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毛泽东的接班人王洪文之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独裁者毛泽东选的第一个接班人刘少奇,1969年11月12日,被毛整死。第二接班人林彪,遭到毛的连番痛击后,1971年9月13日,在蒙古温都尔汗坠机身亡。之后,毛提出,要选一个年纪小的、学问少的、立场坚定的人来接班。经再三考虑,1973年,毛选定了他的第三个接班人王洪文

王洪文被抓捕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去世。

1976年10月6日晚,毛生前指定的第四个接班人、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华国锋,与中共元帅叶剑英,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坐阵中南海怀仁堂,导演了一出抓捕“四人帮”的历史大戏。

四人帮”包括毛泽东的妻子、中共政治局委员江青,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春桥,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共意识形态总管姚文元。

抓捕张春桥之后,接着抓捕的便是王洪文。

抓捕王之前,抓捕小组就考虑到,王年轻,当过兵,上过前线,当过保卫干事,为防止出现意外,抓捕行动小组事先制定了周密计划。

当王来到中南海怀仁堂时,他的贴身警卫被拦在门外。等王走到怀仁堂的走廊上时,行动小组的警卫立刻扑上前去,扭住他的双手。当时,王还没有明白自己已经被捕了,还在大声斥责抓他的人:“你们干什么?我是来开会的。”

但警卫们仍不放开他,王急了,立刻奋力反抗。他一边拳打脚踢抓捕他的人,一边拼力挣脱,行动小组的警卫们一拥而上,很快将王制伏。

随后,王被扭著双臂来到怀仁堂大厅,华国锋站起来,向王宣读中共中央对进行“隔离审查”的决定。还没等华国锋念完,王突然大吼一声,挣脱开警卫人员的扭缚,像头发怒的狮子伸开双手,由五、六米远的地方向叶剑英猛扑过去。

当时,主持抓捕的汪东兴伸手就要掏枪,但随后又将手放下了,因为双方太近,开枪可能会造成误伤。

叶剑英显得很镇定,静静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在王距叶只有一两米的时候,几名警卫冲上去,死死地将他摁在地上,并给他戴上手铐。

王一直在挣扎,当华国锋念完决定后,行动小组将王抬出怀仁堂,塞进早已停在外面的汽车里。

就这样,毛生前指定的第三个接班人王洪文沦为阶下囚。

王洪文遭酷刑

王洪文被判刑后,被关在秦城监狱。当时,王与原中共军队总后勤部主任邱会作等关在一起。邱初见王时,发现他身体极差,问他怎么回事。王说,“他被关押第一天起就戴着重刑具,它会自动地紧固,要是挣扎,它就会逐渐加紧,像念紧箍咒一样,如果用劲挣扎就会把人摔倒在地上。他戴上刑具后就没有卸过,晚上睡觉也要戴着”。

“最早,王洪文被关在人民大会堂地下室,那里装了‘电响器’,每隔几十分钟就会突然响一次,发出的声音让人感到钻心的难受,刺激人的神经,让人亢奋,无法抑制……有一次他喝开水,水还没有进口就睡着了,突然响声震醒了他,开水还是烫的,好像做了个噩梦一样。”

“他每天早晨只有一碗稀饭,中午晚上各给一个小窝头,每天吃不到四两粮食。他饿得全身发软、连头都抬不起来。他身上还有后遗症,有时刚吃完饭,吃的是什么东西,他就想不起来了。到公审之前,才给他吃得饱一点,但吃得很差,人都浮肿了。”

专案组到底使用什么手段迫使王“交代”、“承认”自己的罪行呢?王说:“为了要什么材料,对我搞车轮战术是常事。有时说着话就睡了,他们曾经几次给我注射过针药。只要注射了那种药,无论怎么样也睡不着,心里烦躁得特别痛苦。我坚决拒绝打针,他们就强行给我注射。后来的交换条件是:只要好好交代就不打针了。”王说,为了减少痛苦,为了活下去,他是什么都承认,让他说什么就说什么。

邱会作回忆说:“过了三四天,我们坐在院子里‘放风’,王洪文最后一个出来,他刚走了没几步,人就像门板一样,直直地摔在地上,口吐白沫子,我们刚要去扶他,监管员立即说:‘千万别动,动就很危险,只有让他自己慢慢缓过来才成。’过了两三分钟,王洪文才慢慢侧过身来,鼻子磕出血,半个脸都是灰土。王洪文见我们几个坐在那里,只是一丝苦笑。”

