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武汉多种病毒早传播?NIH为何删资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5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美东时间6月24日(星期四),亚洲时间是6月25日(星期五)。

今天焦点:情报总监话里有话,病毒来源将无解?查到原始病毒序列,多种病毒早在传播? NIH为何删原始资料?‭苹果绝版百万卖空,港人哽咽“不买就没了”;《真实中国》画展。

迈阿密戴德消防救援队24日表示,迈阿密郊外一栋12层高的海滨公寓楼部分倒塌,造成至少一人死亡10人受伤,51人下落不明。目前大规模的搜救正在进行中。

中共水利部24日下午通报称,23日12点到24日12点,黑龙江、云南、广东等省13条河流发生了超警以上洪水。

英国首相约翰孙24日表示,英国军舰是在公海合法行动,英国不承认俄国拥有克里米亚半岛的主权。约翰逊的表态,是因为英俄双方23日在黑海水域爆发冲突,引发两国外交紧张。

美国参议院外委会24日通过国务院亚太助卿提名人康达人事案。康达拥有丰富的亚洲事务经历,如果提名获准,他计划进一步发展美台关系、协助台湾自我防卫,并协助美国战胜中共。

香港“天水连线”、“守护大屿联盟”和“社会民主连线”3个团体24日表示,将在25日前往湾仔警察总部提交申请书,延续民阵传统,在7月1日上街发声,今年的主题为“坚守民间社会、抵抗政治打压、释放所有政治犯”。

截止到美东时间6月24日下午2点,全球新增确诊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人数43万1,926人,总确诊人数达到了1亿8,034万4,713人,死亡总数是390万6,774人。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

爆发于武汉的中共病毒疫情,之所以传遍全球,几乎尽人皆知是由于中共的掩盖造成的。但是有多少人、包括外国的顶尖专家帮助中共掩盖真相,甚至是参与了中共的邪恶计划,潮水在渐渐退去,没穿泳裤的人开始出现了。

病毒来源将无解?海恩斯吹风?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海恩斯21日接受了雅虎新闻的采访。她表示,中共病毒大流行的真正起源“可能永远不会为人所知”。

海恩斯表示,她一直在“密切监督”这次涉及几十名分析人士和情报官员的评估,并专注于有关的细节。她的团队正在寻求、收集可能会揭示中共病毒来源的新情报,并进行新的分析。

这位美国最高情报官员称,情报机构对病毒来源的评估已经将近一个月,但“并没有更接近得到答案”。她说“希望找到确凿的证据”,但“这很有挑战性”,“可能会发生,也可能不会”。如果90天的评估结束时还没有明确答案,只能如实向拜登政府汇报。

海恩斯的这种说法,我觉得出于两种可能。一种是给自己留点回旋余地,有经验的政客经常有“打太极”的现象。海恩斯曾担任过中央情报局副局长,对一件事说到什么程度,拿捏尺度她应该比较有经验。

用中国人常说的一句话,“宁做过头事,不说过头话”。如果提前把大话说出来了,结果却不是那样,那会被人耻笑,慢慢会失去信誉度。所以不排除海恩斯保持“谨慎”的可能。

另一种可能,就是海恩斯在提前“吹风”,病毒溯源很可能最终没有答案。但是这样的结果,似乎有点令人难堪。因为海恩斯手下有18个情报机构,还有17个国家实验室在协查。如果真查病毒源头,应该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

万一美国情报机构没有最终的明确答案,我觉得这里面又有两种可能的因素。

一个就像我们昨天(23日)谈到的美国政府的压力。这里面可能牵涉到一些美国重要人物,不能再深究病毒来源。这可能是一个主要原因,大家可以去看我昨天的节目,这里不再赘述了。

还有一个就是情报机构可能真的遇到了一些问题,在阻挡病毒溯源的调查,比如有人可能不希望把相光资料“公诸于世”。因为有人发现,大约一年前,来自武汉早期病例的241个病毒样本基因序列,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数据库中消失了。

事实说话:多种病毒早已传播!

