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行录之二十七:为句真话劳改15年

编写:袁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提起四川大邑县安仁镇乡绅刘文彩,如今年过六十以的中国人几乎都知道,他是中共当年编造的四大“恶霸地主”之一,名气很大。

1958年,刘文彩的庄园被中共改建为展览馆,以展示地主阶级的“罪恶”。当地一位被晚辈称为曹二爸的农民也去参观过。

水牢故事出笼时,当地民众议论纷纷,都说从未听说过刘文彩家有过水牢。当年刘文彩家起火,镇上去了好多人帮忙救火,曹二爸也去了。火灭后大家又帮忙打扫清理,直到次日中午刘文彩请他们吃了饭才离开,所有的人都没有看见那里有水牢。

有人问曹二爸:“你当年在里面进出过,里面是不是真的有冷月英坐过的水牢?” 曹二爸说:“啥子水牢哟,这儿原来是刘文彩装鸦片的货房。”此事不久被政府知道了,当时没有抓他。后来为了把议论水牢的事压下去,杀鸡给猴看,政府就把曹二爸拿来开刀。曹二爸的儿子曹登贵文革后回忆说:“他们骂我老汉儿(四川方言,爸爸)的话我记得清清楚楚:‘你龟儿,我们党做政治宣传,搞阶级斗争,教育下一代,你倒来胡乱说,偏要说冷月英坐的水牢是鸦片馆。你这是造谣!’”

1966年5月份的一天晚上,上面派镇上的干部王明轩、李银松来抓曹二爸,罪名是造谣,因为他说刘文彩家没有水牢。当晚就把他捆送大邑县公安局。他在大邑关了一段时间,不久县法院就以造谣罪判了他15年徒刑。

八十年代,邓小平上台后开始平反冤假错案。曹二爸去申诉,法院答复:你这个事是搞重了,当时过左。于是,法院将他改判为5年。这个改判已经没得实际意义,这时曹二爸已经劳改14年多,马上就要满刑了。

据曹登贵回忆:“我老汉儿出狱后,想不通,为一句真话就劳改15年。他去找县法院,县法院不理。他又到地区法院,地区法院也不理。他想到自己这一辈子实在冤枉,一时想不通,就在县法院门前服了毒——吞的老鼠药。那是1982年,他71岁。他死前曾对我说过:‘你要为我申冤啊!’”

本文指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