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河北省法轮功698人次被绑架 10人被迫害离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7月01日讯】去年河北法轮功学员至少698人次被绑架,至少10人被中共迫害离世。唐山市韩玉芹被绑架当天被迫害致死,遗体头发蓬乱,鼻中有血迹。承德市法轮功学员边群连,在唐山冀东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监狱怕承担责任送回家,仅四天后含冤离世。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马桂兰被看守所灌“可疑食物”致死。

根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二零年,河北省法轮功学员至少10人被中共迫害离世;至少72人被非法判刑;至少698人次被绑架;至少1804人次被骚扰;被勒索、抢劫至少80万元。统计时间范围为二零二零年一月至二零二零年十二月,资料来源时间截至二零二一年四月三十日。

目录

一、迫害总体情况
二、被迫害致死实例
三、被迫害致身体出现严重状况实例
四、被非法判重刑实例
五、被殴打、被暴力虐待实例
六、社会精英人士被迫害实例
七、被洗脑班迫害实例
八、被大面积绑架、骚扰实例
九、非法停扣退休、养老金实例
十、被勒索钱财迫害实例
十一、申诉、控告后被打击报复迫害实例
十二、被株连迫害实例

一、迫害总体情况

被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有:路进友、葛志军、张铁山、王水永、边群连、张建芝、周秀珍、曹进兴、韩玉芹、董建全。

至少72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最长刑期达九年,刑期五年以上19人。

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保定市:14人

韩俊德(八年半)、李艳秋(八年)、孙丽英(孙立英)(八年)、高金萍(七年)、王新灵(二年三个月)、朱素荣(三年十个月)、杨智雄(七年)、高金平(七年)、郭志萍(一年三个月)、陈秀梅(一年三个月)、高小雄(两年)、卓贵宾(判三缓四)、吴俊萍(一年六个月)、蒋凤(五年)。

沧州市:7人

张学梅(三年半)、张振伟(判一缓二)、庞慧霞(七年)、张俊秀(判一年半缓二)、孙亚萍(判一年五个月缓二)、张秀芬(判一年三个月缓二)、崔兰琴(五年)。

承德市:16人

赵怀荣(一年半)、张淑莲(三年)、刘志峰(六年)、王广学(五年)、王永兴(四年)、王海芹(四年)、陈海东(一年八个月)、王素芳(一年八个月)、杜桂兰(一年八个月)、葛素芬(一年六个月)、李艳华(一年三个月缓两年)、刘凤侠(一年二个月缓两年)、汤凤侠(一年二个月缓两年)、刘丽娜(一年二个月缓两年)、王海冰(一年二个月缓两年)、刘瑞莲(三年)。

邯郸市:3人

赵美华(三年)、刘建民(三年)、张月红(一年)。

廊坊市:4人

张向荣(二年)、刘乃芬(一年半,监视居住)、冯及英(三年)、陈秀花(一年半)。

秦皇岛:2人

徐秀娟(七年)、杨素华(四年)。

石家庄:7人

边彦娟(二年三个月)、郑艳梅(二年二个月)、李月棉(二年)、耿文景(四年)、耿树兰(十个月)、杨焕平(三年)、杨荣霞(五年)。

唐山市:15人

王瑞玲(八年)、张玉明(七年)、王建(七年)、张勤(四年半)、田淑学(五年半)、盛金铃(四年十个月)、卢翠华(三年)、郭书环(四年十个月)、高敬如(三年)、林秀珍(林秀玲)(四年多)、王昆(王坤)(两年)、马阔(马扩)(五年)、孙利(九年)、王爱弟(三年半)、韩继伟(十个月)。

邢台市:1人

陈星伯(三年)。

张家口市:3人

孙润桃(四年)、高清秀(三年)、赵林(三年半)。

下面选取部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实例,从多个角度,描述二零二零年中共对河北省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二、被迫害致死实例

(1)边群连被唐山冀东监狱迫害致死

承德市法轮功学员边群连,在唐山冀东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被监狱送回家。仅四天后的八月十二日,边群连含冤离世。

边群连,男,生于一九五一年十二月。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道德升华、无病一身轻。

二零一六年七月八日,边群连、于大力、姜玉环、于海去承德县讲真相被绑架。在承德县看守所,边群连遭到用鞋底子搧嘴巴子、打骂等迫害。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五日,边群连被非法判刑六年,被勒索罚金两万元。

边群连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冀东监狱迫害。二零二零年一月初,边群连被医院确诊为直肠癌。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三日前后,边群连在唐山市协和医院手术治疗,狱方不准家人护理,只让家属远距离看护。出院后,边群连被无人性的关押进监狱。

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唐山冀东监狱用救护车把边群连送回家。在救护车里,边群连插著胃管、骨瘦如柴。当时边群连发着高烧,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不认识了。老实的家人将被迫害的不成人样的边群连接回家。而边群连已经不能吃东西了,直肠癌已经扩散。在家中,边群连只与家人短暂的过了四天。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二日,边群连含冤离世。

(2)韩玉芹被绑架当天被迫害致死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早上四点多钟,唐山市丰润区公安分局及派出所出动大批警察,到丰润区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家中实施绑架、非法抄家、恐吓。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韩玉芹当天就被端明路派出所人员迫害致死。

韩玉芹(韩玉琴)老人,家住丰润区小韩庄村。韩玉芹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脾气很好,吃苦耐劳,任劳任怨,身体一直很好,二十多年没吃过药。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早上五点钟,韩玉芹老人被丰润区端明路派出所的几个人入室绑架、非法抄家,被劫持到端明路派出所。