西雅图福瑞德哈金森肿瘤研究中心病毒学家布鲁姆表示,他从谷歌云上发现一些被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删除的文件。经过努力,已经恢复了其中的13个原始序列。

有一说法“物过留痕”,我今天(24日)是第三次在节目中提到。这是大陆一位公安高层亲口对我讲的,现在这个说法又一次被证实了。

《纽约时报》在今天的报导,经过不断查询,布鲁姆发现这被删除的241个序列,都是武汉医院的傅爱思收集的。布鲁姆还发现,傅爱思和她的同事2020年3月在《科学》杂志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描述了针对中共病毒的新实验测试。

论文中写道,他们观察了45份鼻拭子样本,都是疑似中共病毒初期的门诊患者。他们试图寻找蝙蝠冠状病毒的遗传物质。研究人员没有公布样本中的基因实际序列,只公布了一些病毒的突变。

布鲁姆在推特上写道,尽管人们不太清楚武汉爆发疫情是人畜传染还是实验室事故,但所有人都同意,病毒是来自蝙蝠。所以预计第一个病毒序列可能与蝙蝠冠状病毒更相似,然后随着持续突变,将变得更加不同。

但事实“并非如此”。布鲁姆研究发现,华南海鲜市场的病毒“与后来在中国甚至其它国家收集的冠状病毒相比,跟蝙蝠冠状病毒有更多不同之处”。

由此布鲁姆认为,在中共通报的第一例患者之前,武汉已经有多种冠状病毒在传播了。

布鲁姆在论文中表示,“数据表明,作为世卫组织-中国联合报告重点的华南海鲜市场序列,并不能完全代表武汉疫情早期的病毒样本。”在2019年12月之前,多种冠状病毒可能已经在武汉传播开来。

2019年12月,这是中共一口咬定的时间。声称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发现了“不明原因肺炎”患者,认定这个市场就是病毒始发地。

但是布鲁姆发现的这些被删除的数据显示,病毒在这个时间之前,已经在武汉开始传播了。我们早前节目中曾提到过,大陆匿名医学界人士指出,武汉病毒研究所曾将实验动物卖给商贩。

亚利桑那大学进化生物学家迈克尔‧伍罗贝表示,“这无疑是一项伟大的侦查工作,它大大推进了了解中共病毒起源的努力”。

布鲁姆和伍罗贝都是有话直说的科学家,他们都在呼吁对病毒进行溯源追查。只是以前没有足够的信息,无法确定病毒究竟是从实验室泄漏,还是从动物直接传染给人类。而现在发现的病毒大流行早期序列,或许可以让科学家们更接近查到病毒的起源。

《纽约时报》表示,这些新信息“可以用来识别病毒可能是何时,以及如何从蝙蝠或其它动物传播到人类的”。

NIH为何删原始数据?谁在掩盖?

布鲁姆发现这些被删数据很偶然。在追查病毒源头的研究过程中,他发现一个武汉大学的研究。武汉大学曾对2020年1月的34个中共病毒阳性病例,以及2月的16个病例进行了测序。

于是布鲁姆就进入国立卫生研究院的数据库,准备读取这些数据。可是当他进入数据库却发现,那些数据“都不见了”,显示的结果是“项目未找到”。

《华尔街日报》今天(24日)报导,他们得到了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证实,的确删除了那些原始数据。原因是中方研究人员要求他们删除。

国立卫生研究院在声明中表示,2020年3月,一名中方研究人员向NIH数据库提交了病毒基因序列。并且在一个预印服务器上的一篇论文中发表了有关信息,描述了使用一种先进的测序技术检测病毒。

但是过了3个月,2020年6月,这名中方研究人员突然要求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删除提交的病毒基因序列数据。理由是“资料已更新,将公布在另一个未具体说明的资料库”。但是布鲁姆搜索了他知道的每一个数据库,都没有找到。

NIH告诉《华尔街日报》,“提交数据的研究人员拥有对数据的所有权,可以要求撤回。”

早期大流行的数据,对追查病毒源头有帮助,这是很多人的共识,特别是医学界和研究人员。那么这么重要的原始数据,为什么要删除呢?

布鲁姆对此相当不解,他在报告中写道,“这些序列被删除是可疑的”,“删除这些序列似乎是为了掩盖它们的存在”。

匹兹堡大学进化生物学家库珀表示,“这个举动不仅让我们怀疑,是否还有其它像这样的基因序列已经被删除。”

天普大学生物学教授庞德认为,“如果有更多的序列被发现,特别是来自早期的序列,或其它地方的早期样本,一切都可能再次改变。”他相信未来“可能”还会发现更多大流行早期的数据。

那么是谁要掩盖这些原始数据呢?按照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说法,是应中方研究人员的要求这么做的。

我们无法确定国立卫生研究院有没有问题,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大家自己判断。

这里只提醒大家,“国家脉动”昨天(23日)披露一段音频,美国首席传染病专家福西博士资助的研究人员表示,与武汉实验室研究病毒“功能增益”的“合作”,国立卫生研究院是“非常”支持的。

福西领导的美国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隶属于国立卫生研究院。福西早前向美国国会承认,通过英国科学家达萨克创办的“健康生态联盟”,向武汉病毒研究所资助了60万美元,支持他们搞病毒“功能增益”研究。目的是让病毒更具有传染性,更具有致命性。

国立卫生研究院删除原始数据,自称是应中方研究人员的要求。那么这个中方研究人员,也就是武汉医院的科学家傅爱思,他究竟是个人行为,还是中共官方的要求呢?

