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诰烽:中共骗局早写好 两制转一定终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苹果日报》被迫结业,高层、编辑、主笔逐一被捕。香港从冷战中的西柏林,变成东柏林。陷落之快,超出所有人的想像。

特区政府在剩下只有一年任期内作出重大人事变动,警队出身的邓炳强和李家超分别获任保安局长和政务司长。林郑更在这星期率领政府高层赴京参加党庆,李家超留在香港成为署理特首。武装部队枪杆子在政府获得如此重大权力,在中国大陆也少见。今后北京在香港奉行的,将会是以国安机器为中心、十分强硬的武力统治。

香港以光速沉沦,不少爱惜香港的朋友,不约而同地怀念起自称“饮香港水、流香港血”的曾荫权治港时代。那时民主派背景人士被招揽进政府。曾政府、民主党、讲广府话的港共与北京合作达成增加立法会“民主成分”的政改方案,一些本来反政府的民主派智囊、媒体人,都飞黄腾达,香港楼市开始了漫长的升浪。有论者更感怀当年唐英年没有成功当特首延续曾治路线,认为梁振英意外当特首是香港的转捩点。

在艰难的时代怀念以前,甚至美化过去,幻想当初若走了一条“未选择之路”(path not taken),今天将会是一个更美好的平行时空,是人之常情。文革时被斗到半生不死的民主人士,都怀念1950年代初他们做共产党“诤友”,他们得到中共礼遇,一边过着小资生活一边小骂大帮忙,做中共白手套批斗整肃“地富反坏右”的美好时光。

但将香港现在的坠落想像成意外,“本来可以不这样”,则是低估了中共几十年来部署全面控制香港的处心积虑和战略耐性,和时机一到即变脸不回头急风暴雨地狂扫清洗的凶狠决心。

“一国两制”在2047前加速转向“一国一制”的大剧本,中共一早已经写好。资深大律师、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夏博义,早在2008年的一篇论文,已指出香港的《基本法》,用字谴词,都与1951年中共与西藏达赖喇嘛政府达成的《十七条》协议,有极多雷同之处,因此断定中共在草拟《基本法》时,一定是看着西藏的剧本。

其实《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秘书长、前港澳办副主任李后,在1997年便透露中共1983年的“十二条解决香港问题方针政策”,便是以中共“解决西藏问题的特殊政策”为蓝本。

当年中共处理西藏,就是在解放军、中共干部、汉族移民还无法大举进藏前,先让达赖喇嘛政府和传统西藏精英实行自治,买时间让中共建造川藏和青藏公路、同时建立第二个权力中心“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逐步架空达赖喇嘛政府。最后北京在1959年以平息骚乱为名,正式建立直接统治。

这个重复清帝国先以土司制度怀柔,时机一到便“改土归流”清洗土着酋长的西藏剧本,其实多年来中共学者,由强世功到曹二宝,到无数中共出版的香港问题书籍,都在不断重复。只是很有自信觉得自己很特别的香港精英没有足够注意。

中共对港的“人口换血”、盖高铁、消融边界、中资大举进港取代华资,都是曾荫权时代开始。那是一个用表面的宽松和收买麻醉本土精英,换取充足时间部署直接统治的时代。它的暴烈终结,在一开始便注定。港英公务员出身的林郑奉行比梁振英更强硬的路线,可见这个路线,并不是某人偶然夺得大位的意外,而是背后更大力量与筹划的结果。

这个更大的力量与筹划最后能否笑到最后,还言之尚早,但幻想曾治可以一日重临减轻香港之痛,则注定只能是永远的春梦。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