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美警告中共被孤立 CGTN运作内幕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2日讯】 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6月21日晚上7:30,北京时间6月22日。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沙利文警告中共被孤立,民主国家毒源追溯兵分两路;CGTN运作内幕首次曝光,100亿美元投入不敌弱小参与者,中共大外宣惨败。

Sydney:病毒溯源最新消息。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昨天警告中共,如果拒绝病毒调查,将被世界孤立,还给了中共两条路走。与此同时,美国联合民主国家推动调查和做好应对中共的准备。

秦鹏:另外,中共超级大外宣CTGN的运作内幕首次曝光。前员工爆料,在习近平出访时的一场巨大的播出地震。还有把政治审查员叫做“老师”,把来自北京的指示称作“楼上的”。中共渴望像米老鼠一样在全世界最幸福的地方大笑,它最大的优势是有巨大的资本在全球落地。然而,播放数据显示,中共的100亿美元居然被投资很少的媒体参与者超越了,败得还很惨。

Sydney:喜欢我们节目的观众朋友,欢迎点赞、转发、留言,节目最后我们会与大家互动。

美国警告中共将被孤立 赵立坚灵魂三问却暴露真相

Sydney:6月20日,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告诉“福克斯周日新闻”,如果中共不配合对冠状病毒大流行起源的进一步调查,将面临“国际社会的孤立”。

沙利文表示,正联合世界各国,对中共施加政治和外交压力,还给中共两条路走。说“要么他们以负责任的方式允许调查人员进入,做真正的工作,找出病毒来源,要么他们将面临在国际社会的孤立”。

秦鹏:沙利文还赞扬美国总统拜登上周在七国集团(G7)峰会期间所做出的努力,说他成功说服了盟友一起向中共施压。G7领导人在联合公报中要求在中国进行及时、透明、专家主导和基于科学的COVID-19起源第二阶段研究。

不过,沙利文也表示,美国不会仅仅依靠中共配合让专家们进入中国。

他说,拜登总统会通过美国自己的分析,美国的情报努力,以及与盟友及合作伙伴一起做的其它努力,从各个方面进行施压,“直到我们查清这个病毒如何来的,以及谁要对此负责”。

Sydney:看起来沙利文是要专门代表美国政府在公开发布这个消息。沙利文周日在CNN节目上说,美国目前不会发出威胁或最后通牒,美国会继续在国际社会联合盟友,到时如果中共拒绝履行它的国际义务,美国才将被迫考虑做出回应。等于是到时候怎么样,取决于中共是不是配合调查了。当然他也强调,不会只简单地接受中共说不。

秦鹏:嗯,中共方面也注意到了这个警告。北京时间周一(6月21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中称,沙利文的相关表态是“赤裸裸的讹诈和威胁”,他声称美国推动的是“政治操弄式”的国际调查。

Sydney:赵立坚还声称,中国与各国分享COVID-19防疫经验,两次接待世界卫生组织(WHO)专家到中国,并和WHO发布联合专家组溯源报告。

秦鹏:可是众所周知,中共根本没有给世卫专家任何原始数据,这也让专家们和众多国家政府表示不满,最后世卫总干事谭德塞都没有办法再替中共遮掩,表示“不排除武汉实验室泄毒”。

Sydney:赵立坚还抛出了三个问题,让美国回答,我们要不要来讨论一下赵立坚提的这三个问题?我们有的观众可能也希望对此了解更多。

秦鹏:好,我们来讨论一下。

Sydney:赵立坚提的第一个问题是,美国抗疫不力到底谁应负责?迄今,美国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病例数分别超过3354万和60万例。他说,美国如何追究抗疫失能的官员的责任,如何避免悲剧重演。

秦鹏:赵立坚提这个问题,我认为很蠢,只会让世界再次关注美国这么巨大的人员损失和伤亡,还有价值数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肯定要继续追责。

Sydney:赵立坚还提了第二个问题,新冠病毒是否早就在美国本土传播?他提到,美国卫生研究院去年前3个月采集的约2.4万名美民众血液样本显示,新冠病毒于2019年12月就在美国出现,比官方首次确认发现病例提前数周。

还说,美国疾控中心和传染病协会一个报告显示,在2019年12月13日至16日,加州、俄勒冈和华盛顿三州至少39人血液样本中已检测出新冠病毒抗体。他说对于这些美国国内早期病例,美国政府理应认真、透明地开展调查。

秦鹏:美国这些检测,发现最早出现的时间应该12月初,因为出现抗体一般7-14天。但一方面,病毒专家林晓旭博士解释过,血清中发现抗体,并不代表一定是之前感染了新型冠病毒/中共病毒,另一方面,这个时间依然晚于中国的首例感染时间。

中共官方一开始公布的最早的新冠肺炎病例出现时间是12月8日。但是,2020年1月24日,国际权威医学期刊 《刺胳针》(The Lancet)发表的一篇论文,由收治新冠肺炎重症病患的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人撰写,他们将首名病患的发病时间前推至12月1日。

Sydney:发病时间一般滞后感染时间几天,也就是说,金银潭医院的副院长在论文中证明,这个中国的病人更早,2019年11月就已经感染了。那么这个是中国的零号病人吗?

