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复旦杀手为何广受同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大陆社会现今弥漫浓厚戾气,恶性杀人、随意杀人案件层出不穷,造成大陆莫名的恐慌氛围。在诸多众人谴责的恶性杀人事件外,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姜文华持刀杀死党委书记王永珍一案,凶手却意外获得广泛一面倒的同情甚至赞扬。以致复旦大学为此特意发布公告,表示强烈谴责“是非颠倒、黑白不分的网络言论”。复旦大学甚至发起网上募捐活动,要为被杀的王永珍遗属募集款项,然而引来的全是一片嘲讽乃至怒斥。人们纷纷要求公开建立姜文华老师的募款账号,说姜文华的双亲才是需要同情和帮助的。

社会热议的这种倾向于复旦杀人案发生不过一、二天,便有自称姜文华师兄之人撰文,清晰具体地介绍姜文华有关情况。文章详细介绍姜文华从小就是书呆子气的学霸,不论在复旦附中、大学以及留学美国,都是成绩斐然而且屡获奖项,包括获得复旦大学首届校长奖;说姜文华绝对是个心地干净的人,醉心于学术研究不争名图利,就是受了咽不下去的委屈姜文华也会咬着牙将其咽下去。

网上还有自称姜文华母亲的人发表文章,讲述姜文华的学术论文被王永珍署名剽窃,而且还因此利用职权对姜文华打压迫害。另有女儿任奕怡被关精神病院的母亲,在网上揭露党委书记王永珍利用复旦大学名义,不经医院诊断也没有告知并获得家长的应允,即将其女儿任奕怡送往精神病院关押,以致任奕怡不堪这种压力和精神凌辱跳楼自尽。任奕怡的母亲并将其后与王永珍的往来微信,尽数发表在网络上以证王永珍的党棍行径。

复旦大学虽然对网络舆论同情赞扬姜文华表示强烈谴责,但是却对这些披露王永珍的恶行一言不发,这无疑让人们有理由相信绝非空穴来风。面对惯于凌辱欺压良善者遭受报复,虽然采用杀人极端手段会有理性声音不愿苟同,但是不少民众觉得罪有应得也确是社会心态。而大陆对于王永珍之被杀舆论几乎一边倒,则不仅仅因为这是一个只关系姜文华、王永珍的个案,而是在大陆有普遍意义和激发普遍感受才导致的。

大陆党棍官吏欺凌一般民众普遍而且常态,且不说中共从根上就将人分三六九等,歧视、欺凌在政策上就是共党基因一环。例如,以户口城乡将人从出生便进行等级化,官吏与一般民众在经济保障和优渥程度上相差甚远。即便是党棍官吏其他欺凌、鱼肉普通民众之事,也是随时随刻大量发生。大陆上访民众总是千万数量级的,中共在胡温执政之时曾经公开承认,数以千万计的访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全有正当上访理由。也就是说,访民们都遭受过不公或欺压迫害,而这些上访全不是因为户口等政策性不公,基本全是遭遇党棍官吏横蛮暴虐、欺压侵害。

所以,大陆社会之所以一边倒地同情姜文华杀人,是因为在大陆民众眼里,这不是一个杀人个案,而是饱受凌辱欺压却毫无公正通道的长期社会体验;通过姜文华杀人一案,得到了情感宣泄的机会。其实,当年杨佳跑到上海手刃六警并重伤多警却获得了一片赞扬,并且其死亡忌日至今祭拜不断,就是比姜文华杀党委书记更为影响深远的同类案件。这其中的道理,在杨佳的一句名言中得到很好诠释: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其实,世界上其他社会也多有类似的社会情感表现。例如,美国以艺术形式表现的电影《第一滴血》就是说遭受欺凌迫害而没有寻求公正的通道,最终以极端暴烈的大开杀戒的方式来解决,也是被社会普遍视为英雄式的壮烈之举。大陆近期诸多震惊社会的恶性杀人案件,大多全遭到社会舆论强烈谴责、愤怒批判,而唯独姜文华杀党委书记一案受到普遍同情,其中的道理和不同之处尽在于此。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