到派出所后,韩玉芹老人被强制坐在铁椅子上。期间,警察让她填表不再修炼法轮功,被她拒绝。上午十点多,她女儿去派出所,没让见人。中午她丈夫去给她送饭,韩玉芹没吃,一直哭。由于长时间的坐铁椅子,她的腿已经肿了。

据悉,当天下午,韩玉芹在派出所里晕倒,随后被送医院抢救,不治身亡。下午六点多钟,家属接到警察电话,得知韩玉芹已经去世。家属在丰润区中医院见到了韩玉芹遗体,看到韩玉芹头发蓬乱,鼻中有血迹。家人痛哭,悲愤的家属要求派出所警察穿上制服给死者行礼。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出来一个自称是所长的人穿上警服在韩玉芹的遗体前鞠躬行礼,并说:“大姨对不起。”

(3)被灌“可疑食物”,马桂兰被迫害致死

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马桂兰,二零一八年七月四日被绑架,在秦皇岛看守所遭灌食迫害。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七日,马桂兰被迫害致死。明慧网二零二零年报导,有知情人进一步提供了关于马桂兰被迫害致死的信息。

马桂兰是一名退休干部,二零零六年夏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获得身心健康。二零一八年七月四日,她与法轮功学员马爱华一同被珠江道派出所警察绑架至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后,转至秦皇岛市看守所非法关押。遭受了被强行“转化”、往脸上泼辣椒水等迫害。

马桂兰被非法关押在秦皇岛看守所508监舍。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一日左右,马桂兰开始绝食。在绝食的第四天,开始遭灌食。第一次灌食,大约是九月十四日左右,灌的东西是芝麻糊状的,整个监舍的人都闻到了“食物”发出非常难闻的味道。灌完食之后,依然强行让身体虚弱的马桂兰在晚上值班。

九月十五日,马桂兰第二次被灌食,被灌的“食物”依然是味道难闻。在灌食过程中,马桂兰发出了惨烈痛苦的叫声。九月十六日,马桂兰遭第三次灌食。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七日早晨七点钟左右,马桂兰已经起不来了,被同监舍的犯人扶起来,马桂兰出现了手脚冰凉的状态,头搭在膝盖上抬不起来。扶她的两个犯人害怕,就把她又放在床上,发现马桂兰的眼睛瞪着,嘴张著,不省人事了。犯人报告给了狱警,马桂兰后被担架抬出去了,抬出去的时候,有个年轻的犯人看到马桂兰的手放在担架上又耷拉了下来。

马桂兰被送往公安医院,随后去世。河北省省级某一机构来人把她内脏器官摘走了(具体是哪个部门不清楚)。

马桂兰的遗体怎么火化的,其它事情怎么处理的,马桂兰的丈夫和孩子不敢和别人谈论此事,也不让别人去家里,可能是受到了政法委、国保、派出所等的威逼或恐吓。

三、被迫害致身体出现严重状况的实例

(1)赖志强被迫害致类似植物人状态

唐山市法轮功学员赖志强,五十多岁,被绑架前从事司机工作,为人善良,经常帮助别人。在河北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二监狱遭受严管迫害三年多,被迫害致脑血栓症状,奄奄一息,被送至唐山市协和医院所谓“治疗”一个多月后,二零二零年九月九日,再次被劫持回监狱。

此次的所谓“治疗”,是因为赖志强在冀东二监狱七监区已经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处于植物人状态,且因为呼吸非常困难,气管被切开。主治医生表示,对赖志强的治疗,“也就这样了”。意思是说按照该医院的治疗水平,赖志强不会有更进一步的好转。即使这样,赖志强的脚上始终戴着重重的脚镣。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赖志强去探望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时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唐山第一看守所;同年九月底,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七日,被送到河北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监狱迫害。

赖志强在冀东第二监狱七监区遭受了严管迫害三年多。二零一九年,被迫害致脑血栓症状,躺在监狱卫生所床上动不了。半年多,天天被灌食,长期插著胃管,也不给水喝,嘴唇特别干。偶尔有看管人员用毛巾往他嘴里滴几滴水,他的嘴还能动,但说不了话,这时眼泪就会流出来。

家属曾多次到冀东监狱要求会见赖志强,均被狱方无理拒之门外。二零二零年一月中旬,赖志强的妻子终于见到了丈夫,他是被抬出来的,人几乎不会动了。妻子看着他哭,他却一点表情也没有,好像根本不认识人。

在这种情况下,家属要求监狱对赖志强进行保外就医,监狱和司法局仍然不给办理。

(2)马会欣被迫害致脑出血,开颅后被强制出院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三日,保定市法轮功学员马会欣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保定看守所,被迫害致脑出血。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七日,被送入保定市第一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十一月十日做了开颅手术。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三十日,被保定市看守所和安国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联合强制出院,送入养老院。

马会欣,又名马新英,是保定安国市祁州镇曲堤村人。马会欣自修炼法轮功后身体一直很健康,二十多年来,无病一身轻,从未吃过一粒药,更没有得过什么高血压,认识她的人都知道这一情况。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三日,马会欣为了更多的人明白法轮功真相、走出大疫的危险、保平安,在小区单元楼发放救人的真相册子,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马会欣被安国市药城派出所出警绑架,后交由安国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六月十四日下午,国保大队副队长陈彦青劫持马会欣去做了全面体检,并告诉家人马会欣身体一切正常后,把她送进保定看守所非法关押。

十一月七日,马会欣被保定看守所送往保定市第一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十一月八日,马会欣的儿子和女儿急匆匆赶到医院,看到他们的妈妈已处于昏迷状态。看守所警察欺骗马会欣儿子、女儿,谎称马会欣属于“旧病复发”,并说是长期高血压造成的,并让他们在伪造的证据上签字,妄图推卸责任,被拒绝。

