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名法轮功被迫害离世 多人遭监狱酷刑致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9日讯】上半年获知,至少63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离世,多人在看守所或监狱非法关押期间被酷刑致死。其中原山东省预备役高炮师副参谋长公丕启在山东省济南监狱被迫害致死,遗体头部有伤,耳朵有血流出。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法轮功学员郭振芳,在赤峰市松山区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家人发现郭振芳鼻孔有血迹,后背腰部以下呈紫红色,一条腿的膝盖内侧有伤口。

据明慧网报导统计,二零二一年上半年获知,至少有63名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遭中共迫害含冤离世,其中二零二一年38人,二零二零年21人。他们中有各界各行业精英人士,其中包括军官、教师、工程师、干部、预算员、会计、法轮功义务辅导站负责人等,他们中有1人在派出所、6人在看守所、6人在监狱非法关押中迫害离世,至少有38人曾被中共非法判刑、劳教、洗脑等迫害。

迫害致死人数最多的地区是:辽宁10人,吉林9人,黑龙江7人;河南、四川4人;北京、江苏、山东3人;甘肃、贵州、河北、陕西、云南、重庆2人。上海市72岁老人卢秀丽生前被二十次关入精神病院迫害;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59岁女法轮功学员王淑梅,遭十年冤狱、二十多种酷刑迫害。河南省郑州市法轮功学员郭保军,在郑州市第三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看守所至今不让家属见遗体。

今年上半年,中共为了所谓“建党百年大庆”,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清零”迫害,骚扰、绑架、抄家、判刑等迫害连绵不断。 河南省安阳市法轮功学员李现习,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一日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安阳市看守所一个月,被迫害致死。浙江金华市永康市法轮功学员施梦巧女士,在永康市看守所被迫害致脑颅内受伤,看守所掩盖罪行,称脑梗死、脑瘤,在未经过家属同意签字的情况下,私自动手术,将施梦巧转入重症监护室。施梦巧一直昏迷,于二零二一年六月六日含冤离世。山东省烟台市龙口市法轮功学员姚新人被非法关押在龙口市张家沟看守所期间,被迫害出脑溢血,开颅手术致昏迷不醒含冤离世。

本文收集了二零二一年上半年(一月一日至六月二十五日)明慧网报导的迫害案例,人们可以从中看出这场迫害的残酷和中共的灭绝人性。

2021年上半年获知被中共迫害致死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上排从左至右:公丕启、刘秀芳、丁桂英、毛坤、吕关茹。
下排从左至右:吕松明、李红伟、谢德文、李彩娥、张翠翠(明慧网)

 

一、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1、浙江永康市善良妇女施梦巧被迫害致死

浙江金华市永康市法轮功学员施梦巧女士,二零二零年二月被绑架构陷,被非法判刑18个月、勒索两万元,二零二一年三月底,施梦巧被迫害致脑颅内受伤,永康市看守所掩盖罪行,称脑梗死、脑瘤,在未经过家属同意签字的情况下,私自动手术,将施梦巧转入重症监护室。施梦巧一直昏迷,于二零二一年六月六日含冤离世。看守所没有给出任何交代和解释,就将施梦巧的遗体连夜拉往殡仪馆。

家属对看守所行为颇为质疑,向各级政府递交了控诉状。最后永康当地警务督察处告知家属,声称看守所无违法行为,施梦巧的脑部受伤为“脑瘤所致”。家属对此说法并不接受认同。

在施梦巧被非法关押看守所期间,家属曾多次要求去探视,看守所均以“疫情”或其它各种原因拒绝家属的探视。二零二一年三月底,家属突然接到看守所消息称:施梦巧脑中长有“肿瘤”需要立即开刀做手术。家属对此结论持有很大怀疑,拒绝签字,并提出《保外就医申请书》,看守所没有立即放人,而是半夜偷偷地对施梦巧动了手术,转入了“重疾监控室”。在整个人情况非常危急之时,看守所开始催促尽快保外就医接回家。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二日,施梦巧遭到像珠镇派出所警察绑架。七月二十一日,施梦巧女士被金华市婺城区法院非法庭审,法官一直阻碍施梦巧本人及律师的无罪辩护,几次打断,甚至几次休庭。即便如此,两位辩护人──律师和家属还是依法努力陈述了事实。施梦巧本人在法庭上有理有据、不卑不亢地陈述了法轮功给她带去的益处和法轮功是正法的事实。她也善劝公检法这些人不要知法犯法,不要迫害佛法,这样对他们未来是不好的。她也告知大家,法轮功蒙受千古奇冤,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于天下。

