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反酷刑日 受害者揭中共迫害罪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6日讯】6月26日是国际反酷刑日,曾遭遇过中共酷刑折磨的民众,用亲身经历或身边家属的遭遇,讲述着中共迫害人权的种种恶行。

曾经被中共囚禁在铁窗内折磨了长达2,730天的洛杉矶法轮功修炼者周孜,是一名前北京教师。2001年1月1日,她因坚持信仰,被中共非法关到房山区看守所,遭到警察暴打。

周孜在洛杉矶的著名景点圣莫妮卡海滩炼功。(大纪元)

“几个警察把我按到地上,我的脸朝下,然后他们对我一阵猛踢并踩我,踢完之后又揪着我的头发打了一阵耳光。我当时被打得眼冒金星,打完之后,他们又把我的手扭到后背带上手铐和脚镣,用一根约30釐米的铁链把手铐和脚镣连在一起。由于铁链很短,我不能蹲,只能每天蜷缩着跪在地上。这种没有人性的刑具经常用在法轮功修炼者身上。”

今年43岁的周孜,从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炼功后,她原本极差的身体状况出现转机,严重的胃病和神经衰弱导致的长期失眠、精神倦怠等疾病消失不见。她也能兢兢业业地工作,每天的生活过得很充实。“修炼大法后,我黑暗的人生总算见到曙光,宛若重获新生。”然而好景不长,这一切在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大法后开始破灭。

因坚持信仰 周孜再遭非法判刑7年半

2003年7月,正处于25岁花样年华的周孜因坚持信仰,再遭中共非法判刑,被关进了北京市女子监狱二分监区,这一关就是7年半。

从被关进去开始,监狱的警察带领犯人日夜逼迫她放弃信仰,甚至用“不让睡觉”等酷刑折磨她。开始每天只让她睡3个小时,后来变成2个小时、1个小时,其余时间就是持续罚站,完全不让坐。“我的腿肿得粗了好几圈。每天我觉得刚睡着就被叫醒,一坐起来出现头晕目眩、恶心、想吐等症状,这样一共持续了二十多天。”

但监狱长似乎并没有就此罢休,“我又被关在图书馆。连续9天,一分钟都没让我上床睡觉,期间不准我洗澡、刷牙、洗脸⋯⋯到后来,只要没人扶着我,我立刻摔倒,人事不知”。

关禁闭室8个月 遭强制灌食

在“不让睡觉、罚站酷刑、不让上厕所、极差伙食”等折磨中,周孜度过了2年多的时间后,她又遭遇了一次长达8个月的集训队关禁闭。“关禁闭的屋子没有暖气,窗户还都开着,寒冬腊月,北风呼呼往里灌,我被带着手铐铐在地上的一个铁环上,坐不起来,每天只能躺在冰凉的地上。”

后来监狱的人强制给她灌食,一根鼻饲的管子在她鼻子里一插就是一个星期,每次换管子鼻子都会被插出血。如今讲起那段被非法折磨的经历,周孜仍是痛苦万分。她表示自己并没有触犯任何法律,只是想要遵循内心的良知,坚守自己的信仰,做一名以“真、善、忍”为原则的好人。

周孜:我的遭遇只是一个缩影

“不仅是身体上的痛苦,这些年精神上的痛苦绝不亚于这些。我25岁被抓,32岁从监狱出来。在监狱的那些年,真的是度日如年。”周孜表示,她自己的遭遇也只是中国大陆千千万万个法轮功修炼者的一个小缩影。

根据《明慧网》报导,1999年,中共针对上亿法轮功学员开始了“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性迫害。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所使用的酷刑包括手铐、脚镣、背铐;地牢、水牢、死人床、蹲小号、坐老虎凳;铁钉钉指甲缝、用钳子拔指甲;从鼻腔灌食;强迫怀孕妇女流产;关入精神病院、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电针等上百种酷刑,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至少有4,660名能核实到姓名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他们都曾经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周孜呼吁国际社会共同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维吾尔人遭受的迫害

不仅如此,中共迫害藏人、维族人等行为,包括新疆集中营、劳改营等内幕,也逐渐被国际社会所熟知。

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人权活动家伊利夏提(Ilshat Hesen Kokbore)表示:“现在已经有很多从集中营逃亡者,都证实酷刑的普遍存在……也经常有人在关押中死亡等等。”

他最近听说,自己的两个妹妹及其家人就被中共关进了集中营。“像我的二妹妹,每次晕过去,家里人、亲人都不允许过去帮忙,每次都是把她从操场上拽走。这也是一种酷刑,这种精神的折磨。”

“当她女儿看到妈妈晕过去了,却帮不上忙;当她的丈夫看到妻子晕过去,他不能帮忙。”身在海外的伊利夏提说,每当听到家人所遭受的折磨,自己也都十分痛苦。“这是每一个维吾尔族人每天都在经历的,甚至于我们在海外的维吾尔人也在经历的一种折磨,也是一种酷刑。”

对于中共犯下的罪行,伊利夏提表示:“除了人权组织一直在强烈谴责之外,很多国家只是在某些时候提出这些问题,大多时候是纵容中共,使得中共肆无忌惮。所以国际社会必须立即行动起来,采取具体、有效的措施,对犯下这种酷刑罪的,都应该进行各种制裁。”

(特约记者姜琳达洛杉矶报导/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