十一月十日,马会欣做了开颅手术。马会欣在重症监护室治疗半个月,仍意识不清,家人问她过往的事情,她什么都说不清楚。

十一月三十日,安国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保定看守所在家属不知的情况下,到保定市第一医院要强制马会欣出院。之后,医院在电话中告知家属,称马会欣已经被接走了。家属很着急,随后到国保大队询问马会欣的去向,一个警察告知,已经把马会欣放在了安国市养老院。

(3)王志勤被迫害致脑溢血,狱方不准保外就医

二零一七年底,河北省法轮功学员王志勤被河北省乐亭县国保大队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判刑,在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第五监狱被迫害致脑溢血,不能说话,生活不能自理,家属要求保外就医,遭狱方拒绝。

据悉,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王志勤因脑溢血被监狱送到唐山市协和医院,二零二零年一月三日,又被带回监狱医院。

二零二零年一月六日,家属到监狱探望王志勤,监狱不让见,只说:“好多了,会慢慢的说话了。”家属说:“保外就医以后,在家里有什么紧急情况我们可以随时送医院。在这里,有事情你们还得请示领导,治疗也不及时,给耽误了,谁负责任?在这里还给你们添麻烦,回家我们可以自己照顾。”家属合情合理的要求遭监狱拒绝。

四、被非法判重刑迫害的实例

(1)传播真、善、忍,三位善良人被非法判刑八年

保定市莲池区法轮功学员韩俊德(七十三岁)、李艳秋(六十八岁)、孙立英(四十二岁)将真、善、忍的美好传给父老乡亲,却在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被警察绑架。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六日,家属被告知,韩俊德被非法判刑八年六个月,被勒索罚金一万元;李秋艳、孙立英分别被非法判刑八年,被勒索罚金八千元。

三位法轮功学员为了向世人传达真、善、忍的美好,自费购买了葫芦雕刻机,制作了一些刻有“真、善、忍”三个字的葫芦工艺品。没想到,这竟然成为了法院对他们非法判刑的“犯罪证据”。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孙立英、李艳秋在保定市高阳县法院被非法开庭,律师依法一一驳斥了公诉人的指控,并指出:传播真、善、忍是在做大好事。

法庭上,律师请法官出示证据,法官把刻有“真、善、忍”三个字的葫芦拿来,律师一看,说这么精美的东西,传递著真诚、善良、忍让的普世理念,人们拿在手里,看着他,念着他,以此为行为标准,那人不就越来越好吗?思想不就越来越高尚吗?这不是在为人做大好事吗?这怎么能成为犯罪的“证据”呢?法官、公诉人听了之后,面露尴尬之色。之后,法院不顾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非法对三人分别判八年、八年半的重刑。

五、被殴打、被暴力虐待迫害的实例

(1)丁玉明被毒打虐待致垂危,恶人称“再捣乱弄死你”

法轮功学员丁玉明,家住张家口市怀来县。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丁玉明路过大黄庄洗脑班,竟然直接被洗脑班人员绑架进洗脑班。

丁玉明被绑架后,遭非法搜身,身上的一百元钱、钥匙、手机均被抢走。洗脑班接连五天也不给他被褥,并且不按时给予饮食、不让洗漱。除了大小便让出门外,一直被非法关在屋内。并且对他毒打,使用鞋底打头部和身体。丁玉明不看洗脑电视节目,打坐炼功,遭到毒打。

洗脑班有上级检查来的时候,丁玉明因为说“法轮大法好”又被毒打,从两人间的屋子被关入单间,非大小便不让出门,且不让洗漱不按时给食物进行虐待,并威胁“再捣乱弄死你”,而且还不让丁玉明的女儿会见他。

丁玉明在严酷的迫害下,身体出现呕吐、腹泻、昏迷,于七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被送到怀来县同济医院进行抢救治疗。三天后,丁玉明身体有所好转,在医院内走脱,当时身上满布伤痕。之后,丁玉明下落不明。

(2)纪淑君遭警察施暴殴打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日,承德市法轮功学员纪淑君在集市上被警察绑架,并遭到警察施暴殴打。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日上午,在张家口市怀来县土木镇集市上,承德市法轮功学员纪淑君、彭霞被土木镇警察绑架,纪淑君不配合警察行恶,并向周围的世人高声大喊:“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生命得救!”

警察行恶,将纪淑君与彭霞铐在一起,强行拖上警车。彭霞的手腕被手铐卡的青紫。到了派出所,纪淑君与彭霞拒绝下车,警察又将纪淑君拖到院子里,鞋拖掉了,上衣袖子拽掉了,后腰拖坏了,纪淑君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

警察对纪淑君施暴,踢她的胳膊,搧嘴巴子,拿纪淑君的鞋打她的嘴,纪淑君的嘴立即就肿起来了。

天很快就下起雨了,他们才住手。随后,强行把纪淑君与彭霞两人送到大黄庄洗脑班。为了抵制迫害,纪淑君与彭霞绝食抗议。

九月十二日下午,国保大队把纪淑君送回承德家中,彭霞还在洗脑班遭受迫害。到家十天后,纪淑君胳膊被警察打的伤痕还看得清清楚楚。

(3)七旬老妇被暴力绑架,脑袋撞水泥地,被砸昏迷

沧州市沧县法轮功学员张汝芬,近七十岁。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六日,被十多人闯入家中,暴力绑架,脑袋被砸到水泥地上,被砸昏迷。张汝芬被拖进刑讯室逼供,腰部、头部受伤,心口发闷、发痛。中共人员怕出意外,才叫张汝芬家人把她接回家。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六日,沧州市沧县高川乡人大主席王云岗,带领十来人,开两辆车,气势汹汹地非法闯进张汝芬家中。