九月二十七日上午,施梦巧被非法再次开庭,非法判18个月、勒索两万元。施梦巧上诉到金华市中级法院。

2、郭振芳在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法轮功学员郭振芳,二零二一年六月九日晚在赤峰市松山区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家人接到公安电话赶往医院,发现郭振芳鼻孔有血迹,后背腰部以下呈紫红色,一条腿的膝盖内侧有伤口。有几十个便衣控制现场,不让家人继续接近尸体。后未经家属同意,直接把尸体送到松山区殡仪馆。

医院说郭振芳被送入医院时已无生命体征。

六月八日,松山区法院对郭振芳和冯玉华夫妇非法开庭时,郭振芳身体还非常好,自己从车上跳下来走到庭审现场,可是不到一天就被看守所迫害致死。在庭上因为法院需要重新鉴定物证,而将卷宗退给检察院,从而推迟开庭。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九日上午的非法庭审被临时取消。

3、河南李现习被关押在安阳市看守所一个月迫害致死

河南省安阳市法轮功学员李现习,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一日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六月十三日家属得知,李现习已经在十二日被迫害致死。李现习的遗体特别消瘦,头肿大,腰、背部、膝盖下有伤痕。

李现习,男,50来岁,原籍濮阳市清丰县,他在安阳市文峰立交桥下新兴街开门市,兢兢业业经营他的小店,是家里的顶梁柱。李现习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健康,为人淳朴善良、乐于助人,口碑很好。二零零七年底,他在清丰县老家写真相标语时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到许昌劳教所迫害。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一日下午五点左右,李现习从家中出去买馒头,没回来,后得知被警察绑架。有消息说,他在安阳市火车站旁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警察绑架。安阳市公安局北关分局四、五名国保警察没有出示搜查证,无任何身份证件非法查抄他两处住宅,没搜到所谓“证据”。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二日晚十一点签发拘留证,李现习被非法刑事拘留,被劫持到安阳市看守所。

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三日早起突传噩耗,家人被告知李现习已经离世,死亡时间是六月十二日,距李现习被关押一个月时间。

4、被非法关押一年多 河南郑州郭保军被迫害致死

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法轮功学员郭保军,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发送真相资料被绑架构陷,被非法判刑两年。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四日凌晨,郑州市第三看守所短信通知家人说,郭保军已去世。

郭保军,一九五八年生,生前居住在郑州市二七区侯寨乡侯寨村。郭保军毕业于郑州师范,在侯寨乡教委工作,当过乡驻村干部、小学教师,后转入侯寨乡卫生院工作。一九九五年,郭保军在医院工作期间,开始学炼法轮功,从此走上了一条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之路,为人处世时善良朴实,工作中兢兢业业,无私的表现,真切的让家里人、村里人、单位里人称赞他是好人。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九日,郭保军被冤判两年,勒索罚款两万元。郭保军上诉,八月二十八日被二审非法维持原判。

郭保军被迫害致死,家人要求见遗体,看守所为逼迫家属签字,至今不让家属见遗体。

5、被枉判十一年半 毛坤在成都市看守所含冤离世

毛坤女士,57岁,是四川省成都市一名优秀的会计师。二零二零年十二月被枉判十一年半,于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

毛坤女士因勤勉的工作、过人的能力与坦荡真诚的为人,深得老板和同事的信任与喜爱。却因为不放弃信仰真善忍,累遭迫害,曾经两次被劳教迫害,被非法判刑五年半。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下午三点过,成都市金牛分局国保警察、茶店子派出所孟红等警察暴力破门后,围攻殴打毛坤,导致其手臂骨折。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半,成都市金牛区法院非法对四位法轮功学员毛坤、杜荣、张珍华、陈世贵开庭。律师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法官和公诉人罔顾事实,仍然冤判毛坤十一年半,勒索罚款两万元。

二零二一年四月九~十日,正在上诉期间,毛坤突然被成都市看守所送到医院抢救,并通知家属紧急办理保外就医的手续;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一日晚毛坤在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含冤离世。

