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泄漏论大反转? 唯一外国专家辩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9日讯】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6月28日晚上6:30,北京时间6月29日。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大反转?唯一曾在武毒所工作的国际专家发声,中共外交部要求调查200个美国实验室;蓬佩奥说对了,中共100年党庆风声鹤唳,但最担心的事是这个!

6月27日,美国媒体彭博社发文称,唯一曾在武毒所工作过的国际专家丹妮尔‧安德森(Danielle Anderson)证实,她认识的研究人员没有人感染。中共媒体转载称“打脸来了”,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再批美国政治操弄,要求审查美国二百多家实验室并赴美调查。这是要大反转了吗?中国政府一份官方文件并不同意!

一级战备、朝阳群众上街维稳,井盖封闭安检,鸟巢大庆视频要求3天后播放,中共为100年党庆煞费苦心,搞得满城风声鹤唳。官方多次发布中共历史,但是习近平的一个重点讲话显示,中共最担心的事,实际上就是蓬佩奥所说过的!

 

大反转? 澳籍专家称武毒所无人感染 中共外交部反扑

Sydney:彭博社昨天的一个报导,让中共政府很高兴。彭博社采访的一个澳大利亚病毒学家丹妮尔‧安德森(Danielle Anderson),说她是唯一一位曾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展研究的外国科学家。她从2016年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的BSL-4(安全第四等级)实验室工作,直至2019年的11月。

她告诉彭博社说,武汉实验室不像外界质疑的存在安全隐患,实验室安全措施高,对研究人员亦有严格要求。与其它国家的BSL-4实验室运作无太大分别。

至于媒体报导的,武汉有实验室人员在2019年11月因病入院,她指出,就她所知,没有研究员在那时生病。若在实验室有人生病,她也会是其中一人。

她还说,在12月时很多在武汉实验一同参与研究的人员,都出席了在新加坡举行的立白病毒(Nipah virus,又译尼帕病毒)研究座谈会,科学家都是很八卦的,但她也没听说有疾病在实验室流出的传闻。

秦鹏:彭博社采访的这个科学家之后,中共媒体欢欣鼓舞的。纷纷报导什么“打脸来了!”“驳斥西方阴谋论”等等。

中共外交部也反扑,发言人汪文斌28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多次强调,病毒溯源是一个科学问题,不应当被政治化。包括安德森助理教授在内,国际社会许多……科学家,都对美方一些人将溯源政治化的做法予以明确反对。”

不但如此,还表示“再次敦促美方邀请世卫组织专家,赴美开展溯源研究”。要求调查美国。

Sydney:现在中共好像得了理,讲话都大声了。好像忘了还有更多的消息和更多专家科学家是直指实验室泄漏和中共隐瞒疫情的。

不过秦鹏,您认为这个澳大利亚病毒学家安德森说的话可信吗?她说的话,真的就能为中共洗白吗?

秦鹏:彭博社报导说,武汉病毒所足够大,以至于安德森说,她并不认识2019年底在那里工作的每一个人。

而且安德森关于泄漏可能性的这一段陈述,中共没有转载。她说:“我并不天真(I’m Not Naive)。”

彭博社的这篇报导说,病毒从那里泄露出来并非不可能,安德森教授知道一个病毒会怎样从实验室逃逸。她还说起源于亚洲(实际上是中国广州)的SARS曾经很多次从实验室里面逃逸,她说自己不至于天真到完全否定病毒逃逸的可能性。如果提供泄漏事故的证据,她可以预见事情是如何发生的。

Sydney:她是说,她表示更倾向相信病毒是自然发生,但不是要保证病毒不可能从实验室泄漏,她同意有需要查找病毒的源头。像研究人员花了近10年才确定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的病原体,这场疫情目前未能找出病毒源自哪里或哪只蝙蝠并不奇怪。

秦鹏:这一段中共是完全忽略了,汪文斌说,“事实一再证明,美方一些人鼓噪的‘武汉实验室泄漏新冠病毒’这根本没有事实根据。”

汪文斌这个说法也完全错误,事实上到今天已经有大量的证据表明,中共隐瞒了很多秘密,比如石正丽说的云南矿洞获取的与COVID-19高度相似的RaTG13和RaTG5,她们隐瞒了7年多,武汉病毒所饲养了活的蝙蝠,还编造了很多谎言,这也让外界认为事出反常必有妖。目前这样不被信任的局面,是中共自己制造的。

Sydney:这个科学家安德森现在已经返回澳洲,在墨尔本的一家研究所工作。其实,她也是2020年11月被任命为追查病毒起源的国际小组十数名专家之一。她说她一直保持低调,是因她在2020年初曾公开否定网络流传的假讯息后,遭到美国极端分子接踵而来的攻击。安德森表示许多病毒学家在过去18个月中遭受的威胁让很多人不愿意说话,因为他们的说话可能会遭误解。她的这个说法怎么样?