张汝芬慈悲地向他们讲法轮功真相,王云岗大声道:“别说了!把她带走,回去说!”王云岗叫一同来的七、八个人,不由分说,粗暴地拎胳膊,抻大腿把张汝芬老人仰面朝天向外抬。大冬天,一个近七十岁的老人被拉扯得衣衫不整,后背裸露。

七、八个年轻人把她抬到大门口外,强行塞进汽车座椅空隙里,脚还在外面,他们就猛地关门,没关上。张汝芬的脚被车门猛砸,疼得她直叫。她被窝憋在窄小的空隙里,腰疼得实在受不了。就这样,车一直开到派出所大院。

他们让张汝芬下车,可她身体疼得动弹不得,要求缓缓劲再下车,这时,上来几个警察,粗鲁地拽著张汝芬的大腿把她横著从警车中拉出来,张汝芬的脑袋从车内底盘上“咕咚”磕在院子的水泥地上,当时她脑袋突然一阵眩晕,昏迷了过去(后来发现脑袋磕了个大包,过了好几天才下去些)。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张汝芬老人才稍微苏醒,当时她浑身剧痛,躺在院子冰凉的水泥地上,光着脚,腰部裸露,一个棉袄袖子被拽出胳膊,浑身发冷,腰部和大腿疼的更厉害。只觉得气短,半天不能动弹,疼得直流泪水。可是他们不管老人伤的如何,几个人又拉胳膊、拽腿把她拖到刑讯室的地上,张汝芬疼得直叫,他们让张汝芬站起来,企图对她加重迫害,张汝芬几乎半昏迷,心口隐痛胸闷,腰部剧痛,感觉腰折了似的,动弹不得。

这时,张汝芬的家人赶来,王云岗和派出所所长耿军害怕出意外担责任,让家人把张汝芬接回家。张汝芬回家后,腰和大腿一直疼得厉害,不能动弹,又没人伺候,吃饭都是问题。几天后,张汝芬强忍着疼痛,才能做点饭吃。去医院检查,诊断结果是由于拉伤所致。

王云岗不但不向受害人道歉,在张汝芬身体没恢复情况下,还在继续向她骚扰施压。王云岗还厚颜无耻地想推脱罪责,对张汝芬说:“那天我们没怎么着你,我只是手拎着你上的车。”王云岗的罪责是推卸不掉的,因为有家人作证,有录像作证。

六、社会精英人士被迫害的实例

(1)拔尖人才、主任编辑陈星伯被非法判刑三年

陈星伯,邢台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被邢台市信都区(原桥西区)公安国保绑架。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六日,陈星伯被邢台市襄都区(原桥东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二一年一月五日,陈星伯被劫入河北省唐山监狱迫害。

陈星伯先生,六十九岁。退休前曾任邢台广播电台主任编辑,专题部副主任。一九九零年五月,被授予“河北省优秀少儿工作者”称号。多年来,他采编的十几组节目在全国优秀广播节目评比中分别获一、二、三等奖。一九九零年和一九九四年,陈星伯两次被邢台市政府授予晋升工资奖励;一九九七年五月,被中共邢台市委、市政府授予有突出贡献的邢台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称号(享受政府津贴)。其事迹在报刊电台作过专题报导。

陈星伯常年夜以继日地工作,积劳成疾,心脏瓣膜三尖瓣关闭不全、右心室肥大引起体静脉瘀血,全身水肿等一系列疑难杂症。经多方治疗收效甚微。修炼法轮功不久,多种疾病不翼而飞。

因为修炼了法轮功,陈星伯在日常生活中也用真、善、忍原则来要求自己。二零零五年,陈星伯单位分给他的新大房子,他让给了别人。自己一家至今仍住在五楼一屋六十平方米的旧房。有一次,他在路上捡到钱包,在原地等了三个多小时等待失主。失主酬谢他,他谢绝,淡然一笑离去。这样的好人、优秀人才,却因为坚持法轮功信仰而被中共迫害。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早七点,陈星伯下楼出去买菜,在自家楼下被一帮警察绑架、抄家。之后,陈星伯被非法判刑三年。

(2)集团副总、作家、主持人、优秀教师靳凤羽被暴力绑架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一日,保定市法轮功学员靳凤羽被保定市公安局指使高碑店市恶警荷枪实弹,野蛮砸坏房门暴力绑架。

靳凤羽女士,五十来岁,被绑架时担任民营企业“大午集团”副总经理。靳凤羽曾是保定市涞水县高中的优秀教师,也是一名作家,曾出版传记小说《祖冲之传》;她还是一名主持人,曾被河北电视台《读书》栏目聘请做节目主持人。

此次绑架中,中共为了株连迫害,同时绑架了“大午集团”创始人、民营企业家孙大午先生一家以及集团公司全部高管共十几人。

二十多年来,靳凤羽女士因坚持修炼法轮功、维护自己的信仰,长期遭受中共各种迫害,中共政府、警察不断上门或电话威胁骚扰,使她一家人生活在巨大的压力和恐惧之中。

(3)原法制日报社记者杨智雄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一九年,保定市雄县法轮功学员杨智雄被绑架,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一日,被非法开庭,被非法判刑七年。

杨智雄,男,五十多岁。原是河北法制日报社记者,后在石家庄卓达房地产公司主管销售,后在北京某外企公司任办公室主任,还曾在北京中德环保公司担任销售主管。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杨智雄驾车在容城高速检查站被容城县公安局非法拘留。在获知其是法轮功学员身份后,上报雄安新区公安局,对他非法抄家。