我们无法查证,但我相信大家应该都明白,极有可能是中共要求的。或者是在中共掩盖疫情真相的情况下,傅爱思迫于压力而为。

布鲁姆指出,中共政府下令销毁一些早期的病毒样本,并禁止未经批准发表有关冠状病毒的论文。

中共的这些做法都证明它在掩盖病毒真相。不管哪一种情况,都会使外界更加怀疑中共在病毒起源问题上的透明度。

苹果百万绝唱 港人仍担心买不到

一幅记者向报社外人群告别挥手的大照片,配上标题“港人雨中痛别,‘我们撑苹果’”,《苹果日报》今天(24日)的绝版,吸引了许许多多香港市民争相购买。尽管是平时印刷量的10倍以上,但100万份还是被香港市民抢购一空。许多香港人担心,“再不买就买不到了”。

午夜刚一过,苹果日报大楼外面就排起了长队,人们点亮手机灯光,静静地等候。期间,有《苹果日报》的记者出来,与等候的民众拍照合影。也有苹果员工亲自免费派发给大楼外的市民。

《苹果日报》的记者在最后一刻,仍然记录了香港民众的热情。凌晨2点,卢先生带着2岁的孩子去了将军澳苹果日报总部,然后去了旺角排队买报。面对长长的人龙,他说“无论等多久,都会等到买到为止”。最后卢先生买了6份。

特意穿着“Stand With 苹果”的黑色上衣,林小姐也是早早来到旺角报摊。她特别感激苹果的员工在风雨飘渺、前途未卜之际,仍然用心准备最后的《苹果日报》。

化名“兔子”的女生和同伴昨天(23日)晚上11点就来排队了。她们表示这次她们第一次排队买报,也是最后一次。

九龙尖沙嘴报摊有400份报纸,但是早上7点半,就已经全部卖空了。有4名刚毕业的学生,早晨6点就买了10份,打算自己收藏和分给同学。

叶小姐从反送中以来,一直坚持买《苹果日报》,她今天买了10份收藏。知道今天是《苹果日报》绝版,所以早早就来到报摊,担心晚了会卖完。她一度哽咽说,“不买就没有了”。

很多拿到报纸的市民难掩激动,他们高高举起报纸,让其他媒体记者拍摄。还有港人一边哽咽一边高呼,“多谢你们呀!”

香港市民抢购《苹果日报》的场景,翻墙的大陆民众都看在了眼里,也深受感动。一位叫“明亮”的网民说,“这种场面太感人了,感动得使人流泪”。

河北学者李义对自由亚洲表示,100万份《苹果日报》瞬间被市民抢购一空,可见人心相向、让人感动。

李义认为,香港市民暴买《苹果日报》的现象,体现着香港人对这份报纸的支持,也寄托着香港市民的感情,同时也是对香港政府打压新闻自由愤慨,还有对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的无声抗议。

湖南法律界人士裴先生表示,曾经看到中共官媒点名批判香港《苹果日报》,但没料到这家报纸这么快就关闭。

裴先生指出,国安法实施后,香港什么都完了。“法庭审理的案件可以看出香港的法治已经完了。现在连新闻自由都没了,《苹果日报》被逼关闭,表明香港的新闻自由已死。我们再看港人对《苹果日报》的态度,从另一方面反映了中共在港人心中的位置。”

《真实中国》画展

接下来继续为大家展示《真实中国》征画活动的作品。带给大家第一幅作品的朋友是居住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的谭先生,他这幅作品的名字叫“红眼政”。

画面中心位置有一个中共的镰刀斧头图案,血色已经或明或暗地布满了整个画面。画面上有很多的眼睛,在看着不同的方向。

谭先生在文字中表示,中共的魔鬼之眼遍布每个角落,在无死角地监控着每一个人,让人感觉到窒息。

《红眼政》。(新闻看点观众提供)