秦鹏:这个小组,实际上就是《柳叶刀》组织、由英国科学家即生态健康联盟的主席达萨克领导的那个调查病毒起源的专家小组,达萨克曾经不断替中共辩护。这个小组,前几天我们讲过,达萨克被开除了。而《柳叶刀》实际上也因为卷入帮助中共病毒责任洗白,现在这方面也几乎是声名狼藉,没有了国际信任度。

另外,这个安德森,细查她的背景,会发现很有意思的。安德森的博士生导师王林发,以及安德森本人是《柳叶刀》那个达萨克领导的调查委员会成员。

王林发是什么人呢?武汉病毒所客座研究员,2004年起,王林发与武汉病毒所石正丽研究员等开始合作。病毒所介绍他的时候还说,王林发尽管出国已近30年,但与祖国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

这里面如果用学术角度看,有利益冲突,所以,安德森的话并不完全可信。

Sydney:对于安德森采访中的言论,闫丽梦博士今天早上是发了推特回应,她说:“就像我一直强调的,‘WIV生病的科学家’这件事并不是确凿的证据,需要重新审视!而且其实她(安德森)又再一次验证了我的情报:2019年底WIV运作正常,没有可疑的生病事故。也就是说,#COVID19不是一次意外!”

这表示,闫丽梦博士认为武汉实验室之所以2019年底,病毒都爆发了还运作正常,是因为这是官方预料之内的事?

秦鹏:闫丽梦博士一直认为中共是研发生化武器的,这个病毒属于中共生化武器库的一员。中共还有很多这种危险病毒。她这段话的意思是,即使没有生病科学家这个事情,那么中共放毒的可能性也无法排除。

Sydney:澳洲天空新闻昨天还报导了一个重大发现,他们公开了一份中共呈交联合国的文件,提到中共承认人工病毒实验室外泄风险,足以祸及全人类。

这份文件是中共政府在2011年11月呈送联合国一个“禁止发展、生产及储存生物及有毒武器公约”(Convention on the Prohibition of the Development, Production and Stockpiling of Biological and Toxin Weapons)缔约国第七次审查会议的文件;内容提到,中国政府承认人工病毒实验室存有病毒意外外泄风险,并足以危害全体人类。

秦鹏:每一次有科学家提出武汉病毒研究所可能意外泄漏病毒,都被中共斥为“阴谋论”;而现在从中共政府自己发出的文件看来,中共自己都知道,实验室意外导致人工病毒泄漏,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天空新闻节目中指出,中共政府很清楚,病毒自实验室外泄的风险是存在的,因此才会于2011年向联合国呈交上述文件。

Sydney:《澳洲人报》透露,在美国情报机构针对COVID-19溯源时,调查人员发现的这份文件。

文件还提到人工病毒研究可以让“生物战攻击更为隐匿”,进而“大大地增加生物武器的破坏力”,还提到“外源基因(foreign genes)或者病毒可以无症状地被导入至目标群体之中”,进而“隐匿地发动生物武器攻击”。

秦鹏:在6月24日出版的《科学报告》杂志上,澳大利亚科学家们发表了另一项研究结果,通过基因组数据他们发现,新冠病毒比其它类型的病毒更容易与人类受体结合,也就是,病毒在首次出现时就已经适应了人类。

这与自然演化的病毒不相符,因此这个结果,将病毒溯源的调查离实验室泄漏又更近了一步。

Sydney:现在对于病毒起源有了越来越多发现,大家都希望真相能早日水落石出,才能有效遏制疫情,拯救生命。

中共100年党庆 北京风声鹤唳 谁在“历史虚无”?