6、山东省烟台市龙口法轮功学员姚新人被公检法迫害离世

山东省烟台市龙口法轮功学员姚新人被非法关押在龙口市张家沟看守所期间,被迫害出脑溢血,开颅手术致昏迷不醒。二零二一年二月四日左右,龙口国保和法院强行决定撤离重症监护室的救治,将他送至东江敬老院。二月十一日凌晨一点四十,姚新人含冤离世。

姚新人,男,一九七零年出生,51岁,身材高大,体格健康,原龙口矿务局梁家煤矿职工,曾在码头做过装卸工人。姚新人从一九九八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曾遭非法判刑四年,在潍北监狱遭受迫害,被迫失去公职,一直靠打零工卖苦力,供养孩子上学。

二、在监狱被迫害致死

1、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在山东省监狱被迫害致死

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被非法判刑七年半,于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二日晚在山东省济南监狱被迫害致死,遗体头部有伤,耳朵有血流出,头部肿胀并且湿漉漉的。

公丕启今年66岁,上校、正团职军官,退休前任山东省预备役高炮师副参谋长。青岛政法委、610、市北区公安国保大队的操控与构陷下,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青岛市市北区检察院和法院非法判公丕启七年半,劫持到位于济南市的山东省监狱。

山东省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长期的残酷折磨、迫害,在这里被非法关押的多名法轮功学员公丕启、王新博、钱栋才、吕震、吴家俊、王玉宝、王洪章、王文中等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有背后警察指使的打手犯人多次扬言:“折磨不死就行,让你生不如死”。

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信仰,狱警怂恿形形色色的刑事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在肉体与精神上进行摧残,如:拳打脚踢、搧耳光、上夹棍、鞋底抽、挠脚心、连续数天不让睡觉、数十小时的长期罚站,24小时手铐脚镣加身关禁闭室、长时期看诽谤大法录像等等恶毒迫害手段。警察还指使犯人对法轮功学员上厕所受限制。对出现生命危险的、打伤打残的法轮功学员,送监狱医院抢救后,回来后接着迫害洗脑。

2、云南昆明76岁丁桂英被秘密判刑、迫害致死

云南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76岁的丁桂英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昆明市五华区法院秘密判刑四年,关押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二零二一年一月中旬,家人突然接到监狱电话,声称丁桂英在监狱患“急病”送监狱医院救治无效去世,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九日监狱狱警将丁桂英遗体送到火葬场火化。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八日晚七点多钟,丁桂英老人在家中被昆明市官渡区国保警察绑架,警察并非法抄家,抢走大量私人物品。因为丁桂英不配合非法拘捕,随后就被几个警察强行从家中抬出来送上警车。

一月中旬,家人突然接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的通知,丁桂英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四日突然“患病”送监狱医院救治,于十五日早上八时五十三分去世,十九日监狱狱警将丁桂英的遗体送到火化场火化。

丁桂英去世后,家人才收到监狱“入监通知书”,得知,丁桂英是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被昆明市五华区法院非法秘密判刑四年,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关押的。

3、岳彩云被杭州第二监狱迫害致死

河南省虞城县54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岳彩云,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四日被浙江杭州第二监狱迫害致死。岳彩云,男,在杭州打工。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底,岳彩云被非法判刑一年零四个月,被非法关押在杭州第二监狱。岳彩云被迫害得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时,家属要求取保,不仅不答应 ,还诬蔑岳彩云自残。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四日(正月初十),家属突然接到第二监狱通知,告知岳彩云送医院抢救无效去世。当天下午,他儿子赶到医院,看到岳彩云的遗体骨瘦如柴。监狱推脱责任,说跟他们没关系,并恐吓他的孩子:如果你们要是闹事,就给你们单位说,你们与法轮功如何如何!最后以补偿金名义给三万元了之。

岳彩云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做好人,二十多年来被中共邪党多次骚扰、关押、迫害,曾在劳教所遭受“穿锁骨”(用钢丝穿锁骨)、牙刷刷肛门、七天七夜不让休息,上警绳二十次,用电棍,警棍击打全身,用最残酷的“烤全羊”酷刑进行人身折磨。岳彩云被吊了三天,又遭所谓“束缚椅”折磨,每天被绑在椅子上,不让休息,一遍遍地折磨,并在头上戴上听话器,听他们录制的诬蔑大法的录音。恶警扬言不“转化”者绝不能下楼,欲置他死地。