雄县国保大队大队长郭军学先后三次到雄县看守所找杨智雄谈话,骗杨智雄说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骗杨智雄签不炼功的保证书。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一日,杨智雄被非法开庭。国保警察给杨智雄罗列了一堆罪名,杨智雄被非法判刑七年。

(4)县级模范教师高九云被绑架、非法关押

法轮功学员高九云女士,是邯郸市曲周县实验中学数学教师。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八日晚,高九云因粘贴法轮功真相资料,告诉人们避瘟疫秘诀,被县国保大队队长李宾带领二、三十人绑架。第二天,高九云被劫持到邯郸市第三看守所非法关押。

高九云老师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要求修心向善,做好人,工作踏实。不争名,不争利,全身心扑在教学与班级管理上,教学成绩突出,多次受到县、局表彰,荣誉证就有一摞子。她做班主任工作也很突出,很多家长都争着把孩子往她的班上送。高九云老师却因坚持信仰被中共迫害。

高九云曾于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三日被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到邯郸洗脑班一个多月,被勒索罚款。这次被非法关押迫害回来后,高九云老师被学校指派去男生宿舍当宿管员,高九云没有委屈、抱怨,一到岗位,就亲自动手清理男生住宿区域的卫生死角。在清理水房时,地面、水槽边角长期沉积的污垢呛得人直恶心,高九云牢记法轮功的要求,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不嫌脏、不嫌臭,一个人默默的把水房清理的干干净净,主管宿舍的主任感叹地说:“九云真行!”

因为炼法轮功,学校一直不安排她教课。二零一一至二零一二年因缺教师,高九云被分配任初三数学教学,由于所教班级在中考中成绩突出,获得县级“模范教师”的称号。后来又指派她到学校教导处工作,高九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领导分派什么活从来不挑,尽心尽力地做好本职工作,不论是周末还是假期,领导分派什么活儿召之即来,并且从没有提出过要加班费。处室的人都知道,谁有事儿就找九云替岗,或是替换到外地监考,一说准行。是因为修炼法轮功,高九云才有这样的道德境界。

这样的好老师,仅仅因为在小区里粘贴了关于避瘟疫秘诀的真相资料,在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八日晚被曲周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强行绑架、非法抄家。

(5)退休局长卓贵宾被非法判缓刑

法轮功学员卓贵宾,七十三岁,河北易县卓家庄人,曾担任保定市易县工业局局长。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被迫害致多次命危。二零二零年七月,卓贵宾被非法秘密判刑三年缓刑四年。之后不断被骚扰、恐吓。

一九九九年七月后,卓贵宾一直遭易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田国均等监控、追踪、非法抄家。多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三年。为了免遭迫害,迫于无奈,卓贵宾曾长时间流离失所。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卓贵宾去曲阳县买东西时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易县看守所。卓贵宾绝食抗议对他的非法抓捕,绝食三天后,被送到易县中医院强行灌食。有人看见卓贵宾双手被铐、戴着黑头套。一上楼,卓贵宾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卓贵宾第二次绝食抗议,他再次被送县中医院强行灌食。医生将插管从鼻孔插入灌稀粥,灌完后,插管不拿下来长时间插著,双手双脚被特殊手铐脚镣固定在单人房间,不能动弹,痛苦难忍。

卓贵宾在看守所第二十天左右,他的右腿和右手出现血栓的症状。手不能拿东西,腿不能走路。之后他办理了“取保候审”,被家人接回。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上午,易县法院不顾当时卓贵宾的身体状况,对轮椅上的卓贵宾进行了非法庭审。易县法院威胁卓贵宾家人,要卓贵宾必须写放弃法轮功的保证书,并称很可能还要再次把他送看守所,甚至判重刑。在此严重迫害压力下,卓贵宾为避免再次被迫害,又一次流离失所。

由于卓贵宾老人年事已高,加上被迫流离失所的生活,身体出现更严重的病态。大约二零一九年九月,他已经生活不能自理。他的儿子把他送进医院,检查结果,是心源性心脏病,他先后两次转院,两度生命垂危。当时易县法院认为他会死亡,因此决定不再开庭判刑。

大约在二零一九年十月,卓贵宾老人奇迹生还,又回到家中。二零二零年六月,在所谓的“清零”行动中,易县法院又一次到家中骚扰他和他的家人,说如果他不写保证书,就重新开庭给他判刑,并送入监狱。

二零二零年七月,易县法院秘密对卓贵宾老人非法判刑三年缓四年,还恐吓他和家人,不许声张,不许上明慧网。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给卓贵宾老人和家人,造成了极大的痛苦和伤害。

七、被洗脑班迫害实例

(1)怀来县大黄庄洗脑班在路口直接绑架人,多人被毒打

张家口市怀来县大黄庄洗脑班是二零二零年四月初成立的,据被非法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说有北京方面的参与(因此地与北京毗邻)。自那以后,一直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此处遭迫害,被逼迫放弃对法轮功的修炼。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上午,怀来县国保大队长和两个女警警察及部分大黄庄洗脑班的人,在当地路口直接绑架了八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丁玉明、纪淑军、贺玉荣(七十多岁)、许军、孙桂兰、张海珍、谢长梅、任淑霞。他们被送到大黄庄洗脑班非法关押。

七月十四日当日,洗脑班又加派雇用安保人员十六人进行二十四小时贴身监管这些法轮功学员。如厕、出入房间都被跟随,里面放着邪党的歌曲或者放着邪党的电视节目。丁玉明曾因不观看电视节目而被毒打。

贺玉荣、纪淑军、孙桂兰、张海珍、谢常梅、任淑霞对此提出抗议,并绝食绝水反对迫害。纪淑军因不配合洗脑班的迫害管理行径,被单独关押在没有床的房间里,因为坚持炼功而被毒打,被抢走被褥,强迫睡在水泥地上。国保警察不停地一直踢打她。纪淑军高喊“警察在行恶!”

