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医师被按倒在地强制抽血 遭十年冤狱夫离子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1日讯】黑龙江女医师王玉卓,原本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却因信仰遭受十年冤狱迫害,期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按倒在地强制抽血、暴力殴打、强迫劳动、被输不明药物等酷刑折磨。她在检察院工作的丈夫承受不住压力被迫离婚;她的儿子升学和就业受到很大影响;她的的父亲因为打击悲伤离世。

据明慧网报导,王玉卓女士,原双鸭山市人民医院物理诊断科心电室主治医师,修炼法轮功后,原有结核病和其它的病不治而愈,二十多年来为国家节省巨额医药费。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至今22年的迫害中,王玉卓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冤判十年,被迫害的夫离子散,生活没有保障。

修炼大法身心健康

王玉卓,今年61岁。在修炼法轮功之前,王玉卓体弱多病,患类风湿、神经衰弱、结核性腹膜炎等等,曾经做过两次腹部大手术,留下了许多后遗症,病痛的折磨导致她不能正常工作。

一九九六年,王玉卓看到杂志刊登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祛病健身,是一部高德大法,就走进了法轮功修炼。此后,她原有的各种疾病,尤其结核疾病,都不治而愈。王玉卓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愉悦。

一九九八年,王玉卓在单位退出公费医疗,单位的人都知道王玉卓修炼法轮功以后,精神面貌改变了,是法轮大法给了她全新的生命。二十多年过去了,修炼法轮大法给了王玉卓健康的保证,为国家节省巨额的医药费用。

而且,王玉卓明白了做好人的道理,在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能真诚、包容对待每一位同事和患者。在家庭中,王玉卓是个贤妻良母,相夫教子、孝敬老人维护传统道德的大法修炼者,时时处处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邻里街坊都称赞她是个贤淑、善良的好人。

被跟踪绑架、非法判刑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五日,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尖山公安分局政保科警察凌大威和高远,非法跟踪并绑架法轮功学员张丽和娄维明,带到双市站前招待所,用刑讯逼供,暴力手段造假伪证笔录,以达到迫害王玉卓的目的。

同时,凌大威对王玉卓敲诈勒索,被王玉卓拒绝。之后,凌大威又到王玉卓所在单位骚扰。当时正是双鸭山市人大政协开会期间,单位医院派心电室医生,包括王玉卓,到会场做救护工作。结果,王玉卓被公安局凌大威、高远等开车尾随跟踪,单位领导迫不得已,安排其他医生替代王玉卓。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日凌晨五点,四个警察闯进王玉卓家,找到一本《转法轮》,遂将她送看守所,无限期关押。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一日,王玉卓被非法逮捕,警察称省委批示,对法轮功学员:“一不准退卷,二不许辩护,三判错案省委撑腰。”

为了完成迫害法轮功学员指标,双鸭山市尖山区法院把五名互相之间不来往的法轮功学员被构陷的卷宗,捆绑在一起。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三日,双鸭山市尖区法院非法审判王玉卓、纪松海、宋维影、娄维明、张丽五名法轮功学员。结果,王玉卓被非法判刑十年,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刑期分别为:纪松海十二年,宋维影十一年、娄维明十年、张丽九年。旁听的正义之士愤慨地说:“这是什么审判?这是无法无天。”

二零零三年四月三日,王玉卓被非法关押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十年冤狱迫害:打毒针、强制抽血、强迫劳动、暴力殴打、谩骂等

这十年冤狱期间,王玉卓受到非人折磨,曾被强行洗脑“转化”迫害。王玉卓不“转化”,被狱警使用不明药物、以验血型为名,强制抽血化验、强迫劳动、暴力殴打、谩骂、人格侮辱、不许睡觉等迫害手段。以下是部分迫害事实

◇强制抽血、洗脑转化、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零三年四月三日,王玉卓被劫持到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当时王玉卓被检查出身患有子宫肌瘤、严重心脏病,但仍被收监。

在二零零三年五月份,王玉卓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双鸭山市看守所,因为炼功,被看守所所长白树文给她带上十八斤脚镣子。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一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监区,以验血型为名,将法轮功学员聂绪梅、王金范、王玉卓、张保英、邓剑梅、付丽华六人强行拉去抽血化验,法轮功学员们抵制。在集体上厕所后回二楼监舍的时候,九监区动用全狱警力和病号监区医护犯人,以及牢头狱霸也称作“大犯人当打手”,堵在走廊,不容分说撕扯法轮功学员们到车间,王玉卓被按倒在地上,被强制抽血化验,导致王金范、王玉卓、张保英、邓剑梅等无法行走,由人扶著走路。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大队长颜玉华、警察贾文君充当急先锋,成立“攻坚大队”,强行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用谎言和欺骗的手段指使犯人犯罪,四个犯人二十四小时轮换,围攻一个法轮功学员,做强行洗脑“转化”迫害。犯人万忠丽使用各种办法“转化”王玉卓,没有达到目的后,为了立功,造假蒙骗法轮功学员,同时不许睡觉不许说话,上厕所都得被监控。

