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历史虚无”挑战中共?病毒溯源直指中共掩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9日讯】中共百年矛头对准“历史虚无主义”?复旦教授直白讲解:否定党领导就是历史虚无!病毒溯源3新发现直指中共掩盖 。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6月30号星期三。中共百年党庆,安保措施空前,草木皆兵。其建党百年大事记,将中共建政后的历次运动轻描淡写,数千万死难者忽略不提。不过美国国会议员却提出了一份决议案,历数中共百年来对人权的严重侵犯。提到土改、三反、五反、大饥荒、文革、六四,以及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活摘器官。决议称,期待着中国共产党不再存在的那一天。

另外,中共党校前教授蔡霞通过胡佛研究所,发表了47页的中英双语长文,指出中美价值观对立,对抗难以避免。呼吁美国放弃与中共接触的天真希望,并表示美国应该为中共政权突然崩溃做好预案。那么中共百年世界该如何应对其带来的威胁?

今天节目开始之前,还是先跟大家报告一下,我们已经新开了一个频道叫【方菲访谈】。我对一些嘉宾的特别专访,会在【方菲访谈】频道发布,欢迎大家去订阅、转发。这个频道的链接会在视频的下方,谢谢大家。

我们今天介绍一下两位嘉宾,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唐靖远先生您好。

唐靖远:方菲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Jason博士,Jason博士您好。

Jason: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我们今天就来谈一谈中共的百年党庆,唐靖远先生刚才我们在做节目之前,看到中共的百年的党庆正在进行,习近平在天安门城楼一直在发表他的演说。我想请您很快点评一下,您怎么看他这个出场、他的服装,包括他演讲的一些内容?

唐靖远:因为他这个演讲其实都还没有结束,但是我看了大部分,看大部分给我比较深的几个印象。第一个是当然习近平他是刻意在突出自己的毛泽东的继承人这么一个形象。因为所有人都是穿着西服,只有他一个人是穿着中山装这么出来的。

主持人:非常显眼。

唐靖远:对,非常显眼。他出场的时候是他和胡锦涛,就算是两代党魁。因为江泽民是没有出席,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是身体的原因,也有可能是其他的原因。但是习近平他在一个是外型的表现上面,显得他是非常地突出。另外一个他在讲话之中,我印象中他是非常,其实整个讲话,他表面上说是庆祝中共的一百年,是党庆。

按说党庆应该是党的历程才应该是主角,但是这个讲话给我的感受,它是反过来的,习近平才是主角,而党庆只是一个衬托,是这种感觉。因为一开始一上来,他刚刚一讲话的一开始,首先上来就是汇报了一个巨大的政绩,就是说我们完成了第一个一百年,不是提出两个一百年,习近平说两个一百年目标。第一个一百年目标已经达到了,已经实现了全民小康,所以这个是一个奇迹。

他用了很多这种形容词,这是一个伟大的政绩,是一个奇迹。当然他说得很漂亮,这是归功于中国人民的,但是其实谁都知道,他应该是说这是归功于他的。他首先一上来,先把他自己的一个,他认为是最巨大的一个政绩,先放在这。然后他在后面的讲话之中,当然就是从回顾中共建党的这个历史开始,一路地这么回顾,一直说到现在。整个一百年的过程之中,你可以看到他有一个非常突出的主题,他始终紧扣着,每一个阶段他都始终要紧扣着,突出的一个关键词,就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但是实质上这个我们都知道,他所说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他其实应该是指中共的复兴。所以这个复兴它恰恰是习近平,我们看到在他上任以后,是他非常高调地在推出来。这个所谓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其实和习近平所提到的那个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很多这一系列的。包括他现在提出的什么东升西降,我们现在要去主导世界秩序,所有这一套学说,这一套所谓的理论体系,都是围绕这个核心来的,而这个核心是以围绕着他来构建的。

主持人:所谓的新一代的,可以与毛比肩的领导人。

唐靖远:对,也就是说看得出他是刻意地在营造一个自己,的确就是你说的,营造出一个自己完全可以和毛泽东相比肩的这么一个历史地位,想要奠定这么一个历史地位。那么他最终的目的,我觉得肯定至少是,他在近期是想要以此来达到他顺利的实现连任,甚至是终身的执政这么一个目的。

