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年党庆 看其铁窗下精英们的苦难(1)

八旬航天功臣熊辉丰仍身卧牢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30日讯】北京风声鹤唳,中共为“百年党庆”兴师动众,借机大肆宣传所谓“伟光正”,继续愚弄百姓。本系列报导中国社会中的一群精英因信仰“真、善、忍”身陷囹圄,甚至家破人亡的真实故事,以揭露中共“假、恶、斗”的真面目。

熊辉丰,82岁,曾任航天部8358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中国宇航学会的理事,是曾享受国家特殊津贴的专家。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于2014年8月再次被绑架、关押,后被枉判7年半,至今仍身陷囹圄

2016年,他的二审辩护律师指出:“熊辉丰现已78岁,可能是中国大陆境内最大年龄的法轮功在押被告人,重判7年半,不知经办此案的检察官和法官会不会因此而‘青史留名’。”

然而2016年3月9日天津市第一中级法院驳回了熊辉丰的上诉,维持冤判。4月11日,他被劫持到天津滨海监狱。

2015年3月3日,熊辉丰的老伴刘元杰在其被绑架后凄然离世。

刘元杰是8358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多次获得航天部的二等功、三等功,为中国的飞航导弹领域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2018年春,从滨海监狱传出消息,熊辉丰老人在南开区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牙齿全部坏掉,无法正常饮食,每天只能吃泡水的饼干,身体非常消瘦,很难起床活动。

耄耋之年的熊辉丰每每看到到监狱探视的女儿,老泪纵横。

世界观的改变

熊辉丰1938年出生于湖北秭归,在家中七个孩子中排行最小。父亲曾任县长,文革期间被造反派活活打死,母亲因此精神失常。熊辉丰从小刻苦读书,当年以湖北省高考状元的高分考入北京理工大学。

上世纪60年代初大学毕业后,熊辉丰被分配到了航天部8358研究所工作。他多次获奖,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

妻子刘元杰上世纪50年代中期曾以优异的学习成绩连跳两级并被学校保送至北京理工大学读书,1960年大学毕业,退休前是航天部8358研究所高工。

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熊辉丰作为交流学者被派到瑞士、德国、俄罗斯、美国等国家工作,在国外前后工作了近10年时间。为了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他谢绝了海外专家们挽留他在国外工作生活的邀请。

1995年底一次出差在外地,熊辉丰偶然得到了一本书《转法轮》(法轮功的主要著作),深深地被书中的法理所震撼、折服。当年他曾对同事说:“当我拜读完整本书后,世界观彻底改变了。”“这本书给我打开了一扇窗,让我发现了认识世界的另一种方式。法轮大法才是真正的科学,他可以多维度、全方位地解释世界。”

熊辉丰修炼法轮功后一些慢性病痊愈了,思维更加开阔了。他严格要求自己,工作上更加尽心尽力。全所上下对他称赞有加。在人才云集的研究所里有近十分之一的人公开修炼法轮功。他们身心受益,所里同事们的关系和睦,科研项目进展顺畅。

刘元杰也开始阅读法轮功的书籍,十分认同“真、善、忍”的修炼原则,也走入了修炼。她曾患过的多种疾病,特别是严重的心脏病都好了,也不用戴眼镜了。

未能幸免于难

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熊辉丰夫妇虽为高级知识分子,为航天事业做出过卓越的贡献,也未能幸免。

2000年熊辉丰被非法劳教3年。2001年,他被双口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因不放弃修炼曾遭受用竹签扎手指的酷刑。

在他被劳教期间,当地派出所还骚扰他的家人。一次,他的妻子、儿子被绑架。刘元杰因受到过度惊吓而心脏病发作倒在地上,被警察送回了家,他儿子被关进洗脑班一个月。

2001年刘元杰被劫持到所谓的“学习班”强制洗脑迫害。

在他被关押期间,研究所只发给熊辉丰少量的生活费,停发政府特殊津贴,不给正常涨工资,以致他的退休金比同等级别人员少一千元左右。8358研究所所长在熊辉丰2014年9月9日被非法批捕后,就停发了他的全部退休金。

