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中共乱港再挑衅 西方需反制工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G7、北约、美欧峰会上,西方各国展示了联合对抗中共政权的强烈信号,这关键的一步是好的开始,但接下来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尽快建立、实施一整套反制中共的工具,应该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面对西方联盟的警告,中共继续摆出了挑衅的架势。中共口头上不承认美欧各国代表国际社会,又在台海再度出动大规模军机骚扰,还进一步乱港公开向西方示威。

6月17日,香港出动约500名警察突袭《苹果日报》,拘捕了5 名高管,还称《苹果日报》新闻室是“犯罪现场”,扣上“勾结外国或外部因素危害国家安全”的帽子。6月19日,2名高管仍然被拒绝保释。中共实际公开向西方叫板,主动挑起意识形态对抗。

西方各国立即纷纷谴责,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公署、美国国务院、英国、欧盟、日本外相、大赦国际等都很快发声,但无法真正阻止中共的恶行。中共不仅通过迫害中国人对外示威,2020年,两名澳大利亚记者也曾受到中共安保人员骚扰,被迫逃离中国;中共至今仍然扣押着加拿前外交官等作为人质。

西方各国应该不会天真地认为,仅靠公开声明、谴责就能令中共收手、放弃挑衅,必须拥有实实在在的反制工具,才能真正遏制中共政权屡屡故意对抗的行为。

事实表明,欧盟冻结《中欧投资协定》,美国的一系列科技和经济制裁,以及人权制裁等,都打到了中共的要害,令中共不得不忌惮,令中共高层不得不思忖自身的处境,令作恶的中共官员抬不起头来。西方各国需要一整套类似的工具和杠杆,特别是能够联合采取行动的机制,才能对中共政权产生有效的制约作用。

目前,西方各国已经普遍认定中共迫害人权的罪行在扩大,也相继开始对中共实施人权制裁,但深度、广度和联合制裁还不够。

欧盟已经跟随美国制裁了中共在新疆集中营的迫害行为,但对具体责任人和相关组织的认定上,还不完全契合。例如对新疆书记陈全国和政法系统责任人的制裁,如果美国和所有西方国家协调统一,都不给予本人和家属签证,这些恶徒几乎寸步难行;同时,如果西方各国还能联合冻结责任人的相关财产,中共高官们的贪腐所得会大量损失,也将对更多中共官员起到震慑作用。若各国还能更进一步,联合公布被制裁官员被收缴的财产情况,无疑反响会更大,将令中共官员胆战心惊,叛逃将显着增多。

此次中共在香港公开迫害媒体人,西方各国谴责之余,应立即启动对相关责任人的上述制裁,包括港府官员、具体实施的主要警官、以及公然违法法律的法官,还可以包括中共驻港机构和中共涉港官员。

中共迫害人权可谓罄竹难书。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非法抓捕、判刑、骚扰等从未停止;中共对各种宗教、少数民族、异议人士的迫害变本加厉;中共封锁言论、打压正义律师、吹哨者、上访者的维稳之举不断扩大。目前,只有美国政府针对个别迫害法轮功的恶警和“610”人员实施了制裁,其它国家的相应制裁还没有真正开始,大量迫害人权的恶棍还不以为然,西方各国需要尽快启动更深入、广泛的制裁,震慑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和责任人,制止中共的各种迫害。

人权制裁之外,经济和科技制裁也是必不可少的手段。前美国总统川普针对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曾立刻宣布取消了香港特殊关税地位;川普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至今有效,美国新政府延续针对华为和芯片产业等科技制裁起到了显着的作用。欧盟冻结《中欧投资协定》也曾令中共一度收起了战狼姿态,若能乘胜追击,至少与美国加快协调一致,影响力无疑会更大。

对于近期口出狂言、完全不顾外交礼仪的中共驻外使领馆战狼,各国可考虑立即驱逐,迫使中共外交部门收回恶言。

各国对中共的疫情追责早晚会发生,哪个民主国家的政府若对此敷衍都是严重渎职,无法对本国国民交代。中共至今不承认隐瞒疫情,甚至不承认病毒起源于中国,西方各国追责过程中,显然也需要杠杆,关税、贸易和投资壁垒应该都是可用的工具。中共国有企业在各国的投资应可以纳入没收范围,中共贪官的海外资产更是触目惊心,完全都可以考虑在追责工具之内。

朝鲜的金正恩最近对美朝关系公开表态,实际说出了与中共同样的心态。他说朝鲜要准备好与美国进行“对话和对抗”。中共也是如此,所谓的“对抗”不过是“对话”的筹码,若西方各国不能有效制约中共的“对抗”和挑衅,就会被中共当作应对西方各国的筹码,中共最近打压香港媒体人的做法,就是例证之一。

西方各国若准备联合制约中共政权,就需要及时作出制裁的应对,打掉中共所谓的“对抗”筹码,否则,中共就会不断重复类似的游戏,令西方各国束手无策。

西方各国首脑会谈应该开了个好头,但中共不会因此而就范,各国尽快建立联合制约中共的杠杆和工具,已经迫在眉睫,也是对每一个民主政府对抗中共的决心和智慧的关键考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