还有一点我印象比较突出的,习近平他前段时间不是说,他就要求外交系统、大外宣系统要低调一些,要开始装可爱、怎么怎么地。在这次讲话里面,他的确也有所体现。因为我特别留意了一下,他在讲到关于人类命运共同体,讲到要构建新的国际秩序的时候。因为以前这一部分,他是有个固定的说法,就中国要成为国际秩序的构建者、维护者和引领者。但是这一次就去掉了那个引领者三个字,因为我特别听到这,我特别留意了一下,他只说了前面两个,成为构建者和维护者,所以看起来整体上可能他现在自己也意识到,现在的国际处境非常的险恶,所以他可能就相对变得比较低调一点。这是我大体上能够留下这么几个印象。

主持人:是,我看有媒体说这是新一轮的造神运动,因为他这个下面,你想这么几万人坐那,他每说到一个什么地方,一提高声调大家就欢呼,甚至有的时候这种激情的欢呼。我不知道是不是让他觉得自己可能跟当年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检阅红卫兵那种感觉类似。但是不管怎么说,给我一个感觉,他的这个讲话跟历来中共党魁的讲话很类似。用词无比的好听,但是跟实际却相差十万八千里。

比如说他说什么香港同胞怎么怎么样,我想最近在香港发生的事情,全世界都看到了。所以香港真的香港人如果听到他这个话,反应我想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这就是一个悖论,其实中共它自己说自己的历史,它说是一个伟大征程,前两天这个演出。我觉得很多人并不这么看,所以我想先宏观的谈一谈,在您看来,中共百年历史是一个什么样的历史?

唐靖远:我觉得从两个层面上来看,如果说从中共这个政权的性质上来看,我觉得中共这段百年历史,可以说它其实是一个外来政权。中共其实是一个受着外国势力操纵的一个汉奸组织,建立的一个伪政权。所以它在中国大陆实施的统治,其实是一个外来政权对中华民族,对中国人实施的一种占领军事的一种统治。

它只不过就是有一个非常强大的迷惑性,就是因为统治的这帮人,他也是长着一张中国人的脸,就是如此而已。但是实质上,我觉得它的本质上,可以说它其实就是一个汉奸式的伪政权。因为它最初成立的当初,它就是听命于共产国际。到后来虽然和苏联因为关系闹翻了,但是其实它整个这个党到今天为止,它奉行的那套所谓的指导思想、它的理论,都完全都是马克斯主义的那一套东西。虽然它现在想要用中国传统文化的外包装,来包装一下这个所谓的马克斯主义的内核,也就是它所谓的马克斯主义中国化,这个话是中共官方公开提的。

其实它的本质意义,就是在外面加一层中国传统文化的包装,来争取获得更多的中国人的认同。因为马克斯主义在中国这几十年干的坏事太多了,因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已经开始抛弃它,厌弃它。都开始去重新去追寻自己的祖宗,追寻自己的文化的时候,它意识到这个是可以加以利用的,所以它现在是采取了这么一种方式,就是从它的政权性质上面讲。

如果说要从它的文化属性上面来讲,我觉得其实这一百年,尤其是中共建政以来这七十多年,我觉得它可以说是一个外来的党文化。就是一个西方传来的邪教文化,对中国的传统文化以及中国人的传统伦理道德,进行了一个彻底的灭绝式地破坏和摧毁的这么一段历史。而这段历史背后它折射出来的是中国人,被中共这么一个外来政权,实施了一种长达几十年的这种奴役统治。

而这个奴役的过程,它是暴力、杀戮和这种洗脑加精神控制,这两大手段交替进行的这么一段,可以说是,我觉得这真正的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黑暗的,最悲惨的一段历史。我是这么看的。

主持人:精神和肉体上,它通过摧毁你的精神和肉体,其实最终也摧毁了中国人对神的信仰,或者是一种传统文化中的价值观。

唐靖远:它就是把真正的传统的中国人变成了中共人,变成中共党文化所控制,所指挥的这样一种人。这种人严格意义上讲,从文化内涵这个意义上讲,他其实已经不能够说是中国人。

主持人:是。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中国人,今天他已经不知道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什么样。其实中共它对自己的这个历史,它都是在它的这个所谓什么大事记呀、历史中都是,比如说像对这种运动都是轻描淡写的。

但是挺有意思的,就是我看在这两天,美国的国会议员提出了一个议案,他们倒是把中共历次运动写得非常详细。比如说它提到土改,说土改死了大概二百到三百万人,然后他提到三反、五反,提到这个毛泽东的大跃进,后来导致的大饥荒。然后甚至提到了就是对基督教的迫害啦,最终是提到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有甚至活摘器官,他都提到了。就是说可以看到说,至少在国际社会上对中共这个历史,现在已经相当了解了。

