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指画第一人梦中学技 妙画如何显神迹?

【璀璨中华文化】.绘画神迹 作者:踏雪飞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30日讯】康熙朝的侍郎、雍正朝的汉军都统高其佩是史上指画第一人,在世时扬名数十年。古代未闻有指画作品,也没有老师教,他是怎样学会这种绝技的呢?据说他从中习得,他的指画还具有灵性,又是如何展现的呢?

古人传下了画龙点睛的神技,后代也有类似的通灵神技再现,其中一人是指画渴笔[1] 元祖高其佩。高公字韦之,号且园,自称且道人,在清一朝以指画名重天下数十年,他勤学累积的学力、颖悟的天资、开阔的胸襟都在其指画中展现无遗。他是奉天辽阳人,隶籍汉军,在康熙帝之朝,因父殉于耿籓之难,荫官至户部侍郎,在雍正之朝,为汉军都统,卒于雍正十二年。

画有奇致 尤善指画

《清史稿》说高其佩“画有奇致,人物山水,并苍浑沉厚,衣纹如草篆,一袖数折,尤善指画”。晚年的他以指代笔纵横纸上游刃自如,因而将画笔束诸于高阁,指掌挥洒于丹青纸绢之间,反而让世人忘了他的笔画之佳妙。他的行书“逐迹寻源,思力交至”也被包世臣叙次在清代书人能品之列。

高其佩从八岁开始学画,学得很勤,很入心,满兜的心意和志趣都投在画上,只要能一亲画作一定不放过描摹的机会。就这样经过了十多年,他的勤勉劲儿丝毫不减,描摹的画作积了二个竹箱子,心中直恨自己还不能自成一家。

中得奇技 如有神助

有一次他染病,在假寐中梦中见到一老人对他说:前世你是一名画师,上天安排你今生将以画扬名。接着老人便引领他到了一奇异的土室,四壁尽是奇美之画,山峦叠嶂,瀑布飞泉,竹树烟云,还有各种珍禽异兽变幻出没,目不暇给。老人跟他说这是画中画也,并为他剖析画理画法,高其佩心中豁然顿悟。于是他想要临摹壁上的画,但那土室中空空荡荡的,无笔无墨让他摹仿不得。找呀找但见一盂水而已,于是他就以手指蘸水习画。老人告诉他,艺已成可以回去了,就让他寻原路回去,他很快就回到家。

一梦醒来,高其佩心中大喜,是梦其实非梦,土室之画的画理画法全然得之于心,奈何用笔却表现不出来。好些日子,心中闷闷然。有一天,他灵光一现,照亮了梦中自己用手指沾水作画的那一刻,触发他以手指蘸墨仿画,信手拈来,头头是道,如有神助,尽得其神。

从此高其佩就专心致志于指画。他倾注心力钻研唐宋元明诸大画家的成就,探讨各家出类拔萃的功夫。他汇得各家大成,全部融会贯通转化于指画中,以指代笔独步画坛,开创新局。他的布局章法不拘于前人之法,并能将自己阅历的情境转化为画境布局。

清代高其佩《山水》(台北 国立故宫博物院提供)

他的指法技巧多元多变,一双手中的各指有单用、双用、灵活组合的,还有手掌、手背作画等等不同的表现手法。他灵活运用十指与手掌,能达到淋漓尽致的境界。比如运指在山水画中表现各种皴法,披麻皴、荷叶皴、斧劈皴等等,无不妙趣横生。画作的敷色浓墨重彩出人意表,青、赭、红、黄,丰富多彩,各有神味趣机,胆敢突破古人的界域,又自然天成,清人书画家曾衍东在《小豆棚》赞他“用墨至五色而无痕,于无痕而有象,尤觉自然”。

他的山水指画能兼众妙,人物尽得真神,至于翎毛花卉、梅柳丛树的表现,不论是没骨、白描或仿古,莫不精湛,写真传神。高其佩的指画推陈出新,卓卓自立,指画之能尽在其佩手中乾坤毕现!清代张庚《国朝画征录》中记载:高其佩“善指头画人物花木鱼龙鸟兽。天本超迈,奇情异趣信手而得,四方重之。余曾见扇上笔画散仙数种尤妙。”