王洪文38岁成毛的接班人

王洪文出生于吉林省一个贫穷农民家庭;在长春市郊区长大,从小放猪放牛;16岁参军赴朝鲜打仗,在战场上加入中共;1956年退伍后被分配到上海国棉十七厂,从工人干起,后来当了保卫科干事;1964年“四清”运动时,贴过工作队和党委的大字报;1966年文革爆发后,率先造反,成为“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司令。

1967年1月6日,在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江青、张春桥等的策划下,王在上海人民广场召开“打倒市委大会”。不久,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成立,张春桥任主任,王洪文任副主任。

1967年7月,武汉两个造反派组织发生声势浩大的武斗,毛亲自去武汉解决问题。不料,两派斗得更凶,毛的驻地被其中一派包围,毛仓惶逃到上海。上海也在武斗。王洪文指挥30万工人手持长矛短棍,击垮了反对市革委会和工总司的上海柴油机厂联合造反司令部。惊魂未定的毛观看了武斗记录片,对王甚为赞许。

1969年4月,中共九大召开。王作为九大代表来到北京。当时,大会需要工、农、兵代表发言,王被选为中国工人阶级的代表,在大会上发了言,这是王第一次在全国崭露头角。九大上,王当选中央委员。

1971年9月13日,毛的接班人林彪“叛逃”事件发生后,对毛的打击非常大。毛着手再选一个接班人。毛认为王洪文当过工、农、兵,且年轻,在文革中,敢打敢拼,于是,选中了王。

1972年9月7日,毛调王洪文到北京学习,由中共总理周恩来负责“传、帮、带”,周主持的会议都让他参加,还让他发表意见,为接班做准备。

1973年5月下旬,根据毛的提议,王正式从上海调中央工作,列席中共政治局会议,并负责中共十大党章修改工作。同年8月20日,中共十大的选举准备委员会在北京成立。毛提议王洪文任主任,周恩来、康生、叶剑英、江青、张春桥、李德生为副主任。中共十大上,38岁的王当选中共中央副主席,成为仅次于毛泽东、周恩来的第三号人物。

1973年9月到1974年5月,毛和周接见外国元首、政府首脑和重要外宾16次,每次都让王洪文陪同,目的是培养他,给他提供学习如何当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机会。

一位英国记者对此作了如下评述:“38岁的上海造反领袖王洪文,已明白无疑地成为毛的继承人。毛在中共十大之后每一次会见外国首脑,坐在他两侧的总是周(恩来)和王。周已75岁,是毛的同辈战友。因此,毛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向全世界表明,王是他的接班人。未来的中国,是王洪文的中国。毛显然已经吸取林彪事件的教训,不再把接班人的名字写入中共党章。但是,毛仍明确地指定了自己的接班人。因为毛毕竟已是80老翁,随时都可能发生意外。”

然而,此后毛许久不露面。1974年9月4日,毛会见多哥总统埃亚德马时,坐在毛一侧的不再是王洪文,而是复出不久的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当中共中央副主席不到1年,王便失宠于毛。

原因是王洪文跟毛的妻子江青等在中共政治局内结成“四人帮”。他们企图在1975年召开的四届全国人大会议上,组织自己的内阁班子。对中共最高层的人事安排,毛是说一不二的人物。“四人帮”的这个想法和做法遭到毛的反对和打击。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去世后,王、张、江、姚与华国锋、叶剑英等为争夺最高权力,矛盾激化。最后,华、叶等先下手为强,将他们打倒。

王洪文被判无期徒刑

1977年7月,中共十届三中全会通过《关于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反党集团的决议》,决定永远开除王洪文的党籍,撤销其党内外一切职务。

1981年1月25日,中共最高法院特别法庭认定,王犯“领导反革命集团罪、阴谋颠覆政府罪、策动武装叛乱罪、反革命伤人罪、诬告陷害罪”,判处王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王洪文患肝病癌而亡

在“四人帮”中,王洪文最年轻,身体也最好,心理素质却最差。在狱中,王显得非常苦闷,经常长吁短叹,愁眉苦脸,心情郁结,万念俱灰,后来就一病不起。

据王洪文弟弟王洪双说,王洪文自1986年起,离开秦城监狱,入住公安部所属北京复兴医院。

1992年8月3日,王洪文因肝病去世,终年58岁。

结语:

中共党内斗争历来都是你死我活的、冷酷无情的。王洪文实际上是中共最高层权力斗争的又一个牺牲品。中共后来公布的王的罪行中,很多都是毛泽东支持他干的,最后都变成王的罪行。

王在位时参与整过很多人,王倒台后也被整得很惨。这样人整人的悲剧,如今仍在中共党内上演。中共一日不亡,这样你死我活的斗争就会一直延续下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