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透视】中共是全世界最大的卖国党

“中共百年暴行与谎言”系列之五 王友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01日讯】

(编者按:中共借百年党庆企图通过歪曲历史、掩盖真相再次操控媒体与舆论,吹捧其“伟、光、正”,搞全民洗脑。本系列文章通过不同角度回顾中共的百年暴行、谎言及反人类历史。)

今年是中共成立100年。中共经常高举“爱国主义”旗号,利用“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的幌子,批判“台独”、“藏独”、“疆独”、“港独”,这个“反华”,那个“卖国”。其实,中共根本不爱中国,中共曾大张旗鼓地在中华民国境内搞“共独”,中共是当代中国、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卖国党。

武装保卫苏联

中共是在苏联共产党操控下于1921年7月建立的。苏共向中国“输出革命”的目的,从国际上说,就是保卫苏联;从中国国内来说,就是颠覆中国合法政权——中华民国,建立一个唯苏联马首是瞻的国家。

从1921年开始,作为苏共领导下的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中共长期围绕苏共的指挥棒转,以维护苏共的利益为最高行为标准,成为苏共在中国的代理人。

1929年5月27日,张学良领导的东北地方政府查明,苏联驻哈尔滨领事馆是苏联共产党指挥中共叛乱的据点,张下令逮捕了正在这里开会的39名中共党员,并根据1919年7月25日、1920年9月27日苏俄政府公开发表的“废除沙俄强加给中国的一切不平等条约”、“放弃沙俄夺取的中国一切领土”、“将沙俄夺取的中国一切东西无偿地永久归还中国”的两次对华宣言,宣布接管中国境内由苏联掌控的“中东铁路管理权”。

但是,苏联共产党不仅不承认自己以前的两次对华宣言,而且在1929年7月宣布与中华民国断绝外交关系,并借机发动入侵中国的战争,动用海军、陆军、空军、骑兵、炮兵等,向中国的东北军发动进攻,强行夺回对中东铁路的控制权,还趁机强占了中国的黑瞎子岛。

苏军侵华战争打响后,1929年9月26日,苏共中央总书记斯大林在发给中共的命令中指出:“谁忠诚地、真正地、坚定地、毫无保留地武装起来保卫苏联,谁才是革命者,才是国际主义者”。

中共不仅不谴责苏联共产党背信弃义,入侵中国,反而积极响应斯大林的号召,一再发表通告,抨击国民党“向苏联进攻”,呼吁中共党员“拥护工人阶级的祖国苏联”。

1929年11月,中共领导人李立三在中共江苏省“二大”上宣布:“中央提出的‘武装保卫苏联’,即将是全国的武装暴动。”之后,遍及中国城乡各地的新一轮武装暴动接连发生。

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后,1941年德国入侵苏联之后,中共多次响应苏共号召,掀起“武装保卫苏联”的浪潮。

建立“国中之国”

1931年11月7日,在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入侵中国东北三省、国难当头之际,中共在苏联共产党和共产国际的支持下,选择在苏联的“国庆日”,在中华民国境内的江西瑞金,仿照苏联模式,成立“国中之国”——中华苏维埃共和国。

当天,中共发布的“中华苏维埃临时政府对外宣言”指出,其目标是“不但打倒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统治,而且打倒帝国主义在全世界的统治”,“它正式宣布它是世界上唯一的无产阶级的祖国——苏联的最好的朋友与同盟者”。

当天通过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第十四条规定:“中华苏维埃政权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权,一直承认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国脱离、自己成立独立的国家的权利。”

也就是说,中共率先搞起“共独”之后,还要煽动中华民国境内的所有“弱小民族”都起来“搞独立”。蒙古、回、藏、苗、黎、高丽人,谁“搞独立”,中共支持谁。

对中华民国而言,中共成立这个“国中之国”,套用今天中共的话说,是犯了“分裂国家罪”、“危害国家安全罪”、“颠覆国家政权罪”。中华民国政府对这个非法政权发动了五次围剿。1934年10月,中共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被迫从江西撤退,开始所谓“长征”。

2007年6月1日,新华出版社出版的《中苏关系史纲》写道:“这个在莫斯科指导下创立起来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虽然让俄国人付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精力,最终却还是没有能够抵抗住国民党的军事围剿。”

勾结侵华日军

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45年8月15日日军投降,长达14年的抗日战争期间,中共充分利用日军侵华、中华民国军队受到重创之机,与日军勾结,使中共军队得到大规模扩展,为日后颠覆中华民国创造条件。

共产国际驻延安联络员彼得在《延安日记》中写道:“我无意中看到一份新四军总部的来电。这份来电完全清楚地证实:中共领导人与日本派遣军最高司令部之间,长期保持着联系……电报无疑还表明,与日军司令部联系的有关报告,是定期送到延安来的。”“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跟我解释了很久,说明共产党领导人为什么决定与日本占领军司令部建立联系。”

东京福祉大学教授远藤誉,根据日本外务省的解密档案与日本间谍的回忆录,写了一本书《毛泽东勾结日军的真相——来自日谍的回忆与档案》,书中揭露了中共派遣高级情报人员潘汉年等,主动联系日本在上海的间谍机构“岩井公馆”,向日军提供国军情报,并设法与日军达成“华北停战”以期联手抗蒋的黑幕。

