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透视】中共摧毁传统文化与道德

“中共百年暴行与谎言”系列之四 高天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6月29日讯】

(编者按:中共借百年党庆企图通过歪曲历史、掩盖真相再次操控媒体与舆论,吹捧其“伟、光、正”,搞全民洗脑。本系列文章通过不同角度回顾中共的百年暴行、谎言及反人类历史。)

中国,孕育和承传了五千年辉煌文明。曾经,文物古迹遍布于神州大地,辉映上天的造化、先人的智慧;曾经,古老的价值观代代相传,维系社会的稳定与谐和,激发盎然的生机与创造力。然而,中共建政后,宣扬阶级斗争和无神论,从器物、精神、信仰、人才等方面不遗余力地摧毁传统文化,令几代中国人失去了民族文化的根,导致大陆乱象丛生,危机四伏。

一、毁灭文物古迹 残害文化精英

文物古迹是文化的载体。中国历朝历代留下了数不清的杰作:城墙、城门、庙宇、宫殿、桥梁、楼阁、民居、书法、绘画、服饰、雕塑、陶瓷、玉器等等,从创意、造型到色彩、工艺,再到其中蕴涵的哲思,每一件都引人惊叹。那是点点星光,折射出历史长河的璀璨,又如一条瑰丽的纽带,连接起一代又一代中国人。

然而,这些宏伟、古朴、秀丽、纤巧的器物,却被中共视为封建、落后,被疯狂地砸毁、铲除。

自上世纪50年代起,大陆各地相继推倒了古代城墙和城门,破坏了原有的城池格局。在天安门南端,曾有一座建于明朝永乐年间的“中华门”,此门是明、清、民国三朝的象征性国门,中共当局为了扩建天安门广场将其拆除。

文革掀起“破四旧”之风,要扫除所谓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引来一场文物之殇。1966年8月起,北京及各地红卫兵冲击寺院,砸毁神佛塑像、牌坊石碑,开棺掘墓,查抄和焚烧藏书、名家字画……全国各地的文化遗产、典籍、私人财产遭到疯狂洗劫。

1966年11月10日,二百多名红卫兵冲到山东曲阜造反。29天内,他们扫荡了孔府、孔庙、孔林,共毁坏文物6000余件,烧毁古书2700余册、各种字画900多轴,毁坏历代石碑1000余座,其中包括国家一级保护文物的国宝70余件、珍版书籍1700多册。5000多株古松柏被伐,2000多座坟墓被盗掘。

公开资料显示,在文革中,湖南炎帝陵主殿及其附属建筑遭严重破坏,陵墓被刨挖,焚骨扬灰。内存物被抢夺一空。山西舜帝陵也被毁。陇西仓颉庙多处石碑被毁,陵墓遭刨挖。浙江绍兴会稽山的大禹庙被拆毁,大禹塑像被砸烂,头颅齐颈部截断,放在平板车上游街示众。书圣王羲之的陵墓及占地二十亩的金庭观几乎全部平毁。圆明园遗址再次遭到破坏,建筑基址和山形水系仅存轮廓。万寿山顶,千尊琉璃浮雕佛像尽毁。颐和园佛香阁、智慧海被砸,大佛被毁。欧阳修所记醉翁亭,内有苏轼手书刻碑。乱民不仅将碑砸倒,还将碑上的苏氏字迹凿去了近一半。醉翁亭旁堂内珍藏的历代名家字画更被搜劫一空。

北京学者梁漱溟回忆红卫兵抄家时的情景说:“他们撕字画、砸石玩,还一面撕一面唾骂是‘封建主义的玩艺儿’。最后是一声号令,把我曾祖、祖父和我父亲在清朝三代为官购置的书籍和字画,还有我自己保存的,统统堆到院里付诸一炬……”

上海画家刘海粟珍藏的书画被抄后,堆在街头焚烧。上海首富、永安百货公司业主郭琳爽被中学生抄家,所藏百余件名贵玉器砸毁无遗。

此外,文革期间,大批文化知识精英惨遭横祸,国学大师、文学翻译家、音乐家、戏剧表演艺术家,泰斗、名流,一个接一个含冤自尽或被迫害致死。

仅以上海为例,1966年9月2日夜,翻译家傅雷及夫人朱梅馥双双自缢。在上海音乐学院,有五位系主任一级的教授自杀。1966年9月6日,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主任杨嘉仁与妻子程卓如开煤气自杀。同年9月,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主任李翠贞开煤气自杀。1967年1月31日夜,青年钢琴家顾圣婴在受到造反派的羞辱和威胁后与母亲、弟弟开煤气自杀。1968年,著名音乐理论家沈知白教授自杀。

