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阿马里:自由的堕落和时代危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8日讯】20世纪60年代,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秘密撰写了《古拉格群岛》(The Gulag Archipelago,全称《古拉格群岛:文艺性初探》),这是一部对苏联体制的控诉,它是如此深刻、如此具有谴责性,以至于成了苏联共产主义垮台的关键催化剂。索尔仁尼琴清楚地看到了共产主义的罪恶。然而在他流亡到美国后,他对西方的批评,震惊了全世界。

“社会似乎无法防止人类坠入堕落的深渊。”索尔仁尼琴在哈佛毕业典礼的演讲中说。

“西方已经无力区分做好事的自由和做坏事的自由。”索拉博‧阿马里解释说。

与此同时,索尔仁尼琴通过观察认识到了西方(对左派)意识形态屈从迎合,(conformity,指一种害怕被排挤,屈从于社会压力的从众心理和行为)以及勇气的衰退,令人吃惊。

“在西方,表面上看起来很自由,实际上绝大多数都是屈从迎合(左派意识形态),在随大流方面已登峰造极。”索拉博‧阿马里说。

本期节目,我邀请到了《纽约邮报》的专栏编辑、新书《未断之线:在动荡时代发现传统智慧》(The Unbroken Thread: Discovering the Wisdom of Tradition in an Age of Chaos)的作者索拉博‧阿马里(Sohrab Ahmari),和他一起探讨了凡此种种问题。

“问题是,你在古拉格集中营一样的地方能自由吗?”索拉博‧阿马里说。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杨杰凯:索拉博‧阿马里,欢迎你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阿马里:谢谢你的邀请。

真正的自由是什么?

杨杰凯:我真的很喜欢读(你的新书)《未断之线》(The Unbroken Thread),这是一本非常非常精彩的书。看来,你决心要去、希望去探究传统,看看在当今日益“进步”的世界里,传统是否仍有价值,并对这些问题做了引人入胜的思考,你回顾了各种各样的历史人物、以及他们对生活和自由的看法。是什么激发你写了这本书?

阿马里:好的,这本书我是为我儿子马克斯(Max)写的。他现在四岁了,但是当我开始写的时候,他才两岁。我二十多岁没有孩子、也没有结婚的时候,我在纽约和伦敦为《华尔街日报》的评论版工作,我喜欢我们这个“进步”的世界所带来的活力——你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在任何地方聚会。

可是当我和妻子得知我们将要有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时,一切都改变了。我突然发现我们的自由秩序中,那种看似可以畅通无阻、随心所欲、将自由选择最大化的冲动,在某种程度上对我儿子构成了威胁,因为我想传给他某种比这些更坚实的东西。

我担心的是世上有这样一种人,他们总是说:“只要能在生活中出人头地,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在我们的平淡生活中,没有什么比取悦你那原始的欲望更重要了。”这样一个世界,会把我儿子塑造成什么样?

就是这一焦虑促使我写了这本书,它是为我儿子写的,试图用一种“旧式”的看待世界的方式来约束他。用“传统”的字眼来囊括,就是说:你越不受监管,越可以随心所欲,可以做的选择越多,你就越不自由;而真正的自由在于接受限制,追求有美德的生活,约束自己。所以这本书在某种程度上讲,从根本上讲,是饱含父爱的一封信。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