唐靖远:就是这些历史的这个,我们把它要是一部一部拿出来,就可以看到,就是我们刚才所提到的,就是中共它在中国实施的统治,它真的其实就是一种占领军事的统治。它是把中国的人民看成是一种敌对势力的,它从内心里,虽然它嘴上说得很漂亮,我们是为了人民,我们一切都是为人民谋福利

主持人:人民就是江山。

唐靖远:对,人民就是江山,人民就是一切。我们心中什么什么…,就是它可以说很多漂亮的话,但是它的行为是相反的。因为现在就是我们大家都可以看到,中共它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就是它所说的唱的高调,和它实际的行为是截然相反,对吧。它说得越漂亮,它干得事情是越恶毒,越邪恶。所以呢其实它对中国人,它其实也是这么一种手法,嘴上说着我多么的爱人民,多么的为人民服务,但是实质上它内心里这几十年一直是把中国人,真正的中国人是当成敌人来看待的。所以它是有计划、有组织、有系统地在屠杀中国人、摧毁中国人的这种文化,对吧。

你看它就是从它建政以来一开始,是吧,它真的是有系统的,先是从这个土改,对这个地主,就是在农村这个范围之内的这种,其实这些地主也好,还有这些乡绅等等,他们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载体,物质的载体,因为他们传承了这个中国文化的很多的东西,把这些人其实都杀得差不多了。然后再下一步就是开始杀这个知识份子、反右啊,就开始弄知识份子。然后又开始搞这个所谓的公私合营,就是开始整治这些资本家。

就是不同的人群,就是中国传统遗留下来的不同的人员,它是非常有步骤、有组织地有系统地,一个一个地挨个的把你销毁掉、把你摧毁掉。要是杀不掉的,也把你的思想,就彻底地把你的脊梁骨打断,用各种残酷的迫害,迫使你下跪,迫使你妥协,然后让你最终变成可以为他们所利用的人,它其实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主持人:好的,那Jason博士也请您谈一谈,一个您看了就是刚才在这个城楼上习近平的讲话的话,您有什么感想也可以补充。另外也请您谈谈就是您怎么看中共现在一个百年的这样一个历史?

Jason:其实呢就是刚才习近平的这个讲话我也是听了一些,除了唐靖远刚才已经总结的,我觉得还有一点就是,其实呢习近平挑起了中国人的这种战狼精神,我发现在他讲话中,底下欢呼声音最大的都是他的那种战狼言论。比如说他谈起就是听取别人意见的时候,没人欢呼,但是他谈到说谁要是不怀好意指责我们,我们怎么怎么样,在欢呼。然后就是谈起来就是说呢,什么我们现在已经有能力怎么样怎么样了,这样去欢呼。其实我的感觉上,就是他想让战狼变绵羊这种做法,你从他这个讲话之后,我看中共的外交、内政其实都没有变。

你从这次习近平讲话你也可以感觉到,其实呢就是整体来说,习近平已经把中共党内、党外的整个气氛,已经带到了一个,要从现在开始又要在世界称霸,这样的一个大的一个人气的环境里头了。所以说呢我感觉他要让再回去做羊这样的做法,其实在党内大家也看到了,不是他的真意,只是一个就是简单的一个包装,非常粗略的一个包装,这是一点。

另外的话,确实今年他不再提,就是坚持一国两制原则等等。他就是加强中央对港澳的领导,这已经变成了他的一个主旨。换句话说呢,他就是也在承认一个既成事实。对于中共这个百年历史,其实中共确实是一个,就是非常奇怪的一个概念,就是当然他们在天安门国家的中心,举行他们这个党的庆祝,已经展现出极端卑鄙的状态了。因为就是你不管怎么样,你也是个执政党,你跟国家还是两个概念。但是呢他已经就是在中共执政这么七十多年,这个过程中的话呢,这是第一次在这么大的范围,召集这么大一个会议,庆祝这个党的生日。

其实他已经赤裸裸地把党和这个国家之间的关系,展现的非常清楚了,这个国家就是党的国家。而他作为党魁的话呢,就是这个统治党,同时也就通过这个党来统治整个中国人,他就是中国人的太上皇。就整个这个逻辑关系,他就认为这个权力概念,他已经不再做任何隐藏的展现出来。当然中共这个概念本身,他说有一百年,其实真的是,它执政了七十多年,但是它在执政之前,包括在江西,包括在延安,包括在历史上的各种过程,它都是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它必须得有时时刻刻有敌人要斗争,这是它生存的一个最根本的概念。

