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苹果绝唱感动华人 放毒案再爆惊人消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5日讯】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6月24日晚上6:30,北京时间6月25日。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苹果日报》绝版,百万发行被抢购,香港精神感动大陆人;欲盖弥彰,中共要美国立卫生研究院删除基因测序数据

Sydney:美国媒体再次爆出惊人消息,中共居然让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删除了病毒的早期基因测序数据,这会对毒源追溯产生什么影响呢?最新消息称,美国科学家恢复了部分数据,发现的病毒序列显示,来源竟然还比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更早?这其中,究竟有什么内幕?

秦鹏:创刊26年、以传递真相为核心使命的《苹果日报》,在6月24日画上句点,创纪录的一百万发行数量被港人连夜和大雨中抢购。世界瞩目,中国大陆民众和海外华人也被香港人追求自由的精神所感动。

中方要美删病毒基因序列 泄漏出了更早染疫病人?

Sydney:我们来看今天关于病毒溯源很重磅的一个消息。《华尔街日报》23日报导,中方研究人员曾要求美方删除新冠病毒基因序列。这件事,也被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证实了。

我们今天的节目中,也会谈我们做的一个独家访谈,揭示出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专家分析,称被删去的序列,显示比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更早,或者这正是中共方面要求删除的一个重要原因。

秦鹏:我们知道,现在病毒源头起源仍就是一个谜,很大原因是由于中共拒绝配合,导致很多重要的原始数据缺乏,所以国际社会始终在呼吁中共给予透明度。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我们现在看到又爆出了中方为隐瞒疫情,甚至要美国删除病毒序列的消息。

中方要求美方删病毒基因序列

Sydney: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表示,中国研究人员最初在2020年3月向他们的数据库提交了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武汉病毒)的基因序列。其中就包括2020年1月至2月期间,在武汉市收集的新冠肺炎确诊住院患者的病毒样本中,提取的病毒序列。

然而,该研究人员在三个月后,也就是6月要求删除。理由是该基因序列数据已被更新,会发布到另一个数据库,没有详细说明哪个数据库,目前也没找到所谓被“更新”的数据。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在一份声明中,给自己配合这种删除要求做出辩解,声称他们有规定:“提交数据的研究人员拥有对数据的相关权利,可以要求撤回数据。”

因此,241份来自武汉宝贵的基因序列数据,就这样被删掉了。

秦鹏:对病毒溯源和研究病毒发展、演化历史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损失。就像一个完整的拼图,突然间被挖掉了一大块,而且这还是早期在武汉的数据。这241个序列是由武汉人民医院一位名叫傅爱思(音)的科学家收集的,网上的论文显示这些样本取自“疑似COVID-19流行初期的门诊患者”。

当然,不幸中的万幸,是发现这个删除事件的科学家,西雅图福瑞德哈金森肿瘤研究中心(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的病毒学家布鲁姆(Jesse Bloom),花了大把时间,在互联网上搜寻这些被删除的序列的其它来源,最终找到下载了下来,并于周二发表了论文。

不过,目前,布鲁姆只恢复了13个序列。

布鲁姆表示,这些序列被删除是“可疑的”。他说,“删除这些序列似乎是为了掩盖它们的存在。”也可能导致“早期病毒在武汉传播的情形被扭曲”。

Sydney:这次的事件,因为是中国研究人员要求删除的,但秦鹏,您是认为,其实就是中共政府要求删除的?这样的说法是不是不太准确?

秦鹏:很准确。因为这个要求删除的科学家自己的解释是,数据做了更新,他们会发布到其它地方去,但是数据测序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实际上不存在更新问题,网上现在也查找不到相关的数据,所以这样的说辞更像是一个借口。

中共3号文:禁止未经批准发表有关冠状病毒的论文

另外,我们都知道,中共当局在2020年1月3日,曾经由国家卫健委发布过一个3号文件,下令销毁一些早期病毒样本,并禁止未经批准发表有关冠状病毒的论文。后来,科技部和教育部门也发布了类似的规定,显然这样对科学界的压力是不小的。

那么,这个撒谎更新数据要求删除的武汉科学家,我认为也是在中共3号文件等有关管控压力下做的一种行为。

Sydney:这次事件,《华尔街日报》引述专家说法表示,被删除的序列只是片段,“完整的基因组序列通常才是最有价值的”。因此这些失而复得的基因序列,仍然是没有办法解开病毒起源的谜团,究竟是动物传人,或是实验室泄漏?