指画第一人高其佩指画《驴鸣图》(美国马里兰州沃尔特斯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后来,他连画笔都不用了,《清史稿》说世人重其指画,“其笔画之佳,几无人知之”。高其佩自述:“笔画今为指画掩,须知指笔互相因。”他说指画的成就盖过了笔画的精彩,其实指与笔是相加相乘的结合,没有笔画的基础,哪能在指画中表现得酣畅淋漓,发挥尽致呢!

史上指画第一人清代高其佩的指画《庐山瀑布图》。(国立故宫博物院提供)

画作神迹显现

高其佩的指画表现不仅止于画,还能展现神迹。他常画钟馗之画,画像不下二百余本,有文像有武像,神情善威喜怒尽有,状态壮老仙佛鬼怪具足,钩勒粗犷工巧兼融,神奇变幻。孝廉袁行川说:“己酉余于厂市购得且园(高其佩)先生《钟进士伏鬼图》一幅,见之能令人畏。”在当世就有很多神迹显应。

例如,曾经有一个天津人带着一幅高其佩画的钟馗画像,求售于查俭堂主事,查不相信是真迹。忽然他的妾发狂,就像中了鬼祟一般,说道:“眼中有长胡子绿袍大汉!”惊骇恐怖,几近昏蹶。查主事将画像移置到床榻被上,急急焚香默祷,妾的病真的就痊愈了。还有一位曾经当过宁国太守的翟宅厅事,一入夜就不安宁,后来悬挂高其佩所画的钟馗像,立即平静了。高其佩神乎其技的画神迹显应,宛若南梁张僧繇天竺二胡僧画显灵的再现[2] ,再传画龙点睛的神妙。

说画龙点睛,来看他怎么画龙。《清史稿》说他“画龙、虎,皆极其态”,独开生面。龙是神兽,在哪能得见呢?他曾在京口赴永宁观察时遇雨,在雨中他虔诚祈祷,因此真的得以一睹龙的真容,画出的龙有角有耳。他画虎头大而胯细,他说:“画工之虎,得其形似,不若吾虎之威也。”

高其佩在人间留下的画作不下数万纸,神采别开生趣,配戴指画一家桂冠,一点也不为过。[3] 当时他的指画成了康乾盛世中的一朵艺术奇葩,供奉清廷大内,海内缙绅之家也无不来索求。从他开始指画创作那天起,历壮而老,从未有一刻释手。

高其佩的指画源自于那个奇梦,高其佩有一方印章刻字自叙:“画从梦得,梦自心成。”透露梦与心境相融造就画境的成就!梦境在另外空间,在梦中学画,来自神的安排。他诚心诚意的力量熔炼于画中,强大无边,感神灵、动鬼神,在他指画上再次证实了神传文化的神之彩。

注释:

[1]“渴笔”是中国书画技巧之一,指用含墨较少的笔书画,笔画间有露白的枯笔。
[2] 张僧繇曾画天竺二胡僧,因侯景乱,散裂为二,后来其中一僧为唐右常侍陆坚所宝。陆坚疾笃时,梦见一胡僧告诉他:“我有同侣,离坼多时,今在洛阳李家,若求合之,当以法力助君。”陆坚备了钱帛果然在洛阳李家购回另一胡僧像。天竺二胡僧画像得以复合,陆坚的重疾于是痊愈了。
[3] 清代李天涛之指墨焦笔小品,后来的朱伦瀚之山水、傅凯亭之人物,虽亦各有所长,都是学得高其佩的一体之长,或是具体而微的延展表现。

参考资料:《清史稿》、曾衍东《小豆棚》、王缄《秋灯丛话》、张庚《国朝画征录》、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卷七.梁》
@*

─点阅【璀璨中华文化】系列─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乐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