丁玉明被毒打迫害致生命垂危,被送到当地医院进行抢救。之后丁玉明在医院内走脱。

曾在这里被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彭霞、郑伟贵、王艳军、张玉、贾磊等人。贾磊被关押在里面遭受迫害,达两个多月的时间。

据说,这里还有所谓的法律专家、医生、心理医生、宗教人员等人参与做所谓的“转化”工作,也就是事实上的洗脑,他们在封闭的高压环境下使用各种手段强制所谓“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

此外,二零二零年在明慧网上被曝光的河北省洗脑班还有:河北省张北县洗脑班、张家口市怀安县洗脑班、邢台洗脑班、沧州洗脑班、张家口下花园区洗脑班、河北省赤城县小刁鄂洗脑班、河北省涿州市东河村洗脑班。

八、大面积绑架、骚扰迫害的实例

(1)唐山丰润区三十余人被绑架、一人被迫害致死、八人被构陷到法院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凌晨四点钟,唐山市丰润区公安局及辖区各派出所突然出动,非法抓捕多名法轮功学员。据说绑架名单上有五十多人,已知被绑架或抄家的有三十八人。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韩玉芹被端明路派出所当天迫害致死。

从早上四点开始,不法警察对数名法轮功学员进行敲门,非法抄家、抓人、拆锅等违法行为。有的法轮功学员不开门,警察把门都踹变形了,找开锁的人撬门;有的法轮功学员在里面反转锁心,并用铁棍支住了门,才制止了警察恶行。

小韩庄法轮功学员韩玉芹(韩玉琴),凌晨五点被丰润区端明路派出所绑架到派出所后,当日下午四点多钟被迫害致死。据悉,当天上午家人去看她,她就是哭,中午送饭还是哭,下午就被送医院抢救了,没有抢救过来。派出所找家属想私了,家属说给多少钱也不要,好好的人被你们抓去就死了,我们要人。

据知情人透露,丰润区公安局此次行动欲绑架五十名法轮功学员,得知已绑架有三十八人,大部分被非法抄家,有的还被拆了看电视的锅。不在家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贴上了封条。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戴上了手铐脚镣送进了看守所。

整个过程中,许多法轮功学员一直与相关人员讲真相。有的与警察从凌晨四点一直僵持到下午四点,有的僵持了四、五个小时不等,最后警察接到电话后才撤了。可能是因为韩玉芹被迫害致死怕追究责任,最后连守着门的也都撤了,还放回了一些法轮功学员。

在实施大抓捕的前一、两天,各片居委会给所在地的法轮功学员打电话,要求签“三书”。有的学员说:“我肯定不签。”居委会说:“这是上边的命令。”有法轮功学员告诉居委会人员:“你就告诉派出所,就说是我说的,我的癌症都炼好了,不炼不行,字肯定不签。就这样跟他们汇报去,不连累你们。”

城西法轮功学员岳维芳早晨四点左右被非法抄家、恐吓,当场晕倒,儿子将其送去医院,住进了ICU。

截至二零二一年四月,已知此次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中,有八人被构陷到遵化市法院:肖慧君(肖会军)、王秀红、钱淑娟、陆彩云(陆彩芸)、耿福霞、蔚国申、付瑞英、孙建中。据悉,肖慧君已被遵化市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九、被非法停扣退休、养老金迫害的实例

七旬老人赵凤珍被社保局敲诈勒索十四万

保定市阜平县土产公司退休职工赵凤珍,今年七十多岁。一九九五年八月十五日开始修炼法轮功,疾病不翼而飞,身体一身轻。可就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曾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一五年,又被非法判刑三年,遭受了殴打、吊铐等酷刑折磨,门牙被打掉三颗。

从二零二零年五月开始,保定市阜平县社保局停发了赵凤珍的全部养老金,胁迫老太太交十二万多元,退还四年被非法关押期间的养老金(实际也就八万元左右)。在社保局的胁迫下,其家人把她的存款八万多元取出,东借西凑了四万多交给社保局,又拿了一万元一起给了办事人,交钱时社保局的人又多要了五千元,声称“这事不好办”。最后,赵凤珍总共被社保局敲诈了十四万多元。

十、被勒索钱财迫害的实例

(1)燕秀红被绑架,国保队长索要三万元

邢台市广宗县葫芦乡法轮功学员燕秀红(燕秀洪),因被迫害而流离失所。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九日,广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张孟侃找到燕秀红的住所,将他强行绑架。燕秀红的亲属找到张孟侃要求放人,张孟侃当场索要三万块钱,还要写所谓的“保证书”,并拒绝家属见人。

燕秀红,男,五十岁,广宗县葫芦乡燕红龙村村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广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张孟侃带领武警非法闯入燕秀红的家中,企图绑架燕秀红。燕秀红在争执中走脱。张孟侃抢走燕秀红的法轮功书籍、现金三万元、银行卡3个、存折1个和电脑、打印机等物品。燕秀红因此被迫流离失所。

即使这样,张孟侃也不放过燕秀红,经过长期的打探、追踪,利用跟踪、盯梢等手段,于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九日找到燕秀红的住所,将他强行绑架后,投进广宗县看守所,并掳走燕秀红存放在住所内的现金和电动三轮车及电动自行车。

燕秀红的亲属去公安局索要被洗劫的财物,张孟侃只退还了一万多元现金和电动三轮车及电动自行车,非法私吞八千多元,美其名曰“出警费”。

亲属不能见到人,被要求等电话。广宗县国保大队没有向燕秀红本人及家属出示任何法律文件。

(2)政法委书记勒索五万元,声称拿钱“摆平”