4、浙江温州83岁黄庆登被枉判七年入冤狱一年被迫害致死

浙江省温州乐清市虹桥镇83岁的法轮功学员黄庆登,二零一九年四月被警察入室绑架、构陷,二零二零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在浙江省杭州第二监狱。仅仅一年时间,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六日被迫害致死。

今年三月监狱人员打电话跟家属说黄庆登在医院抢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六日下午二时许,黄庆登被输氧气送回家,全身裸体呈紫黑色,疑似被打毒针,当天晚上含冤离世。

黄庆登夫妇是乐清市虹桥镇乐垟村人,以前身体非常不好,医生诊断无法医治;自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身上所有的疾病全部消除。法轮大法给了他们新的生命,他们都对大法感恩不尽!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七日上午,乐清市610办人员、公安局国保大队、虹桥派出所警察闯到黄庆登家非法抄家,抢走一套大法书、一套大法师父法像、数个真相手机、一台电脑等。据称是因用手机讲真相。

黄庆登与老伴被劫持到乐清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被构陷。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二日,黄庆登老人被乐清市法院非法判七年。数天后,老伴被释放。

5、单位公认的好人被黑龙江省泰来监狱迫害致死

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吕观茹,二零一八年十一月遭中共绑架,二零一九年七月被枉判七年,二零二一年四月四日,被黑龙江省泰来监狱迫害致“脑出血”离世,终年69岁。

吕观茹,原大庆石油管理局房建公司职工,负责房建预算工作,是单位公认的好人。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吕观茹年年是单位的先进工作者。这样一位人人称道的好人,仅仅因坚持信仰多次被中共非法劳教、非法判刑,遭受酷刑折磨直至悲惨离世。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吕观茹又被大庆市让胡路公安分局警察程龙、陈曦绑架。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吕观茹被中共法院枉判七年,勒索罚金四万元。七月三十日,吕观茹还在医院抢救的情况下,就被秘密劫入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非法关押。他仍然坚守信仰,拒绝向邪恶转化。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吕观茹又被转到黑龙江省齐齐哈尔泰来监狱继续迫害。二零二一年四月四日,吕观茹在泰来监狱被迫害离世。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一直被黑龙江省610和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作为暴力转化与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地”,拒绝写所谓“转化的四书”的人,会遭到多种酷刑迫害和体罚虐待,如:上大挂、架飞机、罚站、罚蹲、熬鹰(连续多日不让睡觉)、灌辣椒水、站水牢(冬天双脚站在凉水里)、关小号锁地环、坐老虎凳、恶毒侮辱谩骂等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吕观茹被绑架、非法关押,遭受过上绳、冷冻、长时间罚站、棍子打头、开飞机、鞋跟刨等多种酷刑,被迫流离失所在外十八年,住处搬家已记不清多少次了。在大庆市让胡路区公安分局,被刑讯逼供,连续毒打四个小时。在大庆看守所,被罚站、戴脚镣、非法提审、强迫灌食,被迫害致胃出血、多次在医院抢救。在大庆劳教所,被施以“上绳”、长时间罚站、棍子打头、开飞机、鞋跟刨、冬天在气温零下二十多度的室外,被扒掉衣裤冷冻等多种酷刑。

三、屡遭迫害离世

1、遭酷刑折磨身心受伤 沈阳李红伟含冤离世

辽宁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李红伟先生,历经浑南看守所、本溪监狱狱警的酷刑折磨,身心被严重摧残,二零二一年六月八日含冤离世,年仅58岁。

李红伟先生,原沈阳市沈河区房产局房产二公司职工,修炼前,他患有严重的糖尿病、脂肪肝等多种病症,修炼大法后,多种病症不治而愈。

李红伟曾两次被中共绑架、非法关押,在沈阳市浑南区公安分局五三派出所,李红伟被扒光衣服(仅剩裤头),关进大铁笼子里。副所长周旭还阴损的把李红伟双脚锁在铁椅子上、把胸、腹用胶带紧紧的勒在铁椅子后背上,再把鼻子、嘴用胶带缠上,致使他呼吸困难,十分痛苦。不允许他上厕所。还遭受过锁铁椅子、折叠式的捆绑、连续二十九天被灌盐等迫害。他的鼻子、食管被捅破,鲜血往出流。

