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归国被打成右派 翻译家巫宁坤曾在劳改营埋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8日讯】美籍华裔翻译家巫宁坤在抗日战争时期曾为飞虎队做翻译。中共建政后,身在美国的巫宁坤出于爱国热忱回到中国,却在中共的政治运动中被划为“极右分子”,在劳改农场九死一生。巫宁坤的女儿巫一毛近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讲述了自己父亲在中国所遭受的严酷迫害。

据巫一毛讲述,她的父亲巫宁坤在抗战时期是西南联大的流亡学生,在大二的时候自愿退学,去替飞虎队当翻译,之后跟随飞虎队来到美国,几年后离开飞虎队,在美国继续求学读书。

中共建政后,燕京大学一再邀请巫宁坤回国去任教。当时的巫宁坤满怀爱国热忱,想要为战乱之后的祖国建设尽一份力。巫宁坤的挚友、著名物理学家李政道当时就曾劝他不要回中国去接受中共洗脑,但巫宁坤不相信中共会干那种专制的事,执意回到了中国大陆。

然而,回国后的巫宁坤很快就发现自己和周遭格格不入。肃反运动开始后,他在学校里立即就成为了被批斗的对象。一个姓阎的同事看到巫宁坤在批斗会上遭受的侮辱和折磨后,吓得回家后当夜就自杀了。

中共开展反右运动时,巫宁坤又被划为 “极右分子”,遭到严重的政治迫害,在劳改农场里九死一生。

1958年4月17日,巫宁坤被抓起来后,学校领导就逼迫他的妻子跟他离婚,否则她就必须辞职。当时,他们的大儿子才两岁,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孩子(就是巫一毛)。巫宁坤的妻子是个很虔诚的天主教徒,她当时就告诉学校领导:“你们迫害巫宁坤,就像当年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有罪的不是他,是你们!我辞职。”

著名华裔翻译家巫宁坤。(图片来源:微信)

1959年到1962年是大饥荒时期,全中国饿死了几千万人。被关押在监牢里的巫宁坤当时也饿得不行,甚至已经饿得浮肿,他感觉自己快死了,随时都可能倒下去,就给自己的妻子发了一份电报“速来见最后一面”。当妻子赶到劳改农场见到丈夫时,看到他已经瘦得皮包骨了,连耳朵看起来都是透明的。

后来据巫宁坤回忆,当时他在牢中经常干的工作就是去埋死尸。大炕上睡的几十个犯人,可能今天是睡在你左边的,明天是睡在你右边的,早上起来就发现已经是一具死尸,而他在那一天的工作就是把晚上死掉的人拉出去埋葬。

巫一毛出生后,直到三岁生日那天,才在劳改营里第一次见到父亲。当时她父亲的样子很可怕,衣衫褴褛,一副快要被饿死的样子。因此当母亲叫女儿喊爸爸时,女儿哭闹着就是不肯叫,因为她觉得眼前这个人看起来让她感觉很恐惧。

当巫一毛上小学时,文革开始了。她在上学时就常常被别人欺负殴打,被骂成是“小右派”,学校里面到处是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其中有的就写着“打倒巫宁坤”、“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巫宁坤就是一个纸老虎”。于是,巫一毛上学都不敢走正门,在砖墙上挖一个洞爬进爬出,她还给那个洞起了个名字,说这是我的“月亮门”。

巫一毛回忆说,那时候每天早上一起来,就听到高音喇叭里唱“东方红,太阳升”,然后就有人宣布“勒令极右分子巫宁坤到大礼堂,受革命群众批判”。于是父亲巫宁坤就得自己准备袖章和批斗用的牌子,到单位的大礼堂台上站着接受批斗,还得跟着喊口号“打倒牛鬼蛇神巫宁坤”。

那时候,巫宁坤不仅是右派分子,还被指控为“美国特务”,或被骂为“国民党残渣余孽”。巫一毛为了避祸,不得不对自己的爸爸躲远一点儿,还把自己的名字改为“李忠”。

文革开始后不久,当时年仅8、9岁的巫一毛去买菜时,买了一张毛泽东和林彪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的彩色画像。那天她感觉自己头疼得不得了,就在路边上坐下来。想起平日里大家都说“毛主席的像看一眼浑身有力量”,于是就想自己如果看一眼毛的像也许头就可以不疼了。结果打开来一看,头还疼,再打开一看,头还疼,于是她醒悟到“毛主席是坏人”。

文革结束后,巫宁坤获得平反,重新回到北京国际关系学院任教。他晚年赴美定居,发表了用英文撰写的回忆录《一滴泪》。后来,那本回忆录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出版,但在中国大陆至今仍是禁书。

2019年,巫宁坤在美国安然辞世,享年99岁。巫一毛说,是乐观、豁达的精神和一家人的不离不弃,让父亲在经历了这么多苦难之后,还能以99岁的高龄走完自己的人生。

(责任编辑:竺颖 )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