就是中共它就是执政已经执政了七十多年了,但是呢它的基本思维,还是基本,在一个执政过程还是以运动治国,我反复谈到了就是说呢,它是以运动治国,而且呢它的生命来自于跟不同的敌人,不同的时期的敌人斗争。因为刚才说,在它执政之前在江西就杀几十万人,在延安又杀上多少万人。就是它内部什么时候不斗,中共就失去活力。任何一个历史时期它一定要找到敌人,一定要开始找一个敌人开始跟它斗争。

而整个管理国家的过程中的话呢,基本上都已经七十年了,还都是今天搞一个这样的运动,明天搞一个那样的运动,因为它不运动,整个这个党就会慢慢慢慢地啥都不做了,就腐败下去了。所以它必须靠运动治国。但是中国人确实是在这个过程中,遭殃遭大了。就是我们知道了从执政之后,有人估计它已经用各种非常规方式迫害死了八千万人,其实这是个保守估计。就是你比如说这个计划生育这个政策,像打摆子一样的,鼓励多生,然后鼓励只生一个,然后呢鼓励生两个,鼓励生三个。就是整个来说你就可以看到,就这么一个折腾的过程中,据说就计划生育本身,就让就是4亿孩子

主持人:哇,4亿。

Jason:4亿在中国无法出生。当然它这个过程中,现在看就是完全是个政治错误。中共就把中国这个地方,当成一个它的一个实验田和玩具,就是从最开始自然的一个私有制经济,变成它的公有制。然后整个经济玩不转了,又回到这个私有制,然后整个生孩子也是,鼓励多生和不生。就是你可以看到整个中共在,就是翻来覆去折腾中国这么一百年,从它执政之前和执政之后。执政之前喊的是民主,喊的是自由;执政之后喊的是稳定压倒一切。

就是所有这些事情的话呢,你可以感觉就是一个概念,就是说无耻至极。但是呢中共这段时间就非常奇怪的,喊出一个叫做,其实你要是说中共的历史是一个极端丑恶的一个历史,就是中共的历史本身,就使它中共不可能有一个执政合法性,和未来的前途。按理来说你中共应该掩藏自己的历史,结果最近中共在搞一个叫做,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这样的运动。其实呢它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它不是说是让你去寻求真正的历史,它事实上是在用它制造出来的、编造出来的一套历史,然后用那个历史来代替真实的历史。

最近它搞这个运动本身,就是它所有,就是总结它过去这几十年统治中国的一个核心,就是用一个什么样的办法,我让整个中国人全部都按我的思维方式,按我的思维方式讲,这样的话呢它就认为可以把中共整个这个,就是整个这个民族、这个国家完全控制起来。他这次在谈话中还特意提到了,现在迎接下一个一百年。我肯定不会有下一个一百年。

整个来说的话呢,中共到目前为止的话,基本上就是我们看下面再谈,就基本上已经走到了它这个,就是各种矛盾触发到了一个边缘崩溃的这样一个状态。但是呢不管怎么说,中共给人类历史留下一个极其惨痛的一个教训,就是人类如果还有机会学习某一个残酷的历史,某一个可怕的政党,那么你就学学中共的这个历史,你会发现这样的一个历史,是人类绝对不应该再重复的一个历史。

主持人:对,还有很快就是刚才唐靖远提一个观点,听您怎么看?因为唐靖远先生说,其实中共呢它虽然说不管说什么都把人民拿来垫背,什么人民怎么怎么样,人民是江山。但实际上中共最怕的,最要防的就是人民。我觉得这个确实是这样,你从这一次这种安保如此的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甚至什么天然气都不给用了,是吧,从这些措施,你可以看出来它在防谁呢?

Jason:对,其实中共最大敌人就是人民,这是肯定的。最近网上有个笑话,说北朝鲜的导弹不用打准,只要打出国外都行,因为周边都是他的敌人。人家说的中共的导弹打出去都不用,因为本身周围都是它的敌人,只要落在本国都行。其实中共它跟美国斗,刚才我谈到了,中共一定要选一个敌人开始斗争的原因,其实就是转移注意力。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找到美国,拚命地跟美国在那斗,它也就是在分散国内人的注意力,它真正的敌人永远是它周围的人,因为周围的人,它一年一年不停地割的韭菜。