文革结束了,文化劫难却未终止。

上世纪80年代至今,中国诸多城市和乡村大搞土地开发,以“发展”为名拆毁了大批传统建筑,包括四合院、民居、古桥、古庙、宗祠、牌坊等,同时销毁了与之连带的、传承千百年的古代科技、文化、艺术与民俗,导致全国千城一面、假古董盛行。

中国建筑学家、城乡规划学家吴良镛指出:“为了最大限度取得土地效益,老城开发项目几乎破坏了地面以上绝大部分的文物建筑、古树名木,抹去了无数的文化史迹、如此无视北京历史文化名城的文化价值,仅仅将其当作‘地皮’来处理,无异于将传世字画当作‘纸浆’,将商周铜器当作‘废铜’来使用。”

据大陆媒体报导,2011年5月,辽宁省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结果显示,从20世纪80年代末到调查时,全省共有1000余处不可移动文物消失,其中80%以上因城市建设、土地开发和生产生活等人为因素而消失。辽金元时期的护心屯遗址,2009年因城市改扩建,农村变社区消失;新石器时代的北岗子遗址,因修京沈高速公路卖土绝迹……

2011年底,中国国家文物局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统计结果显示,新发现登记不可移动文物总量为53万6001处,约4.4万处不可移动文物消失。北京地区消失的不可移动文物高达969处。

有人说,今天,文物毁灭速度是文革的700多倍!

知名古都保护工作者华新民女士痛心地说:“从北京到全中国,就这么无情地拆呀拆呀,我们还能给孩子们留下什么历史文化遗产呢?”

2019年4月,当世界关注巴黎圣母院的火灾时,大陆网友由此讨论中国文物的命运。作者“量子妹”说,“当你在为全世界哭泣时,请留一滴泪给自己,因为,在中国这片古老的大地上,有N个巴黎圣母院要么已经被摧毁,或者正在被摧毁。我们该如何守护它们?”

二、否定传统 打倒圣贤

文革“破四旧”鼓动全民与先祖之文化财富决裂。从先秦诸子到其后历朝历代的学说及著作,从礼仪制度、文学艺术到教育思想,从衣食住行、年节娱乐到婚丧嫁娶,从内在心理到外在风气,中共把传统的一切都视为落后、腐朽,坚决予以剔除。

九评编辑部著作《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写道:“中共建政后,通过一次次的政治运动,破四旧、打砸抢,把一切人类文明成果用‘封资修’一笔抹杀。众多辉耀在五千年中华历史上的圣贤和英雄被中共运用‘阶级分析’的手法进行歪批,到文化大革命时达到顶峰。”

“20世纪80年代后,中共改换手法,从暴力毁坏转向变相诋毁,手法变得隐晦,让人难以觉察,防不胜防。中共及其文人把古人矮化、丑化、粗鄙化,用来反衬中共的‘伟光正’,或者为今天的丑恶现象找出‘历史依据’。”

中共在打倒圣贤、丑化历史名人、歪曲经典著作时,往往回避其所倡导和体现的伦理道德、修炼文化、轮回观等精髓,而是以马列主义、“阶级斗争”的观点加以批驳和反面解读。这一做法持续至今,与销毁文物、屠杀文化精英相结合,造成了中国文化的大断层。

三、变异宗教 迫害信仰

几千年来,世间正教都是教人向善、归真,而中共却严禁党员信教,而且禁止民众自由地追寻信仰。它的目的就是强迫人们远离神、拜倒在党的脚下,与其共同作恶。

九评共产党》指出:“传统文化既然以儒、释、道思想为根,中共破坏文化的第一步就是清除他们在世间的具体体现——宗教。”“中共在建政之初就开始毁寺焚经,强迫僧尼还俗,对其它宗教场所的破坏也从未手软。到了六十年代,中国的宗教场所已经寥寥无几。文革时‘破四旧’就更是一场宗教和文化的浩劫。”

“中国的各种宗教团体在中共的暴力镇压下瓦解了,佛教界、道教界真正的精英被镇压了,剩下的很多还了俗,还有很多是不公开的共产党员,专门穿着袈裟、道袍和牧师的袍服歪曲佛经、道藏、圣经,从这些经典中为中共的运动找根据。”(九评之六 评中国共产党破坏民族文化

