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腿关笼子折磨法轮功 湖南网岭监狱酷刑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01日讯】湖南网岭监狱酷刑“劈腿”,把被迫害人的两条腿往两边用力拉成“一”字,让人疼的无法承受,直到失去意识,这种酷刑通常用于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劈腿”拉伤可能造成大小便失禁,甚至精神失常。曾经有一名三十多岁的常德市法轮功学员胡文奎被劈腿劈的大小便失禁,经常把尿尿到身上和床上,最终精神失常。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入一个一平方米宽的小钢丝笼子里折磨。

据明慧网报导,湖南省株洲市攸县网岭监狱二零一七年十月左右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分监区”,归属高度戒备监区(第十监区)。网岭监狱的十监区是个高度戒备监区,内有两个中队(分监区),一中队(一分监区)是禁闭室;二中队(二分监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也叫“转化中队”,又称严管大队二中队、高度戒备监区二中队。

高度戒备监区的二楼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地方。每个法轮功学员都和三个罪犯组成的“夹控”组关在一个封闭、黑暗的小监室内。小监室12平米左右,里面放着四张上、下铺的床,二十四小时封闭,不见阳光,没有活动。“夹控”人员对新绑架过去的法轮功学员首先就是恐吓、体罚、辱骂。然后费尽心思的找理由殴打、强压法轮功学员“认罪”。

“夹控”每日24小时寸步不离的包夹一名法轮功学员,监视他的一举一动,用尽手段从肉体与精神上折磨法轮功学员,逼迫他们放弃信仰。强迫他们看和听诋毁法轮功的新闻、录像、文章和说教;强迫他们写所谓的“作业”(即思想认识);把写有诬蔑法轮功文字的纸贴墙上、凳子上,逼迫法轮功学员坐在贴着字的凳子;床边的墙上贴上谩骂法轮功的标语,让法轮功学员早晚抬头都能看得到。现在又逼迫法轮功学员三餐开饭前喊谩骂法轮功的口号,否则不准开饭,还要求唱红歌。

法轮功学员还被强制每天做所谓的“学习作业“,经常要写“心得体会”以及“思想汇报”。如果法轮功学员没达到所谓“进步”的标准,那就得每天从早到晚受折磨。殴打与酷刑折磨简直就是家常便饭,连上厕所都得向“夹控”打报告,没有被允许,就得尿在裤子里。晚上一夜通宵不让睡觉,凌晨三、四点钟才能睡觉是常事。

法轮功学员吃饭只能打一点点,经常被饿着肚子。如果“夹控”犯殴打法轮功学员过重造成了不好的影响,狱警就将法轮功学员调换宿舍,更换新的“夹控”犯。为了抗议迫害,有的法轮功学员会选择绝食抗争。几天之后,狱警就会叫“夹控”犯把法轮功学员拉到医院打一针。曾经一个叫谭美林的法轮功学员绝食23天,被拉到医院打了好几回针。

目前网岭监狱对待法轮功学员有几种最严酷的手段,一个叫“杀猪”,另一个叫“关笼子”。“杀猪”也叫“劈腿”:由两个人把被迫害人的两只手拉开,脸朝墙面,压在墙上,另两个人把被迫害人的两条腿拉开,不断的往两边拉成“一”字,让人疼的无法承受,发出剧烈的惨叫呼喊声,直到被迫害人被折磨的失去意识,不能发声为止。这种“劈腿”手段一般用于对付长时间不配合、没有“转化”的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劈腿”手段能够使法轮功学员过后产生强烈的后怕心理;身体的拉伤不适,可能会造成大小便失禁。

二零一七年,三十多岁来自湖北省的山东大学生曹金龙,被逼的在大厅里把尿尿在身上。事后,狱警还将曹金龙推到所有监舍的门前亮相,并告知所有人:“你们法轮功曹金龙在大厅里撒尿。”

长沙市法轮功学员杨军毕业于湖南大学,四十多岁。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五日,被绑架至网岭监狱十监区。狱警派了三名年轻力壮、身材高大的刑事犯夹控杨军,杨军被全天二十四小时监控和逼迫“转化”。在狱警的指挥下,三个夹控使用各种残酷手段迫害杨军:罚站、罚蹲;不准上厕所;打、骂;往身上泼冷水;拳打脚踢;被逼抄写监规及各种“转化”、法律条文、资料逼迫“转化”。因杨军的所谓余刑只剩下两个多月了,狱警为了达到“转化”目的,对杨军采取了暴力酷刑折磨

二零一九年八月,许运炎因在队列广场不停的高喊“法轮大法好!”被“严管”。白天,许运炎被关入一个一平方米宽的钢丝笼子里面,坐在一个充足气的皮球上,两个手放在膝盖上不能动,否则威胁要被“杀猪”。吃饭时间和晚上,许运炎在一个四平方米的有一个水泥台、一个大便池的房间。一餐给塑料碗半碗饭,一天给三次水,加一起只有一杯水的量。

天气炎热,许运炎整天一身是汗,衣服发臭,内裤正反面穿的呈黄泥巴颜色。狱警从门口路过都得找个口罩,同时用手捂一下鼻子。有时,许运炎被打的蹲厕所都蹲不下去,大便拉不出来,要自己用手伸到里面一粒一粒的抠出来。

网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繁多而且残酷卑鄙至极。那些狱警洋洋得意的宣称:“我们对付法轮功已经很有经验了。”有两个特别仇恨法轮功以及凶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一个是李刚,一个是刘少良。这两个人都是湖南省株洲市攸县人。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湖南省网岭监狱以劈腿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