法轮功学员李福民,家住沧州市盐山县庆云镇。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七日,庆云镇政法委书记戚志刚伙同城区派出所六、七个警察,在李福民的租房内,把李福民绑架到庆云镇派出所。

庆云派出所正所长刘勇、副所长陈青峰威胁李福民说;“你丈夫和你儿媳都是国家公职人员,你不‘转化’,他们要受牵连,停职和开除公职。”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李福民被放回家。

李福民被放回家的那天,政法委主任戚志刚把李福民的儿子叫到他车上,让她儿子拿五万元钱,找所谓的“专家”摆平此事,李福民的儿子拒绝。戚志刚一看家人不配合,又改口两万,被李福民的丈夫严词拒绝,并质问他们:“我们家人她犯了国家的哪条法律?!”戚志刚他们一看勒索不成,只好灰溜溜的回去了。庆云镇政法委书记戚志刚等一伙的这种严重违宪、违法恶行,给李福民和她的家人造成了严重的痛苦和伤害。

(3)郝淑敏被勒索七千元钱,警察说“不要往外说”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下午两点多,保定安国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陈艳青带四、五个人,到法轮功学员郝淑敏家。还没等叫开门,其中一个警察就跳墙而入,打开门,放人进了院子。这伙国保警察没出示任何证件,就在郝淑敏屋里乱翻,抢劫她的财物,将郝淑敏戴上背铐,劫持到公安局国保大队。

随后,郝淑敏被带到医院,被强迫付所有体检费用。体检做完后,警察就对郝淑敏说,她家大门上贴带有真、善、忍的对联“有罪”。警察说:“你的身体很好,可以送看守所。”郝淑敏说:“不去。”陈艳青说:“不去就拿钱,拿一万块钱。”郝淑敏被非法关押在国保大队三天,警察还让郝淑敏掏期间的买饭钱。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警察勒索郝淑敏七千元钱,他们知道这是违法的,还嘱咐郝淑敏不要对外说。之后郝淑敏被“取保候审”放回家。郝淑敏共计损失八千元。

十一、申诉、控告后被打击报复迫害的实例

(1)控告办案人员违法,朱素荣家人遭报复被非法拘留、无理解聘

朱素荣,女,保定市蠡县法轮功学员、小学老师。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朱素荣被绑架;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被非法开庭;之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十个月。朱素荣的家人明白了朱素荣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为了替亲人伸张正义,朱素荣的家人将涉案警察、涉案公诉人控告到检察院、法院。之后,朱素荣的家人遭到中共人员的报复,朱素荣的丈夫被非法拘留,朱素荣的大女儿的单位被警察施压,无理将她解聘。

朱素荣女士在保定市蠡县中孟尝小学任教,是三年级的班主任。朱素荣是个非常好的老师,她对待学生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爱护。有的小学生把大便拉到裤子里,她会亲手把孩子收拾干净,令学生家长很是感动。在学校里,她经常是最后一个离校,因为她要和学生们一起打扫完卫生才走。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只因修炼法轮功,朱素荣被鲍墟乡派出所所长边继辉带人非法抄家、绑架,被送到保定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朱素荣被绑架后,有的老师哭了,学生们也哭了,乡亲、邻里听说后,也掉下了眼泪。淳朴善良的乡亲们叹息著:多好的人啊,怎么会被抓走了……当乡亲们知道自己的红手印能帮助朱素荣老师早日回家,便纷纷签名、盖手印,只几天功夫,就有三百多人的签名,其中有的农民没文化,就请人代签,自己按手印。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朱素荣遭高阳法院在网上非法庭审。律师和家属辩护人提出了质询、无罪陈述和证据,公诉方没做任何回应。朱素荣的家人弄明白了:自己的亲人并没违反任何的法律,而警察在整个办案的过程中,都是在违法办案。

为了替亲人伸张正义,也为了还众乡亲们一个公道,朱素荣的家人把涉案的警察边继辉等人及高阳县检察院的公诉人侯志勇,分别告到了蠡县检察院、蠡县法院、高阳县法院。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三号,朱素荣的家人遭到打击报复。蠡县国保闯入朱素荣的家,非法抄家,不但抢走一些私人物品,还留下传唤证。因朱素荣的丈夫当时不在家,只有朱素荣的小女儿一人在家,警察恐吓她小女儿,她爸爸若三次传唤不到,就网上通缉。

朱素荣的家人面对如此明目张胆的打击报复,怀着对政府的信任拨打了市长热线和12389热线,接线人让她们拨打当地110。110本来就和国保是一家,回复她家人说:国保手续齐全,(打击报复)没违法。

朱素荣的大女儿是幼儿教师。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上午,她接到学校的通知,被学校解聘。学校说是边继辉给学校施压,要学校解聘她。当天中午时分,蠡县国保队长刘丽把朱素荣的丈夫绑架到了蠡县公安局,对其又采指纹又验血,折腾了半天,办了非法拘留手续,并勒索罚款六百元。

(2)韩俊德被非法判刑八年半,妻子申诉反遭行政处罚

保定市法轮功学员韩俊德老人,七十多岁,被非法判刑八年半。韩俊德的妻子依法为他申诉,遭传唤和行政处罚,被勒索罚款三百元。

保定市三位善良人韩俊德、孙立英、李艳秋将真、善、忍的美好传给父老乡亲,却在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上午,在一出租房被保定市莲池区南大园派出所、焦庄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抢走做工艺饰品的葫芦雕刻机等私人物品。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六日,韩俊德、李艳秋、孙立英的家属被告知:韩俊德被非法判八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一万元;李秋艳和孙立英分别被非法判刑八年,勒索罚金八千元。

