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德国默克尔继任者向中共献媚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文/信宇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德国最有可能的未来总理人选已经在拍中共的马屁了。在6月21日出版的《金融时报》的采访中,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简称基民盟,即现任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所属政党)的领导人使用了可能是由中共宣传部门炮制出来的话语。

据《泰晤士报》报导,基民盟领导人阿明‧拉舍特(Armin Laschet)称中共为“伙伴”,并试图在德国和其它民主国家结成同盟与至少向中共出让一些权力两者之间跨过一道低矮的栅栏。如果一个民主国家联盟不能守住底线,这两种做法其实并不矛盾,而这正是北约一贯所为。

据《泰晤士报》称,拉舍特“说西方在与中共进行地缘政治较量时应避免陷入冷战思维”。他告诉该报,“21世纪非常不同,1989年之前的世界态势棱镜提供的建议有限。”他说,“我们现在拥有一个多极世界,行为者明显不同了。”

对“冷战思维”的批评和不分青红皂白地宣扬“多极世界”,不考量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之间的差异,也不考虑专制国家为扩充领地和成为地区霸主而进行战争的更大动向,这些都是中共经常打的宣传牌。

中国驻德国大使现在肯定正在打开一瓶“来自欧盟多个国家的起泡酒”的瓶塞开始庆祝,因为拉舍特在即将到来的9月选举中正处于领先位置有望成为德国的下任总理。

民意调查显示,默克尔和拉舍特所属的基民盟将获胜,而该政党被视为“中右”派。然而,现在属于“中左”派的德国绿党,只是在向中共提出人权问题的可能性上稍大一些。鉴于绿党在德国的当前实力,一个可能的政府将是基民盟-绿党联盟,由拉舍特出任总理。

拉舍特告诉《泰晤士报》,许多欧洲人对美国总统拜登据称对中共的强硬立场持怀疑态度。就像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一样,拉舍特使用耸人听闻的话语来转移话题,避免触及中共的人权侵犯、领土侵略和技术盗窃等敏感问题。

“问题是——如果我们持续谈论‘限制’中共,这会导致新的冲突吗?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对手吗?”拉舍特当然知道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没有一个理智的国家会想要一个新的对手。但与中共越来越严重的敌对关系由来已久,而不是新近冒出的。

拉舍特继续说:“因此,在此问题上欧洲反应谨慎。因为,我们承认,中共是一个竞争者和一个系统的对手,拥有一个完全不同的社会模式,但它也是一个合作伙伴,尤其是在应对气候变化等方面。”

这是真的吗?北京通过谈判胁迫全世界加入了2015年的《巴黎协定》,规定立即减少美国和欧洲的排放量,而中共在2030年前则继续增加排放量。这听起来并不像一个合作伙伴,倒更像一个践踏自然环境的投机分子。

与默克尔一样,拉舍特认为面对中共的种种恶行,现在更扩展至种族灭绝,德国应该保持沉默,以使德国工业巨头的在华利润最大化。中共是德国的最大贸易“伙伴”。2019年,欧盟对中国的出口有一半以上源自德国。德国对中国的出口从1991年的不到50亿美元,到2018年开始每年增长超过1,000亿美元。

德国大众(Volkswagen)汽车公司是对华贸易的主要受益者,早在1984年就在中国建立了第一家工厂。德国的西门子(Siemens)工程公司和巴斯夫(BASF)化工公司等也在华获得长足发展,利润丰厚。2020年5月,巴斯夫进行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单项投资,在中国广东投资100亿美元建立了一个高科技塑料厂。巴斯夫首席执行官马丁‧布鲁德穆勒(Martin Brudermüller)去年曾指出,对于巴斯夫而言,中国“不仅是最大的市场,而且是增长最快的市场”。

2021年初德国对华出口仍处于增长态势,但相对而言,对美国和英国的出口却呈下降趋势。相比于对待传统盟友,德国给中共送上了更多的政治筹码。

2014年7月6日,在中国西南部四川省成都市的一汽-大众工厂,中国汽车工人在装配线上作业。(Got Chai/AFP via Getty Images)

据美国记者马修‧卡尼辛内基(Matthew Karnitschnig)在欧洲政治网(Politico.eu)撰文称:“德国经济高度依赖中共,以至于总理安格拉‧默克尔面对外界呼吁其采取果断行动,以应对中共在香港以及其它地区的恶行,宁愿选择无视和观望,只是希望紧张局势能够自然消散。”

卡尼辛内基继续写道,“当德国假装对中共侵犯人权的行为感到不安时,北京则假装对柏林的‘干涉别国内政’行为感到愤怒。”卡尼辛内基认为,默克尔表面上对中共人权的挑衅性行为,如会见达赖喇嘛,都是无用的汉堡,并被两国“迅速遗忘”。

但拉舍特甚至连一个无用汉堡也懒得准备。他最近告诉《泰晤士报》,德国应该就“关键问题”公开发声,并“明确展现”德国对人权和互惠的期望(而后者是一个涉及企业切身利益的问题)。但这位德国领导人却违背了他的人权宣言,他说:“我不确定总是在公开场合大声地、积极地谈论一个国家的人权状况是否真的有助于改善当地人权状况。”他说:“通常情况下,在人权领域,通过与其它国家的领导人私下交谈解决问题,比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谈论,可以达到更好的效果。”

关于中共种种恶行的私下、形式上的讨论正是北京以及其它人权侵犯者所乐见的。

很明显,德国正在寻求多种途径以安抚中共。这个策略不会奏效的,这也说明了为什么美国在考虑对华方针时不仅要团结盟友,也就是拜登总统据称采取的战略,还应在必要时采取单边战略。如果美国把自己局限于追随欧洲公共舆论,就很可能会陷入中共的圈套之中。有时候美国必须展现领导气魄。

原文:Merkel Successor in Germany Panders to China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2001年获颁耶鲁大学的政治学学士及硕士学位,2008年荣获哈佛大学的政府管理学博士学位。他是科尔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总裁,《政治风险杂志》(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发行人,研究领域广涉北美、欧洲和亚洲等地。他撰写了《权力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2021年即将出版)和《禁止入侵》(No Trespassing)等著作,并主编了《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一书。安德斯‧科尔的推特账号:@anderscorr。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