我们以前曾多次谈到,中共在全国各地安装了几亿个监控摄像头,无论你在什么地方,都是处在中共的监控之中。即使是在家里,中共也在监视着你。你的手机被大陆的手机厂家安装了后门,使用的国产软件在时时向中共传送你的数据,中共“老大哥”对你了如指掌。

通常监狱都有高墙电网,但是中共把中国给打造成了一个无形的大监狱。虽然看不见高墙电网,但实际的监控措施却远远超越高墙电网,14亿人生活在这个露天大监狱中。

我曾经接到过几位朋友的询问,怎么逃出中国这个大监狱。我知道大家都已经受够了,可是在这方面,我实在是帮不上忙,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怎么逃离,我只能祝福大家好运。

第二幅画作是来自一位台湾的朋友“老庄”。其实应该称呼庄老先生才对,因为庄先生已经到了古稀之年了,是一位早年毕业于台湾艺术大学的艺术工作者。

庄先生的这幅作品叫“歹路”,也叫“不通的死路”。画面上是一条盘桓在山间的路,从断面看,都是人民币的符号。而再仔细看,路面下面还有各种花纹的毒蛇。

路的左侧是一只秃鹫,在等着猎物出现。秃鹫的胸前有镰刀斧头的图案,显然是代表着中共。路的右侧写着四个字。

《一歹一路》。(新闻看点观众提供)

庄老先生在文字中介绍,创作这幅画是为了说明中共打着与世界各国经济共荣的旗号,结果让参与国家债台高筑。“一带一路”瞬间变成“一歹一路”。更惨的是,如果饮下剧毒,步上无解的死路。

庄老先生进一步介绍,那些毒蛇纹路的地质剖面,代表着不同的地质。明示层层巨毒,“一带一路”碰不得。而“一带一路”大撒人民币,参与国家无不债台高筑。形同悬崕式落差,不通的死路,未蒙其利先受其害。而中共这只秃鹫,早就嗅到了尸味,就等着猎物上门。

感谢两位朋友的精彩画作,非常形象地刻画出了中共对国内民众的监控,和对世界的欺骗,可以很直观地让人们看到中共的邪恶。我相信认清了中共魔鬼的本质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远离它、唾弃它。

我希望有更多朋友都来参加我们的《真实中国》征画活动。真的非常有意义,您在创意和绘画的过程中,既可以使自己加深对中共恶魔的认识,又可以用画作启发别人,帮助更多人看清中共的邪恶。

所以我希望大家都来参与。我们不是要求您有多高的绘画技巧,我们只希望您的作品能够反映出真实的中国。无论是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您都可以画下来,发送到我们的爆料邮箱xwkd2017@gmail.com。

我们在节目中展示后,会上传到优乐客网站,让这些作品发挥更大的清楚邪恶的作用。以前所展示的每一幅作品,已经都上传到了优乐客网站,没有看到的朋友,可以到优乐客去观赏,并为您喜欢的作品点赞。

另外大家在投稿的时候,请介绍一下画作内容,这样可以避免我们理解上产生歧义。如果是在别人作品上进行的创作,请一并说明原作出处和原作者的姓名。这样既是对原作者的尊重,也避免出现侵犯版权的问题。

还有一件事,我们的“为台湾加油”集气活动,还有一周的时间就结束了。没有投稿的朋友,请抓紧时间,不要错过这个机会。

我们希望您用简短优美的文字,向台湾遭受疫情的民众送上祝福,为一线抗疫的人员加油打气。字数要求在100字以内,体裁不限。

您的作品请寄送到我们的另外一个邮箱:newsinsight00@gmail.com,newsinsight是新闻看点的英文名。

我们会把所有的作品都上传到优乐客网站,然后根据大家的点赞数量,选前10篇作品,我在节目中读给大家听。希望大家踊跃参加我们这两个活动。

******************
毛泽东在临死前曾先后指定了四个接班人。其中之一就是“四人帮”之一、年纪小、学问少但立场坚定的王洪文。被老毛看中的王洪文后来并没有得好,在遭了很多折磨后死去了。

在今天的红朝看点,我们来说说毛泽东的接班人王洪文之死,今天先谈第一部分。欢迎大家到优乐客会员区了解更多。我们的会员网站的网址是http://muyangshow.com,还有一个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我们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同时帮我们把这个频道转发出去,让更多有缘人看到我们,听到我们的声音。

沐阳会员网站:http://muyangshow.com
大陆免翻墙网址:https://ogate.org/@youlucky
支持沐阳: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欢迎订阅+按小铃铛:https://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