韩俊德不服判决,上诉到保定市中级法院。作为亲友辩护人,韩俊德的妻子利用这个机会给所涉及到的部门如各级公检法、人大、信访、纪检委寄辩护词,讲述法轮功真相以及公检法部门执法犯法的事实,要求立即无罪释放她丈夫韩俊德。

让人想不到的是,正义非但没有得到伸张,韩俊德妻子却被保定市莲池区公安分局以扰乱单位秩序为由进行传唤和行政处罚。决定对韩俊德的妻子行政拘留七日不予执行、罚款三百元。这是对公民权利的严重践踏和剥夺。

十二、被株连迫害的实例

(1)株连家属的工作

保定市蠡县法轮功学员朱素荣的大女儿是幼儿教师,接到学校的通知,被无理解聘。学校说是派出所所长边继辉给学校施压,要学校解聘她。

衡水市法轮功学员郑玉荣,七十来岁。郑玉荣不在放弃法轮功的保证书上签字。郑玉荣的儿子开门诊,被强行关闭不让营业,母亲不“转化”就不让开。

沧州市法轮功学员黄晓娥的丈夫是西卷子村书记。因为黄晓娥不写放弃法轮功的保证书,乡政府已经停掉了黄晓娥丈夫的工作。黄晓娥的丈夫给黄晓娥巨大精神压力,每天逼迫她写保证书。

廊坊市法轮功学员张桂清的女儿在新集镇政府上班。新集镇政府逼迫她女儿给张桂清录像、说对大法不敬的话。

(2)株连不准租房

秦皇岛法轮功学员刘老太太,八十多岁,租住在秦皇岛海港区西港路街道。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八日,西港路街道在水一方社区人员和平大街派出所警察威胁刘老太太签“不炼功保证”,否则强制她搬家。刘老太太的小儿子来电话说:“房东来电话,让咱搬家,房子不租给我们了。让你写‘不炼’,才行。” 刘老太太的儿子说,居委会、派出所总找房东,人家也受不了。

衡水市法轮功学员倪学稳,数次被骚扰。何庄乡马村村委会的人驱赶租住倪学稳家房子的租户,威胁说如果不搬走,继续租住倪学稳的房子,就不让他的孩子上学。有村民说,杀人放火进了监狱还让吃饭呢,这不是不叫人家过活了吗?!

(3)株连取消应有的福利

衡水市何庄乡马村法轮功学员刘申新、倪学稳数次被骚扰,村里给村民发的生活福利:每月每人25斤面粉、大米10斤、花生油3斤、还有中秋节的每人3斤猪肉、3斤香油、2斤麻酱也被停发。除了法轮功学员,他们还搞株连威胁迫害不修炼的亲戚和家人。刘申新夫妇二人、刘申新的女儿和外孙、倪学稳一家四口(只有倪学稳一人修炼)、她的小姑子一家三口和婆婆不修炼法轮功,也被停发以上生活福利。此外,刘申新现年67岁,她和老伴每月各有200元的生活补助费也被停发。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三日,秦皇岛市青龙县八道河镇八道河村副书记胡广荣、马建保来到法轮功学员逯桂娥家,问炼不炼,让写保证书,说你要不写,就让你儿媳妇代写;要是不写,就取消低保。十一月十五日,镇里的姚立松和李春生同村长马建保和书记王继华又到逯桂娥家,让签三个字(不炼功),威胁说你要炼,你这么好的小孙女将来上学都耽误了,还有你儿媳妇的低保都没了。

(4)威胁停水停电

衡水市何庄乡马村村委会的人威胁法轮功学员倪学稳的小姑子说,你得把你嫂子说过来(意即在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上签字),要不就给你停水停电。

(5)威胁株连子女

二零二零年六月,河北省涞水县王村镇派出所警察由村干部领着,对王村镇赵各庄村和张翠台村法轮功学员上门骚扰,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再炼就要牵连你们的儿女!”

二零二零年九月八日上午,河北省沧县大褚村乡策城村村书记宋玉龙来到法轮功学员马焕臣家,要求马焕臣写“保证书”,并说:不要炼功了,要不写,将来都会影响你的子女。

(6)威胁株连孩子上学

衡水市桃城区河沿乡政府和村干部把河沿乡三个老太太的所有家人都叫到家里,胁迫家人逼三个老太太签字,不签字就牵连到儿子孙子的工作和上学。

二零二零年六月中旬的一天中午,迁安市迁安镇洼庄村大队干部郭存清领着一个姓付、一个姓郁的两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袁淑文家骚扰。一进屋,大队干部郭存清给她照像,强制家人在不炼功的所谓“保证书”上签字。并同时威胁恐吓她说:“炼法轮功的孩子上学、当兵都受影响。”

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韩春香被骚扰威胁。村干部领着镇里的副书记姚立松和另一个叫李春生的两人到韩春香家,让签字,威胁说如不签,会涉及到孩子上学。

沧州市沧县大官厅乡古月庵村大队书记杨国顺给法轮功学员马凤荣的二儿子打电话说:“如果不写,就会影响到孩子上学,被派出所抓起来。”在他们的逼迫下,他的二儿子晚上十点从北京赶回来,回来后跟母亲就嚷嚷。她的二儿子又给他的舅打电话,给整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

二零二零年九月七日上午,河北省沧县大褚村乡策城村村书记宋玉龙,来到张金培家,让张金培写所谓的“保证书”,并说:你这样,会影响孩子的学业,升官等等,被张金培拒绝。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2020年河北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

(文字整理:张信燕/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