李红伟被沈阳市浑南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勒索罚款一万元,二零一六年十月十日,被劫持到本溪监狱。恶警用电棍电击、殴打,犯人用脚后跟刨肩,刨腹部等酷刑迫害。

此前,因为坚信法轮大法,二零零六年十月,李红伟曾被沈阳市沈河区公安分局山东庙派出所恶警绑架,在沈新劳教所一大队被非法劳教迫害一年;期间还被劫往张士洗脑班迫害。

2、被枉判八年 河南法轮功学员白国显遭迫害离世

河南省信阳市八十岁的法轮功学员白国显,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六日被中共绑架,二零一八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在郑州监狱遭受迫害,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出现呼吸困难等症状,保外就医,于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白国显,男,一九四一年出生,二零一七年三月九日与信阳市几位法轮功学员驾车到邻近的驻马店市确山县,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及悬挂真相展板,在回信阳市的第二天,就被驻马店市警察从监控录像中发现车牌号码,并据此追查到信阳。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驻马店驿城区法院非法宣判。白国显被非法判刑八年,并处罚金两万六千元,被送至郑州监狱继续迫害。

3、河北唐山宋荣芝老人被河北路派出所骚扰后仅20天不幸离世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五日,河北唐山河北路派出所高军华(音)、杨宇(音)等三个警察,着便装,到老年法轮功学员宋荣芝家骚扰。进门就录像,家属多次制止,放下后依然录音。因当时老人处于严重病态,无法正常交流,警察表示自己并不愿意来,只是受国保指使,不得不来,你们签个字,上边就把信息销了,以后就不来了。见不能达到目的,呆了一会就走了。

此事对老人造成进一步的伤害,仅二十天,宋荣芝老人于六月十四日不幸离世。

4、“抓你就是为了挣钱” 辽宁陈永春遭五年冤狱迫害离世

辽宁省营口市法轮功学员陈永春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八日从沈阳女子监狱出狱时,已被迫害得不成样子,自己无法独立行走,眼睛不辨方向,骨瘦如柴,于二零二一年三月四日在医院离世,时年50岁。

二零一五年五月全球起诉江泽民,陈永春实名起诉江。同年十月十九日上午,陈永春被营口市鱍鱼圈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陈永春给看着她的两个警察讲真相,那两个警察说:你还讲,我们抓你就是为了挣钱。

陈永春在营口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年零七个月。看守所狱警何其多指使“坐号”(犯人的头儿)金某遭受三次“砸炕板”的酷刑。这种酷刑是人躺在炕板上,呈大字形,双手用手铐铐上,两脚用铁镣子固定住。一天24小时只有吃饭上厕所才放下来。

狱警指使犯人往她鼻子里灌水,用脚踩她胸部,踩得她喘不上气来,差点儿昏过去。陈永春不配合,狱警就指使犯人毒打她。

二零一七年,陈永春被营口市鱍鱼圈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五月转至沈阳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在监狱里强制她干超体力的奴工,陈永春经常劳作到后半夜,还经常遭到体罚。狱警还指使犯人殴打陈永春。

陈永春出狱回家后,鱍鱼圈区闽江社区又上门骚扰,摧残没有痊愈的陈永春。陈永春被送医院三次,于二零二一年三月四日离世。

5、曾获见义勇为奖 湖南省湘潭市教师吕松明遭三次判刑 含冤离世

吕松明,曾在湘潭市电机厂子弟中学任历史教师兼初中毕业班的班主任。他真诚善良,曾获湘潭市见义勇为奖。因修炼法轮大法,吕松明被非法判刑三次,共计刑期十四年,在赤山监狱、网岭监狱、津市监狱、武陵监狱遭长期吊铐、暴力踢打、电棍电击,牙齿被勒伤、打伤后逐渐脱落,离开黑窝时牙齿就只剩下六颗。超体力奴工劳作、长时间罚站等种种酷刑,使吕松明彻底失去了健康并丧失劳动能力。酷刑折磨致严重心衰,数十次命危。二零一八年八月,吕松明回到家,经常性心衰,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晚,53岁的吕松明含冤离世。