问题就来了,病毒的基因序列在病毒溯源研究中,究竟起到什么作用?新唐人电视台的记者金石,采访了欧洲病毒学专家董宇红博士,博士的回答很有意思。

她说:“这(COVID-19)是个新病毒,尤其早期进入人体,为了适应人这个新的物种,会有很多适应性的基因改变。早期感染者身上采集到的病毒样本的基因序列,就可以提供这个新病毒如何传播到人类的重要信息。

“最宝贵的就是大流行早期检测到的序列,因为这些序列可以让科学家更容易,通过基因的相似度分析,顺藤摸瓜,追根溯源,越早越好。越早的序列,当然就越有价值,会对于了解这个病毒的来源、找到祖先病毒,提供关键线索。”

秦鹏:是,病毒的基因测序,经常会和病毒的“进化树”放在一起来讨论。所谓进化树,就跟一个民族、一个家族的族谱一样,顺着这个谱系,你可以看到他们是如何不断繁衍、演化、变化的。不同的民族、种族有一些独有的基因方面的特征,所以通过解读基因测序,就能够看出很多信息,比如,你会发现,某个家族,从高祖爷爷那一辈,开始和什么种族、民族通婚啊,遗传上发生了什么变化啦,突然间有了什么遗传病啦,等等,基因测序都会带着这些信息。

奇怪的是:论文作者没有报告任何删除原因

Sydney:那记者又问董宇红博士,怎样看中方在提交病毒基因序列三个月后又要求删除的做法?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回答是,那名中国研究人员表示因为该基因序列数据已被更新,会发布到另一个数据库。但是很明显,就没有后续了。

董宇红博士说,“的确基因序列属于研究作者的发现,他们有权利发表,也有权力删除。如果是序列核实发现错误,可以纠正错误,重新更正,再发表。科学研究上的原因,都可以透明、公开地申明一下,别人也不会感到奇怪。”但是奇怪在哪呢?我们听董宇红博士说。

董宇红博士:“奇怪的就是,这些序列被删除,相关的论文作者,没有报告任何原因。布鲁姆询问该研究作者,为什么删除这些数据,也没有得到回复。这些似乎不符合一般做科研,大家共同遵循的公开透明的原则。”

Sydney:重点来了。董宇红博士接着说,这次删掉的病毒序列,来自于比华南海鲜市场更早期的感染者。再来听一下。

董宇红博士:“现在发现的被删除序列,与蝙蝠冠状病毒的相似度,比华南海鲜市场的病毒高。这意味着被删除的病毒序列,来自于更早期的感染者——好比是爷爷辈的。换句话说,病毒进入海鲜市场时,其实已经在其它地方传播了一段时间,海鲜市场的病毒,好比是孙子辈的。”

Sydney:我的理解就是,因为病毒会去适应人体,会改变,越后期的病毒基因序列,与前期的是有差别的,前期在华南海鲜市场发现的病毒序列接近蝙蝠冠状病毒,那这次这个被删除了序列,与蝙蝠冠状病毒的相似度更高,代表是更早期的病毒,更接近源头了。

秦鹏:就像我们昨天的节目中说的,可能零号病人是在世界军运会,也就是2019年10月之前,甚至更早。

Sydney:董宇红博士是说,“越早的序列,就越有价值,会对于了解这个病毒的来源,提供更重要的线索。是希望这方面的数据越多越好。”

这次发现被删掉的病毒序列布鲁姆也在自己的论文中表示,他会尽个人力量,继续努力寻找,翻阅所有能够找到的关于新冠病毒的每一份早期预印本,看看是否还有其它尚未被发现的序列的早期信息。