主持人:我想请唐靖远先生再听您这方面看法,因为确实这两天还有一个事情,也引发了很多人关注,就是习近平和普京,他们有一个视讯会议,据说续签了一个什么中苏睦邻友好条约。我看网上有人写得很逗说,普大大说中国不再要海参崴百万平方公里土地了,然后习大大微笑使劲点头。这个网民人家就很天真地问说,这是真的吗?为啥不要?你给谈谈这个事儿。

唐靖远:这个事情其实它是有来由的,最初它的源头应该是在1991年的时候,那个时候苏联还没有解体,所以那个时候是由江泽民,时任的中共党魁江泽民和戈尔巴乔夫,那个时候他还是苏共的总书记,在1991年的5月16日,所以这个协定,他们签订了一个叫做中苏的东段边界协议,比较长的那个名字,但是一般它们党内就把,因为是5月16日签的,就叫“五一六协议”。这个协定是个彻头彻尾的卖国协议,把包括海参崴在内的,包括乌东地区,包括什么唐努乌梁海等等,所有中国历史上有争议的这些领土,全部都划给了俄罗斯,划给了当时的苏联。这些领土的主权全部就承认都是归苏联所有,它是这么一个关系。

但是当时这个协议有一部分没有彻底地谈完还遗留了一段,一部分的边界还没有彻底的尘埃落定。所以到了2001年,就是十年以后,那个时候苏联已经解体了,所以解体了之后,再由普京和江泽民,他们俩就签订了刚才我们所说中俄睦邻友好条约。在这个条约里面完成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继续地完成了此前,就是“五一六协定”的,还没有最后完成的那部分边界的,就是双方的确定,这是一件事情。

第二件事情,在这份条约里面再次的确认,因为之前签订条约的那一方是苏联,现在苏联已经解体了,变成了俄罗斯,所以就需要重新确认一下,重新确认所有这些领土的主权是归俄罗斯所有,而此前那份是说归苏联所有,所以就是再次确定。这份条约签订以后有效期是20年,所以到今年就到期,所以他是这么一个来源,所以到了今天之后,习近平跟普京又再次续约,这一次续约是5年,但是至少从法律的层面上,习近平是承认了这个条约。也就是说至少从江泽民政府时代,到胡锦涛时代,再到现在习近平时代相当于都承认了所有这些领土都是归属于俄罗斯的。

主持人:所以这基本上就定了,因为普京就说从此以后我们两国对彼此都没有领土要求了。怪不得网友就说钓鱼岛那个地方都没人住,你非要得不行,说这一百万平方公里,大笔一挥就出去了,所以也有人说中共百年真的是一个卖国党。不过就像您说的,他其实本来就不是中国的。

唐靖远:我觉得你刚才提这点非常重要,我们可以看到中共为什么会这么的对待中国老祖宗留下来的土地,这个领土包括对待中国人,它完全不是一种是自己家园,是自己国人这样的一种态度,它的确就是一个外来者的态度,它觉得这些都是我占领的。我占领了我多一点、少一点都没有关系,只要对我有利,它为什么把这些东西全都出卖给俄国呢?尤其是在江泽民时代,因为江泽民为什么把这些全数卖出去,跟江泽民自己本身的身份有关系。

江泽民我们知道他是出了名的是二奸二假,所以他曾经是日伪的汉奸,这个是一奸。第二,他曾经是给当时的苏联充当过间谍,所以相当于是俄奸,所以这就是二奸。他为什么敢签订这么多,把这么多领土的主权就拱手相让,其实跟他这个身份是有密切关系的,这个是在江泽民时代。

到了习近平这个时代,我觉得他为什么还要去承认这个条约,承认这笔交易,我觉得可能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他现在可能不太敢去追究这个问题,因为如果他要是不承认这个条约,必然就带来了一个问题,你不承认它,就认为它是非法,那么江泽民当初为什么要签订?你就要追责就要追到江泽民身上去,追到江泽民身上,就很有可能要把江泽民这些丑恶的历史全给挖出来。你一个党的总书记居然是是汉奸,是俄奸,很有可能会引发一个巨大的风暴,政治风暴,甚至可能导致中共倒台的。

所以习近平现在有一个比较大的一个弱点,他始终想要保中共,这一点是被他的政敌,甚至包括江泽民本人,江派这些人也都是在利用他这一点,这个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我觉得也跟习近平现在自己的这个战略有关,他现在不是要把美国视为头号敌人吗?要和美国一争高下,所以他必须确保自己的后备是要安全的,他在这种时候,他一点都不敢得罪俄罗斯。