二零零三年,监狱在打包车间成立了所谓“转化基地”。二零零五年四月八日,又以搬监舍为名,企图诱骗法轮功学员搬进“转化班”,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反迫害,不配合“攻坚大队”搬监舍。九监区集中了狱里警察和小号男警察十四、五个身着便衣的警察,指使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王玉卓被犯人柏丽君连打带骂,从一楼拖扯到二楼,被强行的塞进洗脑班。

王玉卓为了抵制这种违法犯罪行为,反迫害,绝食五天,被犯人赵学玲、陈学梅毒打了,后被拉到卫生所强行打针。因她不配合,赵学玲又在卫生所把她毒打一顿。

二零零五年七月份,专门培训七十多人做转化迫害打手,叫嚣要“转化”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大队长刘志强说,不管用什么手段,都得让法轮功学员“转化”。恶警张晓影还教唆犯人不要将法轮功学员打出伤,往看不见的地方打。王玉卓被恶徒万忠利折磨一个多月,一个月中,从不准上床,一直卧在水泥地上,王玉卓身体实在不行了,才停止这种迫害。

◇犯人殴打、虐待、灌食

二零零四年四月,在九监区,因为不“转化”,王玉卓被犯人殴打,被迫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十来天,不准上床,粪便都排在裤子里,心脏病发作。就这样,还被铐在监狱医院的床上强行灌食和输液。

◇强迫参加奴役性劳动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期间,王玉卓曾被强迫参加奴役性劳动,每天长达十四个小时在车间和“五连保”犯人(即,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被安排五个人连带看管,表面上相互监督,实际上是四个犯人监督一个法轮功学员)在机台旁参加劳动。

其它,如被强迫罚蹲点名、被体罚站在烈日下晒太阳、殴打谩骂、不许上厕所、吃发霉的大米、吃生芽子土豆导致中毒事件的发生;每天被体罚码坐所谓的“军事化管理制度”。

为了解脱犯人被邪党毒害、解除“五连保”制度,从二零零三年开始,狱中法轮功学员全面开始罢工,彻底解除法轮功学员被犯人管理制度、以暴力手段强迫奴役劳动,导致法轮功学员遭受了酷刑折磨,如关押小号、灌盐水、辣椒水、毒打、捆绑、束缚带、上大挂、死人床、脚镣、手铐背铐等等酷刑。

◇再次被输不明药物

二零零七年三月末,王玉卓被送到十一监区进行第二次迫害。王玉卓又遭到病犯监区犯人商晓梅强行输液。王玉卓被注射不明药物后,出现全身忽冷忽热,血压升高,每天只能躺在地下,活动受限。

后来,她们把王玉卓和另三名法轮功学员送到哈尔滨医大二院进行身体检查,经过三个半月的折磨,也没有动摇王玉卓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修炼大法的坚定信念。他们只好把王玉卓和其他三名法轮功学员先后送往三监区,其中有:王宏洲、朱风英、贺春华。

◇三监区内讲真相 唤醒善念

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二年这五年期间,王玉卓因为不“转化”,被送往女子监狱三监区。

在那里,遭受过多年精神和身体严酷折磨的法轮功学员的环境稍有改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开始不断给监区警察和犯人讲真相,唤醒了她们的良知善念。有的警察和犯人明白了大法真相后,知道大法学员们都是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同时给监区带来新的风貌,让犯人和警察减少了邪党灌输的毒害。法轮功学员得到犯人和警察的认可和信赖,在狱中,开展了救人项目,逐渐开创出学法炼功环境。

结语

王玉卓身为一名医师,生活原本优渥无虞,中共对法轮大法信仰的迫害使得她的工资被单位没收扣留,她失去了生活来源,也给她在双鸭山市检察院政治处工作的丈夫带来了很大的思想和精神压力。为了前途事业不受牵连,王玉卓和丈夫被迫离婚,失去了美满幸福的家庭。

王玉卓被冤狱十年,儿子离开妈妈十年,没有得到母爱和良好的教育,升学和就业受到很大影响,前途事业受到冲击,也给王玉卓的父母及家人带来了很大伤害和打击,王玉卓的父亲因为王玉卓被迫害入狱而含悲离世。

这场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是中共邪党滥用职权、滥用法律、灭绝人性,不仅给王玉卓和她的亲人造成巨大无法补偿的损失,同时造成千千万万家庭的苦难,是人类社会毁灭性的灾难。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黑龙江女医师王玉卓遭受十年冤狱迫害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