《华尔街日报》认为,布鲁姆论文的发表,会引发更多要求中共在病毒溯源上加强合作的呼声。

秦鹏:这类中共政府隐满疫情的事件,一直不断地被揭示出来。21日,英国《泰晤士报》报导,一名意大利调查记者加蒂(Fabrizio Gatti),曾经联系武汉病毒所的几位研究员,结果之后武汉病毒研究所就从他们的网站上删除了这些人的名字。

武汉病毒研究所有两名中国军事科学家 美国调查

加蒂在调查的时候,发现武汉病毒研究所委员会名单上,有两名中国军事科学家,一名是第二军医大学的王红阳,他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担任武汉学术委员会的副主任,另一名是中共302军医院的王福生。

这些军方的人到底在那里做什么呢?只是科学研究,还是外界所说的中共所做的生化武器研究?

Sydney:美国国会现在也展开行动追查这件事。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首席麦考尔(Michael McCaul)昨天(周三)接受采访时说,武汉实验室和中共人民解放军之间的关系将是他最关注的议题。

他说:“我们调查的要素之一就是人民解放军在实验室的存在,为什么军队从2017年就出现在那里?还有,他们在实验室里做什么?他们是否有违反生化战训练的规定?这些都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如果习主席不公开实验室配合调查,我担心我们永远都不知道答案。”

麦考尔不但是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首席,还领导一个众议院中国工作组。工作组去年9月曾公布一份新冠溯源报告,内容提到病毒源自于武汉实验室的可能性。

秦鹏:现在,美国国会要求针对病毒展开溯源调查的呼声的确日益增高。众议院共和党人宣布成立一个新冠病毒特别小组委员会,预计下周召开听证会,就病毒大流行起源的各种理论和说法邀请专家作证。麦考尔(Michael McCaul)也会出席作证。

还有我们也知道,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Kevin McCarthy)周一,提出了一个由“八个支柱”计划,目的就是在掩盖疫情和溯源问题上向北京究责。

Sydney:这八大支柱分别包括:解密与新冠起源有关的情报;禁止在中国或与中国进行功能增益研究;禁止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向恶意外国政府提供资金;对世界卫生组织进行改革并对美国的医学研究机构进行反间谍调查;要求拜登政府继续对病毒起源进行调查;对那中共、世卫组织中,故意参与掩盖疫情的人实施经济制裁与签证和入境限制;放弃中国的主权豁免,使美国的受害者可以向中共进行索赔;把2022年冬奥会的主办地点从北京移师它地。

秦鹏:那么,接下去的调查中,还可以发现什么中共的隐秘呢?我们会继续追踪,并及时向观众朋友们进行汇报和分析。

《苹果日报》100万份发行告别 港人凌晨排队购买

Sydney:我们再来看到,这两天,让国际上向往自由的民众,还有像我们这样的媒体人痛心的一个消息,《苹果日报》在6月24日画下句点,以破纪录的100万份发行量结束26年的历史。

香港《苹果日报》在周三(23日)宣布,基于员工安全和人手考虑,午夜后停止运作,24日将会是最后一份实体报纸,网站将于午夜后停止更新。香港壹传媒旗下其它刊物与网上平台已先后宣布关闭。

秦鹏:由于遭遇中共以《国安法》之名义连续打压,包括抓捕创始人黎智英,冻结账户,抓捕6名采编人员,这份创刊26年,香港本地大型的亲民主派媒体的被迫关闭,也被各界视为中共统治下,香港新闻自由以及“一国两制”的终结。

Sydney:苹果这份“停刊号”印刷了一百万份,是平时印刷量的十几倍,创下了香港报纸发行的历史。头版的标题是“港人雨中痛别‘我哋撑苹果’(我们挺苹果)”,配上了大批市民冒雨在《苹果》大楼外声援的一幕,正式和全港市民道别的画面。

秦鹏:报纸还以“给香港人的告别书”为标题社论,指“苹果死亡,新闻自由是暴政的牺牲品”。

Sydney:报纸上的这个悲壮的画面,呼应了现实的场景。星期三深夜,大批香港市民在雨中到《苹果日报》大楼外,向编采人员致谢,数十人举起手机灯光挥动,高叫“多谢苹果”等口号。大楼上的苹果员工也举起灯光回应,有人大叫“多谢肥佬黎”、“多谢读者”、“大家保重”等,有到场支持的前员工感触落泪。

印好的最后一期《苹果日报》陆续送到各地报摊,报纸抵达前已有数以千计市民在排队等候,其中有的民众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由于排队人数多,有的报摊限制一人最多只能购买两份。有的民众带着孩子来见证历史,也有的一度哽咽地说:“不买就没有了!”