主持人:所以网友说他笑得很灿烂,普习在视讯会议室。我们再谈一下另外一件事情,这个我想请Jason博士来谈一下。其实我们看到中共百年,很多事情发生,外界对这个百年非常关注,所以这两天中共党校的前教授蔡霞,就发表一篇长文,我觉得她写这个文章比较值得解读一下,里面提到了一些比较有意思的观点,我们可以一个一个请二位来分析一下。最主要的一个,她是说她呼吁美国放弃,对于接触中共这样一个天真的政策,她说中共一边利用美国,一边敌视美国的态度,从来没有变过。而美国在很多重要的历史关头,比如说像八九“六四”以后,让中共加入WTO都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您怎么看首先她这样一个观点?

Jason:我同意她这个观点,但是我觉得她对美国整个认知稍微有一点点理想化。因为我们非常清楚美国不是不明白中共,或者对中共怎么样。其实美国一直都是很多势力,很多利益集团交织在一起,形成的一个结果,而且最关键的是,美国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几乎真正掌权的都是比较,我们叫做深层政府那种性质的,或者是比较严重倾向左派势力的。这样的人往往对于中共这样的角色,实际上不是那么重视的,而再加上美国这些深层政府在商界各方面,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其实美国不是对中共的认识怎么样,在历史上关键的时刻,他其实都是一个近期的商业利益,这些商业利益代表者,就是美国白宫或者政治界千丝万缕的关系,使得美国政府在那个时候,就做出跟中共妥协,不管是八九“六四”之后,很快地不到一年就重新跟中共建立所有的关系,那是老布什。后来包括克林顿,很快帮助中共进了整个世贸,紧接着小布什在反恐这个问题上,指望着中共能给他怎么样怎么样。而到奥巴马这个阶段,努力都放在美国国内推行左派的概念,中共在他那是一个好像不重要的外部因素,其实从来就没有重视过。

只有川普,中共的话叫拨乱反正,就说在扭转整个对于中共的这个态势、整个态度。从贸易战开始其实最后逐渐进入了,某种意义上讲进入冷战的状态。其实整个现在拜登政府是因为民意的原因,因为疫情各方面民意的原因,不得不被迫再延续川普针对中共这个政策。但是拜登政府已经提到了一个概念,叫做要在全球暖化问题上这种左派理念上又要跟中共合作。你可以清楚地看到现在不管是美国,美国还是领头跟中国转,西方社会整体的跟中共事实上是三个概念并存,它叫做合作、竞争、对抗。

他们声称这三个概念要同时存在,在能合作的领域合作,在能竞争的领域竞争,在能对抗的领域对抗。但事实上这三个是从来不可能兼容的,你如果指望中共在一个方向跟你合作,那么你就绝对不要指望跟它在任何一个其他的方向跟你对抗。因为中共非常清楚你怎么样、你要做什么、你要想得到什么。你想跟中共搞全球暖化问题,它就给你全球建煤发电站,然后有足够的力量到时候作为筹码来让你在人权、让你在其他的各个方面、贸易上跟它妥协。所以说在我看来其实不是美国看清看不清中共的问题,是美国根本就没有一点点这种意志力来真正地跟中共来对决。

就是我举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就是说美国这边跟欧洲那边都非常紧张说:今年中共商飞有一个C919型的商业客机就要开始投入使用了。这事实上是全球第三个国家能生产大型的商用客机。他们都说,啊,我们怎么办呀,中共这一下就占领整个全球的商用飞机市场了。但事实上你要回头看美国、欧洲如果愿意,明天就可以让中共商飞关门,明天就可以让C919整个停产。因为啥呢?因为75%的技术全部来自于美国和欧洲,是那个飞机技术。你只要不提供,它就完了。但是一年接一年所有给商飞提供产品的美国企业、欧洲企业照样去为短期利益去赚这个钱。

这个事情我反复说了,其实中共目前仍然是一个沙中建的一个楼,这个楼不管多高你只要让这个沙子滚动一下这个楼就塌了。但是整个西方社会包括美国,它事实上就没有这个决心,就没有这样的一个让自己此时此刻稍微受一点点委屈,经济上有一点点损失的这样的一个状态,就让养虎为患让它不断的壮大起来。

当然了中共那边习近平也算是个加速师了,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又搞出战狼让西方稍微有点清醒,面子上有点过不去。但是就是在这样情况下,反复踢打辱骂西方的情况下,西方仍然还是跟中共,我刚才我谈到这三点叫做合作、竞争、对抗。它是三点在共同的概念根本是不可能存在。所以说我同意蔡霞这种判断,应该跟中共割席,但是其实美国这边是根本没有这样的一个意志力,没有这样的一个,英文叫Wellpower决心去做这样的事情。

主持人:对,也就是说在重大关头你认为他其实还是利益当先,所以比如说他希望中共走向自由民主等等这种意识形态的方面,其实并不像他表面提出的那样,是他的一个主要的要跟中共接触的理由。那如果这样的话….

