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百年“喜”事丧办 叛党八十年不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7日讯】观众朋友好,我是横河。

今日焦点:中共百年庆办的像丧事,红色洗脑双刃剑,“永不叛党”凸显中共身份危机。

中共百年庆风声鹤唳像办丧事,从革命动力变成革命对象,红色洗脑也是双刃剑,在经济发展作为合法性替代品失败后,中共调整经济适应政治体制就成了唯一选项。

中纪委以顾顺章灭门警告永不叛党,说明中共还没摆脱80年前造反时的心态和实践,凸显其身份危机。

 

还有几天就是七一,从当年嘉兴南湖的一条船到今天已是百年。百年红祸今天不谈。

党庆两个代表性现象:风声鹤唳超级防范,永不叛党杀气腾腾。

风声鹤唳超级防范

近日天安门广场关闭、到处红袖标、快递不能进北京、挂了号的人士提前被旅游等,根本就不像在庆祝什么,超级防范,意味着中共视人民为敌。

当然即使在革命时期,中共也是和人民敌对的,共产党都这样,美国片《天与地》,是一部越战片,陈冲演主角的母亲。

从革命党变执政党 革命理论荒唐矛盾

中共不是方法问题,而是性质问题。只是在形式上,1949年的转变,从革命党变成执政党,也就完成了从革命动力变成革命对象的转变。然而当自己已经成为革命对象时还坚持革命理论,是很荒唐也很矛盾的。

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公有制是不存在的,不可能每个人直接管理,即使民主国家也是要委托政府管理的,连选举都有间接的,在中国,中共就当仁不让的代全民管理了,所谓的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就是中共所有制。按照马列主义理论,就是革命对象。

毛泽东的尝试,无论动机如何,确实提出一套理论并付诸实践:继续革命,最重要的事革谁的命,革中共政权的命:走资派、一月风暴开始的全国夺权,那是一个失败的尝试,无论是毛个人打击政敌还是自我革命以避免被人民革命,都失败了。从中共的马列本质也是必然失败。

两种力量的汇集,习近平面临的问题更严重。

中共统治打破了历史传统,即乡村自治,中共党组织和政权一头扎到底,政权建到了村,初衷是确保政权,但带来的后果是,人民可以切身体会到被中共压迫的阶级对立。针对中共基层官员和组织的小规模的反抗从来没有停止过,但少有上升到理论的,这个工作,一部分实际是由中共自己的洗脑教育完成的。

红色历史和现实的对立。中共政权合法性来自马列主义武装起来的毛的革命,文革结束后,从邓小平开始,试图用经济发展作为合法性的替代品,江进一步用三代表,但没有放弃马列主义,只是淡化了,使得中共理论和实践的矛盾没有那么突出。

习近平调整经济适应政治体制

到习近平时期,很多人说是他个人因素,其实是中共内在矛盾,即假装的市场经济和国有经济的矛盾,部分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理论的矛盾,或者说经济改革开放和拒绝政改的矛盾,再也无法掩盖了。

要解决矛盾,只有两条路,政治体制改革以适应经济发展,对中共来说,意味着自己的死亡;经济调整以适应政治体制,这就是习近平现在做的。

也就是放弃了经济作为合法性替代品,那就只能回到毛泽东的革命。但事情总是有两面性,毛革命,主要是两个,马列的阶级斗争和打江山坐江山,这也很容易成为针对中共的思想武器。三年大饥荒时期,虽然主要是边远地区有武力反抗,但基本上是饥饿所逼,少有政治目的,而且中共仍然挟革命之余威。

红色洗脑成双刃剑

但改革开放后情况有所不同,首先工人都受过教育,其中包括中共革命的教育,很自然的把维权联系到早年中共的工运,2018年佳士事件是个典型,很快得到了工运人士、北大清华左派学生的支援和声援,这些人的思想武器就是中共长期灌输的马列主义毛思想。

虽然很快打压下去,但中共用当年革命来证明今天统治合法性的矛盾并没有解决,也是今天中共红色宣传不可避免的反作用。你不可能说服民众同样是针对压迫者的反抗和革命,你做是对的,别人做就是错的,你既要别人认真学习模仿又不能学习模仿。中共最需要防范的真正的威胁来源于自己。

仇恨是中共长期教育 城乡差别中共一手制造

打江山坐江山是中共合法性的另一基础,中共高层所说中共政权要两千万人头来换,姑且不论这个数字的夸大,反映的就是这个事实,这使得替换掉中共政权有了合法性,这里不是说可行性而是合法性。

最近衡水高三学生张锡峰在演讲中说,“我就是一只来自乡下的土猪,也要立志,去拱了大城市里的白菜。”引发网路大讨论。我无法核实传说中高考完他父母来接他的是不是帕萨特,这是个大众中档车。

我觉得这里有两个问题值得关注,一个是仇恨,一个是仇恨的来源是城乡差别,两者都是中共的,仇恨是中共长期以来的教育,而城乡差别完全是中共一手制造出来的,清末和民国时期人口是可以自由流动的。

“永不叛党”杀气腾腾 凸显中共身份危机

“永不叛党”,举的例子居然是1931年的顾顺章。顾顺章的叛变,或者向忠发,都是中共非法时期,都不是主动叛变,而是被抓后叛变,在中共弱小的情况下,发生那种事不奇怪。问题是中共已经百岁了,建政也快72年了,居然还要杀气腾腾地要对叛逃者灭门,(中共叛徒多得是,唯独顾顺章是被灭门的)。

全世界有多少政权在执政70年后还有叛逃者的?除了北朝鲜就是中共了。有谁听说西方国家有需要叛逃的?说明中共是一个封闭的小圈子,自认为还处于不合法状态。这是作为一个党的身份危机。

《横河观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