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调查不需中共配合 专家四发公开信溯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30日讯】观众朋友们好,我是横河,欢迎大家来到横河观点频道,今天是6月29日,星期二。

今天焦点:国际专家第四封公开信要求彻查病毒起源,表示即使没有中共配合也有可能完成,更多和中共利益相关科学家被曝光,美国奥运选拔赛链球运动员抗议国歌被骂翻,奥运还能非政治和公平竞争吗?

31名国际专家发表第四封公开信要求彻查病毒起源,受Jesse Bloom工作鼓舞,专家表示即使没有北京配合,通过系统搜索武毒所下线的文件、样品和病原体数据库,也有成功的可能,并要求公布武毒所和欧美合作者的通讯记录。更多科学期刊、专家、媒体和中共关系被曝光,包括《柳叶刀》主编、大流行起源专家委员会多名成员。

美链球运动员拒绝向国歌致敬引发争议,不尊重国家能代表国家参赛吗?跨性别前男性参加奥运女子比赛是否有违体育精神?

疫情新进展

31名世界各地专家联名公开信调查病毒起源,这是第四封公开信,我介绍过第三封公开信,即《科学》杂志5月14日刊登的18位专家的文章要求调查起源,那是一个转折点。

第四封公开信的专家表示,最理想的是北京配合,不过即使不配合,也有实际可行的成功机会。就是系统搜索武毒所下线了的文件、样品和病原体数据库

这可能是受了Jesse Bloom工作的鼓舞,Hutchinson癌症中心的病毒进化专家Bloom恢复了被中方删除的13个疫情早期基因序列,有可能帮助病毒溯源工作。

这正是西方媒体报导的这几天对中共不利的三大发现之一,另两个发现是,1)英国肯特大学模型发现中国最早病例可能要比承认的提前2月,2)澳洲科学家发现病毒在一出现时就有了对人体很强大的适应力,即比其它病毒对人体细胞有更强的亲和力。

Bloom的主要发现是,海鲜市场相关的病毒并非原始病毒,而是早期几个变异体之一,因为海鲜市场病人提取的病毒序列比晚些时候的病毒序列距离蝙蝠冠状病毒更远。

公开信还要求公布武毒所和欧美合作者的通讯联系记录,包括和生态健康联盟、美国发展署和NIH。

柳叶刀主编、大流行起源委员会成员有利益冲突

更多《柳叶刀》主编、大流行起源委员会成员的利益冲突,2月17日文章签名者还有6名利益冲突者没有披露,彭博社采访唯一在武毒所工作过的外国专家为中共掩盖,其本人也有利益冲突。

上次谈到《柳叶刀》发表了达萨克重新提交的无利益相关的陈述,但并没有承认自己的错误,达萨克也没有承认自己原来的陈述隐瞒了利益冲突。

《柳叶刀》主编Horton一直在为中共辩护,还不仅在疫情上,在所有领域。而柳叶刀COVID-19委员会的主席Jeffrey Sachs则是为中共新疆集中营辩护的,他又任命达萨克领导其中的大流行起源委员会,这个委员会有12名成员,其中另有5人是2月17日文章的签名者,而《柳叶刀》也没有披露2月17日文章签名者中有六名和达萨克的生态健康联盟有关,不是该机构的主管就是合作者。

根据追踪《柳叶刀》的英国《每日邮报》,《柳叶刀》正在准备发表另一篇声明,认为病毒是通过中间宿主从蝙蝠跳到人类的。不过至少有4名原始签名的专家迄今已经改变他们的观点。

2020年5月22日,《​柳叶刀》发表了关于抗疟疾药羟氯喹用于治疗新冠肺炎(中共肺炎)效果的研究论文。这篇论文从科学角度看漏洞百出,受到质疑后,进行临床调查的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公司拒绝交出原始资料,《柳叶刀》被迫撤稿,但不承认错误。

这种没有原始资料的论文本没资格发表,更不要说在《柳叶刀》这种顶级期刊发表了。这只能用政治操作来解释。但后果已经造成,包括CDC和WHO都以这篇假造的论文为依据进行治疗指导。这最终是要追责的。

Horton本人早在2015年就接受了北京给予的最高荣誉。今年1月,《柳叶刀》拒绝了14名科学家的声明,说自然起源并没有结论而实验室泄漏不应被排除,Horton回应说这不是优先考虑。很多人认为《柳叶刀》为了保护中共而已经抛弃了198年积累的声誉和信用。