中共在清除宗教的同时设立了宗教事务局,以“指导”、“审核”为名严控境内的宗教活动,并以“爱国”相要胁,要求宗教人员遵循“党的领导”。文革后的几十年间,中共变换手段,打着宗教改革的旗号,营造宗教自由的假象,实际上是要从内而外地改变宗教实质,企图把各种宗教都异化为替中共的宣传工具。中共一方面培植跟党走的红色假信徒,另一方面加紧监控宗教场所,并且残酷地打压那些追求信仰自由、不向中共屈服的信众。

1992年,法轮功在中国传出,净化身心显示奇效,因而受到广大群众的热烈欢迎。至1999年初,中国大陆约有7千万至1亿人学炼法轮功。当时全国人大的调查结果是: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然而,时任党魁江泽民对法轮功的巨大感召力又妒又恨,宣扬无神论的中共亦十分恐惧法轮功的精神力量。于是,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迫害数以千万计的善良修炼人,这实际上是中共“假、恶、暴”基因对“真、善、忍”普世价值的挑战。

2016年9月13日,余文生等维权律师在天津法庭上为法轮功学员周向阳、李珊珊进行无罪辩护,余文生律师当庭指出:中共迫害法轮功违法违宪,法轮功学员所展现出的境界“已被看作中华复兴,道德回升的希望。定罪这样的好人,打压‘真、善、忍’信仰,就是无视自己的良知,在摧毁人类的普世价值,毁我道德,毁我美好,毁我希望!”

2017年12月,大纪元披露,1999年,时任中共国家宗教事务管理局局长叶小文在一次讲座中表示,共产党最终要在地球上消灭所有的宗教,消灭人对神的信仰。共产党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目标。他说,中共在其五十年的统治中,将中国现存的各种宗教转变成了中共体制的一个组成部分,为中共政治服务。

2018年3月,中共宗教事务局并入中共统战部,“宗教中共化”的政策被延伸。自那年5月起,当局强制大陆各地宗教活动场所必须在显著位置悬挂五星红旗。2014年以来,中共当局强拆了近2,000个十字架,强制地换上了五星红旗。

四、党性压倒人性 颠倒善恶 颠覆道德

九评共产党》指出,中共是反天、反地、反人性的邪党,暴力和谎言是中共的基因。因此,这个党与中国传统价值观的“仁、义、礼、智、信”理念必然不可兼容。这便解释了中共为何仇视和摧毁传统文化。因为只有砸烂美好的一切,中共才能确立党所需要的“道德”原则,才能无所顾忌地欺骗和利用人民。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写道:“因为‘无产阶级世界观’是不承认普世价值的,不承认超越阶级的道德。共产党判断一个人的道德,是以阶级立场划分的。”“这样一来只要挂着‘革命’、‘进步’、‘社会主义’等招牌的,无论如何邪恶、无论怎样违背人的基本良知,皆成了‘符合’历史潮流”,“凡是贴上‘封建’、‘资产阶级’、‘攻击无产阶级’等标签的一切行为、思想,无论在传统思想中多么高尚,也自动成为错的、‘反动’的。这样就彻底颠倒了善恶标准。”(第四章 共产邪灵,毁人不倦)

中共要求党性压倒人性,强调党的利益至高无上,为了维护党的统治可以不择手段,不惜滥杀无辜。中共暴力属性的外在表现之一是宣讲“斗争”,例如鼓吹“杀出一个红彤彤的新世界”,“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从土改到今天,中共一直杀气腾腾,不断地杀人立威,制造恐惧。这也是消灭人的本性善念、消除传统道德价值观的过程。

日复一日,中国人被强令听党话跟党走,被迫沉浸在狼性的“教导”中,同时被抽离了传统文化的浸润。那么,不可避免地,因为持久的恐惧与欺骗,人的思想便一步步朝着党所要的冷酷、自私、残忍的方向转化、变异。

在中共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充斥着父母、子女、夫妻、同事、朋友之间互相揭发的人性悲剧。在文革期间,骨肉相残,亲友反目,师生互斗的事情更加普遍。

和凤鸣女士曾任《甘肃日报》编辑,她的丈夫王景超在“反右”中被下放到夹边沟农场,在那里活活饿死。和凤鸣在回忆录里写道:“那时候,正义、善良、热诚,对不幸者的同情等等人世间最可宝贵的东西,都被‘政治’湮没了。”