1955年,时任上海市副市长潘汉年被毛泽东下令逮捕。1962年,潘汉年案被移送到最高法院审判。负责办理此案的法官丁汾、彭树华,在查阅全部案卷后,提出八点质疑。当他们向时任最高法院院长谢觉哉汇报时,谢说:“潘汉年案是很复杂的,涉及中央许多重大机密,直接领导潘汉年的是周总理和康生,许多事情毛主席也是知道的。”

原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罗青长在《潘汉年冤案的历史背景》中写道,当周恩来得知潘汉年1939年到1948年和中央来往的电报都在时,周指示罗青长等人把这些材料搜集起来,按年、月、日排列。“根据档案材料,当时潘汉年所做的工作,如打入日寇内部、利用李士群等,中央都是知道的,档案中都有记载。”

感谢日本侵华

日本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巨大生命和财产损失,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人,经济损失高达6500亿美元。

1949年中共颠覆中华民国后,毛泽东会见日本来访者时,多次反复感谢日本侵华。比如,1964年7月10日,毛接见日本社会党人佐佐木时,佐佐木说:“过去,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给你们带来了很大的损害,我们大家感到非常抱歉。”毛说:“没有什么抱歉。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带来很大的利益,使中国人民夺取了政权,没有你们的皇军,我们不可能夺取政权。”

毛感谢日本侵华还体现在不要日本一分钱的战争赔偿。

根据国际法规定,战败国的赔偿对像是参战国。二战结束后,亚洲各参战国获得日本战争赔款如下:缅甸1.4亿美元,菲律宾5.5亿美元,印度尼西亚2.23亿美元,柬埔寨15亿日元,老挝10亿日元;越南要了两次战争赔偿:未统一前,南越要了3900万美元,统一后又要了85亿日元;未参战的国家马来西亚要了2500万新元,韩国要了3亿美元;中立国瑞士要了11亿日元,西班牙要了20亿日元,瑞典要了5亿日元,丹麦要了7亿日元。

1953年到1977年,日本和二十多个国家签署与战争责任有关的54项协议,共赔偿约5,000亿日元。中国是日本侵略战争最大的受害国,中共却一分钱不要!

出卖领土最多

1949年10月1日,中共不择手段颠覆中华民国以来,在涉及中国与周边国家领土争端上,是出卖中国领土最多的党。

在中共独裁者毛泽东当政的时代,中共在处理与朝鲜、巴基斯坦、尼泊尔、缅甸等国边界问题上,都存在卖国问题。

1962年10月12日,中共与朝鲜签订边界条约时,将原本属于中国的长白山天池的54.5%,图门江江源地区1200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无条件送给朝鲜。

1962年10月20日,中印因领土争端爆发边界战争,中共军队突破非法的“麦克马洪线”,迅速推进到中印传统边界线。但是,到11月21日,中共突然单方面宣布全线停火,主动后撤至麦克马洪线以北20公里。印军很快返回,获得比战前更多的地盘(共计9.21万平方公里)。这场战争,中共大胜而失地,令全世界目瞪口呆!

1999年12月9日,中共独裁者江泽民跟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在北京签订《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完全承认腐败无能的晚清政府与沙俄签订的一系列等不平等条约,将先由沙俄侵占的中国10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无条件送给俄罗斯,其中包括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60多万平方公里,乌苏里江以东40万平方公里等。

2002年,江泽民决定跟俄罗斯“大体平分”中国的黑瞎子岛;将黑瞎子岛的一半(约164平方公里)无条件送给俄罗斯。

对于沙俄侵占的中国西北5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江泽民在跟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签订边界协定时,也慷慨得很。比如,中塔有争议领土面积2万8000平方公里,中国仅得3.5%。

此外,浸透了中国军人鲜血的云南老山、者阴山和广西法卡山的一部分,南海诸岛中最大的岛屿——白龙尾岛,也被江泽民无条件送给越南。

上面提到的这么多中国领土被中共出卖给外国,有一个中共的党小组、党支部、党总支、党组、党委、党媒公开发表过任何反对意见吗?答案是:没有。

中共卖国的原因

2004年11月,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对中共的理论和实践,历史和现实,表象与本质等,进行了全面、深入、系统的剖析后发现,中共是一个反天、反地、反人类、反神佛的邪党。

为了达到目的,中共可以不择手段,没有任何道德和法律底线,随时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同样的领土问题,在中共话语体系里,可以有完全相反的答案,且中共认为,这两个答案都对。

比如,中共一会儿对英国人说,香港的“主权不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到1997年,“中共国”建立48周年时,中共必须收回,否则,“任何中国政府都应该下野,自动退出政治舞台,没有别的选择”。一转脸,中共又对俄国人说,黑瞎子岛的主权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到2002年,“中共国”建立53周年时,中共不必收回。不过,不收回也没关系,中共可以继续当政。

中共唯一在乎的是手中的权力。在中共看来,只要有利于维护中共的权力,它什么都可以做。当它觉得对手强硬,它会退让;当它觉得对手软弱,它会显示强硬;有时对手并不强大,它会装出慷慨大方的样子;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对象,它有时表现出“卖国”,有时表现出“爱国”。

对于没有底线的中共来说,“爱国”或者“卖国”都是手段。时机和条件一变,它说翻脸就翻脸,立即摆出一幅“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架式。

(作者王友群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政治系,法学博士。2015年来到海外,为大纪元、新唐人等媒体撰写时政文章。)

点阅中共百年透视系列。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