彭博社采访了澳洲的Dr Anderson,她可能是唯一在武毒所工作过的外国人,她在那里一直工作到2019年11月,她表示她没有听说过有人生病的事,不过哈佛的Alina Chan不这么看。她引用《华邮》的文章质疑说,武毒所有专门的操作程序针对有外国人的时候,而且那么多人在武毒所工作,她怎么会知道所有的事?Alina Chan同时也质疑《柳叶刀》,不仅任命达萨克,也任命了在武毒所工作过的Anderson为它的大流行起源委员会成员。

奥运各种争议

奥运会还没开始,各种争议就开始了,都和当今局势有关。第一件事是奥运会美国奥运选手选拔赛,链球运动员Gwen Berry获得第三名,在获奖仪式上奏国歌时,Gwen Berry觉得自己被冒犯了,转过身去表示抗议,并举起一件写着运动员活动份子的黑色T-shirt。

奥运以国家为单位组团 对国家表示敬意

表面争议是,Gwen认为在她们站在领奖台时播国歌是给她的陷阱,而运动组织者表示那只是每天下午5:20定期奏国歌,和她们领奖巧合。前两名获奖者都面向国旗手放胸前。Gwen表示国歌从来都不代表她,她是为那些系统性种族主义的受害者抗议。

社交媒体热议,很多人表示不满,电台主持人Mark Davis说,这无关于国歌是否代表她,而是关于对使她实现奥运梦的国家表示敬意。

奥运不是以个人身份而是以国家为单位组团的,获奖时演奏第一名运动员所在国的国歌并升国旗。我觉得如果运动员认为他/她反对这个国家的国歌国旗,她就不应该代表这个国家参加奥运,很多人要求把她从奥运队除名是很有道理的。她仍然有抗议的权利,她可以加入BLM运动,或每天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门口抗议,没有人能阻止她。

当争取权利变成争取特权 抗议失去正义性

当种族歧视种族隔离盛行时,抗议是正义的,是需要勇气的。当种族歧视不再是社会主流,抗议变成了时尚和政治正确,争取权利变成了争取特权的时候,抗议就失去了正义性。

当然这是社会宠出来的。2019年,Gwen在智利的泛美运动会上举起拳头抗议后,2020年1月,美国奥委会决定禁止运动员在奏国歌时做出政治表达,但三个月后,又反转了决定,允许用跪下或其它形式抗议。

当然也不能全怪美国奥委会,当大批政客对黑命贵下跪,第一个黑人总统大谈把他推上总统位置的国家种族歧视的时候,奥委会当然不能免俗。

今年国际奥委会维持奥运规定,奥运会场内禁止任何形式的政治、宗教、种族宣扬,即禁止抗议。虽然我不看好国际奥委会,但这个决定还是值得赞赏的。

跨性别男性运动员将被允许参加女子比赛

此前还有一件事,就是跨性别男性运动员将被允许参加女子比赛,这是两方面的,一是参赛国,今年新西兰派出的由一名超重量级举重选手,曾经是男性,现在以女性身份和全世界女运动员竞争。

支持和反对意见,反对意见显而易见,不公平,因为跨性别者的前男性可能保留了男性的肌肉、力量和爆发力,对生理女性不公平。这也是为什么生理女性参加男性比赛争议很少,因为几乎不存在不公平的结果,反正赢不了,也许根本就不值得去试。

需要讨论的是支持者,主要观点是:1)有条件开放(例如规定参赛者的睾固酮浓度等)或许未必是件坏事。2)运动项目中,每个人先天条件本来就有所不同,身高、体重、肌肉量、睾固酮浓度等都不相同,本来就难以完全排除;后天的体能训练、经验技巧、团队策略在运动赛事中,也都可能会影响到比赛结果。并不见得所有“生理女性”在每种体育的项目类别,都会完全输给“生理男性”。

第一个理由根本算不上理由,未必是坏事根本就不是应该执行的理由。第二个理由表面有理其实荒唐。体育比赛的核心就是公平竞争,所有规则都是努力保证公平的,如按体重分级别,测定药物等,至于先天后天的差别,这不正是要比出来的差别吗?因为无法做到完全公平就可以人为的制造更严重的不公平?这也是理由?

《横河观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