月,时任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华盛顿纪念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建立70周年的活动中说,北约在今后几十年里面对的最大挑战之一就是应对中共的崛起,盟国必须根据这一现实作出调整;北约中的欧洲盟国予以赞同。当年12月,北约成立70周年特别峰会首次将中国议题纳入峰会的正式议程,中共扩张成为焦点。

2020年大瘟疫横扫世界,全世界进一步认识到了中共的威胁和邪恶,促进北约深入思考对中共的战略概念。2020年末,北约各成员国外长达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份对中国-北约关系的评估意见(未公开,属机密);而几乎同时,北约一个专家组发布的新的“反思文件”——《北约2030》,中共是其中的重头戏。《北约2030》强烈建议北约加大对“监测和抵御来自中国(中共)的任何可能影响集体防御、备战和复原能力的活动”的投资;一旦成员国察觉到来自中共的任何威胁,“北约必须证明自己是有能力提供保护的有效行动者”。

斯托尔滕贝格为何说北约并没有与中共进行“新冷战”?

6月14日的北约峰会,是疫情以来北约成员国领导人的首次重聚。峰会前夕,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专程访问美国,称与美国“达成共识”;呼吁努力“遏制中俄”。

当然,斯托尔滕贝格的讲话,不仅艺术,而且睿智。6月14日上午,他对法新社表示,北约并没有与中共进行“新冷战”,“中国(中共)不是我们的对手,也不是敌人,但西方盟国将不得不适应中国(中共)崛起带来的挑战”;因为“不是说北约转向亚洲,而是我们要考虑中国(中共)正在靠近我们”,例如中共“控制欧洲核心基建设施”、“在网络空间的行动”等等。

这表明了北约的防守性,“北约是一个防御性联盟”。正如当年苏联的全球扩张催生了北约一样,正是当今中共的全球野心推动北约开启“新篇章”。北约并不寻求与中共开战,但是,北约并不害怕应战。

“上兵伐谋”。鉴于中共的综合实力与美国和北约还差距甚大,虽然中共追赶得步履匆匆,北约还是有充分的时间来进行战略谋划。

如果北约追求的不是“战而胜之”,而是“不战而胜”,通过全面布局和战略威慑,构造一个中共不敢铤而走险的战略环境和态势,毕竟谁都不想重演二战的悲剧;同时,在这个过程中,让中共耗尽力气而死(可参见笔者“川普打贸易战是‘猫抓老鼠’”一文)。

如果这样一个战略谋划能够实现,天下幸甚。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