Jason:那是骗人的话。什么我们就是跟中共接触的过程中建立一个强大的中产阶级,这个中产阶级对于民主自由的诉求就会倒逼中共走向政治体制改革。这是几十年前整个西方那一套,就是进入中国市场的一些商人在讲的话。这个话、这个谎言现在没人敢讲,因为啥呢?香港摆在你面前,新疆的事情、对台湾的威胁、对全世界的威胁,你是改变了中共?还是中共在改变世界?

在你影响中共的过程中,实际上是中共在影响你。整个美国背后全都是中共的领地,不管是学校、企业各方面,都是中共在进攻。在这样的情况下,其实当年提到的跟中共接触,通过这种经济的复兴让中共经济兴起产生中产阶级,倒逼中共政治体制改革。这个谎言其实在十几年前都已经破散了,只是有那么一群政客仍然不面对现实,但是在过去川普这几年,这种话已经没人说了。

主持人:好的,那唐靖远先生,一个就是您对刚才Jason博士的分析有什么样的一个看法?另外就是他们文章中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观点,他说:美国和西方要为中共突然崩溃要做预案。这个也是大家也关注到了,所以这一点希望您谈谈您的看法。

唐靖远:首先我简单补充一下就是Jason谈到的这个,我比较赞同Jason这个分析。我只是补充一点,就是说其实西方为什么普遍的对中共抱有这么一种幻想,说是中共可以走向民主化,通过市场经济的这种发展,钱包充实了它就可能走向自由化,走向民主化。我觉得这应该是两方面的因素,一方面就是的确是西方的很多的这些尤其是经济界、金融界也包括政界的很多人,他们在中国有利益。也被中共其实是用利益把他们给收买了,或者是变相收买。所以他们是客观上地去为中共去说话,这个是一方面主要的原因。另外一方面原因其实也跟中共自己本身非常地狡猾,就是中共采取了很多的手段来隐藏自己的这个目的。

我们都知道其实中共从毛泽东时代到邓小平时代,一直到现在的习近平时代,就是要赤化全球,红旗要插遍全球、要称霸全球这个目标它从来没有变过。虽然它在具体的做法上面是三个不同的阶段,有一些这种差异。但是这个内核,最关键的这个核心的战略、这个目标,就是美国是他们实现这个目标的头号敌人,这一点从来没有变过。哪怕是在邓小平时期号称说是中美关系是蜜月期,最密切的那个时候。其实你看邓小平搞得最厉害的一个基本的国家战略,可以说是一个基本的国策就是反和平演变。

其实反和平演变的本身就是把美国视为是我们的头号敌人。邓小平甚至公开说:我们现在打一场没有硝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只不过就是西方国家要通过这个方式来对我们进行和平演变,所以我们必须要抵抗。大概是这么个意思。所以你可以看到这个脉络它其实是非常清楚的,所以蔡霞在这个文章里面谈到说:“美国很多人抱有一种好像善良的愿望,太天真了!”怎么地,其实它是两种因素都有的,中共善于隐藏自己、欺骗自己。

你看像白邦瑞在那个书里他还举了一个例子,中共甚至派出间谍假叛逃。用假叛逃的方式叛逃过来之后,然后告诉美国政府说中国高层的领导人他们的确是有意愿要进行这种改革的,但是他们只不过是需要时间,需要一种渐进式地怎么怎么地。居然还相信了,白邦瑞自己说的,他自己当时就有接触这个间谍,他说:“我们当时都相信了他,但是事后证明我们错了。”

就是你可以看到中共非常的狡猾,它是用了各种各样的方式,包括它提出什么一国两制等等,都是在制造一种假象。什么假象呢?就是你看中共这种体制还是可以接纳民主体制的,一国两制嘛!民主体制在我们这样的一个体制之下,在我们这个土地上还是可以和平共处的。

主持人:让你保留一点幻想。

唐靖远:对,始终让你保留幻想。就是它是双方面的都有,中共非常狡猾善于隐藏这是一方面,同时西方很多人被这个利益所诱惑,这个也是一个主要的原因。

主持人:那你怎么看蔡霞说其实中共很脆弱,她说美国应该采取进攻型的这样的一个压力的事态,而且她说美国应该为中共突然崩溃做好准备。你觉得这可能发生吗?