我们来看一下现场的视频。

秦鹏:到当天傍晚近19时,香港《苹果日报》前执行总编辑林文宗表示,100万份《苹果日报》已近售清。因程序上还有回纸,因此最后数字要两三日后才有,但相信已接近售清。他说100万全售清后也不会加印。

香港《苹果日报》在1995年6月20日创刊,高峰期每日销四五十万份,1999年曾创下单日销量逾53.7万份的纪录。而翻查资料,《东方日报》于1995年创下单日83万份售清的纪录。

世界领导人和各界人士谴责

Sydney:苹果遭中共打压被迫停刊,也引发了世界领导人和各界人士的关注和对中共当局的谴责。

6月24日,美国的拜登总统发表声明,称“对于香港和全世界的媒体自由来说,这是一个悲哀的日子”。他说“独立媒体在有活力和繁荣的社会中发挥着宝贵的作用。记者是真理的传播者,他们追究领导人的责任,并保持信息的自由流动”。北京剥夺香港人民的基本自由,不符合国际义务,美国会毫不动摇地支持香港人。

秦鹏:欧洲联盟发言人表示,停刊严重伤害媒体自由和多元主义,这是开放与自由社会的根基,凸显出国安法被用来打压媒体自由以及言论自由。媒体自由遭到侵蚀,不利于香港对成为国际商业枢纽的渴望。

英国外相拉布(Dominic Raab)表示,这是对香港媒体自由的打击。德国外交部发言人阿德巴尔(Maria Adebahr)也说,这是对香港媒体自由的重创。

国际特赦组织(AI)亚太区主任米西拉(Yamini Mishra)表示,强迫《苹果日报》停刊是香港近代史上媒体自由最黑暗的一天。

Sydney: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24日在脸书发文表示,她想告诉暗自窃喜的威权主义者,自由民主就像一棵树,也许可以将它拦腰砍断,但种子早已遍洒在土地的每个角落,总有几颗种子,会生长成另一棵大树。

秦鹏:蔡英文还说,她想再一次告诉香港人:自由的台湾,会一直撑着香港的自由。也盼望,港人深埋心底对自由民主的企盼,有朝一日,能让东方之珠再次璀璨。

Sydney:民进党和国民党都发声明谴责中共的做法。国民党发表声明称,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是保障香港民主发展的必要条件。民众党则痛批,“香港新闻自由已死,(一国两制)50年不变承诺成废纸。”

政党时代力量发文称,这是中共政权处于瓦解的起点,国际不应再妄想中共会遵守规则和承诺。

秦鹏:发言人余佳蒨强调,不论任何政权,只要开始限制媒体自由、迫害新闻工作者,甚至试图消除人民的声音,就是政权瓦解的起点,因为政府的压迫只会更坚定人民争取自由与民主的决心。

Sydney:在台湾的香港人组成的“香港边城青年”表示,You can’t kill us all。他们试图把《苹果日报》埋了,却不知那其实是希望的种子。“只要香港人一息犹存,有灯就有人,香港就依然在我们心中,抗争的星火,永不磨灭。”

港人再次感动大陆人

秦鹏:在信息被封锁的大陆,有民众通过翻墙软件了解到《苹果日报》的情况后,感叹香港的言论自由正在消失,也为香港人争取自由的努力所感动。一位网友留言说:“这种场面太感人了,感动得使人流泪”。

河北学者李义对自由亚洲电台说:“香港市民暴买《苹果日报》的现象,不仅仅体现出香港市民对于该报的支持,以及寄托香港市民对于《苹果日报》深厚的感情,同时也是对于香港政府压缩新闻自由愤慨的表示,也是对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无声的抗议。”

Sydney:是,我想在大陆热爱自由的人们,也是为这件事感到痛心悲愤,就算不能说,也默默在心里支持香港人。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