1966年8月,北京的“红卫兵”在一个月内就打死1772人。学者丁抒有评:“在中国大地上,从不曾有那么多人在那么短暂的时期内,死于最古老的刑具棍捧皮带。杀与自己无冤无仇的人是要有精神支柱的,十几岁的中学生将老师校长、邻居街坊拷打至死,靠的就是一册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王友琴在《芝加哥大学的文革受难者》里记载:“1968年8月,毛泽东派‘工人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全国所有的大中小学以及科研文化机构‘占领上层建筑’……在(北京大学)物理大楼中,天天开‘斗争会’,‘游街’,所有的老师都必须‘揭发’别人,也一个一个地被别人‘揭发’。在那一阶段,北京大学有24人‘自杀’。”

1970年2月,安徽省固镇县人民医院门诊部副主任方忠谋,在家人面前说了些支持刘少奇、邓小平、彭德怀的话,被丈夫张月升和长子张红兵举报,后被枪毙。当时张红兵还被宣传是“大义灭亲”。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认为,“张红兵的行为说明当时的洗脑教育,是怎样泯灭了亲情和人性,成功地把人变成魔鬼。”

浙江民运人士黄河清在《告密与特务统治》一文里讲述了邻居向领导告发他的事件,他写道:“邻居卖了我,领导人又卖了邻居。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因告密制度变得格外丑恶下作。这种告密制度已经演变成一种党文化,弥漫在神州大地的每一个墙旮旯,充斥着6亿、7亿、8亿、10亿、12亿人民的政治生活、经济生活、文化生活、家庭生活、夫妻生活的种种切切、点点滴滴。一斑可窥全豹,中国大陆的人心被中共糟蹋到何种程度!”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颠倒善恶就更加明显。江泽民为了维持镇压,大搞腐败治国,引诱大批官员参与和配合镇压,因为这是跟党走、站稳立场的一种表现,而且还能让你升官发财。此外,当局鼓励民众举报炼法轮功的邻居、同事,或是在街道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甚至为此给予奖金。这实际上是逼迫全民与“真、善、忍”为敌、放弃良知。

2016年,北京地产大亨、出身中共高官家庭的任志强质疑“党媒姓党”,被党媒批评是“党性的泯灭,人性的猖狂”。这充分说明,中共所要的,就是党性的猖狂、人性的泯灭。

不难想像,当人性被泯灭,当传统和普世的价值被推翻,这个社会将发生怎样灾难性的变化!

五、中共破坏传统带来的恶果

九评共产党》指出:“中共对传统文化的破坏就是直接毁去中国的道德,也是在破坏社会安定祥和的基础。”

中国大陆的现实印证了《九评》的剖析。2018年6月20日,甘肃庆阳市西峰区19岁女子李奕奕跳楼身亡事件引起震动。当时,不少围观群众起哄大喊,“你到底跳不跳啊。”有人慨叹:“这个社会畸形到了什么程度了。”

2021年5月29日晚,南京市中心发生一起恶性伤人事件。一名男子开车撞车、碾人、持刀捅人。现场视频引大批网民惊呼:“不敢相信,我可爱的南京怎么这样了?”

在党的“领导”下,中国变成了什么样?金钱至上、明哲保身、随波逐流成为“主旋律”。越来越多人不屑于行善积德,不羞于互骗互害、不耻于暴力攻击。假货、假药、毒食品泛滥;毒奶粉、毒疫苗残害了数百万儿童,家属上诉无门,反成“寻衅滋事”。人们路见老者倒地,不敢伸手相扶;路人看到儿童被车碾压,视若无睹。恶性案件频发,腐败、吸毒、性侵、盗卖器官、告密领赏等大行其道。

另一方面,众多坚守正义良知、守护传统的真正爱国者却遭到无情打压和迫害。置身于这个放纵魔性、抑善扬恶的社会,每个中国人都随时可能成为灾难和意外的受害者。

2015年,中共大将罗瑞卿之子罗宇对外媒表示,“每个人都想,习近平也得想,为什么经过了共产党60年的领导,像他所说的‘没信仰没道德了’,这是怎么回事?我说这就是共产党没道德,共产党没信仰,所以才把老百姓教坏了。”

一个否定和摧毁优秀民族传统、残害文化精英、与普世价值为敌的政党,不可能赢得世界的尊重,也不可能为人民谋福。此际,透视百年党史,辨识中共破坏传统文化之祸害,有助于我们回归传统,回归普世价值。

(作者高天韵是大纪元专栏作家,应用语言学硕士,从事双语教学和文化研究。)

点阅中共百年透视系列。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