唐靖远:我觉得如果要从中共的这个本质上来说,我也比较赞同刚才Jason的一些分析。就是说中共其实它是一个黎族巨人,表面上看上去它很强大,其实中共真正的实力其实它要是和美国,尤其是包括美国和他的盟友这些联合起来这么一个力量来比,它其实差距还是非常大的。但是为什么中共现在敢这么嚣张,好像动不动就要去重建这个世界新秩序了?其实中共最厉害的武器我觉得它只有一个,它就是用利益来收买、分化、瓦解西方的这些阵营,瓦解这些各个国家的政府甚至一些政界的要人。

通过这种方式来进行一种渗透,这个是中共这几十年来一直是行之有效的方式。所以我觉得其实从这个角度上面讲,如果说美国及其盟友要对中共要是采取一个真正有效的实际的行动。首先第一点要做到是在意识形态上必须要认清楚,中共和西方的这种矛盾冲突,它不是那种赛跑式的是和平竞赛、和平竞争的关系。不是,其实严格意义上讲我觉得它更像是一种签了生死书的擂台赛。

主持人:你死我活。

唐靖远:是你死我活,不可能共存的这么一种关系。你不除掉它,它迟早一定把你搞死。中共对美国的目标从来都没变过,是要把美国彻底摧毁的。它不是说仅仅是我充实我自己的实力,我跑得快,我领先了你了就完事了。不是这样的,所以这一点我觉得他们应该有一个更加清醒的认识,二者是本质的不同。

那么另外从另外方面讲我为什么说中共其实就是一个黎族巨人?中共自己现在的这种危机不管是外部的、内部的,它的确是已经到了一个我觉得它基本上快到了一个临界点。包括你看这种传出来的不断高层人员叛逃等等,这些现象其实它和当初苏联在解体前夕的很多的表现都是很相似的。也就是说中共的确是存在着这么一种可能和契机。

我们举个很简单例子,比如说这个疫情现在这个病毒,变种病毒你看很厉害。如果说一旦哪天控制不好,比如这个变种病毒在中国出现一个大爆发,就这一个事情都很有可能会促成中共就迅速地整个的解体。因为中共这种体制它跟西方这种体制是不一样的,西方是民主政府,疫情再严重或者是再怎么地,你换了一个政府它对这个国家不会有太大影响。但是中共不一样,它是一种金字塔型的是高度集权的这么一种体制,一旦要是出现了这种大的疫情把它的政府机构从高层到低层,很多东西摧毁掉以后,那它有可能就会瞬间就崩塌。

再加上包括他们自己这种内斗,就像当年毛泽东。毛泽东当初出了多少事情,你看比如说林彪的叛逃差点导致整个中共也是垮台,可以说就是一步之遥了。那么现在你看习近平在走什么路线?他就是在回归毛泽东那种高度集权的那种路线。那么其实他同样会可能促成党内发生一种裂变。

主持人:很快,Jason博士,您怎么看,您觉得中共有可能发生突然崩溃这种现象吗?

Jason:其实物极必反,老子说“反者道之动   弱者道之用”。我的意思就是说在它最辉煌的时候就很可能是它马上要崩塌的时候,这事实上很多时候都会出现的这样的现象。所以说在中共用这种大红大紫来给它充气这个百年党庆的过程中,其实百年红祸估计也会走到头了。

主持人:好的。那反正就是说我觉得在西方的这种,特别是病毒和疫情引发疫情全球追责的压力下,可能也是一个不同以前这样一个国际形势。

唐靖远:对,就是它外部有这种危机的压力,内部也有危机压力。我觉得它现在内部对习近平来说最大的压力就是他想要连任,想要终身执政。但是这个在党内他遇到的阻力,可能跟他以往那个反腐那个阻力还完全不一样。因为党内很多人可能真的是他觉得我宁可拼出老命,我也不能允许让你这样做。因为你要这样做了,我们就全都没有活路,甚至连我们的子孙后代都没有活路。因为很多人都是从毛泽东那个时代,经历了文革这么走过来的,所以他们对这个非常恐惧。

主持人:好的。那非常感谢今天二位的这个精彩解读,我们也非常感谢观众收看。时间又到了,我们还是下次节目再见。

嘉宾: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
著名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订阅优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关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