秦鹏:这不是真正的“零号病人”。而且,这个病人有一个非常古怪的现象,他是“一个没去过华南海鲜市场、失智的中风老人”。所以,很多媒体和专家都在问这个武汉肺炎“零号病人”之谜:他是怎么感染的?

中共官方没有给出回答,也不肯再继续查找“零号病人”。那么,到底谁是最早感染的呢?是谁传染了这个瘫在床上的老人呢?为什么病毒来源追溯,找不到更早的传他的人了呢?是找不到还是不肯说?

可是,这个时间,2019年11月,却恰恰和外界传说的,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三名研究人员感染和住院的时间巧合。

Sydney:赵立坚问的第三个问题,是追问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基地的真实情况。他说,德堡实验室的研究范围涉及被认定对“公众、动植物健康构成严重威胁”的细菌。2019年6月,德堡因被检查出未遵循程序,存在机械故障与泄漏问题被勒令停止研究工作,而几乎与此同时,弗吉尼亚州北部开始出现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统疾病,威斯康星州暴发大规模“电子烟疾病”。

秦鹏:赵立坚的这个问题半真半假,有一句是撒谎,德特里克堡当时被勒令停止研究检查恢复,是因为存在机械故障与泄漏问题的风险,不是发生了泄露。另外一句,则是蒙那些不懂的科学小白或医学小白。康州电子烟疾病,这个和新冠病毒感染不是一回事儿。而且,他说大规模爆发生,如果真的是大规模发生了新冠病毒感染,那么美国应该早就大爆发了,但事实是美国最早爆发是2020年3月在纽约发生。

还有,2020年2月28日,上海市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对中国的英文《中国日报》有一个分析说得非常好,如果是武汉之外传来的,那么应该是几个中国城市同时发病。所以,他不认同新冠病毒来自外国的说法。

Sydney:所以,赵立坚这三个问题,实际上更像是对那些国内不具备医学背景的民众说的,因为他自己也清楚,这些说法连中国科学家都骗不了。

秦鹏:是。所以,中共现在就是豁出去了,坚决拒绝调查。但是,这种说法,反而更让世界怀疑,为什么要害怕呢?

Sydney:是呀,隐瞒就说明在害怕什么。

CGTN前编辑爆料 检查政治正确的“老师”和“楼上的”

Sydney:美国媒体《金融时报》6月20日一个报导,对CGTN中共央视国际部(环球电视网,CGTN)英语新闻频道的12名前雇员进行采访,爆料出了一堆内幕。这些外国员工大多数要求保持匿名,害怕遭到报复。

秦鹏:这个报导让我很意外,因为何清涟老师和中国金融学家贺江兵曾经说过,这个媒体看起来很像看新华网。我看了这篇报导,由CGTN自己雇用的那么多外国前员工出来爆料,还讲了很多具体的例子,很有意思。

Sydney:一名前编辑爆出一个内幕,例如2012年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访问华盛顿期间,很多西藏、台湾抗议人士和法轮功学员进行抗议,出现在画面中,CGTN新闻编辑室就开始讨论怎么办。

开始的编辑设想是,用“到处一片红(中共血旗)”遮盖抗议者,但当前记者杰西卡‧斯通(Jessica Stone)进行现场直播时,抗议者声音很大,她无法装作他们不存在,不得不提及他们。

结果她一提及,这时,“新闻编辑室里一片恐慌,所有的老板都挤在一起,开始大喊大叫。”一名前编辑说,后来参与直播的几个职员在私人会议上承诺,这种情况“永不再犯”。

秦鹏:哈哈,这显示中共是多么脆弱。CGTN一直对外鼓吹自己和其它媒体没有什么不一样,关键时刻就暴露出真实面目了。

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金融时报》报导,在CGTN工作过的制片人、新闻主播和编辑都提到,新闻编辑室里有对稿件进行政治审查的所谓“老师”。而且,那些外籍员工在回忆这个事情的时候,还真的是中文拼音laoshi。

比如,已经辞职的校对编辑安格尔布兰特(Gary Anglebrandt)2016年至2019年在CGTN工作,他的工作是检查稿件的语法和拼写错误,然后将文本传递给值班的、控制着政治正确性的“老师”。

安格尔布兰特说,“新闻编辑室里总是有两三个人,所有的稿子都是中国写手写,然后西方文案编辑进行润色,让英文更自然,然后再由一个所谓的‘老师’检查其政治正确性。”

Sydney: 除了这个所谓的“老师”,CGTN还有一个很特殊的内部专用名词“楼上的”。

安格尔布兰特说,谈到让外国人在中国央视上“电视认罪”等内容时,“如果去制作人那里说‘我们不要播放这个’,是徒劳的。”“他们会说,“这是来自‘楼上的(指示),必须播放’。”