2008年北京奥运前夕,熊辉丰夫妇再次被绑架至派出所。熊辉丰一直给警察讲法轮功的真相,希望他们不要助纣为虐,直到夜里两人才被放回。

2014年8月26日上午,熊辉丰家被天津市公安局南开分局等一群人从家中绑架至南开区看守所。

邻居们唉声叹气道:“这帮人就像土匪一样,放着贪官污吏流氓恶棍不管,这么好的人却没完没了地跟人家过不去。”“不就是炼了法轮功吗?”

同年10月21日,熊辉丰被南开检察院构陷到南开法院。

25封感谢信

熊辉丰被非法拘禁后,家人在收拾他的书柜时发现了25封来自河南省、湖北省受助学生、家长、小学校方及上级机关的信件,还有二十多份《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颁发的捐赠卡。

家人从上述资料中得知,自1995年开始,熊辉丰开始向《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捐款,资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完成本应接受国家义务教育的小学学业。这些事他从未向人提及过。

25封感谢信。(明慧网)
受助学生李红梅信函。(明慧网)

段集乡庙山小学的李红梅是受助学生中最困难的一位。她父亲患有精神病不能自理,母亲离家再婚,仅靠七十多岁的祖父母种田抚养。在得到熊辉丰的资助前她早已辍学在家。

李红梅写道:“我心中十分想念熊叔叔,是您帮我重新回到学堂学习知识,回到同学中找到欢乐,这一切深深烙在我心中终身难忘。”“我奶奶说,我家的恩人是熊辉丰。”

从河南省固始县段集乡教育管理站的来信中看到,该乡就有13个孩子曾经受助于熊辉丰。

妻子凄然离世

自丈夫2014年8月26日被非法抓捕后,刘元杰常常魂不守舍地站在窗前,一夜夜地无法入睡。她时常惊恐万状地对儿女说:“外面警察又来了,他们又要把你爸爸抓走了。”

每天深夜,刘元杰的儿子都要等母亲熟睡了才能去休息,为了照顾母亲的饮食起居,刘元杰的女儿很久不能出去工作。

刘元杰没能等到丈夫回家的那一天,2015年新年刚过,于3月3日含冤离世。

次日,家人来到南开分局看守所,要求见熊辉丰,并申请他回家见老伴最后一面。看守所让家人去找派出所,派出所推说找法院,法院说管不了。最后熊辉丰也没能见上妻子最后一面。

冤判7年半

熊辉丰被非法关押一年后,于2015年8月14日被南开法院非法庭审。

他当庭义正词严地为自己辩护:“没有任何一个法律规定法轮功是×教”,认为自己的行为不构成任何犯罪,并给庭上所有的人员讲述法轮功真相。

他的律师说,该案侦查取证违法,事实不清;同时认为法轮功没有对社会造成任何危害,该案所用的法律(刑法300条)是错误的,法庭应依法宣告被告人无罪。

南开区检察院公诉人铁石和南开区法院法官戴舒燕无言以对,庭审不了了之。

同年11月25日,熊辉丰被第二次非法庭审。法庭仅在开庭前一天才通知律师,律师无法联系上他的家人。庭审十几分钟就匆匆收场,非法重判他7年半。他当场提交上诉。

他的家人为他聘请了北京的律师做二审辩护。该律师多次到南开区看守所看望熊辉丰,与他交谈后感叹:“与这样德高望重的老人交流真是一种享受。”

最终,天津市第一中级法院没有开庭、没有通知律师,维持冤判。

已是耄耋之年的熊辉丰老人仍身卧牢笼,依然笃信“真、善、忍”的理念,做好人。他在狱中曾说:“我身上是清白的,干净的,透明的,任何污水都沾不上。”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