此后,吕松明又多次被打,牙齿被勒伤、打伤后,逐渐脱落约二十个,离开黑窝时牙齿就只剩下六颗。

6、大连谢德文女士生前遭受的残忍折磨

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二十一年迫害中,辽宁省大连法轮功学员谢德文女士四次被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身心摧残,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一日凌晨二时离世,终年57岁。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团伙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她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多次被绑架迫害、共被非法关押四年八个月零十七天,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了各种抻刑:双手吊挂抻、“小燕飞机式”抻、一手上、一手下的抻、两手被平拉抻等等摧残。

在大连看守所,谢德文被警察给打“地环”(手脚铐在一起)固定不动半个月。因为抗议迫害,嘴里被塞进打扫厕所用的抹布。吃饭时,因为手是背着铐的,犯罪嫌疑人问狱警“她怎么吃饭?”姓徐的狱警说“让她像狗一样吃”。

在大连教养院期间,韩姓大队长指使犯人把谢德文手、脚、四肢铐在四个床头,床上五块木板,后来她说:“撤掉两块板,脖子一块,脚一块,臀部一块。每天除了三次灌食外,都铐在床上。”

在马三家劳教所被酷刑折磨,生不如死。谢德文被关小号后,狱警把谢德文的双手用手铐定位,谢德文坐在冰凉的硬凳上,一个多月后才放出来;从小号出来后,又把她绑在老虎凳上定位四天,她的臀部都坐烂了的时候,才给她打开手铐。

这样酷刑折磨后,马三家的警察在谢德文神智清醒的情况下,把她送进精神病院三天。注射了白色和红色不明液体,谢德文顿时就有像疯了一样的感觉。狱医陈兵和丁太勇都给她注射过不明药物。

7、两次被非法判刑 大连杨传军被迫害离世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持续迫害中,辽宁省大连法轮功学员杨传军,多次被非法拘禁,两次被非法判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日凌晨一点半离世,终年56岁。杨传军的妻子戴芝娟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被迫害致死。

杨传军,男,原大连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负责人之一,被大连警方列为重点迫害对像,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当天凌晨四点十五分,他被大连市公安人员上门非法抓捕。杨传军多次被非法拘禁,两次被非法判刑,累计刑期长达九年。

8、齐齐哈尔市工程师李顺江被迫害离世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工程师李顺江,二零一七年被绑架、枉判三年,在冯屯监狱和泰来监狱里被迫害致胸积水、肺积水,出狱之后一直没有好转,喘气都困难,加之派出所不断的骚扰,最终于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日含冤离世,才50岁出头,留下也是被中共迫害出精神疾病的妻子,和瘫痪在床的岳母。

由于走得突然,李顺江的父母和姐妹也没能看到他最后一面,亲人嚎啕大哭。白发人送黑发人,是怎样的一种心痛?

李顺江毕业于理工大学,是一位优秀工程师,修炼法轮大法后,思想境界得以升华,把工作当成自己的事业无私奉献,仁厚正直。李顺江因坚持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遭绑架、二次被非法判刑(九年、三年),在看守所、监狱遭受吊挂、铐在铁椅子上、毒打、铁鞭抽脸、支棍、反铐、关小号、死撑子等酷刑摧残。

9、一家人长期遭迫害 陕西李彩娥与儿媳先后离世

一家人长期遭迫害,大儿子被迫流离失所,二儿子被绑架构陷,陕西省礼泉县建陵镇明桥东山村75岁的李彩娥老人不断遭到警察骚扰威胁,于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随后十二月十八日二儿子袁辉武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二一年二月三日大儿媳妇张翠翠也在流离失所中含冤离世。

李彩娥老人两个儿子袁光武、袁辉武,儿媳们及孩子都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修心向善。困惑袁光武几年的偏头疼,三叉神经疼,胃溃疡,肝病,在修炼法轮功后的短短几天之内都好了,走路一身轻,邻里相处和睦,家庭矛盾化解,夫妻和睦,老幼相溶有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以后,他们全家屡遭迫害,袁光武、袁辉武都曾经两次被非法劳教,袁光武在陕西枣子河劳教所遭各种酷刑,耳朵被殴打致失聪,两度被迫害生命垂危,才回到家中。现在袁辉武又被非法判刑三年。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上半年获知63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文字整理:李乐真/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