秦鹏:就是说,他们用这个特殊名词“楼上的”表示这是来自中共高层或者说中宣系统的指示,只能执行,不能反对。这个落地其它国家的所谓媒体CGTN,倒很像是在大陆的党报或者网站,时不时会接到上面的指示。

Sydney: 楼上的要他们播放的“电视认罪”,就是央视要求不同国籍的人在被中共当局拘押期间,被迫做出虚假陈述,在电视上表达悔恨和内疚,然后随后将他们的露面作为宣传素材,在世界各地播出画面,也在CGTN的美国网站上发布。

秦鹏:今年3月22日,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就接收人权组织关于这方面对央视的投诉,正在审查。之前这个人权组织“保护卫士”在英国提出的投诉,就被通过,因此央视被取消英国的广播执照。

Sydney:《金融时报》还有一个前高级编辑爆料,被告知CGTN的运作方式与西方媒体非常相似后,才决定加入。但是他很快意识到从北京调来的高管“对产品的控制要严格得多”,“新闻稿或主播稿中不允许出现任何中国(中共)不好的内容。”

《金融时报》分析,这位校对编辑描述的这种来自“楼上的”压力,是CGTN与西方媒体监管机构发生冲突的主要原因之一。

秦鹏:不只西方媒体监管机构,普罗大众也对中共大外宣这个反感。有一个民调,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在过去十年中,对中共持“好感”观点的人比例大幅下降,尤其是在CGTN已经建立业务的国家。

Sydney:可以说是大外宣完全失败了。

秦鹏: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还说“CGTN 能够取得成功的唯一领域是在非洲”,一个CGTN前顾问说,在美国的宣传则“几乎是一场灾难”。

Sydney:您认为为什么在非洲就比较能成功?

秦鹏:我觉得主要是非洲国家主要有两个问题,第一,中共给了大量援助,所以各国政府放任中共在本国舆论散毒,第二,那些国家本来就没有多少正常的媒体,所以让中共趁虚而入。

Sydney:嗯,报导说,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始,中共通过CGTN在国际上扩张其所谓的“软实力”,陆续在华盛顿、内罗毕和伦敦等地开设了工作中心。

中共100亿美元大外宣 败的很惨

说好听“软实力”,说真实一点就是大外宣,把洗脑教育传播到世界。

《金融时报》报导,CGTN是中共进行地缘政治斗争的重要项目。中共对自己的媒体集团投入了大量资源,以期在世界范围内传播所谓的“中国(共)视角”。

秦鹏:中共渴望像米老鼠一样在全世界最幸福的地方大笑,它最大的优势是有巨大的资本在全球落地。然而,现在我们自己上youtube就能看到,播放数据显示,中共的100亿美元大外宣,居然输给了很多资金较少的媒体参与者,而且还败得很惨。

比如说,Youtube上很多自媒体都做得比中共那些媒体好,深受观众喜欢,比如江峰漫谈、文昭谈古论今,还有很多。

从正规媒体角度看,在Youtube上,中共大额的大外宣也被一个意想不到的媒体超越了,那就是新唐人电视台,我们在Youtube上可以查到相关数据。

截至今年5月, NTD Russia俄语,观看次数是2.72亿,相比CGTN 3700 万,大大超越。NTD西班牙也以9620万比9450万超越CGTN西班牙。在多种欧洲语言中,中共都被全面超越。比如,新德语(7700 万次观看)、意大利语(2500 万次)、葡萄牙语(670 万次),这些也都全面超越CGTN。仅在法语方面,CGTN 的表现优于 NTD(是4200万和3700万),眼见也就要被NTD赶上了。

Sydney:这可能大大超出很多观众的想像,因为中共大外宣,那可是动用巨额的国家力量的资金。您认为为什么会这样呢?

媒体的生命之源是“真实”

秦鹏:我觉得根子上,是媒体的生命之源是“真实”,要想长期发展,一定要客观、公正。观众是能区分真话和假话的,中共的大外宣,久了,大家也知道是在讲假话。

所以现在越来越不喜欢那些标榜正确却不说真话的媒体,同时,很多敢于讲真话的自媒体,也越来越活跃。

很多自媒体,即使资本很小,还是获得大量观众喜爱。揭露中共邪恶的自媒体是遍地开花。我们这个“时事天天聊”在短短3-4个月的时间里,能够从每期3-5万播放量,到现在每期10-50多万,平均每期24万,也是因为我们真实。

Sydney:是,我们一直秉承真实、及时和尽量做独家的分析,谢谢观众朋友们的支持。

当然我们也看到,随着CGTN作为“党的喉舌”的真实角色在国际上逐渐曝光,歪曲报导香港“反送中”运动、播放“强迫电视认罪”等,所以美国和英国已采取措施限制中共媒体的影响范围,例如英国监管机构Ofcom在2月份决定撤销其广播许可证。澳洲电台SBS也决定暂停播出央视和环球电视网的节目。

秦鹏:是。特别是现在全球抗共的大局势下,我觉得中共大外宣的未来一定会被更多人认清和唾弃。

Sydney:好的,那今天节目最后,我们来是像往常一样,与观众互动,看一下留言。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