Sydney:我们再来看看中国大陆的一个重大新闻。这一阵,中共方面的一个最重要的工作是在筹划中国共产党的100年党庆,不过,天公不作美,6月25日,北京国家体育馆(鸟巢)预演烟火,当日北京多个区却罕见地降下了冰雹,小的如葡萄,大的像鸡蛋那么大。

秦鹏:应该说六月大冰雹和六月飞雪一样,是非常罕见的。当天晚上八点多,北京市气象台接连发布雷电黄色预警、大风蓝色预警、冰雹黄色预警,以及暴雨蓝色预警,四警连发。北京多个区风雨交加、疾风骤雨,并下起了冰雹,有的如玉米粒大小,有的如硬币大小,最大的甚至有如鸡蛋。砸下的冰雹,造成严重的财物损失。不少车辆前后挡风玻璃都被砸烂,漆面也被砸得坑坑洼洼。

很多农民的庄稼和果树也遭受了严重损失,挂的果子被砸了下来。

Sydney:把北京国家体育馆预先准备的大型党庆活动几乎搅黄了,安排的4场焰火演出,只有最后10点左右的一场焰火得以出场。

秦鹏:中国人讲天人感应,意思是上天会根据执政者的得失,通过一些异象展现上天的喜怒,所以很多网民说,这场大冰雹是不是代表着中共作恶多端,天怒人怨啊?当然也有网民说,“有木有可能是人工降雹。避免71的时候降在城里?”

Sydney:这是在嘲讽吧。除了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恶劣天气,成为整个互联网上人们关注的热点,我们看到,北京的肃杀气氛也是人们讨论的一个热点话题。网上贴出了很多照片和视频,揭示出中共现在风声鹤唳,维稳措施空前严厉。

新增加的防控措施包括,人员进出地铁安检规格升级,寄往北京的邮件包裹全面实行二次安检,加强查日租套房,过滤在京住房人员。北京9个区禁止放无人机、航空模型、风筝、气球、孔明灯,甚至通州区的鸽子等鸟类也禁止放飞。

秦鹏:我很好奇,Sydney,台湾肯定是没有党庆啦,民进党或国民党要是今天还敢花费民脂民膏给自己搞一个党庆,肯定是被台湾民众给骂死了,我们在美国和其它地方也从来没有看到哪一个政党敢窃取中央财政给自己搞活动。但是我也好奇,台湾的国庆是什么样的?

Sydney:台湾肯定是没有党庆的,那双十国庆一般大家都开开心心放假,放烟火。总统府会有国庆大会表演活动,花车游行、空军军机表演、宪兵编队演出,民俗技艺、仪队花式操枪,总统致词等等。

美国7.4国庆也快到了,在纽约都有很大很漂亮的烟火,也是大家放假或去烤肉。

台湾、美国都是开开心心的气氛,肯定不是草木皆兵了,顶多车潮人潮太多,交通警察出来管管交通吧。

秦鹏:我看到中央党校前教授蔡霞在推特上说,中共庆祝自己的100周年,搞得跟大祸临头似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中共枪在手,钱在手,高科技监视器在手,说抓人就抓人,说封号就封号。这是怕啥呢?这庆100年究竟是当喜事办还是当丧事办呢?

Sydney:还有网友说,“土匪庆生,北京部队进入一级战备,其它地方都是特级战备,这是准备内战的节奏吗?十四亿敌人太可怕,让土匪恐惧到如此这般。”

此前,大纪元也报导过,北京现在的一辆公交车上配备六名保安,前面一个,后面配备五个。

北京的大街除了增加很多牵着警犬在街市巡逻的警察外,官方还组织很多民间戴红袖章的人员在社区协助当局监控进出市民。

秦鹏:嗯,我还第一次看到了传说中的朝阳群众的视频。推特网友评论说,以前的东厂西厂,今天的朝阳群众,这才是真正地与时俱进啊!

Sydney:网上还有人Po出一个视频,显示了北京市民和管理部门通话,得知现在的规定是禁卖菜刀,北京人买菜刀得7月2日之后才能到手。

还有的网友发布照片披露,甚至连污水井的井盖都加了安检#封印,可谓是封堵的“滴水不漏”。

秦鹏:防谁呢?肯定是防老百姓啦。

Sydney:总是对内对外宣称中国人民多爱党,但事实证明怕老百姓怕成这样,是多不得人心呀。媒体还注意到,中共建党百年之际,官方还要求党员提高警惕称,目前最大威胁,既不是“美帝”,也不是“台独”,而是“历史虚无主义”。中共网信办也开设了举报专线,提供民众举报“历史虚无主义”者。

秦鹏,我很好奇,什么是“历史虚无主义”?为什么现在中共维稳把预防“历史虚无主义”提高到了中共最大的威胁的高度?

秦鹏:所谓“历史虚无主义”,说通俗一点,就是一切和中共官方版本不一样的历史就是虚无主义,更说白一点,用习近平和王岐山的话说,“通过历史反对中国共产党领导”就是历史虚无主义。

中共这么害怕历史,是因为中共是靠谎言起家的,至今也是靠谎言来欺骗愚弄中国老百姓的,所以它害怕民众发现了真正的历史之后,它的合法性彻底丧失。

Sydney:还新设罪名“诽谤英雄烈士罪”对异议者进行打压。

我还是无法完全理解这一点。几乎所有的新民主国家,在民主化之后都由政府成立了类似“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专责机构,以政府的资源和公权力来处理转型正义。台湾也有类似的一些委员会,比如对228进行调查和受害者进行赔偿,中共为什么不能也采取类似措施,去化解民间的积怨,而非得采取数以千亿、甚至上万亿的维稳经费,采取更加残暴的措施,封禁民众的口和大脑,去抹去人们口耳相传记录的真实的历史?

秦鹏:我觉得这是因为中国共产党从根本上已经不能和一个正常国家的政党相提并论了。一般的政党,可能只是有一些疾病,治疗之后还可以重新上路,而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如果翻开,人们就会发现这是一个魔鬼集团,不仅它的创始人马克斯是一个邪教徒,信奉撒旦教,写的那些书他自己叫它shit,说白一点唯一的目标就是为了毁灭神的造物——人类,而且后来的共产革命领袖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也是道德败坏,杀了几千万人,而且他们还摧毁了和摧毁著敬天爱人的传统文化,是反人类的一个政党。

而且,打开真实的历史,人们会发现共产党还是一个卖国集团,从成立之初就是一个卖国政党,到历史上的一次次出卖中国领土和利益,到现在的“满朝文武皆绿卡,半壁江山养红颜”。它们唯一关心的核心利益是中国共产党本身的统治,而所谓的教育老百姓的“爱国”,都是一种欺骗和统治手段。

Sydney:但是中国共产党一直告诉老百姓,说它是中国人民的选择。

秦鹏:我今天看了美国之音对旅美历史学者李江琳女士的一个心路历程的采访,她讲述了自己是如何认清了中国共产党的所谓的革命是骗人的,没有真正受益者,和自己的红色家庭分道扬镳。她还说,首先我们要搞清中国共产党是怎么回事。中国共产党是在共产国际的帮助下建立的。它派了一个人,维经斯基到中国来建立中国共产党组织。

【1920年春,俄共(布)远东局成立,负责在中国和其它国家建立共产党的工作。4月,远东局派遣维经斯基到北京,化名吴廷康,见了当时的北京大学教授李大钊和陈独秀,说服他们组建中国共产党。】

也就是说中国共产党它不是民众自发成立的这样的一个组织,它是彻底的外国代理人。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一直到延安时代,它都是共产国际远东部的一个支部,是隶属共产国际的。它的所有重大决定、人事变化,还有所谓的长征,都是经过共产国际批准的。

李江琳说,历史告诉我们,中国共产党不是人民的选择,是共产国际和那么一小部分人投靠了一个国外组织,对中国当时的政府进行了一次军事上的颠覆。在这个颠覆的过程中,造成了无数的生灵涂炭。

Sydney:不仅卖国,而且制造了很多人间悲剧。杀戮无数。难怪不敢让人们去翻看了解历史,把一切质疑者都称为“历史虚无主义”。

秦鹏:是的,中国共产党的官员今天谁相信马列主义那一套?都是用来欺骗百姓的。

Sydney: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就说过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是“破产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的真正信奉者”。他还一针见血地指出,“相比害怕任何外国敌人,中国共产党都更害怕中国人民的诚实意见”。

秦鹏:这是他去年的时候,在尼克松图书馆前的演讲中说的。我觉得他说得非常好,我们现在看到的中国共产党要庆祝自己的100岁生日,把中国14亿民众当敌人防,还拚命封杀民众对历史的了解、反思,以及对社会的评论,批判所谓的“历史虚无主义”,就是因为中共真正害怕的是中国老百姓,害怕民众的觉醒。

中共最薄弱的地方就是它是靠谎言打扮的魔鬼,一旦抹去谎言,那么它就会土崩瓦解。

Sydney:所以像蓬佩奥这样清醒的人,越来越清晰地把中共和中国民众分开,而中共最害怕的也包括这个。

秦鹏:因为中共长期洗脑让人们党国不分,也是希望继续像吸血鬼一样附体在民众身上割韭菜、喝民众的血。一旦世界发现它是一个魔鬼,是一个邪恶的政权,而彻底抛弃它的时候,中共的末日就到了。

Sydney:还有像您这样的真正的爱中国人士,用自己的力量传播真相,相信每一个善良的中国人们会越还越觉醒的。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